[原创]越战亲历(2)先期出发上前线,连队不让写遗书

浪子虚名 收藏 26 27264
导读:“我们班长,杀鸡厉害着呢!战前在广西峙浪过春节的时候,地方慰问我们,送了70多个鸡,大年三十连队会餐,我们六、七个人杀鸡,还赶不班长一个人杀得多,班里那个新兵马(新民),一只鸡杀了三刀都没杀死,血淋淋的满地跑,最后是追上去,抓住鸡脚往地上狠劲摔,才把鸡摔死,把大家笑得不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平常这种事会当作‘事故’追查责任的,后来怕再发生这种非战斗减员的事件发生,这种‘打群架’式的训练也就不再搞了。”说到这,看见外面有人在招手要我出去,于是 收住说到兴头上的话题,走了出去……

在门外叫我出去的是安(哲),他在头一年退伍,退伍后安置在部队驻地旁的一家化工厂工作。

“上星期就听说你在退伍的名单上,趁着厂子里晚上不加班,来了一趟连队,想跟你话别,结果等到熄灯号响了,你的鬼魂都不见一个,说老实话—到哪里去了?”安亲热的楼着我的肩膀,回到我住的屋子里就叫:“一班副,过来、过来,检举你们班长,上星期我到班里找他不在,这鬼子去哪儿鬼混了。”

“我坦白,我到后勤部炊事班老乡那里杀鸡去了。”我回答。

“杀鸡?杀一个晚上?你骗谁呀”安不相信。

“是真的,我这个老乡用黄豆同驻地旁的老百姓手里换的,2斤黄豆可以换一只鸡,换了十几只鸡,杀鸡、褪毛,卤熟后暴晒—就成了腊鸡,整了大半夜才整完,这鸡回家路上带着,可以在路上吃,也可以作为“土产”带回去给家人吃,怎么样,你尝尝?”说着,我从墙上挂着的挎包里掏出两只黑乎乎的腌鸡。

安赶紧摇手:“不要、不要,你自己留着路上吃吧,我暂时相信你行了吧?”

班副在一边插话:“我们班长,杀鸡厉害着呢!战前在广西峙浪过春节的时候,地方慰问我们,送了70多个鸡,大年三十连队会餐,我们六、七个人杀鸡,还赶不班长一个人杀得多,班里那个新兵马(新民),一只鸡杀了三刀都没杀死,血淋淋的满地跑,最后是追上去,抓住鸡脚往地上狠劲摔,才把鸡摔死,把大家笑得不行……”

“他x的,杀越南鬼子要像杀鸡那样一群群的杀就痛快呢!说是上了一趟战场,枪管都没打热就撤军,真不过瘾、不解恨……不吃鸡就吃糖,给--”我从挎包里拎出一小袋水果糖递给安。

“我发现你从来就没断过糖呐!还是上海糖!你家里人真是关心你。”安剥了一粒糖塞到嘴里。

“哪是班长家里的(糖),这糖是师部xx队那两个女兵孝敬我们班长的。”班副笑眯眯的对安说。

“丫子你!球样的!你少说两句没有人会把你当哑巴!”我做出要整班副的架势。

“咳、咳、咳!”安拦在中间:“恼羞成怒了是不是?快坦白交待,说你有鬼,你还不承认!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发生了?”

“那来的鬼故事哦!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码事,她们俩来了几次连队,又是向我借小提琴,又是央求指导员批准,要我教她们拉琴。指导员(谭)这个两面派,看到一个是副军长的女儿,另一个是xx步校校长的千金,不敢得罪就答应了,私下里又警告我注意影响,搞得我教这两丫,心里是战战兢兢的,幸亏我抽调到军里搞集训,要不还真难下台呢!不过这俩丫的还讲信用,知道我爱吃上海糖,说要家里寄上海糖过来,送给我当学费—所以嘛,我当然‘笑纳’啦—哎—哎—你怎么吃的那么快!我还要留些糖路上吃呢!”看到安不停的剥糖往嘴里塞,我赶紧从他手里把糖袋子夺了过来。班里的战士们看到这种情形,哄的一下都笑了。

“哎,八班长—我还是习惯叫你八班长,你就这样走(退伍)了,真的感到很可惜呢!”安止住笑,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谁感到可惜呢?你是说连队、还是我自己、还是什么其它的?我好像没有发现有什么可惜的地方。你呢,你离开部队会感到可惜么?”我反问了一句。

“不觉得可惜,你想想,自卫还击你们参战我们两同时提干,结果我是心脏有问题,体检时就刷下来了,而你呢,代理排长代理了一年,就是没有‘转正’, 比你后提干的都提上去了,你不觉得很冤么?你就不想知道什么原因?我可知道一些……”

“知道,”我压低嗓子:“文书告诉我的……所以我才闹着要走(退伍)……哎,在这里不说这些事,说说你--说实话,你搞了个非正常(带病)退伍,我就觉得你小子不地道,肯定搞了名堂,不想留下来才整出些毛病的吧?”

“你凭什么这么猜测我啊?”安问道。

“你说,你在我们这个部队有同一个县同一批的兵没有?

“没有,我进部队是我们师为了照顾驻地的地方关系给的指标进来的。”

我可问过这事(儿),连队干部说,你是独生子,又有什么毛病之类的,所以安排你带病退伍了。说你是独生子我理解,但是说你身体不好,看看你五大三粗,气壮如牛的样子我可是一万个不信,后来提干时体检,你果然心脏有问题,我才相信连队干部没说假话,要不,我还真瞧不起你呢

“呀!你这个猫头鹰对我还有这么个看法啊?隐藏得这么深!我今天不来,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你曾经对我有这种看法!得了,这个临别礼物打算送你也算白送了,我还是自己留着。”安从上衣兜里掏出一个绿皮的笔记本在我面前晃了一晃。

“拿过来!”我一把从安手里夺过笔记本:“哪里有打算送出去的礼物又往回收的道理!”我翻开笔记本的扉页,上面写着:

赠:战友XXX

志高莫落气莫减

勇峰直上入青云

战友:安(哲)

於河南巩县XX厂XX室

“呵呵!安,你这两句临别赠言好像文理不通啊?”

“我想把你的名字阙到赠言里,憋了很久才憋出这两句,你就不要笑话俺们没文化啦。嗯,你退伍回去打算干什么? 安问我。

“家里来过信说,好像找了关系,可能省公安学校会接收我,去做武术或者射击教员,但我家老头坚决反对,搞不懂。

“你好像跟我说起过,你老爹不是国家公安大学第一期毕业的老公安吗?你进公安系统,可以说是子承父业,又可以发挥你的特长,有什么不好?

“就是因为老头子是老公安,所以他才极力反对我搞这行。他是过来人,他的经验应该不会错的。我想,刚走向社会,听从长辈的意见不会吃亏的。

“那你回去打算做什么?

“复习文化,考大学,读书。

“读书好啊,读完书呢?你就没有个发展方向?”安继续问。

“经商……做个商人……

“商人?你想发财啊?”安张大着嘴。

“哼!没想过会发财,你知道什么是商人么?”我问道。

安摇摇头:“不就是做生意的人呗,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意思?”

“所谓商人就是那种已经没有政治前途那种人—我们国家历史上有个商朝,后来被周朝给灭了,周朝灭了商朝之后,对商朝遗留的落魄贵族没有赶尽杀绝,而是圈禁起来,这些贵族被囚禁日子很不好过,就把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东西偷偷倒腾出去换些生活必须品,后来慢慢发展到有人专门去做这些倒买倒卖的事情,再后来嘛,人们就把从事买卖的这种人为‘商人’。明白我说的意思吧?

“你哪来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的好像真的有这么回事似地。

“书上看到的呗,不信你就找书自己看看……”

正说着,熄灯号响了,安起身告别,把安送到连队营房门口,哨兵拦住了,说退伍老兵出去必须有连队干部批准,于是在连队营房门口与安作了道别。

“明天我就不能去火车站送你了,回到地方记得联系哦,送你那笔记本上有我的地址。”安说。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你不来更好,要不还不知道会怎么难过呢。”我竭力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安挥了挥手,向外走去。安的背影在师部大院回荡的熄灯号声中越走越远,我怔怔的在连队营房门口站了很久,心里想着,在部队听到的最后一次熄灯号,竟然是这么一种场景……

回到寝室,战友们都已入睡。

轻轻的脱衣、钻进被窝,一切显得那样安静。睁着眼,,仔细的听着战友不时传来的、轻微的鼾声。远处传来一声火车的汽笛声—很微弱,很奇怪,以前怎么没注意到。

闭上眼,感觉床铺开始在慢慢的摇晃着—“哐当—哐当—”像是躺在火车闷罐车厢里的感觉。

两年前—也是这个时候,1978年的12月。作战命令下达了。

“……个人物品一律打包不能带,用布条写上自己的名字固定好……不要叫大家写遗书之类的东西,渲染悲观情绪!该写的时候会让大家写......个人包裹以班为单位,集中存放在连队营房仓库。到了广西,广州军区会给我们换发生活装备,棉大衣不用带了……我们军所有侦察分队提前行动,搭乘运送装备的专列先期到达前线,执行战场侦察任务,大部队随后开进……具体的安排是……”连队召开的战前骨干动员会上,连队干部紧张的进行布置。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开完会,往班里走的路上我对副班长(陈)说道。

“好像很紧张哦!”副班长应道。

“到了前线更紧张!”

“各班副班长注意了,到连部仓库领取弹药!”连队文书大声喊着。

副班长折身向仓库跑去……

本文内容于 2012/5/25 21:23:00 被胡子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浪子虚名”越战亲历系列回忆录总链接

回忆使我感到痛苦

[原创]越战亲历(1)战前训练,打群架成了训练科目

[原创]越战亲历(2)先期出发上前线,连队不让写遗书

[原创]越战亲历(3)闷罐车没厕所,饭盆派上大用场

[原创]越战亲历(4)我用邮票向家人透露参战的秘密

[原创]越战亲历(5-A)在越军的眼皮底下秘密侦察

[原创]越战亲历(5-B)试穿的防刺鞋让我们吃尽苦头

[原创]越战亲历(5-C)越南女兵裸体的秘密

[原创]越战亲历(5-D)敌军阵前拔竹签,越军冲着我们傻笑

[原创]越战亲历(5-E)我中有敌、敌中有我的边境村庄

[原创]越战亲历(5-F)疑似越军女特工与我们擦肩而过

[原创]越战亲历(5-G)副班长擦枪走火,弹穿力惊人

[原创]越战亲历(5-H)越军特工队俘虏是个越籍华人

[原创]越战亲历(6)我竟然用匕首威胁过受伤的战友

[原创]越战亲历(7)无名高地,副连长拯救了整个连队

[原创]越战亲历(8)越军提前一天得到了我军进攻的情报

[原创]越战亲历(9)越军的鲜血流在我的脖子上

[原创]越战亲历(10)阻击我军的越军士兵被打成马蜂窝状

[原创]越战亲历(11)越军的军粮竟然是这种东西

[原创]越战亲历(12)走运与不走运的两个越军俘虏

[原创]越战亲历(13)我们为在露天洗澡的女兵们放哨

[原创]越战亲历(14)被革命歌曲断送的越军特工小分队

[原创]越战亲历(15)被俘了,我们不会有俘虏的待遇

[原创]越战亲历(16)越南人的粮仓堆满了中国大米

[原创]越战亲历(17)战场上吃了死人,狗眼睛红得吓人

[原创]越战亲历(18)侦察排的战斗骨干几乎全部阵亡

[原创]越战亲历(19)落后的战场通讯断送了侦察班战友的生命

[原创]越战亲历(20)潜入390高地

[原创]越战亲历(21)夕阳反射暴露了越军的炮兵阵地

[原创]越战亲历(22)我尝到了炮弹落在头上的滋味

[原创]越战亲历(23)我军炮火把越军阵地变了成地狱

[原创]越战亲历(24)班岗激战,越军军旗被我军缴获

[原创]越战亲历 (25)我们拽着师首长在越南的水田里狂奔

[原创]越战亲历(26)渡河前我们销毁了身上所有的文件

[原创]越战亲历(27)我们差一点被自己的手榴弹炸飞了

[原创]越战亲历(28)为了抽烟我们把友军的汽车兵抢了

越战亲历(29)参战支前民兵每天的补助只有几角钱]

[原创]越战亲历(30)中越两国边防哨所相隔不到一米

[原创]越战亲历(31)390高地的连队剩下不到10个战士

[原创]越战亲历(32)雨水中我们像泥塘里爬出来的泥鳅

[原创]越战亲历(33)反坦克地雷爆炸后像是下了一场血雨

[原创]越战亲历(34)深入敌后,无功而返我们却很高兴

[原创]越战亲历(35)战争让母亲给我穿铁鞋的愿望变成现实

[原创]越战亲历(36)参战的师部宣传队成了收尸队

[原创]越战亲历(37)战友遗体没了,我们给烈士立了衣冠冢

[原创]越战亲历(38)极度危险的战利品

[原创]越战亲历(39)狡猾越军营长竟然从我军枪口下脱逃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