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得陪我睡一夜”,女人嫖奸也疯狂?

圣旨 收藏 1 5619

一说贪色,好像是男人的专利,其实不然,女人如果贪色,其好色程度不比男贪官逊色。

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国土资源局原女局长罗亚平敛财过亿,而且好色堪称“一流”。她虽然长相丑陋,但是她能上下级“通吃”。其把小自己十岁的下属发展为“情人”后,非常大气地拿出一百万元让“情人”摆平妻子,以免后院起火。其“相中”一位上级领导是个“帅男”。于是将这位上级领导骗到宾馆,把装有五万元的信封往领导手里一放,恬不知耻地说:“我看中你了,你得陪我一夜。” 玩男人,玩出了一种“霸气”。

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原局长安惠君好色是靠权力诱惑、靠权力挤压,让男人上钩。为了满足自己的色欲,她多次以出外考察的名义,指定年轻、英俊的基层警员单独跟随她前往外地。聪明的“上钩”者回到单位后就会迅速获得提拔和重用;对于不识相的或者“过分老实”的下属,她会以“有待磨练”等理由让他升职无望,打入另册。 玩男人,玩的是一种“权术”。

辽宁鞍山市国税局原局长刘光明,这位税务系统的女强人,从一名普通的税管员到税务所副所长、所长、市国税税政科副科长、科长,直至当上市国税局局长。其一路发迹,全靠“睡”出来的。她不但提升靠“屁股”,发家靠“屁股”,为摆平自己的腐败问题也靠“屁股”。“屁股”简直就是她升官发财的本钱。虽然已经年过半百,竟然前后花500万元去香港、上海等地浑身上下整容。为了让她的臭“屁股”青春不老,光臀部整形费就达50万元。被人们笑称为鞍山市“最美丽的屁股”。 玩男人,玩的是“秀色可餐”。

原任湖南省建工集团副总经理(副厅级)的蒋艳萍,有媒体报称,蒋艳萍被捕以前,用“肉弹”放倒过40余位厅级以上干部。就连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她仍不忘施展这个伎俩,利用色相,把该所副所长万江拉下水,致使万多次为其传递信函纸条,帮助其与外界的关系人搞攻守同盟,进行一系列开脱罪责的反侦查活动。玩男人,玩的是“实用”。

男人玩女人,玩的是一种发泄,一种媾和,一种动物本能,年龄可以不分大小,身份可以“陈芝麻烂菜” 有时还会“饥不择食”;女人玩男人,有本能的因素,但讲的是实用、身份、价值、质量,不“帅气”起码要手握重权。用蒋艳萍的话说:“男人玩女人可以不讲档次,女人玩男人不能不讲档次”。

一个“玩”字,实质就是花钱卖春。男人好色,女人贪色,归根到底,满足私欲,以权谋色。这也反映出贪官的共同本色:“占有欲”。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