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河山 正文 第六十九章

风雪刀客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


门开了,两个日本分两边站立,垂下头,看得出,他们对即将出现的人很恭敬。

马明满看到进来的人,大惊失色,禁不住地啊了一声,他以为撞见鬼了,半晌,他结结巴巴地:

“你……你不是死了吗?”

来者是马明满与朋友,在吉林市东市场“圈楼”为争夺雪兔,将其打死的那个犬养。

原来,那天,犬养只是被打昏,抬回日本诊所就醒过来,可是酒井却生出一计,想借犬养的事件,施压督军府,缉捕马明满,最后,达到逼迫马万川出卖地和山林……为此,犬养伤好后,他让犬养躲到天岗附近的日本拓民住地,指导拓殖工作,等目的达到,犬养再露面,另当别论,所以,他始终不肯说出犬养生死与否。

不是冤家不聚头,那天马明满与三丫子赶集,恰好,犬养等人带着雇来的,帮着与当地人勾通的小个子,也来到集市,刚巧马明满酒后,骑在马背,高高在上。犬养以为眼花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马明满,他忙隐在墙角,就是他站在明处,看到马明满,他仇恨复燃不说,更重要的是,他想到酒井的计划,他直接归属酒井领导,蓦地,他有了主意,让小个子跟踪住马明满,摸清马明满的住处,随后,趁着夜色,他带人奔袭至刺沟儿,悄没声绑回马明满,他本来就是军人出身,做这种事情,轻车熟路,手到擒来……

犬养看着马明满,哈哈大笑:“马先生,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马明满哪儿经过这种场面,颤声地:“你想咋样儿?”

犬养面带微笑,眼神却是凶狠的:“我想让你知道仇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下场,也就是说,用你的鲜血和生命,洗刷我的屈辱。”

马明满身子想哆嗦都哆嗦不起来了,心缩成一团:“不,不,犬……犬养先生,咱们有话好说,咱们犯不上为一个女人,结这么大的仇。”

犬养狂傲地说:“女人?不错,她是一个女人,可她是我们大和民族的女人,尽管她做的是不光彩职业,可她远比你们满洲下贱的女人,不,也包括你们满洲男人,高贵得多,你知道吗?”

这要是在平时,马明满肯定回骂,日本女人再高贵,老子不也骑了吗?

犬养对身旁的两个日本人说着日语,那两人低头回应哈意,迅速上前,拉起吊绳,狠狠一提,马明满整个身子都悬空了,立时,好象筋断骨折,而这样儿还不算,两个日本人捡起绳头子,舞弄着,抽打着马明满,顿时,马明满身上渗出血,滴落在地上。

马明满疼得杀猪般地大叫起来,但只是几声,连叫都叫不出来。

犬养摆下手,两个日本人停下,复站在一边。

马明满顾不得喘息了,趁这空档,央求着:“犬养先生,不,犬养大哥,我……我向你赔罪,只要你饶过我,你让我咋的都行,你……你说话吧!”

犬养冷笑着:“我说过,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你的命!”

小个子凑上前:“这工夫,钱也不好用了。”

马明满转求起小个子:“这位大哥,你是当地人吧?你……你帮我说说好话呗,我……我要是活着出去,我亏不着你……”

小个子指下犬养:“你求我没用,你得求他……”

犬养说要处死马明满,一是泄愤,二是吓唬马明满,他还没这个权力,拓民点,没有电话,他已派人去吉林市向酒井报告,至于如何处理马明满,他得听从酒井的指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