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iper 正文 第十一章

意志的勝利 收藏 2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


第十一章 菜鸟 乌克兰.基辅外围 1943年9月初

1943年8月,第三山地师在别尔戈罗德遭到苏军毁灭性的打击,人员伤亡达到了近5成。当第三山地师到达基辅重新修整时,我们师里至开战以来(1940年的西欧闪电战)一直坚持到现在幸存的士兵已经不足2成,可以说80%都是服役不到1年的新兵蛋子,包括我在内。

1943年作为一级铁十字勋章的获得者,我得到了信任师长的赏识,他认为狙击手将在我们的作战中发挥极为巨大的作用,于是他将我划入了我们师的狙击手连,我脱离了服役已久的144猎兵团,虽然我很想回到那里,但是没办法,我只能服从。几天后,我被正式划进了第83侦查大队,也就是狙击手队。

在那里我见到了我们连长,传说中的德军第一狙击手:马豪斯

截止到9月初,他的战绩为273人,差不多是敌军2个连的兵力。马豪斯很巧也是奥地利人,他出生于萨尔茨堡,他的口音很重。作为连长,他已经从闪电战开始就已经服役了。但是刚开始,他对我态度相当的傲慢,因为我的军衔是排长,划到狙击队时也是排长。谁都无法忍受一个当了8个月兵,没有参加过狙击学校培训的野路子狙击手,而且还是个下级军官。为此我吃尽了新兵的苦头。

经历了2周的休整,我们被派往了基辅城郊的靠近第聂伯河的德军防线。在那里,德军已经有6个团守备。随着摩尔曼斯克战役的失败,德军不断加强了这一地区的防备力量。大量的简易工事被修建了起来。于此同时苏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了河对岸。

我们师现在是大量新兵和少部分老兵组成的一支防御性部队。但是在战事打响前我们万幸有了些空余时间来休息,训练。

“那个谁,帮我把饭盒打满!”一个近30岁的老兵吩咐着一个18~9岁的新兵

“为什么啊?”那个新兵十分不满的说道

“啪!”那个老兵一个巴掌,打的那个新兵哇哇大哭……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

作为83连的排长,我经常被人看不惯,嘲笑我身材矮小,嘲笑我是小白肠,嘲笑我一面长的孩子气。为此,一边修工事,挖战壕的1排,不断出岔子来刁难我。我终于忍无可忍了!

我那天写完报告,向连部提交,当我回到我们排时发现,所有人都在河滩上晒日光浴,这让我勃然大怒:”先生们,等着伊万们上门,还是等着被‘那些娃’上你们啊?”可是所有人都不理睬我

我气急败坏的掏出手枪,朝天鸣枪

这个枪声惊动了整个阵地上的人,隔壁团都听见我的枪声了。他们这才懒洋洋的起来

一个身高187公分的一级士官站起来,挺着胸膛,俯视着我。我已经明白这家伙想打架。

“想比试比试?”我疑惑的问道

“哦?”那家伙皎洁的一笑

说心里话我不想和他比拳脚,因为我占不到优势。而我现在唯一的强项就是射击。

“带上你的98K”我命令道,说罢我便回去拿来我的98K

“遵命,排长大人!”那人十分不爽的回复了

我心里一直在盘算该怎么比好呢?毕竟这个连各个都是神枪手,如果真的打,很难分出胜负,而我需要的是压倒性的胜利。

很快几个排里的老油子,找来了2只人形靶,距离为300米。那个兵十分傲慢的一笑,排上的兵也是如此。我忽然想到了什么,呼唤了一个侦察排的战友去取两只STG44,我的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都不解,他们以为我们是要比赛狙击。

“我们就比试一下它吧?”我指着借来的Stg44

“没问题!”那家伙依然是那么傲慢

“好!我TMD就等你这句话”我大吼一声,把枪放在地上,飞快的完全分解2支了Stg44

“比赛内容是5分钟时间,重新组装,然后打光30发子弹,看靶上的环数决定”我说罢,看见那家伙的额头上渗出了汗水,他胆怯了。

“预备……开始!”一声令下,我们飞快的组装着手上的武器。

Stg44的零件比98k和MP40都多,组装起来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然而当初还是连长的鲍曼在新兵营和佩纳河之战的时候,分解枪械,组装枪械的训练让我在这个时候的表现让所有人惊讶不已。因为在历次战斗中,空投的枪械全部是已经完全分解的武器,而我们组装的时间都在5分钟内完成。

所有人都摒住呼吸,所有人都在紧张的观望。此时只有连战马豪斯在连部的拿着望远镜笑呵呵的看着被上百人围观的我们两个。

“啪!”3分钟后,我组装完毕,而他此时还没有组装完成

“Ta~ta~ta~ta~ta~ta~”我十分老道的将Stg44调为半自动状态,子弹一发一发的飞向人形靶

“啪!”那个家伙比我慢了半分钟,而此时他一枪未发

“Tatatatatata~tatatatata”全自动状态下,stg44的枪声响彻了整个阵地很快,他率先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时间到!”于此同时,我也当光了所有的子弹

“连长,你看……”此时连部的警卫员问道

“那个奥博斯多夫的家伙赢了嘛~”

“为什么啊?”警卫员疑惑的说道

“不是因为枪法好,而是经验老道”

“你为什么这样说?”

“那家伙一开始就挑选了一把调在半自动和一把全自动的Stg44,全自动给了那个白痴,半自动自己留着用,半自动的精度不下于毛瑟98k,但是全自动的精度实在是很烂”

结果是我以压倒性的优势赢得了比赛,而我更欣慰的是,从那次以后,他们都服我了,我们真正成了出生入死的兄弟。

正当阵地上掌声一片时,嗖的一声

“都卧倒!”我大喊道

苏军的火炮从河对岸飞来榴弹炮和火箭弹顿时在人群中炸开了……10分钟的炮击后,我方阵地25人被炸死,15人重伤。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几分钟前在欢呼叫好的战友。战争就是这样无情,上一分钟还是搂搂抱抱,下一分钟就是阴阳相隔。我早已习惯了。

作为排长,除了要带领自己的战友作战,很多时候更多的责任是照顾,安慰战友,因为谁都无法接受下一秒的生死。

9月15日,苏军第一次试探性进攻开始了。

作为狙击队,我们没有什么防御性的任务,我们被分散在各个隐蔽处和各个连排的队伍内,我们作为狙击手,目标是敌人的军官,士官,炮兵观察员,骑兵,机枪手,迫击炮兵,以及其他目标价值大的目标。许多人觉得狙击手很好做,但是进了狙击队我才发现,狙击手的伤亡率非常高。因为苏军发现德军狙击手后,往往用重型火炮将这个地区夷为平地。

这天清晨,我们得到线报,苏军有2个营将登陆。我们要求全部守候在战线上,机枪手焦急的用校具瞄准着前方。

这一群苏军不再是我们在库尔斯克战场上看到的那群拿着波波沙喊乌拉的家伙了。显然他们训练有素,装备精良。

我的枪口指着前方的河滩,6倍的瞄准镜清楚的看见10只小舟缓缓的向我们这边划来。此时阵地上没有人开枪,这就是德军训练有素的结果,绝对没有延误战机。我们只是等着他们下船。

我们作为狙击手现在开始,还配备了一个观察员,也就是副狙击手,他提供目标的距离,还有风速,是不适合狙击等等一系列的参考。我已经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观察员的好坏甚至能影响狙击行动是否成功,我的观察员叫做:布鲁姆。他来自柏林狙击兵学校,是那边的优秀毕业生,而我则是一个来自南部德国的步兵,因为一次阴差阳错获得了一把莫辛PU狙击枪而成为了狙击手,直到现在。但是我的7条绶带和一级铁十字勋章不能摸灭我的战功。

很快这群苏军登上了河滩,他们全匍匐在地这让原本已经上膛的德军机枪手大为失望。

“泽普,我看见9点钟方向有个苏军手上的戒指停好看的!”

“是吗?”我将瞄具缓缓向左移

那是一把SVT40狙击步枪,枪口的散热隔套十分明显,枪上的瞄具仍然是苏制PU。由反光,他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主,你是我的堡垒,保护着我……”我的手指轻轻扣动了扳机,一发滚烫的子弹穿进了他的瞄准镜。那个“戒指”不再发光了……

“突突突”MG42密集的压制着河滩上的苏军。然而这群苏军全部卧倒在地,然后用手上的步枪一边匍匐前进,一便还击。几挺转盘机枪不断的向MG42阵地密集点射。当MG42快速更换枪管时,转盘枪的子弹飞来了。3个MG42阵地顿时哑了,这次苏军这支部队看来是精锐的突击队,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苏军精锐的黑海舰队陆战队。

“12点方向,距离400,捷格加廖夫,射击”

“呯!”很可惜,这发子弹被他的躲闪而没有击中,我们的狙击小组因此被迫转移了,因为暴露了。

“2点方向,捷格加廖夫,距离420,左移半格”

“呯!”

这一枪,直接命中机枪手,头上的水兵帽飞到了河滩上,被河水冲走了。

“11点方向,发现敌军通讯员,标志物-天线,距离800,风速15米,很困难啊……”

很明显这是苏军正在呼唤火炮的攻击,为此我们必须解决他。

周边的德军,已经缓缓的向苏军靠近,几个新兵试着跳出战壕,拿着MP40直着身子向苏军机枪手扔了几枚手榴弹,结果是,手榴弹扔中了,自己去付出了生命。

我死死的盯着800米外那个小点,他隐蔽在一个废弃的油桶后,只有半个头露出来,他这是在观察我军的火力点。

“嗖”天上拖着白色尾焰的流行再一次降临,喀秋莎的威力惊人。顿时炸得我们防线人仰马翻,伤亡很大。

“乌拉!”苏军发动了冲锋,苏军突击队拿着波波沙,后方的步枪手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精确的命中了正在前沿射击的我方步兵。

“喷!”

120毫米迫击炮的沉闷的射击声,高爆榴弹将苏军的冲锋立刻瓦解,面对火力的优势。苏军最终向河滩撤退,企图逃回对岸。

“呯!”一声清脆的枪响,那个戴着耳机的苏军通讯员被打爆了脑袋。

我往后一看,开枪的人是我们的连长马豪斯。

“好!好!好!”阵地上所有人都鼓起了掌,还有人在那边鬼叫,对伊万骂着难听的话。我也鼓起了掌,但是连长依然是那么的傲慢,他没把我放在眼里。

很快苏军的突击队重新登上了船,后方的88毫米炮向正在回撤的苏军船只进行了轰击,打得水中水柱连连,但是精度欠佳。只有一艘船被直接命中,被88毫米炮命中的结果是,船上的苏军士兵都变成了破碎的肢体。顺流而下,漂浮在河面上,形成了如此恐怖的画面,这足以震撼人的心灵。

这场本该是轻松的反击,却被精锐苏军打的如此被动。师长打法雷霆,为此新兵的训练被提升到了新的高度。新兵们开始了强度更大的训练。

我的成绩又提升了4个,达到了80人。换到了第八条绶带。我的战功章什么的全部既往家中,因为这些东西在战场上只有活的不耐烦的人才会戴着等着敌军发现,然后被打成筛子。

由于战线吃紧,哥哥终于来信了。哥哥的骷髅师在哈尔科夫被打残,全部撤退到乌克兰南部等待休整,哥哥炸伤了左腿,万幸的是,腿抱住了,但是对以后走路有影响。我很感激上帝没有把我哥带走。我哥哥此时已经是当了3年兵的老兵了,他获得的勋章:克里米亚盾牌勋章,装甲兵突击100勋章,1级铁十字勋章,步兵50突击勋章等等……德军的勋章和其他的奖励制度实在是世间少有。几乎每个人都能拿到勋章,而且勋章制度不论在什么环境下,只要你参战,就一定会得到勋章。比如3枚二级铁十字勋章换的一枚一级铁十字。3枚黑色战伤换1枚银色战伤等等,其过程漫长且繁琐,但是赢得了许多士兵的欢心,这点还是很成功的。

时间慢慢走向9月底,苏军已经完全推进到第聂伯河对岸,什么时候打来只是时间问题。我们师这几天天天都在紧张的备战,我们师被重新划入基辅市的作战序列。我们不再是最前沿了,那些脏活就让装甲兵去干吧~!

我们这几天过着不错的日子,能够天天上基辅市区里去喝点什么,找些漂亮姑娘约会什么的,还有人选择了去营地周边的妓院,但是我没有,因为我还是个处男,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什么战地妓院之类的地方。现在每天就是写信,睡觉,洗热水澡,擦枪。然后去和欣欣克他们一起去足球场踢球,虽然这个足球场被苏军的轰炸机炸得草地上布满了弹坑,但是丝毫不影响我们的热情。

过着少许休闲的日子,是为了更好的面对即将发生的战事。师部已经发出警告,对岸有40万苏军等着过河。我们不再惊讶敌人的数量,我们只能尽量的防守,尽量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们很清楚,德军元气大伤,已经无法发动大规模的攻势了。东线的条件越来越恶劣,苏联人却越打越多,从最初的300万苏军,在被歼灭159万后,苏军居然变成了400万人的庞大规模,但是事实上很多人只比老百姓多了件军服而已。

9月28日,我们在一顿盛宴后,被得知,苏军在3天内即将渡河。南方集团军下属的SS第一警卫旗师在内的包括:第七装甲师,国防军第一装甲师等精锐部队已经开往基辅了。基辅外围德军10几万部队正在积极备战。基辅战役即将打响。秋天快到了,纳粹德国已经如同树枝上即将落下的树叶一样岌岌可危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