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邂逅(二)

寒石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三人不约而同的四处张望着,寻找着这个声音的来源。尤其是秦浩感到奇怪,怎么在这个地方居然会有人知道他。 “秦浩。。。”又是一声呼喊。 朱斌首先发现,在隔着码头运输道的对面,一排渔行中间的一个胡同口处。一个削瘦的女人正有气无力的靠在墙上,声音正是来自于她的口中,一声比一声虚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三人不约而同的四处张望着,寻找着这个声音的来源。尤其是秦浩感到奇怪,怎么在这个地方居然会有人知道他。

“秦浩。。。”又是一声呼喊。

朱斌首先发现,在隔着码头运输道的对面,一排渔行中间的一个胡同口处。一个削瘦的女人正有气无力的靠在墙上,声音正是来自于她的口中,一声比一声虚弱。

“这里。”朱斌的手迅速一指,示意着还在张望的秦浩和罗培缨。

“贾冰临!”秦浩的眼光一看见这个女人,便呼出声来,来不及顾忌罗培缨眼中狐疑的眼光,便快速朝这个女人跑去,左避右闪着来往的车辆和人群。

罗培缨和拎着行李的朱斌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胡同口。秦浩笑着看着旅途中偶遇的同伴,刚想表示一下重逢的喜悦,但望着贾冰临的脸色和几乎站立不起来的身体,脸色慢慢转成了惊异的颜色,“怎么了?冰冰。”

“这是谁呀?”贾冰临费力的咽着口水,正想用点力气回答秦浩的问题。罗培缨尖利的责问声已经从秦浩的身后传了过来。

秦浩转回了头,歉意的看着女友。脸上浮现出一种尴尬之色,“这是昨天搭我车来这里的一个朋友,就是路上遇见的。”他不知道这样的解释,罗培缨是否满意,有时候实话也是有说不清的时候。

“搭车?”培缨的语气比刚才更加怀疑,也更加严厉。

秦浩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了,正想和罗培缨好好说一下的时候。贾冰临倚在墙上的身体,突然软绵绵的滑了下去。秦浩顾不上和培缨搭话了,连忙伸手托住了她的颈部,急切的问道“你这是究竟怎么了?”

脸色已经由白发青的贾冰临努力的想发出声音,但声量还是像蚊子哼哼一样,“救我,救我。。。”猛然间,她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牙齿也打着颤,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口水和鼻涕随着她的不良反应,顺着嘴角淌了出来,糊在她的腮部到处都是,还弄到了正用手托住她的秦浩手臂弯处。

“不对!”一直细心观察着秦浩和这个女人的罗培缨干脆的喊了出来。她蹲下身子,迅速一把扯开了贾冰临的右手袖子,这个女人的臂弯处,密密麻麻的针眼赫然显示在他们的眼前。其中,一些红肿着,小小脓头已经显露了出来。

三个人面面相觑。

抖动中的贾冰临此刻挣扎得更加厉害。看得出,她已经是尽量在克制住自己。但生理上的反应一次次冲击着她的理智。他们的身后,也开始有一些路人,开始关注起这个胡同口发生了什么事,不少眼光都好奇的向这里扫了过来,还有几个人正准备朝这里围过来。

‘啪’一个手刀迅速向贾冰临落下,一声闷哼,她立刻昏迷了过去。这是朱斌刚才在情急之下,施展了他格斗技能。作为本地略有小名的渔业老板,他不想再熟识的人中引起什么误会。歉意的朝着秦浩和罗培缨看了一眼,他迅速的从秦浩的臂弯中,一把抱起了贾冰临。大步朝着胡同里走去,秦浩和罗培缨拿起了行李,包括这个昏迷女子的东西,紧随在他的后面。

离秦浩现在这个城市二百公里的另外一个城市里。

‘啪’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了夏旖旎的脸上。一张浓妆被眼泪和血水破坏得污七八糟的脸,满是血污和其他肮脏的东西。眼角青紫,两边脸颊都红肿着。刚才赵强那记耳光又将她抽倒在地板上,她哭泣着,呼呼的喘着粗气,胸口剧烈起伏着。

“说,她跑到那去了?”赵强恶声的询问着。一边甩着手掌,刚才的重击让他的手腕也稍微别了一下。

夏旖旎匍匐在地上,不断的抽泣着,又不敢大声的哭出来,只能屏住呜咽着。浑身颤抖着,不敢抬眼看着两腿叉立在她身前的男人,凶神恶煞一般。她的声音已经不成语调,“我,我,我真的不知道。”

‘啊’夏旖旎又是一声惨叫,赵强的脚已经踢在了她的大腿上。裙摆处,露出的白皙的皮肤上,立刻显出青紫色。

赵强已经快要发疯了,他手下的女人居然敢逃跑,而这个趴到在地上的女人正是她最好的朋友,他一定要从她的口中知道贾冰临的去向。

“你这个贱货,还嘴硬是吗?”赵强说着,脸上露出了狞笑,慢慢的解开了皮带扣,抽出了皮带。又回头恶狠狠的看着房间其余的女人,“都给我好好看着!”

这个不大的房间里,还有好几个心惊胆颤的女子看着这一幕,眼光中无不流露着惊恐色。有几个女子已经将脸扭在了一边,但老大的一声暴喝,出于恐惧,又不得不看着这残酷的场景。

夏旖旎已经感到自己浑身的骨头仿佛都碎成了一节一节的,一次疼痛刚刚麻木,马上又是一次新的打击让她承受新的痛苦,一次比一次厉害。夏旖旎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接踵而至,更严酷的私刑。她心里很后悔,并不是她纵容并帮助了贾冰临的逃跑,而是后悔没有听从她的劝告,一起逃出这个魔窟。

赵强的皮带带着呼啸的风声,雨点般的落在了夏旖旎的身上。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在这间房屋里,不多时,这个瘫倒在地上的卖笑女已经全身血迹斑斑,她翻滚着,到处爬动,想寻找一个让她躲过毒打的地方,一切都是徒劳,不过五分钟,她已经被皮带抽晕死了过去。

站着观看的其他卖笑女们,眼中除了惊慌失措的恐惧色,眼泪已经纷纷流出了她们的眼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