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朱斌和秦浩各自戴着一副太阳镜,以免反光影响了自己的视力范围,在驾驶中出错。秦浩没有再掌握舵轮,而是悠闲的拿着一杯热茶,让朱斌掌控着自己的游艇。他熟练的沿着主航道边缘行驶着,以避开因为好天气,可能出海捕捞海鱼的大批渔船。

“知道那是什么吗?”回航途中,朱斌得意的指着水面上一些浮标对秦浩显摆着。

“什么?”秦浩故意这样问道,他得满足一下老战友的心情。

“蟹篓的浮标,这一片儿都是我的。海上捕兽器,那些海蟹钻进去后就成为猎物。你看,”他示意着秦浩用望远镜顺着他手指着的海面张望,“那些浮标能让那些捕蟹船很容易找到下面的蟹篓,看那儿,一艘船不是准备开工了。”

“嗯,”秦浩用望远镜看着,嘴里应着朱斌的话,“那船也是你的?看来你真成大款了。”

朱斌的脸上又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他连忙纠正着自己刚才说过头的话,“其实也不全是,只是我的水产公司是收购这些海货的大主顾而已。”

秦浩放下了望远镜,哈哈笑着,说了朱斌一句,“得瑟。”

朱斌所在的城市,虽然它的历史起源只是个小渔村。但它的发展却在天可汗国的历史上有着浓重的一笔。一个多世纪前,天可汗国曾经经历了一段极其屈辱的历史时期。北方的罗斯国和孤悬在太平洋上的樱木国作为当时的军事强国,在这片土地和海域上进行了一场举世瞩目的战争。而战争的胜利品,滑天下之大稽的,竟是天可汗国的这片领土和领海。当时的小渔村变成了其中一个军事防守重镇,到处建筑着工事,壁垒森严。战争结束了,被称之为‘北极熊’的罗斯竟被一个国土面积不超过四十万平方公里的小小岛国打败了。一大片土地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殖民时代,并且随着历史的原因,在各列强国之间,几经易手。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才由新生的天可汗国政府从他国手中收了回来,重新成为国家真正能够管理、掌控的领土。昔日的小渔村和军事防守阵地也逐步发展成为了一个以渔业为主要产业的卫星小城市。

还剩下大约七、八海里,远远的望去,地平线已经依稀看见。港口处帆动船涌,不少渔民正驾驶着自己的海船,纷纷开出港口,向捕捞海域进发。朱斌小心的打着舵,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航道,以免在逆行中碰上这些出去工作的渔轮。

小心儿的驶进港口,朱斌不时的规避着其他船只,尽量让别人的船只先行通过。并不时的向着一些熟悉的船只,和鱼老大打着招呼。

“培缨!”秦浩禁不住一下子呼出声来,他已经看见了一个俏丽的女子带着墨镜,站在码头上正在朝海面观望着。

朱斌看着兴奋的老上级,确认的问着,“嫂子?”对于秦浩的女友,他只有耳闻过,那可是流传于他们部队士官中的一个传说。昔日反恐总局快速应急部队唯一的战术女指挥官,居然和他们的头儿是一对,这本身就有很多故事。

“是的,是的。”秦浩慌不迭的答着朱斌,已经没有了悠然自得的风度,说话中,已经迈出了驾驶舱,大声的喊着女友的名字,双手挥舞着。

码头上的罗培缨显然还没有注意到这艘正在进港的游艇,还在众多的船只中搜寻着。秦浩的喊叫声也淹没在轰隆隆的发动机声音中,根本传送不到罗培缨的耳边。

朱斌看着激动的秦浩,微微一笑,伸手拉响了游艇上汽笛,用长长的笛声助秦浩一臂之力。‘嗡嗡嗡’长长悠远厚重的进港汽笛声终于引起了罗培缨的注意。看见了秦浩在船头靠近船舷处向她挥动的双手,也兴奋的招起手来。

一刻钟后,‘破风号’终于稳当的停进了自己泊地。熄灭了发动机,秦浩和朱斌绑好了缆绳,拿好了自己的东西,跳上了岸。

罗培缨刚才站的地方并不是他们的泊地,现在正朝他们快速走来,秦浩也加快着自己的脚步,迎了上去。

“你怎么还这么冒失啊,我刚才看了海事通报,你真不要命了你?!”刚刚见面,罗培缨又是一通火气朝着秦浩撒来。

秦浩嘿嘿笑着,没有为自己分辨一句,很自觉伸手接过了罗培缨的行李箱。

“嫂子你好,这事儿主要怪我。”赶在秦浩身后的朱斌拿着秦浩的行李,连忙给自己的老上级圆着场,顺便也给第一次见面的罗培缨打着招呼。

闻声看到了朱斌,罗培缨立即莞尔一笑。秦浩连忙用开着玩笑的语气介绍着说,“这就是朱斌,我们这次旅游杀熟的对象,哈哈。我的老战友。”

“你好,常听秦浩说起你们。”罗培缨落落大方的伸出了手。

朱斌连忙将右手提的东西换到了左手,握住了罗培缨的手,嘻嘻笑着,“你好,你好。头儿没少说我们坏话吧。说好了,招待管招待,但得照样付钱啊,按五星级的标准吧,我这人不贪。”说罢,他自己先大笑起来。

“付,付,一定付!”罗培缨应着这个爽朗汉子的玩笑话。

三个人笑逐颜开的打着趣,互相介绍。两个男人提着行李,正准备开始先到港口管理办公室先去登个记,再回朱斌家的时候。一个怯弱弱的女声传了过来,“秦浩,秦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