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旅生活杂记——驻地“吊蛋”(1)[血狼兵团]

王老兵 收藏 33 22146

“8.1”又到了!本打算先说几句祝福战友们节日快乐的话,顺便再鄙视一下美韩黄海军演,可接下来老兵叙述的故事有些酸涩,所以就不客套了,直接进入主题。


感叹一下:很久没提笔了,原因还是老原因,太忙!忙到何种程度呢?简单的说,就是闲下来时话都懒得讲,头脑里晕晕乎乎的,可眼睛又不想闲着,于是就习惯性的打开铁血网页,翻看网友们(我更习惯于叫战友)新近发表的军旅文章,刺激刺激我混沌的记忆,唤起埋藏许久的青春期冲动,以便忘却现而今工作中的不快和劳累。

今天看到一帖子,说的是一战士在驻地谈恋爱,被处理后走了极端的道路,在不合情理的条件下,偷了一枚手榴弹报复未遂,然后自杀的故事。对于此,我表示怀疑。怀疑的理由是,我没有亲见,只是据说。很玄乎的,玄乎得貌似这个部队对于枪支弹药的管理简直是一团糟。而且感觉到,作者弦外有音,貌似以后凡发生此类事件,当事者都可以采取这般极端的办法来解决,并且是合理的,只是有点吓人而已。

至于此故事的散播,会给军队建设带来何种负面的影响,因我前面已经说过,大脑混沌的很,不想深入的分析,所以,接下来我就只个同样的故事。为了体现此故事的真实性,看官们就权且把故事的主人翁当成老兵我就是了。


闲话休絮,话说当年。一个被滇南的太阳晒黑的小伙子,来到部队一年有余,或可能接近两年的光景,借助班长的身份和老兵退伍、新兵未到老连队的那一段松散时日,经常溜达到部队驻地农场场部“吊蛋”。什么叫“吊蛋”?当地土话,意思跟“泡妞”差不多。不过,还是有区别的,我认为。因为“泡妞”有过程还有结果,而作为当兵的“吊蛋”就只有过程,正常情况下,产生结果的概率非常小。即便有结果,酸涩的占大多数,譬如我要说的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其实很有喜剧色彩,虽然现如今我觉得有少许酸涩的味道,但时不时想起来还由不得令人哑然失笑。刚才说过,过程是不能省略的,并且需尽情渲染。过程并不好笑,好笑的是后来的结果。

过程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侦察活动如火如荼地开展以来,又在否定了一个又一个的目标后,故事的主人翁在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感叹下,无意中发现了农场小卖部(供销社)一漂亮得让他心肝把把颤抖的姑娘。那真是:“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曹植语)总之他认为:此物本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瞻。于是,接下来的日子这伙计魂不守舍,饭汤不思,有事无事就无视军人服务社的存在而舍近求远地往人家姑娘的门市部钻。也活该要搞出点动静来,主人翁从第一次大方地洗空了口袋购买了十多元钱(一个月津贴)芝麻糖和香烟后——芝麻糖是请姑娘品尝,香烟嘛是回去后为有所交代而必须买的——终于打起了战友们主意:这个三块那个五毛的筹起款来,以便能跟姑娘套上近乎。一来二去,混熟了。混熟了后话就有一句无一句的可以说到半小时或一小时。不得不承认的是,小伙子没了羞涩感后是个很幽默的人,姑娘经常被他逗得掩面而笑。笑过后,躲躲闪闪的目光从衣角抬起终于有意的碰撞在一起了,而后又闪开,闪开又再聚合。脸蛋上的红晕终于变成了眼里的火花,从几秒的微弱缓慢升级到热烈的对视……(省略若干字)。


终于,小伙子在一个傍晚越墙而出,气喘吁吁的来到门市部,一言不发涨红着脸交给姑娘一张字条,上面写道:

你是我的姑娘

从我见到你的那天起

我就下定了决心

尽管后果会是腥风血雨

但是我希望你跟我一样

-----不怕牺牲

你怕吗?


看完,姑娘抬起头问道:我怕什么?为什么要去牺牲呢?小伙子无语,楞楞的看着姑娘发呆。姑娘扑哧一笑说道:“明天有空吗?我要去某某市……!”

第二天一早,小伙子请班上的人给指导员传了一张请假条,悄悄的又翻墙陪姑娘逛某市的公园去了。。。后来,在天还没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指导员带着几个兵,热火朝天的张罗着平时连队储存杂物的小黑屋,专等小伙子回来后好好的享受了!

(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0-7-31 3:26:06 被王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