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由韩国总理辞职想到的

驱除_特权规则 收藏 32 7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韩国总理郑云灿辞职,这对于世界来说,已经不是个特别值得关注和感到惊奇的新闻了。

对于选举产生的政权来说,国家和民族的的责任感让国家的高层管理者面临着各种压力。政策的重大失误会招来各方面的指责,从而动摇人们对决策者的信任,让决策者感到无力继续。各种灾害的应对失误,特别的人为灾害的控制把握不准常常会让决策者成为众矢之的。个人道德修养的污点也会让决策者失去自己的威信。

日本的政府高官多年来一直像换马灯似的,有些甚至刚刚上任就被迫辞职。因为他们不仅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影响力,而且他们也知道肩上责任的重大。国计民生,国家民族前途,如果因为自己对职权的恋栈,留下千古骂名是小,耽误国家民族大义是大。肩上的担子太重,如果没有众多的人给分担,让人们对政权失去应有的支持,那么地狱和万劫不复就不仅是对于个人,更是对于民族的最后的结局。

职位让人留恋,因为职位能让人一展抱负。但是,职位也不太能留恋,信誉的丧失会让职权彻底失去本来应有的作用。

郑云灿是一个学者,他的修为和治学经历,已经非常值得炫耀,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已经足够望尘莫及了。但是他却不安本份,因为学者的影响力,他竟然被人看中,当上了总理,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官。一个世宗市修正案,让他彻底失去了人心。也许过去政府工作效率的低下,可以解释为学者一时的工作方式不适应,郑云灿的声望似乎还能抵挡一阵。现在世宗修正案上产生的失误,成了最后那根压垮了骆驼的稻草。得有人为这一切承担责任,谁呢?自然是政府的首脑。作为政府首脑,可不能把一切归结成下属的失误,下属的作为老师秉承上级的指示,即使是下属的主动失误,也应该是用人不当。

国家民族利益高于一切:这就是民主国家的关键,任何人、任何团体都不能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

也许文化人都知道这些政府逻辑的公开的秘密,因为人们是敏感的。中国有句古话:有样看样,无样看世样。还有一句:没有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吗?信息社会,国际事件,都能让随时关注外界或者关注世界的人理解国际社会的生存和生活逻辑。社会的组织方式常常正是让学者或者知识分子思考和探究的。也许学者们坐在家里苦思冥想会得不到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是一旦给学者们一个示例,他也许会茅塞顿开的。

其实人们的生活的逻辑总是从不断的生活启示中得到的。

世界有另外的一种逻辑,因为有许多人常常坐在井里。尽管人们已经处在信息时代,但是更多人们的信息都来自于经常生活着的周围环境。人们总会找到生活的逻辑,因为人毕竟是人,是会思考,会归纳的,也是会适应,让自己生活得更好的。中国不是有句这样的话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如果你是处在一个下层的中国人,你当然会特别羡慕那些有官职的人物,他们才是中国社会的真正的可称为人物的。不仅是物质生活条件,还是在对社群的掌控,还是在尊严和荣誉上,甚至是周围亲人的处境优越上。

平凡曾在家里见过一个局县级局房的退休局长。当时局长同志因为女儿的婚事,与平凡的母亲带来的男子见面。局长同志因为女儿从小小儿麻痹症,对女儿的婚事一直很忧心。但是局长女儿对于现在优越的家庭生活已经非常满足了,营养水平的充足也让她成了个小肥婆。结果父母的忧心她根本不能体会,来自农村的土里土气的男子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而农村来的男子,也常常因为小肥婆的特多问题而望而却步。结果,婚事就这么耽搁下来。

尽管平凡与局长长期住在一个院子,局长大人高贵,平凡傲气,所以对面碰见也很少打招呼。现在局长同志竟然坐到平凡家里来了,这可激动得平凡妻子热情得慌张。大家围坐在餐厅里,局长同志与平凡母亲对起话来,而局长夫人则不住打量平凡母亲带来的男子和他的妈妈。

平凡母亲曾经对男子说过局长大人家庭如何优越,如果结婚,会有小车子,会有一栋房子,家里的很多存款都会归于女儿的。对于大多数农村男子来说,这太有吸引力了。如果找到这个女子,岂不是鲤跃龙门吗?

但是,男子和他母亲总得看看女子的样子,他们纳闷为什么那个女孩子不来见面。但终于还是不好意思讲。于是男子的母亲只好拉着平凡母亲的手讲起悄悄话来。平凡母亲在讲完话后对局长说:“能不能让你女儿下来见个面?”

在一阵犹豫之后,局长夫人起身说:“我去喊声。”

局长夫人很快下来了。

“我女儿说,在哪天某地方看能不能见面?”

看来婚事就只能至此了。

因为局长同志退休前为本局建成了一套住宅楼,所以局长尽管退休了,在本局内部不象其他退休局长般被排斥。局长和平凡及家人谈起了这个局的新住宅建设的问题。对于当时住房面积问题,局长感受非常深。

“当时每套房子面积可是特别敏感的问题。现在当然是没有什么了,都是大房子了。为了房子面积多大,我可是几晚没有睡好哦。如果下决心建大些吧,要是违反上面规定,局长位置不保。要知道坐到这个位置可是非常不容易的。”

生活那些逻辑差异并不是理解力的问题。而是那些影响社会风气的大事的含义呈现出来的本质,摆在人们面前的逻辑才是真实的生活逻辑。如果逻辑不同,人们的生活方式自然不同,处境也千差万别了。

一个国家不可能有那么多天才,天才突然就能把女人比作是花。但是一个国家至少应有足够的庸才,跟着天才把女人比作是花。如果一个国家都是蠢才,当然这个国家只能被愚弄了。

如果在周围有那么一个下级官员辞职,对于平凡就特别值得惊奇了。平凡是没有惊奇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