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第一明君(民富国强的角度,不是面子工程的角度哦)

宋朝粉丝 收藏 88 12544
导读:数字说明治国业绩 960,北宋户口96万,统一南方获得160万户,976年北宋户口308万 太祖16年实际发展户口仅仅50多万户 976-997年,北宋户口增长到451万户, 太宗21年,户口发展140多万户。 997-1022年,北宋户口增长到867万7千, 宋真宗25年,户口发展416万6千户。 1022-1064年,北宋户口增长到1246万户。 宋仁宗42年,户口发展378万3千户 太祖平均一年增加3万多户,太宗为7万户,真宗为16万6千户,仁宗为9万户。

数字说明治国业绩

960,北宋户口96万,统一南方获得160万户,976年北宋户口308万

太祖16年实际发展户口仅仅50多万户

976-997年,北宋户口增长到451万户,

太宗21年,户口发展140多万户。

997-1022年,北宋户口增长到867万7千,

宋真宗25年,户口发展416万6千户。

1022-1064年,北宋户口增长到1246万户。

宋仁宗42年,户口发展378万3千户

太祖平均一年增加3万多户,太宗为7万户,真宗为16万6千户,仁宗为9万户。

貌似真宗时代是北宋发展最强势的时代。也是华夏历代王朝最强势的时代。

相比之下,唐太宗贞观23年,发展户口100万户,平均一年增加4万多户。

武功:

1000年,平定王均分裂时期(王均自称大蜀皇帝)

1000年,动员十五万民夫治理黄河决口,

1001年,成功实行“以番制番”政策,西北吐蕃投靠北宋,

1001年,打败辽国名将耶律隆庆,

1003年,西北大败党项兵于三十九井,导致李继迁死去。

1004年,“斩首”另一军事对手,辽国名将萧达凛。

至此,1001-1004年内,辽国和党项的军事重量级人物,或败或死。一个战败,2个死于战场。

财政:

真宗时代,上台前,接受一个东西两面开打,内部不稳的烂摊子。真宗去世,北宋和辽国盟好,西北党项和吐蕃向北宋称臣,岁入15000万的大好局面,

真宗时代才是北宋达到封建颠峰的基础。

看一下

天禧五年的岁入一直以来是研究宋代经济史,乃至中国古代经济史学者经常谈到的话题,如美国历史学者黄仁宇在其著作《中国大历史》中曾举例天禧五年的岁入为1亿5千万,并折合黄金1800万两,折算今日之美元60~70亿,以表达其对宋代财政岁入之巨的个人判断。

黄仁宇所说宋朝的财政收入最多一年达到1亿5000万,其中有何疑点呢?黄氏为何在其著作中,并无给出单位呢?这不禁引起了笔者的个人兴趣。

简表:北宋天禧五年岁入在中国历史中的比例

(单位:万两白银)

华夏第一明君(民富国强的角度,不是面子工程的角度哦)

实际上,因所谓“一亿五千万”,它的单位并不是什么“两贯文”,而是“贯石匹两束”等等单位的混算相加概念。因而这个“一亿五千万”,也只能做为一个毫无意义的数字。有宋一代搞的是货币加实物的赋税制度,在国家财政收入中,实物赋税仍占据较大分额的比重。宋代,钱的单位是贯,米的单位是石,布绢的单位是匹,白银的单位是两,丝绵的单位还是两,等等收入,统计繁多,因此不可能进行统一的归纳混算。(有关实物单位将在后文中有所指出)。

笔者再作此文前,关于市场价格的部分参考了国家统计局宋代社会经济史的官方商品价格资料,对于天禧五年的“两税”收入则参考了《宋史,食货志》,《文献通考》,和《续资治通鉴长编》等一些资料,虽然笔者水平有限,也难免会出现一些错误,但相信会给予读者一些比较客观的参考。

有关本文两宋单位换算的数据,大体不变的仅有两项,即为宋制一市斤为640克,宋代一石合92.5宋斤。铜钱一贯为1000钱。(由于本文的论述年代是考证宋初的财政,因而宋末铜钱的贬值,不在本文的讨论之内)其他各项,在有宋一代,因经济,政治,军事等等因素都变化极大,因此在做出单位换算的时候,笔者特意注明了年份。

笔者参考有关资料,宋代的商品价格统计,现列举如下:

米价:熙宁(1068—1077)以前一般为每石六、七百钱,徽宗时期(1101—1125)每石米就高达二贯、三贯,甚至四贯了;南宋绍兴(1131—1160)初年,米涨至五、六贯一石,随后开始下降,保持在一贯左右;孝宗时期(1163—1189)又上升到每石二贯至二贯半左右。

绢价:在徽宗元符前(公元1100年以前),每匹约为一贯左右;大观(1107—1110)到绍兴(1131一1160)初年每匹二贯;绍兴至乾道时期(1165—1173),每匹为一至四贯。

布价:真宗时期(998—1022)每匹约为150—300钱;仁宗时期(1023—1063)每匹约300钱;神宗时期(1068—1085)每匹约400—450钱。南宋时期(1127—1279)为500钱,甚至高达1—2贯。

丝、绵价:绢每匹850钱,紬每匹700钱,丝每两65钱,绵每两35钱。

盐价:一般保持在每斤50—70钱之间。也有些地区低于50钱,或高达100—300钱。北宋庆历四年(1044年),官府向亭户收盐每斤给盐本钱6钱,官府转卖给商人的盐钞,每钞给盐200斤,收钱4800钱,合每斤24钱。北宋靖康元年(1126年),盐价涨跌不定,每斤47文或48钱,有21钱等。

茶价:北宋时期(960—1126)平均茶价约为六、七十钱一斤。

草价:宋初8钱一束,后涨到20—30钱左右;南宋时约50一100钱以上一束。

铁价;北宋时一般为25—30钱一斤。

金价:太宗(976-997)时每两5贯;真宗(998—1022)、哲宗(1086—1100)、徽宗(1101—1125)时每两10贯;最后到宁宗(1195—1224)时竟高达每两40贯。

银价:真宗(998—1022)时每两200钱;仁宗(1023—1063)时2贯;神宗(1069—1085)时1贯;徽宗(1101—1125)时1贯6—7百文;南宋时期(1127—1279)每两值2—3贯多。

铜价:每斤约250钱。

  铜,铁钱兑换比:1比1.25。

此外比价统计。比价为两种不同物品价格的比例关系。初见于贞观初年“绢一匹易米一斗。”纤问逼诿科ゾ畹募鄹裨嫉扔诙椎募鄹瘛I苄肆辏ü?136年)右司谏王缙说:“近睹指挥,许江浙人户预以米斛折纳来年紬绢,每匹二石,取其情愿,诚为公私之利。”说明了当时绢米比价在赋税中的作用。

宋真宗天禧五年,两税(田赋)收入表:(公元1021年)

粮食―――22782000石(取300钱一石,折合6834600000钱)

铜钱―――7364000贯(一贯1000钱,折合7364000000钱)

粗绢―――1615000匹(取1000钱一匹,折合1615000000钱)

细绢(紬)―――182000匹(取700钱一匹,折合127400000钱)

丝线―――905000两(取65钱一两,折合58825000钱)

纱(精丝绸/棉)―――3995000两(取35钱一两,折合139825000钱)

茶―――1668000斤(取60钱一斤,折合100080000钱)

布―――338000匹(取300钱一匹,折合101400000钱)

黄铁―――300000斤(取25钱一斤,折合7500000钱)

盐―――577000斤(取24钱一斤,折合13848000钱)

草―――30000000围(取8钱一束,折合240000000钱)

以上各项收入估算折合铜钱16602478000钱,取宋真宗时期银钱比价 1两:200钱,折合白银83012390两。

除此之外,宋真宗天禧五年的两税收入,还大致包括如下:

干鲜粟―――28995000石

薪―――280000束

煤―――530000称

皮革―――861000斤

麻―――397000斤

纸―――123000斤

鞋―――816000量

箭―――1360000支

翎―――749000茎

蒿―――1680000束

炭―――26000秤

笔者因无法获取上述商品当日之市场价格统计数字,所以仅列出数量,具体市场价格留待进一步考证。

通过笔者估算统计,宋天禧五年,仅两税之收入当超过白银八千三百万两以上。众所周知,宋代两税收入仅占宋代总税收的一部分。(根据汪圣铎《两宋财政史》数据统计),上述两税收入仅占教祆?年总岁入的50%左右,甚至还低于当年的工商税,呈现了中国古代经济史中的“未有之局”。因而可以进一步判断,宋真宗天禧五年的天下总岁入,理应超过白银一亿六千万两以上。关于这点,虽然有关学者,史料之间虽然出现了数据统计上的偏差,但《宋史,食货志》,《文献通考》,和《续资治通鉴长编》关于天禧五年的“混算”单位,与黄仁宇所云的1亿5000万的单位差距并不大,因此笔者就此问题不再作其他解释。

注解,根据中国经济史论坛有关学者的考证结果:折算标准—谷每石300钱,绢、絁、绸每匹1300钱,布每匹300钱,丝线每两100钱(绢每匹规定重12两,今依此估算丝线价),绵每两78钱,茶每斤150钱,草(刍茭、蒿)每围50钱。笔者认为,其中关于谷价的折算应当比较客观,北宋的谷物赋税包括多种粮食商品,而米应当仅包涵在其内,总体粮食的收入当比纯米价低。其余各项因为差别不大,与并无表明具体年份,所以以上数据统一参照笔者的资料来源进行了估算。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