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iper 正文 第十章

意志的勝利 收藏 2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size][/URL] 第十章 千里走单骑 苏联.哈尔科夫以北20公里 1943年8月 苏军获得了堡垒行动的最终胜利,德军在这场战役中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反而进一步削弱的了自己本来就不够强大的实力。500000德军死在库尔斯克周边地区,248辆坦克,200架飞机被击落。 南线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


第十章 千里走单骑 苏联.哈尔科夫以北20公里 1943年8月

苏军获得了堡垒行动的最终胜利,德军在这场战役中没有取得任何的进展,反而进一步削弱的了自己本来就不够强大的实力。500000德军死在库尔斯克周边地区,248辆坦克,200架飞机被击落。

南线别尔戈罗德和哈尔科夫相继失陷。南方集团军伤亡极大,已经需要重建。第八集团军被撤往第聂伯河。我们却是失散了。原本以为可以向南靠拢和哈尔科夫的德军一起等待援兵,可是援兵没等来,却等来了苏军。苏军第一,第五近卫坦克军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代价下,于17日攻克哈尔科夫。

我和鲁斯两个人已经是散了整整10天了。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我和他漫无目的的走着,我的食品只能靠苏联农户讨取面包,虽然他们很可能招来苏军把我们抓走,所以我们从不在苏联人家里过夜。我们不知道现在的位置,定向只能靠北斗七星,我们知道我们该往西走。可是一天最多也只能走几十公里。我的伤口由于很长时间没有换药,已经化了脓。8月份的苏联酷热难耐。沿途还要小心苏军的追击。于是我们此后决定白天休息,晚上赶路。Lulu的武器全部丢失了,他手上拿着一把我的MP40冲锋枪,但是弹药却只有最后2个弹夹了,其余的都已经倾泻在了别尔戈罗德的战场上了。

晚上天边的很冷,帐篷外经常能听见草原狼的嚎叫,为此我们却无法生火,因为这可能引来苏军。

我们沿途不断看见燃烧的民房,被破坏的德军坦克。我们知道,德军战败了,哈尔科夫已经没有去的必要了,德军正在往西溃败。这让我们更加无助,为此我和欣欣克只能靠着晚上去偷农户家的鸡,面包,玉米来充饥,因为我们战败了,谁都可以至我们于死地,可能几天前我们开进乌克兰时拿着面包,牛奶的乌克兰少女,几天后就穿着苏军军服,拿着狙击枪来打“弗里兹”和“汉斯”们了。

当我们走了5天的路时,通过一个没有被破坏的路牌得知:波尔塔瓦

我们不知道这个小地方有没有伊万,于是试着向城内探望,结果非常失望,这个城已经被苏军先锋部队攻占。而此时我们已经没有淡水了。而如果我们要过第聂伯河的话,必须通过这个城,而且必须在这个城过夜,得到补给。

“我们该怎么办?”鲁斯急切的问我

“必须混进去,但是我们不会说俄语啊~而且城里的苏军一定会把手好城的几个大门,如果强行突破,还不如给我们弄两条遮眼布”,看来这样是没法进去的

“按照苏军的习惯,我们只能等到晚上了,那时候防备比较稀疏,苏军警惕性很低”我十分认可这个计划,于是我们就在城外不远处的一个农场的马厩里等天黑了。而在此期间却看见了这样的事情。

那天下午,我和鲁斯正在这个气味难闻的马厩里睡觉,虽然马粪和一些动物特有的味道混杂让人喘不过气来,但是为了保全性命我们不得不这么做。LULU还是和小孩子一样到头就睡,嘴里还时不时说些不着调的梦话,但是我睡意全无,心里惦记着欣欣克,我的连长,我的营长,不!我的团长,汉斯海默,你们还好吗?!你们在哪里?欣欣克你的腿这样,能撤退吗?哥哥,你们从哈尔科夫扯下来了吗?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

“爸爸!”一声大叫,我从梦中醒来,才发现原来我睡着了。而此时门外传来了嘈杂的说话声,和火光。

我透过牲畜的栅栏,看到了外面的景象:一群苏军,1辆德国造的筒车,以及一堆篝火。

“LULU!别睡了!伊万在外面”我悄悄的拍打着他的脸颊,自己却拔出腰间的鲁格,

“有多少?”LULU被惊醒后,作出吃惊的样子

“大概……15个左右”我的手指了指LULU的MP40,他十分识趣的拉响了枪的枪栓。

“啊~啊~啊~”外有不断传来一个男人惨叫

我慢慢探着身子往外看,3个苏联士兵正在用烧火棍烫着绑在一根立柱上的德国兵,再往前探望,发现还有不少穿着德军制服的人被绑在一起,1个苏军正拿着步枪看管着

我的心情十分的焦急,首先是担心自己如何脱身,其次是担心这帮德军俘虏的命运,大部分德军都会被苏军虐杀,这是东线战场上最为普遍的现象。

“怎么办?”

“我想我们该等到伊万睡了再动手,”我觉得谨慎一点行事更好

“啊~啊~~~啊~~~~~~”外面的德国战俘叫得更加惨了,苏军几个人正在哪马鞭抽他,还有人在一边不断的叫好!吹口哨

“这帮禽兽!我跟你们拼了!”LULU说罢便要冲出去,可是被我立马拦住

“等等,我们两个人对付得了吗?”我安抚着他

我们掏出了身上的所有装备:1只毛瑟98K狙击步枪,1只鲁格P08手枪,1只,MP40冲锋枪,1把左轮手枪,2颗卵形手雷,2颗长柄手雷,1把刺刀,2把工兵锹。显然这无法和外面2个苏军班相比。

“这样,我们来个突袭怎么样?”我也失去了理智,我也很想救出那些如同待宰的羔羊一样的德军战俘。

“你负责拿着MP40,外加我的那把左轮,我们两个把手雷和手榴弹同时拉开,4颗一起往他们那里扔,记住延迟3秒”

“我负责前面这个在看守战俘的伊万,然后我开完枪你就扔,”我负责击毙我们门口这两个,你负责往前冲,将没被手榴弹炸死的苏军直接扫清,然后再去就战俘”

我们两个一拍即合……

我慢慢的匍匐在地上,往98K里塞进了5发子弹,然后拨开保险,6倍的98k瞄准100米的目标,实在是太清楚了。甚至连敌人的最上的香烟什么牌子都可以看清。

“主啊~你用你的手指教我如何开枪”

“呯!”

“嗖!”

苏军那个抽着烟的看守,被直接打中了钢盔,突然倒下,而苏军则不知道枪声来自哪里,就在惊慌失措时,LULU和我的几枚手雷和手榴弹已经掉在了他们的脚下,我们没等他们爆炸就冲了出去,

“啪,啪,啪”门口两个苏军被马厩里冲出来的我们毫无防备,被当场击毙。

“tatatatatata……….”LULU的MP40将几个已经爬不起来的苏军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扫翻在地上,32发的弹夹全部打光,顺手又闪电般的掏出另一个弹夹,击毙了3个企图逃跑的苏军士兵,他的表现如同捏死几个臭虫一样直接,因为虐待战俘这种不人道的事情让他满腔怒火。

我急忙从到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战俘边上,掏出自己的刺刀正准备松绑时

“小心!”

一个被炸伤的苏军,掏出了TT手枪,而此时我抢先一步举起了鲁格,

“喀!”卡壳……

“呯!”那发子弹被LULU挡走了,正中LULU的胸部,LULU被击倒在地,我悲愤的抄起他的MP40,对准那个开枪的苏军,把他的头打烂了,他的热血飞溅在了我的脸上,但是我的泪水却将这些全部冲散。

几个德军战俘此时已经脱险,他们自己给自己解开了绳索,然后跑到我们这边来。

我抱着LULU在地上痛苦,LULU才19岁,和我同年。他救了我的命,却送了自己的命。

“我冷!~~~泽普……”

“没事没事,救护兵马上就来了”

“你骗我,救护兵不会来了”Lulu说罢头一歪,断气了。

我哭着唱起了莉莉马莲:

Vor der Kaserne, vor dem groen Tor

stand eine Laterne, und steht sie noch davor,

so woll'n wir uns da wiedersehen,

bei der Laterne woll'n wir steh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Unserer beider Schatten sahen wie einer aus,

dass wir so lied uns hatten, das sah man gleich daraus.

Und alles Leute soll'n es sehen,

wenn wir bei der Laterne steh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wie einst Lili Marleen.

Schon rief der Posten,

Sie blasen Zapfenstreich Das kann drei Tage kosten Kam'rad,

ich komm sogleich Da sagen wir auf Wiedersehen

Wie gerne wollt ich mit dir gehn

mit dir, Lili Marleen,

mit dir, Lili Marleen.

Deine Schritte kennt sie, deinen schonen Gang,

alle Abend brennt sie, doch mich vergrass sie lang.

Nun, sollte mir ein Leid geschehen,

wer wird bei der Laterne stehen

mit dir, Lili Marleen,

mit dir, Lili Marleen.

Aus dem stillen Raume, aus der Erde Grund

hebt mich wie im Traume dein verliebter Mund.

Wenn sich die spalten Nebeln

werd' ich bei der Laterne stehen

mit dir, Lili Marleen,

mit dir, Lili Marleen.

几个德军连忙跑来,看见我抱着LULU,连忙过来安慰我。我的歌声已经救不回LULU了,但是我希望他能够起死回生。

“泽普?!”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着回头一看,那是欣欣克,光头鲍曼和汉斯海默,我冲到他们几个跟前抱头便哭。整整啜泣了半个小时。

“好了好了,你活着就是最大的功劳了~你活着就是报答鲁斯的在天之灵了!要坚强的活下去!”随后我渐渐停止了哭泣,我说了这几天的经历,并且询问了他们怎么在这里。

别尔戈罗德失陷后,欣欣克他们果然还在城中抵抗,汉斯海默他们原本冲了出去,结果听见城中依然还有德军的枪声,于是大胆的再进了一次城,正巧他们救了20几个被围困的德军,其中包括欣欣克,然后他们就前往了哈尔科夫,不料此时哈尔科夫已经被攻克,他们被一群苏军包围,然后投降,他们正在押往我们面前的这个小城------波尔塔瓦

清点了一下人数,我们这里还有12个人,外加1个伤员。强行突破如同以卵击石。

“你看我们假扮成押送德军战俘的苏军怎么样?”汉斯海默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个办法,真亏他想的出来

“可是,我们不会说俄语怎么办?”几个兵在一旁说道,

“海默上校会俄语,穿上俄军的制服,站在最强面,其余会俄语的全部都穿上苏军的制服,少说话”鲍曼说到,“什么都不会的就继续装成是的德军战俘”这个办法好!大家都一致同意。

我穿上俄军的制服,坐在车上,而其余的士兵则继续被绳子绑好,跟在车子后面,汉斯海默和鲍曼,以及其他2个懂点俄语的家伙坐后排,所有假扮的人全部都拿着苏制武器,我却拿着我的毛瑟98k狙击步枪。我担心的要死,因为我只会说俄语的“你好”和“再见”

“停车!站住!”几个苏军看到着我们这辆挂着苏军军旗的德国吉普车,立刻将我们拦住了。

“@#¥%”汉斯海默面不改色的和几个面色铁青的苏军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鲍曼也叽里呱啦的说的一大堆,然后苏军十分谨慎的看了看后面的德军战俘,还他了欣欣克几个巴掌,这才放我们进城,“看大门的是大娘!(俄语:再见!)”我们有惊无险的进了城,十分快速的补给了一些水和面包,那都是假扮苏军直接进民宅抢劫的,这在苏军中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沿途我们看见苏军不断的欺负老百姓,不放过任何一个女孩,我亲眼看见6个苏军正在一家民房里强奸一对母女。而他的父亲却被苏军绑在电线杆子上,眼里满是麻木。

“这帮畜生,”我说罢便要举枪,但是这时大家拦住了我,“不要,那会暴露我们的”,就这样,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这群兽行不改的畜生……我实在是想不通,他们在自己国土上烧杀掳掠,奸淫妇女,哪天打到德国,那会是如何的一番景象啊~

很快我们即将出城,出城的哨兵醉醺醺的拦住了我们,前排两位军官准备如法炮制,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醉醺醺的哨兵,嘻嘻哈哈的跑到我的面前,拍拍我的脸,叽里呱啦的说了一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做。

“呯!”我飞快的掏出手枪,对准那家伙的脑门就是一枪。这下惊动了苏军,我们的车子开足马力往前冲,后面的德军也使劲的抓住车子,往上爬。10几个苏军拿着枪最着我们开枪,可是车子的高速挽救了我们。我们安然无恙。开了50公里后,车子没有油了。我们被迫徒步前进,目标是第聂伯河的以东的德军防区。

“苏军骑兵!”不知道谁喊了一声,10几个哥萨克骑兵向我们冲来,看来是刚才的枪声惊动了他们的出动。

“准备战斗!”汉斯海默一声令下,我们10几个人抄了家伙,6只波波沙,1只MP40,几只莫辛那干,当然还有我的毛瑟98K狙击步枪。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骑兵,从瞄准镜里看,骑兵目标虽大,但是速度很快十分难打,而且当时光线很差。

“记住对付骑兵,先射马后射人。”父亲的话再次提醒了我,我明白了。

“准备射击!”

哥萨克骑兵手上拿着马刀,被他们撞一下,骨头就得断,何况是被劈砍呢……

十字线瞄准了第一个目标,一匹白马,原因很简单,其他吗都是黑色的。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我多亏选择了白马。我算好了提前量,等着马冲进十字线……

“呯!”

一声马的嘶叫后,6只波波沙的弹雨吞噬了马和骑兵,因为他们不属于这场战争。被自动火器锁定的骑兵,只有死路一条。不到3分钟,他们全部都死了。后来我才知道,白马一般都是军官骑的。第一枪打死得就是他们的长官。

天快亮了,我们继续赶了几公里路,似乎苏军没有再追来,于是便找了个农场准备明天继续赶路。我走进农场用刚刚学会的俄语告诉农场的主任:我是德国人!他便用极其蹩脚的德语说了句:你等一下啊……..

可是没想到等来的是那个老头子拿着一只波波沙冲了出来,对着门口一整扫射,吓得我们连滚带爬,尤其是我,吓得魂飞魄散。于是就在那个农场前面几公里的一片小树林里就地睡了。

又是一天的行程,我们遭遇到了苏军的小股袭击,但是都被我们逃脱了。

终于在8月20日这天,我们到达了国防军第三十六步兵师的防区,我们随后被送往乌克兰基辅。我们在医院睡了这辈子最美的3天觉,然后又吃了热饭,洗了热水澡。

摩尔曼斯克战役已经接近尾声,德军已经无法阻挡苏军的进攻了。截止到23号,苏军已经推进到了布良斯克附近,基辅即将陷入苏军火炮的射程,于此同时我们再经历了不到5天休息后终于找到了大部队。此时的第三山地师已经和国防军的一些步兵部队混编在了一起。我们得知第三山地师全师所剩不到4000人,师长也在别尔戈罗德战死了。新的师长是埃德博克.皮克尔中将。全师被重新整编,大量的补充兵进入了我们的老部队。于此同时,为了加强火力,我们师加强了反坦克的火力,一小批新型反坦克炮被调入我们师,接下来,我们将面临更大的威胁。乌克兰即将被苏军攻占,而苏军第一个要攻下的大城市,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基辅。

由于在别尔戈罗德的优异表现,我获得了金质步兵突击奖章和1枚1级铁十字勋章。我的狙击成绩达到了85人。师长请自办法给我了奖章,并且向上级保举我进柏林狙击兵学校学习。这件事让我十分开心,因为直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个神枪手而已,我是个野路子,我没有参加过任何的培训,

50万苏军正在向基辅开进,南方集团军下令死守。一场更为惨烈的防御战即将打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