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驾机投诚义士到共和国将军 (照片)

2野劲旅 收藏 7 1585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29_40407_11540407.jpg[/img] 被授予解放军少将军衔的黄天明 黄天明: 广东新兴县人,1940年出生,1959年毕业于台湾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后任飞行员、飞行教官。1969年5月26日驾T-33型教练机,自台湾冈山飞抵广东博罗投诚。后任解放军空军航空学校副团长、校副参谋长、副校长。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入空军学院军事高级班学习。1986年后任广州军区空军后勤部副部长、




从台湾驾机投诚义士到共和国将军 (照片)

被授予解放军少将军衔的黄天明



黄天明: 广东新兴县人,1940年出生,1959年毕业于台湾国民党空军军官学校。后任飞行员、飞行教官。1969年5月26日驾T-33型教练机,自台湾冈山飞抵广东博罗投诚。后任解放军空军航空学校副团长、校副参谋长、副校长。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入空军学院军事高级班学习。1986年后任广州军区空军后勤部副部长、广州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全国政协委员。1995年晋升少将军衔。


当年,一位从台湾空军毅然驾机投诚的义士,经过人民解放军大学校的培养,如今已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将军。他就是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空军原副参谋长黄天明少将。

深秋的广州,艳阳高照,凉风送爽。

10月21日下午,黄天明将军来到广东省爱国拥军促进会走访。老将军在范俊龙会长的陪同下兴致勃勃地参观爱促会的宣传栏,念读爱促会的宗旨“弘扬爱国精神、搭建拥军平台、整合民间资源、支持国防建设、促进社会发展”,翻阅新近出版的爱国拥军刊物。并与工作人员亲切座谈,接受记者采访。

年近古稀之年的黄天明,外表显得清瘦,但耳聪目明,举手投足仍不失军人本色。黄天明说,早就知道广东省成立了爱国拥军促进会,这个平台非常好,政府支持,群众拥护,企业家参与。在当前的形势下,整合各种民间资源,调动各界人士参与爱国拥军的热情,对发展经济,巩固国防将起着很好的促进作用,对维护两岸和平,推动祖国和平统一也将产生积极影响。国家安定了,自身强大了,国际地位提高了,实现两岸统一也就指日可待了。

黄天明将军十分健谈,40年前从台湾架机投诚的义举,至今记忆犹新。

1969年5月26日下午4时30分,台湾冈山机场指挥台下达了起飞指令,黄天明操纵着T-33型教练机直刺蓝天。在机场上空转了两圈,黄天明发现没有尾随的飞机,便立即关闭电台,改变航向,向祖国大陆飞去。

为了躲避国民党的雷达监控和飞机追击,黄天明驾机超低空在海面上飞行。他开始没有把投诚的想法告诉同机学员朱京蓉。当他下降高度向西飞行时,朱京蓉才意识到这是要飞向大陆。开始朱京蓉有点紧张,但很快平静下来,帮助黄天明操纵飞机。

飞机接近大陆时,为避免人民解放军地面炮火的误击,他们又把飞机升高到1800米,原打算在汕头机场着陆,后因气象复杂找不到机场,只好继续向内地飞行。1个多小时后,飞机快没油了。黄天明看到地面有河流和沙滩,当机立断,进行迫降。在下降高度时,他按照人民解放军规定的起义联络信号,放下起落架、襟翼,左右摇晃机翼数次,在迫降场上空转了几圈。当看清迫降场情况后,黄天明收起起落架、襟翼,推杆下滑,关闭油门,飞向沙滩。飞机在沙滩上滑行一段后才停了下来,人机都很平安。

据介绍,黄天明驾驶飞归祖国大陆的飞机是美国造T-33型教练机 。这架编号为3024的T-33教练机是F-80"流星"喷气式战斗机的改型。1948年3月首次试飞,1959年8月停止生产。该机分前后两舱,由2名驾驶员联动操纵,教员可在后舱座位对学员实施训练指导。该机翼展11.85米,机长11.48米,机高3.55米,最大速度960千米/时,实用升限14.5千米,最大航程2152千米,续航时间3小时,装备有2挺12.7毫米机枪。

在台湾空军,黄天明飞行技术高超,是有名的飞行教官,能熟练飞行九种不同类型的美国飞机。

黄天明告诉记者,他驾驶的飞机迫降在一片河滩上,那河滩是广东省博罗县观音阁的东江河滩,有些媒体误报为福建省博罗县是错误的。黄天明看到周围的山头和路边出现许多“忠”字,十分纳闷。后来才知道,那时国内正进行文化大革命,忠于毛主席成为全国人民首要的政治任务。

河滩上突然降了一架飞机,当地老百姓并不害怕,纷纷赶赴现场看热闹。很快,青天白日旗的标记让当地政府知道飞机是从台湾飞来的,于是一队背着枪的民兵迅速赶到,维护现场,朝天空放枪,还带领群众高呼口号,“打倒蒋介石!”、“毛主席万岁!”黄天明回忆说,当时我们被那气势吓着了,战战兢兢走出飞机,民兵命令我们脱掉军服,只穿裤头和背心。后来,解放军来了,得知我们是投诚的,不仅热情欢迎,而且用专车把我们送到广州。飞机迫降时,我的腰受了伤,马上送医院治疗。腰伤治好后,被安排住在当时广州最好的宾馆——广东迎宾馆。接着,我们被当作贵宾,很是风光。广州军区政委刘兴元和广东省领导陈郁等亲自陪我们用餐,喝茅台酒,看京戏“沙家浜”。

不久,我们被送到首都北京,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广东厅接见时,礼宾司的同志专门嘱咐我们,总理的右手负了伤,握手时不要靠得太近,用力太重。周总理非常慈祥,握住我的手说,欢迎你们从台湾归来,在大陆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为两岸和平统一多作贡献。

投诚后的黄天明根据他自己的志愿加入了人民解放军,成为空军部队的一名指挥员。直到退休前的39年间,黄天明一直在空军部队担任领导职务,曾任空军航空学校副团长、副参谋长、副校长。黄天明于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入空军学院军事高级班学习。1986年后任广州军区空军后勤部副部长、广州军区空军副参谋长,1995年晋升为少将军衔。而随黄天明一起驾机投诚的朱京蓉后来被任命为空军指挥学院科研部副部长、大校军衔。他们在祖国的怀抱里任劳任怨,努力工作,为人民解放军空军现代化建设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历史证明,陆军不像空军,一名士兵起义投诚,很难引起轰动效应,而一名空军飞行员驾机起义,所产生的影响是“惊天动地”的。从1946年解放战争开始到新中国成立后的20世纪80年代,国民党空军先后有200余人驾驶145架飞机弃暗投明。此外,还有国民党空军地勤、伞兵、雷达兵、通讯兵等6000余人起义。这对当时的蒋家王朝来说,犹如爆炸了一颗颗空中“原子弹”。

20世纪40年代,刘善本率先驾机投奔延安。起义后,刘善本于194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国大典那天,他驾机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抗美援朝期间,他作为志愿军航空师师长参加过对美军的首次夜袭轰炸。刘善本先后任延安总部航空教员、东北老航校副校长、第一航校校长、华东空军混成第四旅副旅长、航空兵某师师长、空军军训部副部长、空军学院副教育长等职。1964年2月,由毛泽东亲自提名,授予刘善本空军少将军衔。

黄天明告诉记者,他家祖籍是广东省新兴县,父亲在国民党空军修理飞机,当了几十年兵,也只是一个老班长。1949年,黄天明随父亲撤退到台湾,于1959年毕业于国民党空军学校第43期。毕业典礼时,蒋介石亲自为他授予少尉军衔,宋美龄还亲自为他别上空军的飞鹰徽章。黄天明虽然生活无忧,但台湾在美国的控制下,军人过着屈辱的生活。美国控制着台湾的军事机构和军事活动。在那里当兵,受罪卖命的是广大下层官兵,发财享受的却是少数高官显贵。由于思想苦闷,他忍受不了那种寄人篱下的生活,决定驾机投诚。

其实,国民党空军上世纪80年代投诚义士的景遇大都和黄天明一样。黄植诚是1981年8月8日驾机投诚的,他原是国民党空军第五联队督察室少校考核官,驾驶一架F-5F双座喷气式飞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投诚。当时飞机上还有许秋麟。他表示不愿回大陆时,飞机已经飞临福州机场上空。黄植诚看在朋友的面上,又将飞机飞回台湾岛上空,让许秋麟跳伞。目睹他安全降落后,才返回福州机场投诚。

黄植诚出身于空军世家,父亲生前是国民党空军军官,母亲被国民党空军选为“模范母亲”,二哥是国民党的空军少校,姐夫是中校。黄植诚是台湾空校优秀生,飞过5种型号飞机,26岁被提升为少校,是国民党空军的佼佼者。黄植诚驾机起义后,受到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接见。邓小平赞扬说,“你的爱国行动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后来,黄植诚被任命为空军某航校副校长。如今,已是全国政协委员的黄植诚,已经被任命为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少将军衔。

黄天明将军感激地说,驾机投诚后,共产党和国家从政治上、工作上、生活上给予了许多关怀和照顾。我不仅当上共和国的将军,而且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直到去年底还吃着空勤灶的伙食,这在台湾是不敢想象的。

他告诉记者,从1983年开始就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到2008年历任五届,经历了邓颖超、李先念、李瑞环、贾庆林四位全国政协主席。我们那个政协小组大多数是国民党的,老的有黄维、宋希濂、沈醉等,新的有我,黄植诚、黄友寿等。有次开小组会,一个老红军发言,讲淮海战役解放军如何打败黄维兵团,黄维就坐在那里,也不在意,哈哈一笑就过去了,毕竟大家是一家人。

黄天明同台湾的朋友一直有着多方联系,每天关注着祖国大陆与台湾两地的新闻,为海峡两岸和平发展尽心尽力。就在接受记者采访的中午,他还邀请了几个台湾企业家与我们认识。他们透视岛内民心军心,有一个共同的感受:祖国大陆讲统一,搞经济,人民生活越过越好。台胞期盼和平统一,台军不会为“台独”作牺牲。

近年来,黄天明的故旧到大陆做生意的越来越多。他说,今天,台湾民众也开始明白:盼统一与盼和平是一致的。不统一,闹分裂,就没有和平。台湾经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民众谁也不愿意看到战争。而战争,既是军力和经济力的比拼,更是民心向背的较量。一旦出现“三个如果”,我们被迫采取一切断然措施,罪在“台独”,民众不会饶恕它。

台湾,黄天明曾参加过1960年国民党的“双十”节阅兵,今年十月一日,他在电视上观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大阅兵。老将军不胜感慨,中国强大了,军力强大了,展示的新式装备全是国产的,有新型导弹,有空中预警机空中加油机,一直困扰的空中难题解决了,航空母舰也在建造,真是振奋人心。黄天明认为:军队战斗力是军心与装备的辩证统一。人民解放军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使命神圣,官兵同仇敌忾,战无不胜。而台湾军队不仅军心涣散,装备也多挟洋自重。其实,即使比装备,台湾也就是买了点洋武器。从整体看,解放军装备数量和高技术尖端武器质量都占绝对优势。

作为军人,黄天明最不希望两岸中国人兵戎相见。他说:两岸都是中华民族子孙,要以诚心、耐心来争取最广大的民心,特别是争取更多台湾同胞的支持,向和平统一方向迈进。两岸百姓也一定要化解矛盾与分歧,增进彼此了解。黄天明说,作为大陆一员,尤其是有着驾机奔向大陆的特殊身份,将全力争取台湾老百姓对祖国大陆的重新认识,化解不必要的矛盾,大家互相尊重,携手并肩、精诚合作,共同为中华民族的崛起而努力奋斗。




7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