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能让美国停止对台军售

xshxing 收藏 1 111

一、 对台武器销售的历史背景和利益交换


奥巴马上台后大刀阔斧地修正了小布什许多对内对外政策,中美关系似乎前景更加看好,经过中美多年的努力,中美军事交往恢复,两国将领交流增多,更加值得欣慰的是,作为防止两国未来军事冲突的经济依存度大幅提高,已经构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相互依赖关系。更值得宽慰的是,陈水扁为首的台独势力在大选中落败,国民党重新执政,中美之间最大的定时炸弹引信已暂时拆除。另一方面,世界经济危机、美国金融破产、朝鲜核问题、伊朗核危机、阿富汗问题上,国际恐怖主义袭击,让美国焦头烂额,有求于中国。正如许多专家学者普遍认为的那样,按理美国在这样一种形势下,似乎会在对台军售问题上作出让步,不会跟中国过不去。但美国却“死猪不怕开水烫”,虽内外交困,仍对台军售不误。其中玄机何在?那些“中美关系今年高开低走”之类浮于表面的描述似乎不能解释其缘由。


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国把“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看作自己在亚洲的核心利益,而对台军售是维护这一核心利益直接手段。要说明这点,需从1979年4月1日卡特总统签署的《台湾关系法》的时代背景谈起。当时前苏联和东欧集团正处于顶峰期,为了减轻欧洲方向压力,同时形成对前苏东集团东西夹击的有利战略态势,美国与中国结成了事实上的同盟关系。为了实现这一同盟,中美两国前后都做了重大让步,美国从越南体面撤军,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并顺理成章地断绝同台湾的“外交关系”,废除“美台共同协防条约”,并从台湾撤军。从美国方面看,即使在如此倚重中国的情况下,仍没有彻底撒手台湾,而是抛出《台湾关系法》,其中的要点是第二条: “认为以非和平方式包括抵制或禁运来决定台湾前途的任何努力,是对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和安全威胁,并为美国严重关切之事;”和 “为促进本法第2条规定的政策,美国将向台湾提供使其能保持足够自卫能力所需数量的防御物资和防御服务。” 美国订定的要旨为:“我们支持一个中国政策,但统一如何以和平方式达成要靠双方进行两岸对话。如果中国企图以武力而非对话来达成,美国将提供军事物资使它无法成功。”由此可见,在前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集团巨大军事压力下,美国仍不让步,反对用武力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并坚持向台湾出售武器,尽最大努力来维持一个霸权国家对过去和现在盟国的信誉。要知道,对盟国承担义务的承诺和保持信誉是构成霸权必不可少基础之一,因而也是霸权的象征。


美国坚持要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中国则坚持主权完整、内政不容干涉。两国自1972年发表公报以来一直进行建交谈判,双方在台湾问题上僵持了好几年,说明两国手中砝码的分量权衡下来差不多,因此谁也不愿让步。然而,在两国谈判僵持的数年间,东南亚形势发生不利于我的逆转。越南于1975年实现了武力统一,并于1978年12月入侵柬埔寨,按照既定的“印度支那联邦”的最初构想进行地区霸权扩张,不仅取代美国成为中国南面的威胁,而且投入北面前苏联怀抱,致使中国处于腹背受敌的险恶战略势态,于是中美联盟组合中美国的砝码进一步加重。中国为遏制越南在东南亚的扩张,和避免南北两线作战,在让美国彻底放弃台湾的问题上做了妥协,在对台军售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于1979年1月1日同美国正式建交。同年2月17日,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而美国在牵制前苏联的同时,也利用中国腹背受敌的不利形势,趁机抛出《与台湾关系法》,于同年4月10日,美国卡特总统签署该法。


从上述背景中可以看到几点:一、中美联合对抗前苏联虽说是共同的需要,但也该看到在苏、美、中三方里,中国是最弱者。美中联手是一种强弱和需求不对称的组合,从受威胁程度而言,中国处于苏联集团的南北夹击之下,本土直接受到威胁;美国本土相对无安全之虑,只是本土外重要的势力范围受到威胁。根据古今惯例,强弱联盟内部出现分歧,通常都是弱方作出让步。在对台军售没有解决的情况下与美国建交,就当时严峻形势下对中国来说不失为明智的选择,今天没有必要去指责。二、美国当时坚持对台军售的立场在逻辑上也可推导出它放弃的条件,那就是只有当面临比前苏联更大的威胁、并需要中国加盟时,它才有可能考虑彻底放弃对台军售。换句话说,只有美国比冷战时更需要中国时才会考虑彻底放弃台湾。三、美国霸权意识中非常重视自己所承担的“义务”和信誉,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放弃。


美国不肯彻底放弃台湾还可能出于两种考虑,一是对自己同盟中伙伴的信誉问题,如果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随时抛弃盟国,那同盟内部人人自危,离同盟的瓦解也就不远了。美国争取的是一个“半抛弃”状态,或者说是“不完全抛弃”状态。这样,美国可给其他盟国一个过得去的交代:我虽然把台湾抛弃了一半,但换来中国的加盟,以确保我们大家的安全。二是中国以不依赖美国的姿态与之联手制苏,拒绝美国方面在中国本土直接生产坦克、飞机等重武器的实质性协作,使得美国也需防中国一手:挟美国而迫使中苏关系改善,到头来“白送”一个台湾给中国。


二、 冷战结束后对台军售对美国亚太战略的意义


随着1991年前苏联解体,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作为强弱联盟中强势一方的美国,不仅不可能放弃结盟时都不愿放弃的东西,还会进一步有恃无恐地逼迫弱势一方。如果说当年前苏联威胁存在时,美国尚且要维护同盟间的“信誉”,现在威胁已经消除,就更不会放弃了。美国的逻辑很简单也很现实,“前苏联已经不存在了,你的利用价值已经完了,我不会作任何让步”、“你想抗衡吗,你有前苏联厉害吗?”所以我们看到了小布什政府时期对中国咄咄逼人,不仅照样对台军售,而且进一步向中国打出了人权牌,并趁势插手“**”、“藏独”。在台湾问题上,原来《台湾关系法》的表述是 “认为以非和平方式包括抵制或禁运来决定台湾前途的任何努力,是对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和安全威胁,并为美国严重关切之事”,这种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的“战略模糊”也在小布什任期变成了“战略明晰”。2001年4月25日,他在回答美国广播公司记者吉布森时表示:要全面动用美国军队竭尽全力来帮助保护台湾。“而在冷战时期,美国根本不敢明说。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一是冷战后国际政治冲突的重心由原来的欧洲逐渐向亚洲转移,二是美国疑神疑鬼地把中国当作潜在的对手。台湾问题从冷战体系转移到了后冷战体系中,对美国全球战略产生了不同于过去的新意义。具体说,从原来仅仅维持同盟中的信誉,进而衍生出遏制中国和保持亚洲优势的功能。美国把冷战后确立亚洲战略优势视为国家核心利益之一,因此同中国的核心利益――主权和领土完整构成难以调和的结构性冲突。随着中国的迅速崛起,亚洲各国、包括那些同床异梦的盟友都在中美之间观望,美国在亚洲的坚守和退却将直接影响他们对未来的选择。因此美国已将”和平解决方式“包括对台军售同长远的亚洲战略挂上了钩,使前者成了美国的战略风向标。与此同时,”和平解决方式“和对台军售也成了美国亚太战略体系的”定海神针“。这就解释了冷战以后不管哪一任政府,也不管中美关系处于最好期还是最坏期,对台军售总是要做的。


除了上述主要原因外,对台军售还有许多顺手牵羊的附带功能,比如可利用提供武器先进性的空间弹性,对中国进行经济方面的勒索等等。


三、拔除美国”定海神针“的代价,


让美国取消对台军售不是不可能,关键是拿什么东西去交换?美国在朝鲜半岛核危机、伊朗核危机、国际反恐、金融危机中需要中国大力相助,且不论这其中多少还有些救人如救己成份,假如中国在所有这些问题上跟美国对着干,也就是说,即使甩出手中所有的牌,对美国造成的威胁能比得上前苏联吗?而美国彻底放弃台湾的代价前面已经推导过了,即美国面临超过前苏联的威胁。


中美双方私下里不会没有演绎过中美牌局,我们不仿模拟一下双方出牌过程:


中:向朝鲜、伊朗、委内瑞拉、古巴提供最好的常规武器


美:向台湾、蒙古、越南、菲律宾、印度提供最好的常规武器


中:向朝鲜和伊朗提供核技术


美:向台湾、日本提供核技术


中:支持国际恐怖主义


美:支持”**“、”藏独“


……。


牌出到这个份上,事情已变得十分荒谬,双方都为争一个杂货铺而赔进各自的五星级酒店。这样的前景使得双方只能在台湾问题上维持现状,不敢贸然出牌,只能在中美军事交流等无关紧要的方面做些姿态,而和平统一是现有条件下双方共赢的唯一途径。


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在人权问题上有所退让,这很符合中美力量对比动态变化的逻辑。因为冷战后美国借助巅峰期的强势,首先在人权方面向中国进逼,目前被金融危机搞的焦头烂额,中国在金融危机中受害相对较轻,因此美国首先在人权方面退缩一下,美国总体趋势再进一步恶化,那么会在”**“、”藏独“方面退缩。美国退缩的顺序完全与中美力量动态变化保持一致。所以要让美国停止对台军售,只能依靠中国自身强大起来,强大到足以超过前苏联。而这种努力一定是长期的、艰巨的。要让全国人民、各阶层都清楚这一事实真相,也就明白了我们这一代人沉重的历史使命,也就明白了我们应该选择怎样的国家发展战略和生活方式。




本文内容于 2010-7-29 22:42:57 被st95522227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