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三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弩手两列、铳手三列,弩手在前,铳手结为后队,自行结阵。”


“弩手搭弓、铳手装药,第一列弩手准备。”


“诸军听令,待野象靠近之时,只可射其眼睛、长鼻,射击完毕之后,立即后退,绝不可有丝毫懈怠。”


阳光穿透过远处的山峰,斜的洒落在山寨前门,三百名战士手持着火铳、钢弩列为五队,各自整装待命,只等一旁沐剑铭高高扬起的手重重挥下。


他们的身后,是竹篾掺杂着巨石而建的山寨,许多土人心惊胆颤的透过竹篾之间的缝隙,看着寨外那一群旗甲分明、号令如一的队伍,虽然这群人士气如虹,且个个身强体壮,手里拿着莫名其妙的武器,但土人仍然不相信,单凭这一点人就能够驱赶的了野象。


野象是什么?这就意味着它跺跺脚就能产生千斤的力气,长鼻一卷一颗大腿粗的大树就要连根而起,这是媲美于神的存在,根本不是人力所能猎杀的。


在山寨的高拱处,朱友琅目不转睛的眺望着战局,分散在寨外的野象已经发现了聚集在寨外的敌人,它们自发的合拢在一起,足有二十余头,它们显然已被这群不怕死的人激怒了,高卷着长鼻仰天嘶鸣。


“朱兄弟,你看我们是否去准备一些伤药?”土伦包着黑头巾,全身换上了庄重的白纹黑底的素袍,在他的胸前,绣着一个山峰的锦绣,这是克伦族长老的象征,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智慧和勇气,可是当他望见远处的象群时不由得有些不安起来。


朱友琅脸色严峻,这一仗关乎着他在克伦人中的威望,此战若胜,自己就成了拯救黑克伦族的英雄,从此以后,在这片连绵不绝的深山中,任何克伦族的山寨都会将自己奉为贵宾,这对于立足在缅南的朱友琅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条件。


“土伦大哥,你去安排好今夜的宴席吧,待我的战士们凯旋而归,我们要和克伦族的兄弟一起好好庆祝,此战之后,你我两族便亲如兄弟,不分彼此,以后还有什么难处,尽管向我提。”


“朱兄弟不必再说了,克伦族人已受了你们的大恩,哪里还好意思要你们的好处,从此以后,该是我们克伦族人报答你们的时候,只是我们克伦族人既没有什么值钱的珠玉,又没有世所罕见的奇珍,哎!唯有从深山中挖来的一些铁屑,无偿给予朱兄弟吧。”土伦一脸的惭愧。


“寨外的粮食已被野象践踏的一干二净,要想重新栽种,定要等来年才成,你把寨中的铁屑给了我,寨子里哪还有东西换银子?没有银子你们吃什么?”


“这个……”土伦不再说话了。


朱友琅扶住吊脚楼上的扶杆,望着远处一触即发的人象大战,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上扬,道:“其实我倒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他顿了顿,压低了声线道:“我的村子里还有一些多余的粮食,要养活山寨绝对没有问题,只是朱某仇家甚多,就算养的了你们一时,过了些时候我的仇家找上门来,朱某连自保都成问题,恐怕帮不了你们了。”


土伦急道:“朱兄弟,你的仇家到底是谁?有什么难处,尽可和土伦大哥说。”


“假如我的敌人就是缅王,你也不害怕吗?”朱友琅平静的道。


土伦手掌用力拍在扶栏上,引得吊脚楼一阵梭梭的往下掉着灰尘:“缅王也是我们克伦族的仇敌,只要朱兄弟一句话,别人管不了,我土伦虽然年纪老迈,也要和他们拼一拼。”


“这个不急,朱某只是希望贵寨能够借调一些壮士与我的一些部众组建一支山地营,训练山林的战法,等到仇家来寻仇之时也可有个倚仗。不过朱某并不是个会让朋友吃亏的人,山寨中所有人的粮食都由我来解决,那些借调来的勇士朱某也会按时发放饷银。”


土伦面露为难,沉吟了一会,道:“我虽是山寨中的长老,许多重要的事仍要和村寨中的长者商议之后才能执行,这是个大事,不如这样,今天夜里我就召集寨中的长者一起商量,我虽没有一定的把握,但是定会为朱兄弟据理力争,这件事对于山寨也是好事,有了粮食山寨才能兴旺嘛。”


朱友琅点头表示理解,经过他的观察,长老虽然是克伦族山寨的管理者,但权力并不大,除非得到大多数长者的首肯,才能做出一些大事的决定。


这时,隆隆的响声从远处响起,聚集起来的象群开始缓缓的向着神机营冲刺起来,他们的速度并不快,但每一次四足碰撞地面所爆发的隆隆声让远在千米之远的朱友琅亦不禁为之凛然。


沐剑铭却没有动,他握剑挺立,望着庞然大物们越来越近的身躯,不由得浑身热血沸腾,


三百年前,他的祖先沐英率三万精兵入云南,震慑土人,数百头战象在土人的驱赶下正如今日一样冲杀而来,最后铩羽而归,损伤甚重,从此,云南平定三百年,就算偶有战事,亦被世袭国公驱兵震服。


而今天,沐剑铭将手高高的扬起,浑然不动,他的眼眸望向远处越来越近的象群,下一刻,当他的手狠狠的垂下之时,正是决定胜负的时刻。


“还有二十丈,第一队弩手准备!”迎着艳阳,沐剑铭的手掌渐渐的开始出现了松动。


“射!”没有拖泥带水,更没有一丝的犹豫,伸出来的手臂在空中划下半弧,垂了下去。


嗤嗤……一排整齐的弩箭穿梭而出,激射向前方的目标。


数十支羽箭狠狠的刺入了冲锋在前的巨象长鼻上,有一支更是精准的射入巨象的眼睛,一时间,鲜血染红了当先巨象的半张面孔,它愤怒的卷起了长鼻,前腿半跪在地,惨叫的嘶吼着。


砰,受伤巨象的噩运接二连三的来了,在它的身后,一只没有刹住脚的巨象狠狠的踩在它的背脊上,两个庞大的身躯撞成了一团。


“第二队弩手出列,射!”沐剑铭不会给对手任何一次的机会,三段击的奇妙就在于无间断的打击对手,直到对方崩溃为止,不死不休!


嗤嗤……连珠般的弩箭飞蝗般的射出,这一次,并没有给巨象带来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第一队弩手出列,射击!”沐剑铭的手臂又高高扬起随后垂落。


嗤嗤……


“第二队弩手出列,射击!”


嗤嗤……


一番轮射之后,三十余头巨象已有了五头的损伤,它们的脚步开始渐渐散落起来,它们恐惧的发现,对方那些长得瘦小的生物并非不堪一击。


真正的好戏开场了,沐剑铭的眼眸通红,高声吼道:“变阵,改铳手为前队,弩手居后,第一列铳手出列,准备,射击!”


这一次不再是破空的羽箭嘶鸣,而是一阵轰轰的爆炸声,五十柄火枪所发出的枪响犹如雷鸣一般,在他们的上空,飘渺的青烟渐渐浮现,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浓重刺鼻的火药气息。


受到惊吓的不止是巨象,就连神机营身后看热闹的土人也吓的缩起了脖子,等他们回过味来,偷偷的又伸出脖子时,已发现一部分受惊的巨象开始扭转着笨重的身躯开始逃散。剩下些胆大的巨象虽然没有停止冲锋,显然也露出了怯乏之意。


“第二列铳手出列,准备。”剩余的象群仍有二十余头,离神机营的队伍越来越近,沐剑铭甚至可以看到每一张巨象的脸和它们弯曲的鼻子。


三百名战士已有人开始露出了恐惧,谁都知道一旦象群若是冲入队列所面临的后果,眼看着象群越来越快,越来越近,已经有人打起了退堂鼓。


“嗡……”一道剑光出鞘而起,沐剑铭疯狂的用剑尖指向远处,竭斯底里的大吼:“弟兄们,狭路相逢勇者胜,谁若是敢逃,老子砍了他的人头杀了他的全家,听我号令,第二列铳手射击。”


“砰砰砰砰……”伴随着一阵青烟,强大的轰鸣声又一刻响起,数十颗铅弹呼啸着将当先的一头巨象前身打的稀烂。


“不要给它们任何机会,第三队铳手出列,射击,第一列准备,打烂它们,谁要是慢了一步就要害死我们所有人,快射!”


“砰砰砰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