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朱友琅下了吊脚楼,只看到山寨的后门处火光冲天,数百支火把蜿蜒而下,将圆月星辰的光辉的光芒遮掩了一半。


克伦族的族人们一阵欢呼声从后门爆发而出,沐剑铭拨开人群,张望之后才发现了朱友琅位置,他全身束着皮甲,在火光的摇曳下显得英姿勃发。三步作两步的走到朱友琅面前,作辑道:“皇上,遵从您的旨意,三百名神机营的兄弟都来了,每人背了二十斤的粮食来。”


朱友琅道:“你让部将们列队,随后在寨后休息,不可与克伦族的族人发生矛盾。”


“末将遵旨。”沐剑铭抱了抱拳:“皇上,村里的大臣们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说要联名死谏呢。”


朱友琅苦笑一声,摆摆手道:“你去将所带来的粮食分给这些土人,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沐剑铭点点头,返身而去。很快,克伦族人又爆发出一阵喧嚣的欢呼声,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为了节省米粮,每天最多只能吃一顿清澈见底的稀粥,这时得知有人送来了粮食,不管对方是不是汉人,如何不欢声雷动?


土伦面带红光,领着几个长者马不停蹄的分配着粮食,黑色的袍子在夜风下鼓动着,犹如他的心一般,如何也平静不下来,有几个白日里对朱友琅冷言冷语的长者已一脸愧疚的过来要土伦用汉话去向朱友琅致歉,土伦挥了挥手,大咧咧的回应道:“朱兄弟是我的好兄弟,也是我们黑克伦的好朋友,他是不会这样小气的,你们回去和儿孙们好好饱食一顿,明日醒来,看汉人兄弟们如何驱逐野象,阿布长者,朱兄弟对我们山寨的情谊,将来我们一定要好好的报答,我们黑克伦从来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朋友的事,更不会让好朋友吃亏。”


“好,我阿布听长老的,说实话,我已经整整一天没进什么水米了,大人倒没什么事,只可怜了我那还在襁褓里的乖孙子。长老,是不是让村里的妇人拿着甜茶去招待远来的客人?”


“还是你想的周到,快去吧。”土伦拍拍阿布长者的肩膀。


很快,山寨上空升起了一股香甜的炊烟,在山寨的后门,皎洁的月光下照耀下,三百名神机营的将士排成五列,在沐剑铭的军令下席地而坐。片刻之后,朱友琅抬脚走了过来,他对驱逐野象仍然有些不太放心,生怕沐剑铭的保证中隐藏着吹牛的成分,若是不问个清楚,今夜恐怕要失眠了。


“吾皇万岁。”许多坐地的将士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想要行礼。这一次朱友琅对他们宽厚了许多,连忙摆手道:“诸将士赶路辛苦,这礼暂且免了,你们早些歇息。”


将士们纷纷应诺,谢了恩典,又坐回原地,相互倚靠着休息起来。


“沐卿家,你随我到山寨走一走。”朱友琅回身对沐剑铭道。


沐剑铭点头,亦步亦趋的跟着朱友琅身后,直到远离了军士,朱友琅才反过身道:“沐爱卿,明日对付野象你有没有把握?”


“皇上,末将绝不辱命,这次末将听说您要让神机营进山杀象,特意带了一百名弩手,两百名火枪手来,这些火枪全是剿灭海盗之后收缴来的,其中有一百三十余把是佛朗机人的火枪。”


“钢弩的射程、穿透都比那火枪好了不知多少,为什么还要带火枪来?”朱友琅暗暗奇怪。


沐剑铭道:“皇上有所不知,野象皮糙肉厚且体型庞大,不管是钢弩或是火枪都不能有效的将其一击毙命,所以猎杀野象还需以威慑为主,火枪发射时响声巨大,又有青烟冒出,野象浑然不知这是何物,定然会落荒而逃,到时我们瞅准时机,万弹齐发之下,莫说是野象,就算是比野象大十倍,末将也有把握把它们打成筛子。”


朱友琅似有所悟的点点头,他见沐剑铭说的头头是道,心里总算是有了底。他也是第一次听说火枪原来有威慑对手的妙用,其实仔细一想倒也十分有理,在这冷兵器时代,别说是野象,就算是当时的人类,能够在万枪齐发之后还能保持原有的士气那才怪了。


用钢弩远程的击杀敌人,在敌人靠近时再用火枪辅以威慑,这何尝不是个更好的法子。


“朕明白了,回去之后你去和匠户们打个招呼,听说那个陈三喜的火枪制作的不错,你给他一把佛朗机火枪,让他取长补短,给朕制出一批火枪出来,以后神机营分为两组,一组训练钢弩射击,一组训练火枪的攻法,演练时不妨将他们混合在一起,或许能收到奇效。”


求强的过程中也可以称作是求变的过程,固步自封者亡,变法图新者强,如果能够在尝试中找出一条新的道路,研究出一套新的战法,所收获到的好处不言自明。自古以来,秦朝的商鞅变法,赵武王的胡服骑射都是强国霸权的基础,朱友琅是一个现代人,知道盲目的变法虽然害人,但在摸索中总结出一套新的道路却是求存之道。


皎洁的月光悬挂在天际,星辰闪耀着亮点点缀着漆黑的天幕,洒落下点点光辉,虽不能光芒四射,照亮苍穹,却仍然是这样的耀眼。


翌日。


三百名整装待发的战士开始在山寨的前门汇聚,在他们的四周则聚集满了围观的土人。他们要看看,这些汉人到底凭着什么去驱逐象群的。


沐剑铭握紧斜插在腰间的剑柄,左右张望,见时辰差不多了,高高的扬起手大吼:“弟兄们,预备出发。”


“沐指挥使有令,预备出发!”传令兵扯着喉咙大喊。


咔咔……一阵盔甲的摩擦声过后,战士们挺立的更加笔直。


沐剑铭踏着方步,军靴将脚下的泥泞踩的嘎吱作响,他横扫四周,对着站的挺拔笔直的军士们道:“本使废话不多说,只一句话奉劝诸位,后退一步者,立斩无赦!”


“吾等绝不敢有违军令。”战士们回应。


朱友琅携着黑克伦长老土伦缓缓的走来,围观的克伦人纷纷让出了一条过道,他们看到朱友琅的眼神变得尊敬热情起来。


“汉人并不是全部是坏人,正如同我们克伦族也有坏人一样,就比如这些尊贵的客人,他们不辞劳苦为我们驱逐野象,为我们带来了粮食,更为我们带来了粮食,他们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是我们黑克伦最值得倚仗的好朋友。”


这是黑克伦山寨中的长者们亲口说出的话,长老和长者是黑克伦族的智者,他们的每一句话都不容质疑。


有人已摆上了香台,几个土人抱着几坛米酒出来,这是山寨中仅剩的一些奢侈品。


土伦脸色庄重,他扬了扬手,制止了议论纷纷的族人,朗声用克伦语道:“族人们,从前我们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朱兄弟的大恩大德,不但让土伦铭记在心,更是让我明白汉人并非都是丧尽天良之徒。今日我与朱兄弟在此滴血盟誓,从此结为兄弟,同富贵、共患难,决不相负。今日族中上下人等在此做个见证,如朱兄弟有难,水里火里,我土伦若是皱了眉头,当受千刀万剐之刑,子子孙孙不得好死。”


土伦不待族人们回过味来,已从香台上捡起匕首割破了手指,将血滴在香案上的盛着半筒水的竹筒里。


朱友琅用汉话也重复了一遍,还未说完,那一边的沐剑铭已吓得下巴都要脱落下来,堂堂大明天子,要和一个土酋称兄道地,这还了得。


“皇上。”沐剑铭已踏步而出。


“你不必说了,朕知道你要说什么,朕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不需劝谏了,回去之后,朕自会与沐首辅解释。”朱友琅已拦住了沐剑铭的话头。


这个问题他已经考虑了整整半个夜晚,所谓的中国大国,大明天子沦落到了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噱头而已,到了这个份上谁还会拿你当一回事,如果还自诩中国、妄自称尊的话,只会让周围的土人更加嫌恶而已,要想立足,只有放下身段,犹如后世的统一战线一般,拉拢任何可能拉拢的势力,这样才能拉虎皮扯大旗获得最大的利益。


克伦族是缅国第二大族,拥有七十万人口,而且与缅王一直处于敌对状态,如果能稍加利用,对于朱友琅来说犹如猛虎添了翅膀,这方圆千里的缅南,朱友琅还怕谁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