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二十八章:

ling9527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URL] 土伦顿住脚,沉默了半晌,突然抽手从身畔的克伦族人背后箭囊处抽出一支木箭拦腰将其折为两断掷于地上道:“我土伦不信汉人,今日信了你,我土伦在此盟誓,若你击退山寨野象,从此以后,土伦的命便是朱兄弟的,土伦的血也是为朱兄弟而流,若违此誓,土伦再不受山神庇佑。” 被一个六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土伦顿住脚,沉默了半晌,突然抽手从身畔的克伦族人背后箭囊处抽出一支木箭拦腰将其折为两断掷于地上道:“我土伦不信汉人,今日信了你,我土伦在此盟誓,若你击退山寨野象,从此以后,土伦的命便是朱兄弟的,土伦的血也是为朱兄弟而流,若违此誓,土伦再不受山神庇佑。”


被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称为兄弟,朱友琅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不过显然土伦的盟誓是出于真诚,也难怪他们从前上了别人的当,只一个小小的帮助便要和人掏心窝子,这样的人,不上别人的当那才怪了。


朱友琅不知道的是,对于这些常年在深山中生活的克伦族人来说,野象的威力犹如后世二战中的钢铁洪流一般,势不可挡,上一次驱逐野象便丢下了十几个族人的性命,除了趁机猎杀了一只小象,根本就不能动弹野象们一丝一毫。若是朱友琅能够驱走野象,简直就是山寨的大救星,别说掏心窝子,就是拿他当山神供拜也不在话下。


一行人走了片刻,前方出现了一个高拱的山涧,土伦指了指出口道:“过了这里,便到了山峰的对面了,只要再走些时候,便可下山,山脚处便是我们的寨子。”


等走到山涧,已是半山腰上,朱友琅远远眺望,前方尽是连绵不绝的崇山,对面的山峰高可入云,在两座山峰之间,一栋栋竹楼隐没在树丛之中。


“那就是贵寨吗?”朱友琅指了指山脚。


“正是,朱兄弟请随我们来,到了那里,我的族人会好好的款待你的。”土伦脸上带着笑意,抖擞了精神,将头顶黑色的头巾扶正,一张枯手拉住朱友琅的衣摆加快了速度。


下山的路比之上山要快了许多,顷刻间,数十人的队伍便下了山,原来这山寨果然是依山而建,共有前后两门,后门通向山峰,而前门则是一片数里地的平原,前门处有累积着巨石,所以不渝野象来袭,只是那前门外的百来亩庄稼却被野象们践踏的一干二净,整个山寨只有两百来户人家,每户各自住在吊脚楼里,与云南的一些少数民族的风俗倒也相近。


土伦引着朱友琅等人从山寨后门进寨,先是请朱友琅到他的吊脚楼里喝茶,克伦族的茶中以甜为主,也不知放了什么甘草,饮到嘴边竟能感觉到浓重的香甜,等咽入口中焦渴尽去,只觉得神清气爽,别有一番滋味。


很快,村里的一些长者便三三两两的聚集在土伦的吊脚楼里,土伦不断的叽里呱啦的拍着朱友琅的肩膀向长者们说了些什么,接着有的长者对着朱友琅点点头表示善意,更多的长者阴沉着脸叽里呱啦的反驳几句,最后气啾啾的席地坐到楼中角落,看也不看朱友琅一眼。


朱友琅猜测这些人在对待自己的问题上起了争执,索性默不作声,端着盛茶的竹筒在一旁冷眼旁观。


土伦的脸也渐渐阴沉下来,与几名长老争执了几句,而后略带着一些愧疚的对朱友琅用汉话道:“朱兄弟,村里的很多长者们大多数认为你是个骗子,让我不要中了汉人的诡计……”


朱友琅不待土伦说完,已从容的放下竹筒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么朱某无话可说,这便告辞了。至于那些铁屑,朱某信得过长老就不必查验了,你以后让人每日背几筐到村子里去,我自然会给你们公道的价钱。你们寨中没有粮食,也可以让他们背几篓粮食回去先救救急,其他的,等你们有了银子自可以去买一些。”


“朱兄弟请听我说完。”土伦满脸的愧色转而变成了忿忿不平:“朱兄弟愿意帮助我们,土伦也不是个不识好歹的人,这些长者们不相信你,我土伦却相信你,只要我还是山寨的长老,就没有人可以赶你走,你暂且坐下等等。”


土伦侧回身,又开始跟长者们争论起来,显然这一次他的声音洪亮了许多,正当朱友琅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争吵终于结束了,大多数长者的脸色仍然深沉,却保持着沉默。


土伦对朱友琅行了个胸礼:“朱兄弟,长者们已经答应让你试一次,他们对汉人仍有芥蒂,所以才会如此,请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相信不久之后,你能让他们刮目相看的。”


朱友琅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去让我的侍从带我的人进山,只是这山路实在崎岖,长老可否让几十个族人随我的侍从一起去。”


土伦自然应承下来,二人分别嘱咐了族人和侍从,一个让他们随行引路,一个让他们回去送信,便又重新回到吊脚楼里。


崇山峻岭之中既有别有洞天的洞穴,又有光着脚丫便能翻山越岭的土人,今日,朱友琅算是真正见识到了,现在收购铁屑的事对于朱友琅来说反而成了次要,缅甸原本就是多山,若能善加利用,别说篡位后的王莽白,就算是满清进剿,又能奈何?


朱友琅对于山地所知甚少,而眼前的这些克伦族人确犹如穿行在大山峻岭中的鬼魅,来去如风。要想训练出一支能够适应山林作战的军队出来,还非得克伦族人帮助不可,这一次若是能帮他们解决野象,再稍加笼络,不怕他们不帮自己这个忙。


“朱兄弟,我看你眉头紧蹙、心事丛丛的模样似乎有什么为难之事。”土伦已凑了过来,拿着一个盛满了茶水的大竹筒将朱友琅面前的竹筒满上。


朱友琅叹了口气道:“土伦大哥,实不相瞒,我虽地位崇高,却有许多人盼着要杀我而后快,就单这缅国恐怕也容不下身,哎,还是不说了……”


朱友琅适当的止住话头,只是不知道村落里的大臣们知道自己叫一个土人做大哥会有什么反应,八成是要撞柱子滔滔大哭了。


“其实不止是你,我们克伦族岂不是和你的遭遇一样呢?你们汉人说的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哎!你看看我们,要么受缅王的围剿,要么就被野象毁了庄稼,眼下又断了米粮,天下之大,竟没有我们克伦族的藏身之地啊。”土伦也跟着叹气,接着道:“不管怎样,你若是有难处便和老哥哥说,不要客气。”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朱友琅心里这样说,虽然这种方法带有玩弄少数民族感情之嫌,但强敌环伺之下,为了尽快的提升实力朱友琅已顾不得这么多了。


“土伦大哥,朱某想建立一支山地营,以此来保卫外人的威胁,只是空有孔武有力的战士,却无人有穿梭山林的经验,若是土伦大哥方便不妨调拨几个好手来指导指导,朱某不胜感激。”


“这不是问题。”土伦回答的很干脆:“你能主动帮助我们驱逐野象这已是十分难得了,不管成与不成,都足以见得你是我们克伦族人的好朋友,这点小忙包在我的身上,山寨里的长者们对你有些误会,我会尽量的向他们解释,到时他们也会和我一样,像对待最尊贵的客人一样的对待你。”


朱友琅放下心,拿起竹筒喝了口茶,笑道:“这甜茶很好,生津止渴,比之中原的名茶也不遑多让。”


“朱兄弟若是喜欢,就多喝一些,我们山寨中别的没有,甜茶还是充足的。”土伦拿着大竹筒又往朱友琅的竹筒里将甜茶填满。


二人彼此又聊了起来,他们是早晨赶得路,正午才到了山寨,朱友琅估算着到了半夜沐剑铭的神机营就能赶到,他也乏了,土伦便带他去邻屋和衣歇息。


直到半夜,山寨外传来一阵嘈杂,朱友琅半梦半醒的悠悠坐起,早有一个亲随护卫将他扶住,端来一杯水道:“禀告皇上,沐指挥使带着神机营的弟兄到了。”


朱友琅微微有了些精神,扯了扯褶皱的外衣道:“走,随朕去瞧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