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长沙会战评析 (摘自某资料)

photoshoper 收藏 1 1216

三次长沙会战评析

具体过程就不多说了,大家都是行家。这里只是对会战进行评析。


三次长沙会战,日军集中强势兵力进攻,国民党军改变被动的单纯防御战法,融运动战阵地战游击战于一体,逐步把握了战场的主动权。研究长沙会战,在于把握国民党军战略相持阶段的作战特点,学习其以众多弱势兵力消耗和打击精锐优势敌人的作战指导、作战指挥和作战行动。


(一)符合战略相持阶段正面战场实际的 "天炉战"战法,是此役制胜之道


第二次长沙会战后,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总结前期作战经验教训。创造 "天炉战"战法。薛岳认为:"天炉战者,为在预定之作战地,构成纵深网形据点式阵地,配置必要之守备部队,以伏击、诱击、侧击、截击、尾击、堵击诸手段,逐次消耗敌力,挫其锐气,然后于决战地使用优越之兵力,实行反击及反包围,予敌以歼灭打击。盖为后退决战方法,因敌之变化而变化之歼敌制胜新方略,如炉熔铁,如火炼丹,故名。"其具体设想是:以一部兵力为“挺进兵团”,负责在日占区内破坏主要交通、通信及阻击敌人援军;以一部兵力为“警戒兵团”,负责防守第一线阵地,以迟滞消耗敌军,而后转为“尾击兵团”;“尾击兵团”待日军突破第一线阵地深入我纵深后,从据守阵地衔尾猛攻,参加决战,制止敌人筑路,截击敌人辎重,切断敌人补给,阻击敌人后援;以一部兵力为“诱击兵团”,负责防守第二、第三线阵地,以迟滞消耗敌军,尔后转为“侧击兵团”;“侧击兵团”置于决战地域翼侧,适时侧击并歼灭敌人;以主力为“守备兵团”,负责防守决战地域,待敌人攻势顿挫,即断然反击,歼灭敌人;以一部兵力为“预备兵团”,负责占领决战地域后方要点,必要时参加决战,扩展战果,或视情占领预备阵地,收容决战地域部队,转移作战。薛岳“天炉战法”的作战指导与毛泽东一再指出的“运用运动战阵地战游击战三种方式相互配合,必能使敌军处于极困难地位”的作战指导是基本一致的。这是适合于战略相持阶段与敌进行战役决战的战法。同时,第9战区让各集团军按照作战计划规定的任务,预先侦察地形,制订本部作战计划,上报备核。战区计划发下不过1个多月,就发生了第三次长沙会战。长官部及各部队对这个作战计划记忆犹新,敌情、地形熟悉,所以作战指导和战役行动,全战区都是一致的,都能符合这个作战计划的要求。再加上抗日将士决心坚定,执行命令坚决。各军、师长都有必死决心和必胜信念,战斗开始即各具遗嘱,不获胜利,誓不生还。全军上下均争先赴敌,无一后退,所以获得大胜,给予日军以重创。


(二)日军轻敌大意、孤军冒进,犯了兵家大忌


经过第一、二次长沙会战,日军第11军团上下普遍轻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所以在距第二次大规模会战仅两个月,部队的补充休整尚未完成,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轻率发动第三次会战。在会战过程中,阿南惟畿接到航空兵的侦察报告“中国军队已向长沙退却”,认为正是乘势攻战长沙的良好战机,于是独断专行临时决定改变原作战计划,向位于纵深的长沙追击。同时分别向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和大本营陆军部说明理由,请求认批。阿南司令官当晚下达了进攻长沙的命令。为了保障进攻主力的侧背安全,他急令岳阳以北的第9混成旅团迅速南下配合主力作战。日军派遣军总司令官畑俊六大将对阿南惟畿的行动颇为不满,但因部队已经开始行动,不好追回,只得勉强承认现实,并报请大本营予以追认。日军作战计划的骤然变更,使在艰苦条件下连续作战的第一线官兵疑惑不解,没有理解作战目的,士气难免受到影响。负责后勤供应的参谋副长二见秋三郎和负责侦察中国军队调动情报的作战主任参谋岛村矩康均对进攻长沙有异议,二见秋三郎更直言进攻长沙是“自暴自弃之作战”。日军进攻采取锥形战法,头尖尾巴长,联络线过长,补给困难,侧背空虚,易遭侧击、截击、包围,首尾难以相顾,伤亡较大。薛岳认识到日军采取攻势作战,部队疲劳,无法及时整补,便抓住战机,以攻对攻,实施积极攻势作战给予日军痛击。日军轻敌大意,孤军深入带来了惨败。日军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仍能保持有序撤退,体现了较强的战斗力。日军退却其突击行动均甚诡秘、机警,如遭到国民党军急追,其掩护部队即占领阵地向我反击,非到有效距离,绝不乱行射击,非常注重节省弹药,纵有较大牺牲,坚决完成其掩护任务。


(三)军民团结、官兵一致、同仇敌忾,方能克敌制胜


薛岳担任湖南省主席后,提出了“安、便、足”的施政方针。所谓“安”,就是安民使人民安居乐业;“便”即便民、便国、便战;“足”,即足粮、足兵、足智,并依此制定了“六民之政”,即生民、养民、教民、卫民、管民、用民。这些措施使湖南战时经济得到了相当发展,粮食连续获得丰收,同时也极大地调动了人民参加抗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在修筑长沙防御工事的过程中,第10军得到了长沙市民的大力支持。长沙市民众踊跃捐献建筑材料,大力协助军队施工,有力地支援了军队作战。


第三次长沙会战中。"天炉战"成功的关键在于长沙防御战。薛岳别重视长沙的防御,很早就让李玉堂的第 10军接替了长沙防务,并将长沙的炮兵和工兵尽数拨给了李玉堂指挥。同时他还多次亲临现场督捉第10军切实加强长沙的防御工事。第10军军长李玉堂在上一次会战中因丢了长沙而受到撤职处分。薛岳让他以戴罪之身再防长沙,以图立立功补过。李玉堂不敢怠慢,率部不分昼夜赶筑工事。他整天在阵地上修正地堡位置和射孔的方向,规定火网的编成,饿了就在阵地上吃点馒头,喝点开水。李玉堂认真备战的行动深得薛岳赏识。因此,当军委会要派人来接替李玉堂的军长职位时,薛岳便以"战事紧张,暂时不便交接,须等到战斗结束后再予办理"为由,将李玉堂保护起来。李玉堂闻知,更是感激不尽。在日军向长沙快速挺进的时候,他便立下"与长沙共存亡"的军令状。会战过程中,参战将士舍生忘死坚守阵地。守卫长沙城的第10军将过江的船全部调走,以此表达破釜沉舟的决心;预备第10师的团长葛先才奋不顾身,在兵力殆尽之际,自充机枪手,坚守阵地,多次击退敌人进攻。预备第10师全师在会战过后,全师连长仅剩2人。由此可见,民众支持、官兵勇猛确保了作战的胜利。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