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泪 正文 第七十六章 霸王餐

bingzu 收藏 0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6152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


“皇帝不急太监急!你他娘的上辈子是不是讨债的?总得让老子先填饱肚子了吧!”和尚有滋有味的嚼着嘴里的茶叶,摆出一副老子这会没空,不爽你打我的蛮横表情,气得我差点没把整壶的茶水浇在他脸上。

一盏茶的功夫,一排十几个标致的中国姑娘身着传统的淡粉色旗袍依次将手中的碗碟摆放在我俩身前的旋转木桌上。

“清汤燕窝、黄焖鱼翅、灌汤黄鱼、九转大肠、油闷大虾、开水白菜、乌鱼蛋汤……”在姑娘们每放下一道菜时,站在一旁的小二便熟练的报上菜名,如果不是怕旁边MM们笑话,估计我的口水早就流了一地了。珍馐上至最后,小二亲手上前取下盘中的一个泡在温水中的精致酒壶,为我们一人斟上一杯醇香扑鼻的白酒。

“想不到居然可以在千里之外的这里喝到六十年陈酿的茅台!替我谢谢你们掌柜的!”和尚掐着酒杯触景生情的拍了拍小二的肩膀,却差点没把其拍的跪倒在地上。

“是!是!是!一定!”小二痛苦的连连点头,“二位请慢用,小的就在门外候着,有何吩咐只需叫上小的一声即可!”说完,弯腰退了出去,且轻轻的将门带上。

颇具古韵的木门刚一合上,我便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一下夹住一只红灿灿的大虾,连皮带肉的一起吞了下去。

“风度!风度!……”和尚一副鄙视的神情,“这可都是菜中珍品,照你他娘的这种乞丐吃法简直就是在糟蹋东西!”

“狗屁风度!自打跟了你们这帮混蛋,老子净他娘的生吃活蛇了!”想起上次在缅甸的经历,我至今仍是心有余悸,狗日的竟然跑这来跟我装绅士,操!我更加鄙视的冲他一伸中指,干脆直接下手抓起一条大虾的尾巴整个丢进了嘴里。

“妈了个巴子的!你给老子留点!”和尚终于原形毕露的破口大骂,上下其手的加入到抢食的行列中来。

“王八蛋后羿,把老子的鱼翅吐出来!”

“狗日的和尚,谁让你他娘的把燕窝一个人独吞了!”

“…………”

一番激烈的鏖战之后,短短十几分钟,一席盛宴就这样在我们三光政策的扫荡下变得荡然无存,之前的大家风范则早在和尚放弃矜持之后便被远远的抛到了九霄云外。

“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稍微一比较,这差距就显而易见了!”酒足饭饱的和尚捧着一个空空的酒壶乐的跟个屁似的,大半壶酒被其抢先倒进了肚子里之后,狗日的开始了习惯性的对我加以恶毒的讽刺。

“天下乌鸦一般黑,偏偏就你他娘的比别人白?也不撒泡尿照照!哼!——”从腰间拔出那把斯太尔手枪重装了一遍,然后关上保险放了回去,“戏唱的差不多了,还是想想怎么收场吧!”

“还能怎么收场?当然是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没让他们八抬大轿的把老子抬下去就不错了!烧高香去吧!”和尚眉毛一横,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咔吧咔吧的又一次拧起了脖子。

然而,不等我们俩抬起腿往外走,楼下却提前传来了一阵砸场子的声音。

我跟和尚莫名其妙的同时一愣,傻傻的看了对方一眼,停下脚步透过窗台开启的一条缝向外窥探,只见一群拿着砍刀、棒球杆的混混在一楼的大堂里颐指气使的大肆叫嚣着什么,饭店的老板则依然客气的又是作揖,又是陪着笑脸。一会的功夫,先是两位摆明了吃霸王餐的,紧接着又来了这么一帮气焰嚣张的大爷,而店老板却依然能笑得那么自然,是个人物!

“嘿嘿!有点意思!”目光在下面聚集的一群人身上稍作停留,和尚就跟捡到了宝一样在那乐呵呵的狞笑。

瞧见我像打量怪物一般的盯着他,狗日的极不情愿的让开一条缝,我凑上去瞥了一眼,立即明白这家伙刚刚那不怀好意的坏笑所谓何事了!目光的尽头,两个十分狼狈的身影顿时映入眼帘,定睛仔细一瞧,正是那两个刚刚被我们教训一顿的家伙,也许是两个家伙的脑袋上都缠的像个木乃伊似的,我竟然差点没认出来!

“狗日的脸皮和你有的一拼呀!饶他们一条狗命居然还舔着脸回来送死!”用舌尖挑了挑碳纤维支撑起的鼻骨,我指桑骂槐的寒碜了和尚一句。

出乎意料的是和尚竟然屁都没放一个,继续聚精会神的袖手旁观,而且表情竟然破天荒的开始阴云不定,说实话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反常的和尚。咽下就要破口而出的脏话,我也一本正经的关注起楼下的一举一动。

“老头子不简单!”和尚若有所思的说了句。

“废——”

本以为沉默了半天的和尚会有什么惊人之语,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其竟然冒出这么一句,傻子都看的出来那老家伙不是一般的能忍!可就在我准备侧目大肆讽刺他一番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就在我的注视下上演了……

谈判破裂,一个双臂纹满了五颜六色刺青的光头男子上前就要带人朝楼上冲,不料却被双鬓斑白,瘦骨嶙峋的店老板神情严肃的挡住了去路。光头佬顿时火冒三丈的支起手中的大砍刀从上而下的朝店老板的肩膀砍去,平静的注视着霍霍的刀刃冲着自己的锁骨做着自由落体,店老板竟然直接迎头扑向正在下落的刀锋,然而就在接触的一刹那,老头却突然一个凌厉的下蹲,单脚支撑在前,双拳呈酒杯状骤然击打在对方的两侧的肋骨上。接下来就只听见一声极为惨烈的骨头断裂声,光头佬“嗖”的一下飞出去五六米去,最后重重的将一张八仙桌砸地支离破碎,甚至连惨叫声都未来得及发出便一命呜呼了!

电光火石之间,老头子隐蔽的动作却有如猛虎下山一般顿时让连我在内的人都傻了眼,周围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混混们此刻只有两条腿不停的打颤,甚至都忘记了手中还握着凶器……

“滚!——”老头鄙夷的一声呵斥,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人胆寒。

眨眼间,大堂里重新回到了之前的宁静,和尚继续若有所思的驻足观望,我则使劲的吸了两口冷气,同时脑子里却又潜藏着一丝说不出的兴奋,惊异之余竟然再一次情不自禁的玩耍起手中的折刀来。

此时此刻,撤与不撤,倒成了个问题!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门外走廊里悄悄的传来几声脚步声,不久之后,相隔不远的一间房门里传来几声小声低语,侧耳倾听,竟然被我断断续续的偷听到了几句。

“刚刚楼下为何这般吵闹?”听声音感觉比店老板还要老,但最令我吃惊的还是其一口浓重的粤语,因为我的母亲就是广东人,所以听起来感觉十分的亲切。

“几个小毛贼跑来捣乱,被我三拳两脚给打发了!”回话的竟然是店老板,而且毕恭毕敬的听不出一丝作假的成分。

“…………”

“前些日子交代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正在办!”

“…………”

“负责接机的人员安排妥当了没有?”

“已经就绪,就等龙先生的飞机平稳降落了!”

“知道了!下去吧!”

“是!”

走廊里再次传来店老板的脚步声,只不过这次的听起来格外的清晰,因为声音正是一点点的朝着我们所在的房间而来。

“嗡!——”的一下,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撤!——”一直发愣的和尚居然在第一时间内神奇的复活,抬起一脚把我踢到了后面的窗台附近。

“跳!——”一声令下,和尚甚至懒得助跑,纵身一跃,径直一头扎进了一墙之隔的一户人家后院,翻滚两下,消失在草丛中。

“和尚!你姥姥的!——”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由不得思考,我只能依葫芦画瓢的从窗台上把自己扔了出去,耳边一阵呼啸过后,就地一阵翻滚,本以为会平安着地,不曾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突然从草堆里冲出一条说不上名的恶犬,张着血盆大口便直奔老子的脖子而来。

“咔吧!——”一声,和尚一脸狼狈的出现在我的头顶,脸上凭空增添了四五道划痕,结束了狗狗短暂生命的他狰狞的冲我一撇嘴角,随后一把将其丢入草丛,而从狗狗那两排尖锐的牙齿间险些滴落的一条哈喇子也正好不偏不倚的甩在了我的脸上。

“狗日的!——”我恨恨的骂了一句,爬起来跟在其屁股后面左转右转溜进一地下停车场,温柔的撬开一辆丰田小轿车,飞驰进往来如息的城市人流。

“几点了?”和尚突然诈尸似的来了一句。

“下午一点!”我没头没脑的回了一句。

“我记得爵士昨天好像说过什么?”和尚犹豫的说道。

“说过什么?”我继续一头雾水。

“好像说什么上午十点在那集合来着……也许我记错了!”

“有嘛?我不记得了!你喝多了吧?”

“也许吧!”

“…………”

“啊!!——啊!!——!!!”三秒钟后,我、和尚几乎同时大叫起来。

“爵士他们会不会把我们给吃了?”

“极有可能!——”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