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和园:慈禧的神仙园林,帝国的忧伤与失落

向军娜 收藏 0 459
导读:一座园林,能在多大程度上承载一个女人的欲望与归宿,又如何串起帝国最后日子的迷茫与忧伤? 如果说储秀宫寄托了少女慈禧和女人慈禧的青春梦幻,记录了她最初的审美追求和权力轨迹的话,那颐和园就应该是慈禧与艰难国事博弈和妥协的一个载体。光绪十四年二月初一,载湉的一道上谕让沿用了137年的“清漪园”这个名字正式更名为颐和园。当然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更名行为,而是体现了帝国意欲重新证明自己的企图和政治权力的交接。光绪要亲政了,颐和园要再现盛世光景,以满足慈禧的成就感或者说个人尊严。毫无疑问,所有这一切堂而皇之

一座园林,能在多大程度上承载一个女人的欲望与归宿,又如何串起帝国最后日子的迷茫与忧伤?




如果说储秀宫寄托了少女慈禧和女人慈禧的青春梦幻,记录了她最初的审美追求和权力轨迹的话,那颐和园就应该是慈禧与艰难国事博弈和妥协的一个载体。光绪十四年二月初一,载湉的一道上谕让沿用了137年的“清漪园”这个名字正式更名为颐和园。当然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更名行为,而是体现了帝国意欲重新证明自己的企图和政治权力的交接。光绪要亲政了,颐和园要再现盛世光景,以满足慈禧的成就感或者说个人尊严。毫无疑问,所有这一切堂而皇之的东西都在颐和园这座小小的园林上找到了落脚点。




慈禧选择将这座园林作为自己人生的最后归宿,前提是要足够的华丽、华贵。但是流年不利。光绪十四年年底,紫禁城内贞度门失火。一些原本就对修园子心存异议的官员借题发挥,反对慈禧在国事艰难的时候修建颐和园。最要命的问题在于—颐和园的修建直接影响了帝国的政治与军事,在一定意义上逆转了中日军事实力的对比。1891年三月,户部下发文件,要求停购北洋海军军舰上的大炮,并且裁减海军人员。同时户部大幅度削减海军军费,甚至连正常的维修都不能保证。户部勤俭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暗度陈仓—醇亲王亲自做手脚,向户部虚报申领财政拨款,公开挪用海军经费达千万两之巨,以保证颐和园工程的顺利完工。对于这一切,慈禧是心知肚明的,但她乐见其成。




这是19世纪的最后10年,帝国的东侧,日本海军以一种自虐的精神在奋起直追。虽然在1888年北洋海军成军时,日本海军的实力远远落在后面,但6年之后,一切冰火两重天。6年之后的1894年,是慈禧的60寿诞。她要完成一个女人的心愿—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最美的园林是为她而建的,这是慈禧的人生价值所在,也是她活着的一个基本意义。然而代价却是巨大的—它阉割了一个帝国的防卫力量,特别是海上防卫力量。正如1891年三月户部文件所规定的那样,在甲午战前6年,帝国海军由于经费紧张没有再添置舰炮;可日本却在静悄悄地发展,差不多以每年添置新舰两艘的速度在奋起直追北洋海军。日本天皇甚至拿出私房钱去帮助海军购买战舰。由此,世事开始走向泾渭分明,走向南辕北辙。1893年,甲午战争爆发前一年发生的一件事更加剧了事态的恶化。这一年,户部为使颐和园工程完美收尾,竟然“商借”海军关东铁路经费200万两。“商借”的结果使得已修至山海关的关东铁路半途而废,帝国在来年的甲午战争中饱尝苦果。




不过女人慈禧没想到,她拥有了颐和园,却没能拥有幸福和美满。1894年的帝国是垂头丧气的帝国。北洋海军被日本海军打得一蹶不振。坐拥颐和园的慈禧眼看帝国上下再也没有过她60寿诞的氛围,只得黯然宣布:“所有庆辰典礼,着在宫中举行,其颐和园受贺事宜,即行停办。”这一年,颐和园成了寂寞之园。




不过颐和园是不会永远寂寞的,相反它是机锋和机心的代名词。四年之后的1898年,慈禧在颐和园中长袖善舞,将权力的机锋和机心挥洒得那叫一个老到、圆润。一边是光绪乍揽大权,蠢蠢欲动;另一边是慈禧下令:凡授任新职的二品以上文武大臣,都必须到颐和园向皇太后谢恩。同时这位敏感的政治女人还将京城和颐和园的警卫权控制在自己手里。颐和园似乎成了权力的原点,以它为中心,以慈禧太后的欲望为半径,所有彀中人都任其摆布。当荣禄得到袁世凯的密报,称维新派准备围西太后于颐和园中时,慈禧终于发动了颐和园政变。一夜之间帝国的拐点出现了—光绪帝被废,六君子被杀,慈禧太后重新上位。对光绪来说,慈禧太后的颐和园成为了他的牢笼—变法失败后,他曾被幽禁在园中的玉澜堂,不得自由。而园林依旧优雅、静谧,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如慈禧的表情,不动声色,一脸无辜。




颐和园的命运自此好像与慈禧绑在了一起,荣辱与共。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颐和园再遭洗劫,慈禧则携光绪帝仓皇西逃,那叫一个狼狈不堪,尊严扫地;1902年,帝国重修颐和园,而此时的慈禧也早已回鸾,恢复了她最高统帅的地位。光绪三十年,慈禧和颐和园一起抵达辉煌。这一年她70岁了。慈禧太后的70岁生日是在颐和园度过的,那一天排云殿举行的“万寿庆典”令她印象深刻,尽管帝国在这一年依旧动荡不安,但很显然,70岁的慈禧已经等不到帝国宁静的日子了。她或许明白,对她这样的女人来说,真正能静下来的地方,唯剩一座颐和园而已。




接下来的日子,慈禧在颐和园里过得优哉游哉。她听戏,享受美食,享乐主义者慈禧将日子过成了神仙。只是这样的日子太过短暂。仅仅4年之后,她就在一片******的抗议声中与世长辞了,终年74岁。




慈禧去世后,颐和园风光不再。由于国事艰难,暂理国政的隆裕太后无心“颐养冲和”,她下诏停止游幸颐和园,自己移居大内。颐和园在见证了一个女人的辉煌和寂寞之后,终于淡出帝国权力的原点,还原为一座普通的园林。又过了三年(1911年),当帝国的舞台突然坍塌,一派曲终人散的场面来临之时,颐和园甚至不是园林而是寂寞了。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园林其实是有生命的,而颐和园的生命只属于慈禧一人,属于她的欲望和宿命。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