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型化步枪”从这里开始


随着世界远射程武器的发展,步枪逐渐失去远射程的意义,成为一种单兵近战武器。但是,一些西方国家直到二次世界大战,还没有即时改变远射程的旧观念,仍使用那些远射程的旧式步枪。正如刘伯承元帅曾论述的那样,枪管很长很笨重。

然而当时,在中国的延安,却是一个例外,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影响深远,刘伯承有关步枪设计的战术技术理论也属于这个范畴,是毛泽东思想的具体体现,使步枪的改革在中国有了萌芽的土壤。在毛泽东《论持久战》的指引下,刘贵福不受西方远射程保守观念的束缚,研制成轻型化的无名式马步枪、八一式马步枪,开创了步枪轻型化改革的新途径,实现了刘伯承和彭德怀的理想,也是刘伯承有关步枪设计理论的第一次实践和验证①。

注①:见刘国梁《步枪的变革与设计思想的演变——从刘伯承到“齐射”的研究与发展》载于《现代兵器》1990年4期第26页


中国第一枪

我国第一支自行设计制造的新式步枪是在延安诞生的。

1938年11月,延安兵工厂两挺高射机枪的改造成功,受到中央军委的重视,

极大地鼓舞了职工们的士气,也为自行设计、制造步枪奠定了基础。

1938年底,军委军工局决定由“陕甘宁边区机器厂”枪械修造部制造步枪。厂领导在枪械修造部的干部和技术骨干开会上传达了这个决定,责成该部领导人刘贵福组织实施。会上发言十分热烈,也摆出不少问题:

“咱们造什么枪,能造新式步枪吗?”

“没有技术人员,怎么设计?”

“枪管、节套需要优质钢,从哪里去弄?”

“设备不全,怎么加工枪管里的来复线?”

一连串的问题摆在面前,你看我,我看你,会场显得有些冷清下来。

曹政委面对这种情景,意识到关键问题是解放思想。他启发大家说:“咱们不要小看自己,其实工人最有实践经验。你们造了那么多年的枪炮,必定有很多能工巧匠。只不过在旧社会工人受着压迫,没有施展才能的机会。就拿老刘来说吧,他在太原兵工厂,看到血淋淋的受伤工人,建议改造冲床,工头反而骂他是‘屎壳螂不配改机器’。如今他和工友们不是把高射机枪改制成功了吗?”他提高嗓门接着说:“现在不同了!咱们工人解放了,也该换换脑筋了。只要你们把工人阶级的志气发挥出来,就一定能够大显身手,制造出咱们自己的步枪来!”

这一席话如暖意融融的春风,说得这些在旧社会饱受压迫经历的工人们情绪振奋,会场的气氛又热烈起来。

范明谦深有体会地说:“以前咱们工人受尽欺压,有劲用不上,累死累活,饭碗都保不住,哪敢想搞什么改造、设计!”

孙云龙是个急性子,激动地抢着说:“说起旧社会,那些辛酸事几天也说不完。现在咱们翻身啦,为了支援前方战士打日本,咱们非要造出自己的步枪不可!看谁还说咱是‘屎壳螂’?”

还有人说:“既然能搞出高射机枪,再仿制个‘汉阳造’①也没什么问题。”

注:①“汉阳造”是清朝时期汉阳兵工厂仿制德国毛瑟1988年式7.9毫米口径步枪。


曹政委听出了话音及时因势利导地强调:“咱们自己造步枪,可不是依样画葫芦,走人家的老路,仿制几支枪去做样子。咱们可要正式生产,送到前方去杀敌,要是造不好,不单是不好用,还会贻误战机,牺牲战士的生命。”

周鉴祥厂长着重说明自行造枪的重要性。他说:“我们是八路军的兵工厂,就要为八路军着想,造出的枪要适合八路军的作战特点”。

什么是“八路军的作战特点”?在刘贵福的脑子里产生了一个问号。

曹政委提醒同志们说:“造什么样的枪,咱们要请教毛主席,学一学《论持久战》,领会毛主席的战略思想,使我们造出的步枪能够适应我军游击战、运动战的特点。”

会场又静下来,难道《论持久战》里,还讲怎么造枪?谁也没敢开口。

每天早晨两小时的学习时间里,党总支书记赵发生同志带领大家学习毛泽东同志的《论持久战》。他一段一段认真地朗读、讲解,组织讨论。通过学习,大家逐渐领会了毛主席关于抗日战争一整套战略战术原则。比如书中论述:

“运动战的特点之一,是其流动性,不但许可而且要求野战军的大踏步的前进和后退。”

“游击战争将表现其很大的威力,实在是非同小可的事业。并且正规军分散作游击战,集合起来又可作运动战,八路军就是这样做的。八路军的方针是: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

“我们的战略方针,应该是使用我们的主力在很长的变动不定的战线上作战。中国军队要胜利,必须在广阔的战场上进行高度的运动战。”等①

①注: 《毛泽东著作选读》上册,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年出版,1986.8第1版第1次印刷第250、253、268页。


经过学习毛主席的论述,刘贵福认识到:抗日战争的作战形式,主要的是运动战和游击战。体会到:毛主席的确站的高,看的远。他的英明伟大的决策真好像一盏光芒万丈的灯塔,照亮着人民前进的方向。刘贵福在讨论会上津津有味地说:“造了多年的枪炮,只知道学技术,照图纸干活儿。现在才明白,按毛主席的话去做,才有明确的努力方向,才有用武之地。”他从学习中尝到了的甜头,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劲头更大了。

通过反复讨论,不断深入理解毛主席的伟大战略思想,大家认认到:新步枪要适合八路军深入敌后,对日寇开展游击战和运动战,大踏步地进退,主动灵活地消灭敌人的战略战术。都感觉心里有了底,有了信心,对于“造什么步枪”的问题有了初步的答案:那就是我们制造的步枪应当适应游击战和运动战的要求:轻便、灵巧、性能精良、可靠耐用的战术技术要求。大家坚定了为八路军造出高水平步枪的决心。

陕甘宁边区机器厂(茶坊兵工厂)虽说不大,可是,从前方运来的各式各样步枪可不少,什么老套筒、德国毛瑟、日本三八式、捷克式以及英国、苏联、美国、西班牙、意大利、奥、匈,等等国家的洋枪,还有仿造外国的汉阳造、沈阳造、太原造、巩县中正式等五花八门的洋货杂牌。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品种繁杂。足够搞个中外步枪博览会!可是都不是咱中国设计的步枪。刘贵福和孙云龙到库房里扒拉过来,扒拉过去,凭着他们多年造枪的经验,衡量、对比着各式步枪的优劣:汉阳造枪太长而笨重;巩县造比较短;“三八大盖”能防尘、口径小,剑形刺刀拔刀费力,容易弯曲变形;捷克式步枪有侧面折叠式三棱枪刺,这种枪刺拔刀省力,不易弯曲,但零件太多,机构累赘,不大实用;然而马枪、冲锋枪短小、灵便……。它们的各色特点在刘贵福的脑子里翻来覆去,反复交叉出现。他和孙云龙时而沉思琢磨,时而交换意见。经过多次讨论,认为要适应游击战、运动战、流动性、灵活性的特点,必须综合这些品种的优劣,取长补短。马枪短小、轻便、灵活机动,步枪火力猛,射程远。将步枪和马枪结合起来,缩短不必要的射程,减轻枪体重量,再配上折叠式三棱刺刀,便于携带,适合急行军、游击战、肉搏战。基本形成的新枪构思。结论是:步、马枪结合,加折叠式三棱刺刀。

刘贵福根据基本构思一气呵成,画出草图,拿到讨论会上,向大家作了介绍,就“步——马结合”的道理,如何减轻枪的重量,为什么采用折叠式三棱刺刀,及其在拼杀中的优越性等做了详尽说明。经过讨论,大家认为这种枪的设计思路正确,结构新颖合理,枪身短小精干,符合运动战、游击战的要求,给予一致好评;又提出一些补充建议。他集思广益,在原构思基础上增加了架枪钩、通条;采用挖空式枪托,简化零件,进一步减轻重量;将护手化整为零,将背带设在左侧等,进一步改进了构思设计。

刘贵福心神贯注地全力投入到新枪设计上,经常废寝忘食。他虽然没有学过机械制图,但他凭借多年的钻研,很快画出了马步枪的总图和零、部件的草图,交描图员描绘完成。厂领导审查后,将设计方案和造枪计划上报军工局。

叶季壮局长亲自来到工厂,给工人们以鼓励。他赞扬说:“你们的设计思想正确合理,结构精干巧妙。你们运用毛主席的战略思想,从我军的实战要求出发,博采众长,有所创新,这样设计的枪符合运动战、游击战的要求。比起国民党大工厂的那些只知道迷信外国,跟着洋人仿造的工程师还要高明。这说明我们边区的工人阶级有无穷无尽的智慧,一定能造出我们八路军自己的好武器。”

图纸是有了,但要把图纸变成真正的步枪,还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在厂领导的支持下,刘贵福对枪械修造部的职工作了新的动员和部署,明确了各股、各工种所承担的任务,分工具体,落实到人:孙云龙、曹嘉仪主攻钳工,张庆森主攻机械加工,刘先惠专攻样板、量具……。主要原材料就是铁路道轨,用其上部做节套,中部做主要零部件,底部做刺刀,边料做小零件。用石油矿上废弃的钻杆代替优质钢,制造枪管。极缺的钢丝,只好派人潜入西安购买。

开工之初,刘贵福首先和孙云龙一起制作模具。最关键的工序是枪管加工。在西厂机器制造部尚未制成枪管专用机床的情况下,“机工大拿”张庆森用长钢杆焊上刀头,在车床上加工深孔,再用冷挤压的方法加工来复线。号称“枪托专家”的老红军冉瑞峰,用核桃木制造了匀称精美的新枪托。马步枪的30多个主要零部件制作出来,都要首先经过刘先惠的样板和量具的检验,再经刘贵福复验通过,然后交“钳工主将”孙云龙进行总装。

在极其简陋的生产条件下,厂领导终日亲临现场协调指导,刘贵福带动枪械修造部的近两百名职工,经过3个多月的研究、设计、制造,第一支新式马步枪终于在1939年4月25日制成。

这种马步枪口径7.9毫米,小巧玲珑。与三八式等枪支相比,枪管短而轻,近似马枪;高强度的三棱刺刀,平时折叠在枪身下方,肉搏时放开弹键,刺刀便敏捷地扣在枪口前;由于适当地缩短了射程,相应地减少了后坐力。结构合理,式样新颖,独具特色,

新式马步枪的诞生,成了我军兵工厂当时的最大喜事。工厂召开了庆祝大会。

会场上由最好的射手,老红军许云峰同志担任实弹射击试验。他压上了第一梭子弹,枪口瞄准前方100米的靶板,啪、啪……,一连5响,枪声清脆。会场上爆发出一片欢呼声。接着,他又压上第二梭子弹,又连打5发,正常。再压、再打,他变换着姿势,一会卧射,一会跪射,一会立射,一会侧射,好像在做特技表演。阵阵枪声在山谷里回荡,如同一场激烈的战斗。靶板被打得稀烂,倒在了地上。

老许打到100发,正在兴头上,还要继续打下去。周鉴祥厂长走过去兴奋地说:“不用打了。”然后,他激动地将冒着烟的新步枪高高举在空中,大声宣布:“同志们,咱们自己研制的第一支新式步枪成功了!”

全场立刻热烈欢呼鼓掌。他快步走向刘贵福、孙云龙、张庆森、刘先惠、曹嘉仪等有功人员亲切握手祝贺。

曹政委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自我军成立兵工厂以来,这是第一次自己设计、自己制造步枪。在没有工程技术人员,没有技术资料,设备简陋,材料不全的情况下,由兵工厂工人自己设计、制造,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咱们兵工工人在毛主席伟大战略思想指导下,发扬了红军不怕困难的传统,敢想敢干的革命精神,为我军做出了卓越贡献。这也是我们边区工人阶级的最大光荣。”

确实,旧中国的步枪都是仿造外国的步枪,还没有真正的中国自己设计研制的步枪。此前的“中正式”步枪,是巩县兵工厂1932年引自德国毛瑟1924年式79步枪,1935年仿造成功,命名“中正式”①,也不是真正中国设计的步枪。所以,工人设计制造中国自己的步枪,这在中国是空前的,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工人阶级才能有这样的创举。刘贵福成为中国步枪第一人。

注: ①见兵工史编辑部《兵工史料》第九辑146页,“‘中正式’步枪的由来”,1987年3月印刷。


1939年4月,刘贵福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一名成员。

新式马步枪制造成功之时,恰逢“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即将开幕之际。还没等给这种新式马步枪命名,展览会的同志就迫不及待地带到延安参加展览去了,延安《新中华报》报道,展览会有一件机器厂的新产品,是一支无名的新式马步枪。于是,边区造出新式马步枪的消息轰动了延安。

1939年4月底,军工局决定将边区机器厂枪械修造部,迁至安塞县郝家岔单独建厂造枪,改为“军工局二厂”,对外称边区机器二厂,专门生产“无名式马步枪”。

郝家岔地处深山峡谷。那里崇山峻岭,一片林海,只有20多户人家。离延安约70公里,距茶坊村也有50余公里。平时出入只有崎岖的山间小道,运输全靠牲口驮运。工人们到了那里,便投入紧张的修路、建厂工作。他们在一排六孔相通的窑洞里安放机器,在窑洞外的席棚下摆放锻造用的红炉,钳工房设在土墙垒成的平房里(这种建筑曾叫做“干打垒”)。在这个新厂里,加上原来的西厂帮助制造了枪管拉线机、枪管校直机等,仅有6台设备。

为创造成批生产枪支的条件,工人们千方百计克服困难。没有动力,他们自己烧木炭为两部汽车发动机提供燃料,再用汽车发动机带动机器运转。为了夜间生产不停,使用大碗油灯照明。普通钢材仍然是同蒲铁路的钢轨和延长油矿的废钻杆,没有高炭钢,就只好用渗炭的办法自行解决。

就是在这种近乎原始的条件下,1939年6月初,他们生产出第一批“无名式马步枪”,也称“新七九”。进行试验时打了200发子弹,证明效果良好。因子弹缺乏,叶季壮局长说:“不用再打了,挺好,就这样生产吧!”经过努力,月产量最高时曾经达70支。

1940年9月,朱德总司令等领导人陪同著名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到工厂参观,当他听说这种新式马步枪是工人自行设计和生产出来的之后,惊喜地赞叹不已。朱老总說:“边区的工人有不少天才,将来一定会有不少专家、工程师和斯达哈诺夫①工作者。”①

注①:斯达哈诺夫:当时前苏联曾开展斯达哈诺夫运动

由于国民党对边区严密封锁,贺龙曾责成部队运送钢轨,但终因原材料供应十分困难,时常停工待料,到一九四一年底共生产“无名式马步枪”130支。遗憾的是,因当年环境艰难,不具备测试条件,只注重使用,所以没有留下关于“无名式马步枪”的详细技术数据和资料。

当时,这种新式步枪首先装备了中央警卫团,为保卫党中央和毛主席做出过一定贡献。1947年3月,国民党胡宗南部队向延安进犯,中央警卫团护卫毛主席和党中央主动撤出延安,继续在陕北与敌人周旋,领导着全国的解放战争。此时,毛主席曾送给为中央带路的延安地委白生财同志一支无名式马步枪,鼓励他勇敢杀敌。这支枪的三棱刺刀,于1977年7月曾经展现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综合馆里。


延安兵工厂是抗日战争时期人民军事工业的摇篮。它开创和带动了各抗日根据地军事工业的建设,到全国解放前夕,各解放区的兵工厂和修械所己星罗棋布,成为人民军队武器弹药供应的重要后方,并培养了大批革命军事工业干部。解放战争时期,这些干部随军进驻各大城市,接管了全国各地的敌伪兵工厂。他们在赢得革命战争的胜利,解放全中国的伟大事业中做出了重大贡献。



毛主席亲临工展会

1939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有许多的人,从延安东门外穿过飞机场,涌向桥儿沟。路上竖立着不少“到工展会去!”的标语和惹人注目的宣传画。

设在桥儿沟大礼堂里的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是由中共中央提议、陕甘宁边区政府建设厅等机关共同筹备,规模最大的一次展览会。展览会筹委会主任陈康白同志亲自撰稿,在延安《新中华报》上,从4月下旬到5月中旬连续进行报导,受到中央和边区各界的广泛关注。

会场的大门是一座用翠绿的松柏树枝搭成的牌楼,上有“陕甘宁边区工业展览会”几个醒目大字,顶上安装着一个由巨人推进的车轮模型。5月1日下午5点钟,在夕阳的光辉下,展览会的开幕典礼隆重举行。会场上挤满了机关、团体、工厂、学校、部队等各界的群众上千人。

“毛主席来了!”会场上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陪同毛主席前来的有李富春、张浩、高自立、刘景范,还有王明等中央和边区的领导同志,边区副主席高自立同志主持大会。毛主席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他“首讲边区的政治军事文化工业等四项建设,继说明一打日寇,二建设新中国,是目前的两大任务,末结论到工业建设在今天的重要。①”其他领导人也相继讲了话。会后,毛主席在边区政府领导同志的陪同下,饶有兴趣地参观了工业展品。

注:① 见1939年5月7日《新中华报》第三版“五一劳动节边区工展开幕”


展览大厅原是一个旧的天主教堂,里面宽阔庄严。进门迎面摆着一幅会场展览布置图,参展产品在当时的边区颇显琳琅满目、五光十色。四周挂满了各方送来的贺词。正中的一块红色横幅上是中共中央的贺词:“劳动创造一切”几个大字。毛泽东主席的贺词是:“无产阶级是抗日的先锋队,应为坚持抗战到底、建设新中国而奋斗!”还有陈云等领导人和许多单位的贺词。

各参展单位都有各自的产品说明,以及各种图表。边区机器厂(茶坊兵工厂)还有“工人生活一瞥”等照片和墙报。充分展现了全边区的工业建设新面貌。展品近千种、2460余件,分为原料、成品、机械、模型等几个部分,包括机床、石油、煤、盐、化工原料、织布机、弹花机、棉布、农具、各种日用品及轻工产品等。

展品中最为突出的是步枪、机关枪、高射机枪、迫击炮、手榴弹、地雷、复装子弹等武器弹药,大多是边区机器厂及后方修械所制造和修理的。其中最令人赞不绝口的是一支新颖、美观、短小轻巧的步枪。口径7.9毫米,一把折叠式的三棱形枪刺,连接在枪管下方。这是由刘贵福和孙云龙等人设计、制造的。新枪尚未命名,展览会因其短小,就标了个“无名式马步枪”。高射机枪是由刘贵福、孙云龙、刘先惠、张庆森、曹嘉仪等人用马克沁机枪改制而成。这些兵器的展出,在当时生产条件极其简陋的延安,无疑是个奇迹。对于拿着长矛、大刀与日本鬼子拚搏的战士来说,尤其显得无比珍贵。自从延安山头上有了新的高射机枪,敌机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毛泽东同志走到崭新的马步枪前,仔细地看着,拿起来拉拉枪拴,瞄瞄准星,高兴地对身旁的军事工业局李强局长说:使上我们自己造的枪啦!枪造得很好嘛,也很漂亮啊,要创造条件多生产,狠狠打击日寇。大家听了很受鼓舞①。

①注: 见薛幸福主编《革命根据地军工史料丛书、陕西宁边区》北京、兵器工业出版社1990年出版,1990.8第1版第1次印刷,第179页。

展览大厅里熙熙攘攘,挤满了参观的人群。尤其是那新式的马步枪和高射机枪,被许多八路军的首长和战士围得水泄不通,他们舍不得离开,纷纷惊奇地议论:“咱们边区也能造枪啦!真不简单!”十几天里,参观者络绎不绝,达数万之众,屡有观众要求延缓展期。

5月12日晚,在中央大礼堂举行了隆重的工展会闭幕大会。大会主席高自立宣布毛齐华为评判委员会主任,评委包括李富春、滕代远、张浩、高自立、高岗、陈康白、刘景范、曹菊如等同志。毛齐华宣布了评判条件和评判结果。根据制造精巧、实用;对国防有特殊贡献;对边区工业有特殊贡献;对改善人民生活有贡献等四项标准,对展品和有功人员进行评奖。“无名式马步枪”获甲等产品奖,制造步枪的边区机器厂获特等奖单位,“无名式马步枪”的主要设计者刘贵福被评为特等劳动英雄。在大会上,刘贵福作为劳动英雄的代表,光荣地和毛主席等领导人坐在一起,并被邀请在大会上讲了话。他说:“以前我是个穷工人,有了技术也免不了失业、流浪。如今参加了革命,有了点贡献,想不到党给我这么大的荣誉。我要永远跟着共产党走,革命到底!”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因时间关系,奖品于会后分发。

当晚,毛主席宴请刘贵福等有功人员。刘贵福感到这是他有生以来最荣幸、最激动的一天。在晚会上,他还唱了一段京剧。会后,刘贵福得到了毛主席的亲笔题词,在一块白布上写着:“刘贵福同志 你是生产战线上的英雄 毛泽东”。 ①

注①:见薛幸福主编《革命根据地军工史料丛书、陕甘宁边区》第165页,北京兵器工业出版社1990年出版,1990.8第1版第1次印刷。


这次工展会目的是促进边区的工业建设,它对我军建设初步的国防工业起了重大作用。从此我国有了劳动英雄的称号,刘贵福成为我国第一批劳动英雄的代表。






延安《新中华报》有关“工展会”的报道



八路军的“八一式马步枪”


进驻晋东南太行山区的八路军总部,决定调“抗大”特科大队大队长刘鼎①任军工部部长。

注①: 刘鼎(1903-1985),原名阚尊民,四川省南溪人,1924年起先后在德国和苏联留学。1929年回国,曾在中共特科工作。进入苏区后,在红军洋源兵工厂任政委。1936年3月任中共驻东北军代表,在张身边协助工作,化名刘鼎。在西安事变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受到毛主席称赞。1937年回延安,任“抗大”特科大队大队长。1940年5月任八路军军工部部长,为根据地军事工业建设和 新中国的国防工业建设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1940年5月,彭副总司令、左权副总参谋长和杨立三后勤部长送刘鼎去军工部上任。一路上,四匹坐骑在主人们的驱使下,时而奋蹄奔腾时而悠闲漫步。将军们在马上谈笑风生,指点江山,议论时局,策划大计。

“日本鬼子凭什么敢欺负咱们中国!就是凭它的武器强。”

“要战胜日本,要有人,还要有武器。有的战士连武器都没有,怎么打仗?”

“至今国民政府不给我们一枪一弹,单靠‘敌人给我们造’,代价太大,也不可靠,还得靠自己制造。”

刘鼎反复琢磨着首长的谆谆叮咛,身感肩头责任重大,只有全力以赴,把军工生产搞上去,才不辜负首长们纵马相送的一番真情。

刘鼎到任后,听取了孙开楚政委关于军工部工作的介绍以及郑汉涛处长的汇报。他认为:统一枪支的规格是必须解决的头等大事,并以此来推动军工部的工作。


刘鼎部长到一所视察时,刘贵福正在设计新枪。刘部长看见他正在测绘的是一支颇具特色的步枪。仔细地听了刘贵福的汇报,才得知这是一支延安的“无名式马步枪”,就更引起他浓厚的兴趣。便问起这支步枪的设计情况。

刘副所长介绍说,在延安学习《论持久战》时,按照运动战和游击战的要求,吸取各种步枪的特长,设计和制造了这种新式步枪,在工展会上得了奖。它就是得奖的“无名式马步枪”。

刘部长听着汇报,频频点头,赞同地说:“设计步枪,的确要考虑我们八路军开展山地游击战的特点。”

刘部长的思绪回到了上个世纪20年代。他说:那时我曾在苏联东方大学学习。刘伯承向我讲起他的论述:有一些国家单纯追求步枪的远射程,把枪管搞得很长,很笨重,结果是射程越远,命中率越低。刘伯承还认为:步枪是一种近战武器,只要能保证在200米以内射击准确,越轻越灵巧越好。①、②

注①: 见吴东才主编革命根据地军工史料丛书《晋冀豫根据地》北京兵器工业出版社1990年出版1990.4第1版第1次印刷。第90页

注②:见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军事工业根据地兵器》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00年出版,2000.3第1版第1次印刷第293页

根据刘伯承这番有关步枪设计的理论,刘部长提出了设计新枪的战术技术要求。

刘贵福以前只是凭经验设计,不明了其中的理论依据。这次从刘部长口中听到了刘伯承师长关于步枪设计的战术技术理论,受到一次新的启发。深切地感受到这次与刘部长的长谈,遇到了知音,十分投机,受益匪浅,对新枪的设计更充满了信心。

这次谈话之后,刘贵福副所长更是干劲十足。他夜以继日地开动脑筋,加紧步枪的设计工作。当他将改进了的步枪设计方案和图纸送交军工部的时候,两个眼珠都布满了血丝,人也明显地消瘦了许多。

刘鼎部长建议,再进一步与“捷克”、“三八”、“中正”、“汉阳”、等步枪进行细致地对比,从中再挖掘一下其他步枪的优点。为此,还特地派人送来“捷克”和“三八”式步枪,供作设计参考。他特别强调地指出:“肉搏时,刺刀的操持很是重要,一定要迅速、可靠。”

根据刘部长的指示,刘贵福副所长又认真地审查设计,深入细致地揣摩研究各类步枪,与设计图纸反复对比。按照刘伯承的步枪设计理论,再次适当缩短了枪管和射程,做到了新枪的长度,在当时的各种步枪中最短。为了适应肉搏战的要求,将三棱刺刀加长,刺刀断面设计成双翼形,外部圆滑,不易碰撞刀刃;刺刀的折叠机构改成门扣自锁式装置,扣动按键,将刺刀甩出,立刻自动牢固地扣在枪口上,敏捷可靠。还将准星改成可调式,能够调节瞄准偏差。增加了步枪的保险装置。工艺上考虑尽可能地简化加工,减少零件,缩小零件尺寸,减轻了步枪的重量等等,保证步枪性能优越,轻巧可靠。

新的设计方案和图纸二次送到军工部,刘鼎部长亲自组织审查,召集技术人员讨论、研究,又作了少许修改后,经军工部正式审查批准,交一所进行试制。




八路军总部军工部一所副所长刘贵福设计的“八一式马步枪”产品图

“轻型化步枪”从这里开始(1)


“轻型化步枪”从这里开始(1)


“轻型化步枪”从这里开始(1)



刘鼎部长要求一所,全力以赴,尽快地拿出样枪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完成。程明升所长在全所干部会上,深入动员,亲自部署,具体安排。要求全所积极配合,加快试制进度,确保“三刘”样枪的质量。关键工序都由老技工操作把关。专门抽调刘先惠制作样枪的板样、量具,并负责检验零部件,直至总装。

枪管的质量是步枪的关键,这是刘贵福一直关注的问题。过去生产的步枪连打几十发,甚至十几发子弹就不行了。他认为:“枪管的材料是道轨,含炭量低,柔韧有余而硬度不足,应该在淬火上下功夫。” 有的工人不信服,说:“过去也淬火。”其实,刘贵福认为问题在于淬火技术不过关。所以,这次他亲自负责淬火。

刘副所长终日在工房里和工人们一起,亲密无间,不仅具体指导,还常常亲自动手,对试制的进度、零件的质量、各个环节的情况都了如指掌。经过大约四个多月的设计、试制,新式马步枪终于赶在“八一”前装配完工。

该枪口径7.9毫米,短而轻,长不到一米,比一般步枪短100~200毫米,比三所的五五式步枪短30毫米,枪重仅3.36公斤,近似马枪,后坐力小,枪身和刺刀总长超过日本三八式步枪,有利于拼刺;三棱刺刀平时折叠在枪身下方,用按键扣合, 拼刺时可随手甩出刺刀①;刺刀根部有架枪钩,部队可集体架在平地上;背带在枪的左侧;有通条插在枪身内;枪托内可存放小型修理工具;金属零件都是用道轨制成的,经烤蓝处理,黝黑锃亮;用核桃木制成的枪托表面涂清漆,新颖美观。

注①: 见吴东才主编,革命根据地军工史料丛书《晋冀豫根据地》北京、兵器工业出版社,1990年出版1990.4第1版第1次印刷。第90页。



实弹射击实验在194O年的八一建军节这天进行。刘鼎部长等领导赶往一所观看,职工们喜气洋洋地涌到射击场上。刘先惠试射,清脆的枪声,乒乒乓乓地响彻山谷,打到100发没有问题,又打100发依然良好。全场爆发掌声,热烈欢呼试验成功。一些工人佩服地议论:

“了不起!过去打个几十发就不行了,看来这枪还能接着打。刘副所长确实高明!”

注①: 见吴东才主编,革命根据地军工史料丛书《晋冀豫根据地》北京、兵器工业出版社,1990年出版1990.4第1版第1次印刷。第90页。



1940年7月八路军总部军工部一所(黄崖洞兵工厂)刘贵福设计的“八一式马步枪”,由各厂统一生产。


不少人抢着观看崭新的新式步枪,人见人爱,看不够。新式步枪试制成功是军工部成立以来第一件大喜事!可惜当时条件差,没有留下详细技术数据。

刘鼎部长高兴地叫刘贵福背上新造的步枪,匆匆赶往八路军总部报喜。见了彭副总司令两人急忙报告:

“新枪试制成功了!连打200发子弹没有问题。”

彭总一眼就看见刘贵福背的步枪,接过枪仔细地看着,拉拉枪栓,比划着刺杀动作,刺刀“唰”地甩了出来,牢牢地扣在了枪口上。连说:“好枪!好枪”!①

刘伯承欣喜地说:“刘鼎,我们俩在苏联就曾想,自己造好枪,今天你们造出来,真是太好了”!①

注①: 见李滔、易辉主编《刘鼎》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第71页


左权副总参谋长耐着性子在一旁笑着观看。特别是在场的徐向前副师长兴冲冲地接过枪,也操持一番,背上枪不肯放下,然后风趣地笑着说:我当兵能背这种枪,不吃饭也高兴②!大家都乐得前仰后合,合不拢嘴。

注②: 见吴东才主编革命根据地军工史料丛书《晋冀豫根据地》北京兵器工业出版社1990年出版;1990年4月第1版第1次印刷,第90页。


立在旁边的刘贵福上前介绍说:“这枪的准星可以调节射击偏差。”

彭总看了看,脱口称赞道:“天下第一准星!③”表扬刘副所长的设计才能,当即命令总部给予通令嘉奖④。

注③: 见姜辉:记八路军步枪设计师刘贵福《军事史林》1995年第4期32页。

注④: 见山西省国防科工办编《山西军事工业史稿》第88页,山西国防科工办1983年出版,1983年12月第1版第1次印刷。



刘鼎部长接着说:“新枪应该有个名称。今天正是八一建军节,就称‘八一式’吧!”

大家都点头赞成。彭总当即责令军工部迅速组织按图纸统一成批生产,分发各根据地。

刘鼎部长回忆说:“1940年7月底,一种自己设计制造的、制式化的新步枪诞生了!①”

注①: 见李滔、易辉主编《刘鼎》北京、人民出版社2002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第71页


从此,八路军开始生产自己统一式样的制式兵器。


“八一式马步枪”的诞生是一件喜事,军工部通令各厂按图纸规格统一成批生产,其它步枪一律停止制造。可是工作并不是那么简单,这是因要改变旧的产品、旧的生产方式和生产习惯,其中既有客观的困难,也有思想上的阻力。少数干部思想守旧,认为生产新枪要建立成套的工装量具,建立各项新的管理制度,不如按部就班地仿制老枪省事。尤其是大批工人,长期习惯于作坊式的手工作业、单件生产方式,不愿意执行严格的生产管理制度。这是实现专业化、标准化大批量生产的关键问题。

刘副所长在大会上作了思想政治动员,强调改变生产管理的重要性。要求干部带头转变思想观念,说明不保证步枪质量,就会贻误战机,等于帮助了敌人。强调标准化生产对提高质量,增加产量,支援前线的重要意义。

工会提出了:“一切为了前线胜利”的口号。强调必须抛弃旧思想和旧习惯,严守工艺纪律,坚持贯彻严格的生产管理制度。

军工部成立干部训练队,加紧培养军工技术和生产管理干部。工厂及时制订各项规章制度。通过举办工人文化学习班,除指定的教员外,还提倡能者为师,互教互学,开展学习竞赛,形成一种以努力学习为荣,不好好学习为耻的空气。工房里到处是开展学习的墙报、标语,墙壁上张贴着简明的规章制度条文,机床边、工具旁挂着与之对应的识字牌。处处洋溢着你追我赶的热烈学习气氛。使工人从识字扫盲入手,结合学习各种工卡量具的名称及其使用方法、各项规章制度的名词、生产、检验和计量技术的术语及其含义、要领,然后进一步学习识图、划线、下料和标准化操作的基本知识。这样由浅入深,由实践到理论,由形象到抽象,逐步地提高了工人的文化和技术素养,掌握了大量应知应会的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深受工人的欢迎。

经过半年多的不懈努力,工人们终于能比较自觉遵守新的管理制度,大家上下班翻牌、按劳动数量和质量记工、分别实行计时和计件两种工资制、材料定额、半成品收发、逐道工序和产品检验等制度逐步得到贯彻执行。培养了一批正规化生产的工人,零件按尺寸、样板、量规检查,提高了互换性,保证了产品质量。生产基本步入了正规化、标准化、专业化的轨道。甄荣典就是试制“八一式马步枪”时进厂的部队新战士,后来成了全边区著名的劳动英雄,就是当时工厂大力培训的结果。

自1940年8月到1941年11月该厂共生产“八一式马步枪”3000多支。据统计,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军工部生产的“八一式马步枪”约8800余支。

八路军总后勤部将“八一式马步枪”统一装备给晋冀豫、晋察冀、晋绥、冀中、冀南、冀鲁豫及华东等根据地的部队①。仅1941年1月总部通知军工部,发给晋察冀边区“八一式马步枪”400至600支。“八一式马步枪”是当时我军产量最大,分布地区最广的制式步枪。实战效果优良,受到战士喜爱,名扬华北各抗日战场,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所以,“八一式马步枪”也是我军最早的制式步枪。彭德怀副总司令的指示和刘伯承师长的愿望得以实现。从此,改变了人民军队没有制式兵器的历史。

直到1949年解放太原时,彭总看了缴获阎锡山军队的步枪,还摇着头说:这,不如我们‘水窑’的枪好。如果那时我们造枪用的


不是道轨钢,质量会更好。他仍念念不忘水窑一所——黄崖洞兵工厂造的“八一式马步枪”。①

注①:见吴东才主编《革命根据地军工史科丛书,晋冀豫根据地》北京、兵器出版社1990年出版,1990年4月第1版第1次印刷,第91、104、301页。


当年新四军四师兵工厂,曾依据张爱萍师长的指示,也生产过一种类似“八一式马步枪”三棱刺刀的“三刃刺刀”。它可以安装在各种步枪上,长于日本“三八式”步枪的刺刀。克服了剑形刺刀在厮杀时弯曲、变形,容易丢失、供不应求的难题。发挥了“八一式马步枪”三棱刺刀的特长 ②。

注②: 见《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军事工业根据地兵器》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00年出版,2000年3月第1版第1次印刷,第442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