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感受

诺基不亚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石小男看了一眼偎在自己身边静静的熟睡的小野猫,说实话她睡觉时候的样子要比她醒来的时候张牙舞爪要漂亮多了。抬眼看着透过篷布缝隙射进来的光线,石小男希望这种日子最好再多几天。不过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日子,他发现动手的时间可能就在这两天了。轻轻的掀开盖在身上的衣服石小男小心的,在不惊动小野猫的情况下从草窝子上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石小男就拉开篷布的一条缝隙钻了出去。

就在石小男的脚丫子消失在缝隙的一刹那,躺在草窝子上的小野猫睁开了她的眼睛。看着消失的石小男,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意,可是她的眼中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心里充满的担忧。在与石小男相处的这些日子里,虽然使她知道了石小男不什么正人君子,可是除了开始的时候占自己点小便宜外。她和石小男仍然各自守卫着自己的防线,石小男并没有因为她以前说的话就肆无忌惮的侵犯自己,虽然不时的口花花的调笑几句她也只当调剂一下了。可这一两天石小男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再也没有一丝要讨自己便宜的意思,就连跟自己的话语都少了很多,使得她能感到一种决战前的压抑。整的这一两天反过来了,她还要想着法的挑逗一下石小男呢!如果让他丧失了对自己的兴趣,韩风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来换自己的老爹了?

以前在寂静的深山老林里的时候石小男极度的向往着喧嚣城市,可是真势单力薄的要动手的时候他还是非常喜欢林子的。至少在林子里可以将他的优势发挥出来,将面对敌人人数的劣势降到最低。结果就是石小男嘴里哼哼着《两只蝴蝶》,牵着小野猫的小手晃悠在林子里。

重重的将一捆石小男自己搓的草绳丢在地上,看看四周茂密的树木他对着小野猫说:“好了到地方了。”

见到小野猫有些疑惑石小男“嘿嘿”的淫笑了两声:“这里八百年不来一个人的,正适合我把本金先讨回来啊!你看这个地方多好啊?”说完石小男还故意的向跟前小野猫走了两步。

不过已经知晓石小男的计划的小野猫可不是被吓大的,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石小男,小胸脯一挺:“我早晚都是你的人了,你要不放心现在我就把身子交给你。不过要是你一会儿腿软了救不出我爹的话,老娘不把你的命根子给剁了我就不姓韩。”一边说小野猫一边就开始要解开衣服。

“咱是炮手得讲规矩,答应你的事咱办成了再收货,办不成你也就再也看不到我了。”

看着这么生猛的小野猫石小男反而退缩了,说完他就忙乎自己的事情了。今天要干的事情还有很多呢!跟小野猫调笑几句还可以,闹大发劲儿了办不成事可就不好看了。

缠满铁丝网的桦树架子被两个喊着号子的浪人给搬开了,看着押送着大队的支那人出去伐木的同伴们,他俩的眼神中露出了异常的羡慕。在林子里看守戴着脚镣的支那人可要比他们站岗要舒服多了,而且还能享受到不少支那人的孝敬。

“哗啦哗啦······”的铁链碰撞的声音慢慢的远去,冲着跟在队伍后面的同伴挥挥手。嘴里喊着:“小山君你们辛苦了!”抬头看看被乌云遮住的天,心里不无嫉妒想:最好今天这场雨最好下大点都让你们给赶上!

“咄咄······”铁斧砍在树木上发出的声音不断的在山中响起,中间还夹杂着“顺山倒了!”的号子。一群二十来个衣衫褴褛戴着脚镣的人,不断的挥动着手中的斧子砍伐着生在山中的树木。周围三五成群的聚集着一帮身着和服看守,看着不时因为脚镣的妨碍绊倒的伐木人,他们指指点点拄着自己的步枪或者武士刀哄然的笑着。

在一片清理干净的场地中不断的有原木被堆积起来,一旁差数的倭人不断的点验着原木的数量,在一个本子上记录着什么。时间过的很快忙碌中的人们在不知不觉的就挨到了中午,听着一声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的声音在林中嚎叫,工人们放下了手中的工具一起向空地聚了过去。

接过分给自己的木碗看着泛在上面的几片野菜,累了一上午的伐木人啃着棒子面窝头大口的嚼了起来。旁边倭人聚餐的地方飘来的肉香,也只能勾出他们的口水作为一种调料了。在一群倭人的哄笑中工人们看到一个腰中别着武士刀的家伙,捂着肚子向一边的林子里跑去。

被憋的肚子痛的倭人也顾不上同伴们的调笑了,差点拉到衣服里的他在营地的下风头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就马上蹲了下去。就在倭人畅快的释放着自己肚子里的存货的时候,在他头顶不远的地方一处茂密的枝叶诡异的动了一下。

看着在自己下方拉屎的鬼子藏在树上的石小男皱了一下眉头,这可不是他计划里应该出现的。本来石小男的计划是在鬼子回去的路上进行偷袭的,可着个鬼子好死不死的跑到这里来,要是让他发现自己拿可就树木都完了。考虑了一会儿石小男不打算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藏在树上了,先下手为强的他慢慢的借助着绳子向鬼子后方滑了下去。

蹲在地上的鬼子正在那里闭幕享受呢!身后草丛中传来的“沙沙”的声音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直到感觉自己的屁股突然的传来了一股剧痛,感到不对进儿的他这才猛然的回头,不过他只看到了远处晃动的草叶。倭人习惯性的摸摸自己传来剧痛的地方,他只看到了手指上有一抹血丝。感觉屁股有些麻木的他,这时才想到刚才自己可能是被毒蛇咬了。想起了毒蛇蹲在地上的倭人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排泄物上后。带醉了一会儿这才想起呼救,也顾不上身体的肮脏了,被咬的倭人晃着白花花露在外面的屁股就向同伴们跑去。

看着倭人撞开两株不高的柞树棵子跑了,悬在空中的石小男长出了一口气。刚才可真是险啊!

其实石小男的方法很简单,就是顺着绳子垂下去后用沾了蛇毒的木楔在倭人的身上狠狠的扎一下,难就难在怎么不被倭人发现。扎完倭人后石小男用双脚钩住绳子腹部一用力,整个的身体就卷了起来。刚好这个高度比蹲着的倭人高那么一点点,这次成功也有很多的运气在里面,如果倭人在惊慌的情况下突然站了起来,那么石小男肯定能和这个倭人来个近距离的亲密接触。

三两下顺着绳子爬上树杈,石小男卧在上面就开始观察其看守们的反应来。逃回去的倭人开始还受到了一帮子同伴的嘲笑,不过随后他就看见有倭人检查起伤员来。在很快短的时间受伤的倭人就被一个简易的单价抬了起来,随后在两名倭人的看守下伐木的矿工抬着伤员就消失在林中。看着守卫着矿工的倭人还剩下八个了,躲在树上的石小男笑了一下后就慢慢的隐在了茂密的树叶里。

突然出现的意外使得这些像郊游一样的倭人看守们的心情徒然的变得很差,不断的挥舞着皮鞭驱赶着正在吃饭的矿工起来伐木。而负责看着两个矿工抬伤员的倭人,在安慰了一下躺在担架上的伙伴后,就尽职尽责的停下了脚步退到了这小小队伍的最后面。向躺在担架上的同伴安慰性的摆摆手,看着同伴将脑袋平躺在担架上,这个倭人在心里期望同伴不要出什么事情。

他满是笑容的脸庞突然的凝固住了,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一根粗糙的绳索给狠狠的勒住,随后就是一股巨大的使他不容抗拒的力量将他拉向空中,在视野突然变色的同时他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他在这个世上最后见到的就是在模糊的视野中逐渐消失的担架,在这一刻他好羡慕那个躺在担架上的同伴啊!

在消失了一个人后小小的队伍仍然按部就班的行进在密林中,到头的倭人在用手帕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后,用力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士刀不断的劈砍着阻挡在他面前的灌木。对于前辈交给自己的任务他并没有什么怨言,毕竟这是磨练自己剑道的机会。看到随着自己的劈砍不断的倒下的树枝,在这个倭人的心中想到下回关东军在招募士兵的时候,自己应该很有机会了吧?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脚下突然踢到了什么?在发现是一节枯藤后耳边传来的“哗啦”声,使得他机警的抬起了头。出现在他视野中的只是向两边纷飞的枯叶,正当他嘲笑自己有些过于紧张的时候,胸口突然传来的撞击和刺痛使他一时反应不过来。直到他低头看到那深深的嵌入到胸口的粗大的木楔时,发觉到自己被袭击的他才在倒下的同时想向身后的前辈示警,不过张开嘴的他也只能不断的从嘴里喷出血沫,怎么努力也无法发出声音。伴随着身体不断的抽动,躺在了地上的他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和逐渐变得模糊的眼睛,他想到这大概就是死亡吧?

躺在担架上的倭人突然感觉到晃动停止了,机警的他马上就握住了放到身边的步枪。略微抬起头的倭人还没有等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凉随后他就听到了不断响起的“沙沙”声。紧接着他感觉到抬着自己的担架一震,翻倒在地上的他感觉眼中一片黑暗,被压在担架下面的他感觉随着脖子处传出的“沙沙”声,他浑身的力量也随之流淌出去,使得他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

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可能要面对死亡了,听着耳边逐渐模糊脚步声,他这时才感受到死亡的脚步已经离他很近了。

[那位大哥有37年鬼子关东军的布防细节或地图,小弟在这里求助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