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赌棍 第一部 大学赌棍 第8章 结盟

sxpnceo 收藏 18 2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size][/URL] 朱百团瞅着弹簧刀发出的光自言自语:“我想起教科书上的话:光线打到光滑平面上时会发生镜面反射!” “混蛋,你还有心思说教科书?” “我还想起了另一句话:光脱离了光源后,时间越长,折射越多,误差越大!” “八嘎!”春子连骂两句八嘎。 “八嘎个球!”朱百团脚一跺,“我想让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6.html


朱百团瞅着弹簧刀发出的光自言自语:“我想起教科书上的话:光线打到光滑平面上时会发生镜面反射!”

“混蛋,你还有心思说教科书?”

“我还想起了另一句话:光脱离了光源后,时间越长,折射越多,误差越大!”

“八嘎!”春子连骂两句八嘎。

“八嘎个球!”朱百团脚一跺,“我想让他们的光先脱离光源。”

“怎么?先夺刀?”

“对!擒贼先擒王!”

“你觉得哪个是‘王’?”

“靠!”朱百团撇撇嘴,他看不出哪个是车手的头儿,“有枣没枣先打他三竿子!”

“打枣?”

“靠,跟你说话,真他妈费劲!狗、狗、狗(go)!”

春子握着惯用的铁尺,与朱百团双双突向东方,对方立时有四人应战。

春子的铁尺比弹簧刀长,唰唰两尺,劈的四人不敢近身。朱百团不拿武器瞧着春子的动作,手脚并用,起如风、落如箭,身子跟着铁尺而动。春子肩一动、朱百团的脚便动,春子攻击某人的上方、朱百团的脚踢其下盘,一尺一腿恰到好处,一同出击立马踹中一人,中者立刻倒地。“咦?你怎么知道我要打他的手?”春子疑惑中再攻另一人,朱百团配合,春子打他的下盘,朱百团一脚踢中他的手腕,弹簧刀飞上天空,朱百团伸手接住。

“干的OK!”春子夸道,她用的也是日不日、英不英的杂交英语。

东方两车手吸取教训,一人持刀护上、一人持刀护下,同进同退。

朱百团道:“敌不动,我不动,活步对抗!”

“什么?你说什么?”

“靠!你听不懂人话呀?”朱百团骂着,对方攻上来。

春子放两人近身,待两人刺出,招术未用老,用铁尺侧压弹簧刀,对方抬腿狠踹,春子左脚当轴,右脚后旋了一圈与对方脚对脚对拼,对方捂脚倒地。朱百团手中弹簧刀与一人对刺,对方刺劲用老正待收回,朱百团的刀随他的手臂推进,他后发先至,两人刀尖将要互相戳中对方,对方受不了了,啊的一声,撒手扔刀身子后缩。朱百团得势不饶人,如鹞似燕扛住他的胳膊,反背来个过肩摔,分筯错骨,喀喇,骨头轻响,对方倒地痛嚎。

两人轻松打倒四人,彼此一点头,已洞悉对方破绽。下来好办多了,似有心有灵犀,摆出一幅玉石俱焚的样子,冲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对方对他们死缠烂打叫苦不迭。两人的动作快捷,互相知道双方的意图,穿插在车手中间,幻化出龙、虎、猴、马、鸡、鹞、燕、蛇、鹰、熊等招数,比如春子出虎牙、朱百团甩虎尾,朱百团当鹰嘴、春子出利爪,配合的天衣无缝。而众车手的拳脚刀子却总是差了一点点打他们不住。

喀喇、喀喇、嘭嘭、嚓嚓,十几招下去,地下躺了一地人,朱百团手中多了五把弹簧刀。

打完,朱百团重重吐口气:“收工!”

两人向公路走去,春子疲倦的垂手拎着铁尺:“我当有多厉害呢?狗屁!”

“不能这么说!他们不懂技巧,只知道一味乱打,拼劲力拼不过,拼狠差一截,还是我们中国功夫牛叉呀!”

“中国功夫?你用的难道不是我们空手道吗?”

“啥?空手道?靠,我还以为你会我的蹦拳呢!”

“什么蹦拳?”

“不懂了吧?切!”朱百团摆出一幅老师的姿态:“问我算你问到地方了。你们小日本的空手道最初叫做唐手道,对吗?”

“对!”

“唐,是我们中国的唐朝,引申指的是我们中国,唐手,就是我们中国的武术,我们中国武术流派多达千种,唐手究竟是哪一种呢?确切的说,唐手道就是从我们中国的形意拳里演变出来的。”

“你胡说!”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会为我说的负责的!”

“你----”

“哼哼,别人哭着喊着老子都不会说,小日本,大爷我今儿修理了美国鬼子心情好,给你好好上一课。最初是高丽人鼓捣俺们形意拳,在拳术里揉进了太极、八卦、少林拳法,名正言顺的改了个名字叫做唐手道,后来传到你们日本,你们日本鬼子不甘让人说是偷学俺们中国功夫,又做了变化,把唐手道改为空手道。老子的拳小名叫蹦拳,大名叫心意六合拳,也是形意拳的分支,所以,你的招术和我的招术相仿,你一蹰屁股老子知道你拉啥屎,你出什么招老子一看就知道----嗳?小日本,你跑啥跑?”

春子呸了一下:“呸!下流!吹死去吧!”

悉悉簌簌,身后有轻微响动,朱百团头也不回,反手扔出,嚓嚓嚓嚓嚓,五把弹簧刀插入草丛中,“麦搞的(my god)!”一个车手拿着半截球棒的手直哆嗦,那五柄弹簧刀不偏不倚落在他脚尖前。

朱百团伸出食指点着他的裤裆:“美国佬,再动给你换换小鸟!”怕他听不明白,着重道:“勒头伯德(little bird)!”

“伯德?挖特伯德?(Bird? what bird?)”

“伯你个丁脑儿(方言,脑袋)。”

“挖特丁脑儿?”

“捣哥得次(狗日的)说着真费劲。”

春子推上自己的摩托车,那辆摩托车车身快变成了麻花,春子踩动踏板、试试油门,还行:“上来吧!”

“哼!”朱百团不客气的跨上车,更不客气的搂着春子的腰:“赖死狗(Let,s go)!”

摩托车开动,车轱辘一高一低的,估计摔变形了,两人随着摩托起伏。

春子很高兴,毕竟打了一场胜仗嘛,唱着日本民歌,朱百团唱起了: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爷们儿享清闲,男子打仗到边关,女子纺织在家园……朱百团把戏文里的词儿作了改动,反正小鬼子春子听不懂,两人各唱各的,各取其乐,不过朱百团觉得自己像是干嚎,春子唱的蛮有调调。

开了二十分钟,来到大桥坡,一处荒凉的水滩,所谓的“大桥”只是一座小铁桥,建在斜坡上。

两人最先到达,下了车。

春子凶巴巴的拉开架势:“嗨!咱们的帐还没算哪!”

“啥帐?”

春子脸一阵红一阵白:“你心里清楚!”

“我清楚?我当然清楚,老子一天救了你两回,你不服我。”

“哼,咱们再打一场!”

“靠,好男不跟女斗,打赢了也不光彩,”

“不敢打算了---”

“谁说老子不敢打?打就打,以为老子怕你?”

两人摆好造型,相距十米,双眼互相对视,谁也不先动手。

一分钟、两分钟、七分钟……时间在流逝,两人脑门上流着汗。

嘀---嘀---有车响起。

春子忍不住了,啊----纵身跳起:“看腿!”

朱百团双眼一瞪、射出厉光,嘴里发出尖啸:嗷---

噗嗵----春子在空中掉落在草地上,双手在地上拍打:“讨厌,人家最讨厌狼叫唤----”

哼呀哼呀哼呀----朱百团笑的肚疼,春子的姿态标准的小女孩撒娇相。

小轿车停下,包子打开车门出来,后头是鸡精和两个其他学生。

包子凶神恶煞的叫道:“臭三八,想单挑是不?”

春子握着铁尺:“八嘎!你来跟我打!”

包子语气立衰:“妈勒隔壁嘀,男打女、不地道。”

阿扁从驾驶位上出来:“包子,别搞乱!阿壕、阿壕,你没事吧?”

包子和鸡精拍马屁般围上来:“阿壕!不,壕哥,壕哥!好久不见啦!”

突、突突突---一辆载着两个日本学生的摩托开过来,紧接着远处有自行车、摩托的影子。

春子去招呼自己的同伴,阿扁使个眼色,让两个学生拽着包子、鸡精去放风,自己拉着朱百团来到车里休息。

阿扁四方脸、戴个眼镜,大三学生,总是笑迷迷的,给朱百团的印象是很实诚。阿扁很健谈,三言两语说明了自己的意思,也让朱百团大吃一惊,情况竟如此复杂。

阿扁和九哥是同乡,随着父母在美国定居。他们出来考上名牌大学也是抱着美好的理想,可现实打了他们满脸花,学校里帮派林立,想学习一被歧视、二被欺负,他们忍无可忍,把同乡会改组成帮会形式。九哥是个书生,功夫不咋嘀、靠着家里有钱、讲义气当了话事人,手下四大金刚包子、鸡精、大舌、叫兽膀大腰圆,可除了包子能打外都是纸老虎。他们整个帮派在学校里若有若无,苟言残喘着,唯一的好处是不用交保护费、出了事由九哥兜着。九哥咋兜?花钱替手下交保护费、手下出了事花钱摆平呗,台湾帮靠花钱打点关系被学校其他组织讥笑为“娘娘帮”,九哥被人送个外号“九姑娘”。帮会内部心不齐,九哥几次想树立帮派形象都失败了,因为他太“娘娘”了,阿扁在帮会里是个军师,和九哥奋力维持着帮会。

反观其他的亚洲帮派----日本帮、高丽帮。人数上比台湾帮多,人心特齐,打架一齐上、有事一起担,比台湾帮强了不知多少倍。但他们也是有弱点的,总体人数太少,虽然有三分之一的人习过武,抱着强龙不压地头蛇的念头,不去挑美国帮派,喜欢窝里斗,明摆着嘛,日本侵略过高丽、台湾,在他们心里积了多年的宿怨,现在有机会,不报白不报。

这次朱百团闯的祸可不小。朱百团说那些大学生们打架像是一群“羊”,所言不错。大学生们的素质高,不像中学生那样头脑发热、不顾死活的乱打,他们要为自己的毕业证、将来就业考虑(在美国没有毕业证很难找到好工作),也要为自己的身体是否健全着想,所以打架时能不动刀子就不动刀子、火拼时顶多打个皮外伤。象朱百团今天的“狠角色”在大学校园里是罕见嘀,即便是对方先动手,如果被警察抓住起码要坐半年牢。

阿扁越说脸色越肃重。朱百团说,我不会让九哥为难,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不了我去坐牢。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今天日本、高丽的学生都有份,法不责重,咱是被逼出手,我和九哥商量过,打算通过今天难得的机会和日本、高丽帮会结盟。”

“跟鬼子、棒子结盟?不、不我干!”朱百团反应很强烈。

“阿壕,你听我说。”阿扁按住朱百团的手,“你是我们台湾同乡会的一份子,你要服从大局。”

“啥大局?”

“洋鬼子歧视咱们华人。阿壕,我从小受我的父母教育,谦虚忍让、做个听话、守规矩的好孩子,不光是我,咱们的华人学生大抵都是这样,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洋鬼子认为咱们华人个头小、体力弱,且嫉妒咱们学习比他们好,常常歧视咱们,那些西班牙的、英国的、甚至黑人都瞧不起咱们华人,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思想也是受家长影响的,根深蒂固。”

“太他妈无耻了。”

“在美国不要谈无耻,要讲实力。你有实力、有钱你就吃的开,你越忍让、越搞中庸越被人看不起。我和九哥苦心经营台湾同乡会,为的是什么,为的是提高咱中国人的地位、不让中国人被人瞧不起。”

朱百团拍着胸脯:“我才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朱百团的意思是他才代表中国,阿扁诧异的看着朱百团、接着说:“我们都是中国人,出来都代表着中国。日本、高丽帮派在学校里同样低三下四,连刷厕所的厕所帮都不把他们看在眼里。我和九哥打算同三脚春、红魔结盟,组成亚洲联盟,共同对抗洋鬼子----”

朱百团眼里透着愤恨,他恨日本人、高丽人,对面的阿扁所在的台湾也是痛恨对象,多年的红色教育已把他们当成“敌人”看待。

阿扁看朱百团的表情,语重心长:“阿壕呀,我们现在在美国,代表的是中国,你要从大局着想啊。比如说,上个星期,我和三个兄弟打牌,你在树上偷看,我早就知道,我也是故意输钱给他们,那是维护团结,我们做大哥的不容易,该付出的得付出。”

靠,原来他是故意输,“嗯!”朱百团低低的应了声,他心里实际是在想如何开脱罪名、如何在美国找亲人,要是现在进了大牢估计找亲人是没戏喽。

阿扁见他答应,脸上升起喜色:“好!你答应就好。”

“我答应怎么了?你们当家作主,你们说了算。”

“不、不、不!”阿扁尴尬的笑笑:“当家作主是靠实力嘀。今天你就显露出了实力,我和九哥商量过了,从今以后,你就是咱台湾同乡会的一把手,我们以你马首是瞻。”

“我?一把手?不中、不中!”朱百团窘的连连摆手。

“你能打、弟兄们都佩服你,当之无愧呀!”

“俺狗肉不上桌、人家都说俺是土包子,再者说弄不好要坐牢呢!”

“哈哈哈哈,哪能说坐牢就坐牢呢!九哥发过话了,他会为你摆平。”

“多谢九哥。”朱百团心中有些感动,虽然对台湾有些敌视,但从见九哥的第一面,就觉得人不赖,目前来看,对方利用自己,只好顺水推舟做个潜伏者吧,“扁哥,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们帮俺、俺再夺权还算人吗?以后你和九哥有事,只管开口,俺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

“好!说的好!做人一定要常怀感激之心。我真没看错人。你这个兄弟我认定了。”

邦邦,包子在外拍拍车门:“扁哥,九哥来了!”

“欧可、欧可!”阿扁笑容可掬的拉着朱百团下车,“走,迎接九哥去!”

九哥和红魔从一辆汽车里下来,两人手挽手,远远的向阿扁、朱百团打招呼。

阿扁朝着九哥诡秘的一笑:“九哥、红哥,我来给你们介绍介绍阿壕。”

朱百团朝着九哥一躬:“九哥,请多多关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