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岁“慰安妇”重病缠身无钱医 曾告日本政府

erherrwa 收藏 0 16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29_37266_11537266.jpg[/img] 重病中的谭亚洞老人 本报保亭7月29日电(见习记者李绍飞摄影报道)在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万如村一间破旧的房屋中,谭亚洞老人侧躺在一张陈旧的木板床上,身子蜷曲着,眼睛微闭,鼻孔中传出微弱的呼吸声。这位86岁的老人已经一周没有进食了,身患脑梗塞、结肠炎、风湿病、骨质增生等多种疾病,身体已经极度虚弱,急需住院治疗。但是,没有钱。 一个星期没吃一粒米 “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86岁“慰安妇”重病缠身无钱医 曾告日本政府


重病中的谭亚洞老人


本报保亭7月29日电(见习记者李绍飞摄影报道)在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万如村一间破旧的房屋中,谭亚洞老人侧躺在一张陈旧的木板床上,身子蜷曲着,眼睛微闭,鼻孔中传出微弱的呼吸声。这位86岁的老人已经一周没有进食了,身患脑梗塞、结肠炎、风湿病、骨质增生等多种疾病,身体已经极度虚弱,急需住院治疗。但是,没有钱。


一个星期没吃一粒米


“一个星期了,一粒米都没吃过。”谭亚洞的二儿媳叹息一声说道,“这些天,就靠用吸管喝了点水维持着。”


老人的女儿和儿子坐在旁边也是一脸焦虑。她们告诉记者,谭亚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身体健康情况越来越差,“去年10月到年底,在县城医院住了两个多月。但是,老人年纪大了,越来越不行了,尤其是今年,情况越来越坏。”老人的二儿媳说。据了解,十几天前,老人下身浮肿被送到镇上的卫生院,住了十天,浮肿消失了,但又患了结肠炎。限于镇卫生院的医疗条件,实在无力救治老人。7月19日,医生只好让其出院,谭亚洞被接回了家。


回来之后,老人一直没有起过床,身体也越来越虚弱,甚至说话都非常吃力,“已经听不清说什么,只听到‘嗡嗡’的声音,在喉咙里出不来。”二儿媳告诉记者。


记者发现,老人瘦得皮包骨,手臂上的一根根血管清晰可见,记者轻轻触摸老人的手,感觉冰凉。


“以前还经常给我们讲日本侵略的事,自从去年得病就说话很少了。”二儿媳说。


据了解,谭亚洞老人有6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在农村务农,收入微薄。“也想到大医院去治,没有钱啊!”二儿媳叹口气说道。但是,老人的病情已经不能再等,“每天不吃饭,就靠喝水,能顶多长时间?”红十字会的志愿者陈厚志满脸的无奈,此行,他是记者的向导。这位自从1986年就开始了志愿者生涯的汉子,长期关注包括谭亚洞老人在内的海南慰安妇的生活。


救救这个病重老人


2001年7月,我省8名慰安妇受害人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控告日本政府在二战期间日本侵略者对她们犯下的罪行,并要求给予赔偿,谭亚洞老人便是其中之一。案件经过两次庭审,东京法院均判原告败诉。在这8位老人中,已经有一位因病去世,86岁的谭亚洞是目前健在的7位老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位,同时,也是身体状况最差的一位。而目前在整个海南,健在的慰安妇的数量已经很少了。


陈厚志认为,这些慰安妇活着的最大意义就是为当年那段惨痛的历史作证。“我们珍视她们就是在珍视我们的历史。”他说,我们不能眼看着这些鲜活的证据就这样一个个丢失。除此之外,还要为这些老人做一个有效的记录。


他还说,这些老人凭借超出常人的勇气,敢于直面曾经的屈辱和血泪,走上法庭,控诉日本曾经犯下的罪恶,就是要挽回自己的尊严。虽然屡战屡败,可她们的精神让人敬佩。如今,这些活的历史证据已经越来越少了,“我们不能无动于衷啊!”陈厚志说。


今日下午,记者联系陈厚志时,他正在联系三亚的大医院,希望能够挽救谭亚洞老人的生命,他更希望好心人能够捐出自己的一份爱心,救助这个病重的老人。“因为这不仅仅是救一个人,而是在抢救一段历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