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张泛黄的奖状,

一个个斑驳的镜框,

倒影着父亲的一生。

火一样激情的地质生活中,

我经常默默地生发出这样的感觉。


过年前夕大扫除,

父亲是那样仔细。

轻轻的掸去灰尘,

轻轻的抹过镜面,

瞳仁里的那份欢欣,

在浓浓的眉宇间绽开。

静静地,慢慢的体味,

我已感觉到父亲的那份心思,

在岁月漫漫的地质求索中燃烧,

既增荣光,也增气概,

似火烛点亮我的心灯。


而今,父亲已驾鹤仙去,

他和他的荣誉也已成为遥远的故事,

但我更觉得父亲和父亲的荣誉,

却时常在我生活工作中显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