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出海(二)

寒石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我?一言难尽。现在休假了。对,她明天早上到。” 秦浩刚刚开始舒展的心情似乎又被朱斌随意的问候给打乱了。眼前的大海是那样的宽阔,水面上只有游艇破水时发出的沙沙声。显得很安详。这是个微风的傍晚,归巢的海鸟偶尔几声鸣叫,将天地之间衬托得更为寂静。他又想起了最近自己糟糕的日子,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我?一言难尽。现在休假了。对,她明天早上到。”

秦浩刚刚开始舒展的心情似乎又被朱斌随意的问候给打乱了。眼前的大海是那样的宽阔,水面上只有游艇破水时发出的沙沙声。显得很安详。这是个微风的傍晚,归巢的海鸟偶尔几声鸣叫,将天地之间衬托得更为寂静。他又想起了最近自己糟糕的日子,一个为使命而到处奔波忙碌的人,在失去了工作后的孤独与寂寞是无法对人述说的。

看出了秦浩的敷衍,朱斌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然后提议道,“咱们就沿着这儿兜一圈吧。然后,咱们回家吃饭,今晚我得好好喝上一杯。”他指了指他拿出来的海图,并在上面围绕着港口外的一片海域划了一个圆弧形。

“好。”秦浩同意了。

“现在渔船差不多都回港了,咱们可以飙车了,哈哈”朱斌继续怂恿着秦浩,他希望自己的前长官玩得尽兴些。

秦浩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在他的视线回到正面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前方五百码处突然出现了一艘货轮。‘破风号’在秦浩的操控下,正在全速航行,船尾的俯仰角调整叶片正在自动的进行着工作,让游艇航行起来更加富有效率。此时,游艇的速度已经达到了八十节的高速。对着越来越庞大的货轮船体,秦浩急忙的打着舵,并调整着左右发动机的功率大小,让游艇急速的变着方向,呈二十度的倾斜角姿态紧急减速避开着货轮正面,驶向货轮船体的尾部。靠近货轮的时候,在这个巨大船体周围的涌浪作用下,‘破风号’上下颠簸起来,小小游艇左右摇晃着。秦浩把脚撑开,牢牢的抓住了地面,快速变换着舵向,油门,躲避着船体和涌浪的冲击。游艇安然无恙的开过了像峭壁一样耸在他们旁边的货轮。

“你刚才说什么?!“规避了一个危险,秦浩重重的向朱斌的手臂方向打出一拳。朱斌哈哈笑着躲闪了过去。

“我们来看看这货轮。“秦浩忽然来了兴趣,空荡的海面上只有这么一个目标,他想着给自己今天的出航找点乐子。

他开始将舵轮左转,让游艇横向对着货轮,劈开的波浪一下子高过了驾驶台,让秦浩感觉到了久违的酣畅淋漓。与货轮平行的航驶着,朱斌开怀的大笑着,他一下子拉响了汽笛。这是在海上的定约,一艘小船像一艘巨轮致敬的示意。俩人朝着货轮的船舷处张望着,二个海员,可能是值班的。其中一个站在舷边向他们用力挥着手,另一个则用望远镜看着他们。不一会儿,货轮的回礼到了,巨大的汽笛声嗡嗡的低沉吼着,震得二人的耳膜都有些麻木。

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秦浩大笑着驾驶着游艇又向别的海面驶去。一路劈波斩浪,天地之间只有这艘小艇在用飞溅的浪花尽情表现着激情与速度。

“那是什么?”朱斌突然一指游艇右方的天空。秦浩顺着他的手看去,远处的天空黑沉沉的。乌云压得很低,而且速度很快的从大约十海里之外向他们这里扑来。熟知海洋习性的二人心里顿时一紧,这是一场暴风雨将来来临的征兆。看来,刚才的欢快让他们都忘记了海洋航行最值得关注的东西之一,天气。秦浩迅速打开了无线电台和收音机,开始收听起海事气象。

“看来是老天爷真照顾我,知道我很长时间没有出海了。”秦浩故作轻松的和朱斌调侃了一下。

朱斌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皱着眉头,对着塑胶封套封着的海图,拿一支水笔已经开始计算起来。他首先标出了自己的位置,然后,看着周围的浅水区,‘破风号’的吃水线应该在四尺左右,而朱斌在九尺的区域都划上了记号。安全是他和秦浩多年来的职业习惯,绝不托大,现在的气象情况和刚才和货轮的突然遭遇已经让他们又有了教训。

‘海上船只请注意,海上船只请注意。目前我市临近海面正有强烈雨云。。。’无线电台正传出海事黄色警报。秦浩和朱斌对望了一眼,又看了看海面的天空和码头方向。

“看来赶不回去了,怎么样?”熟知海面情况的朱斌做出判断,他的声音里并没有露出半点不安,反之,他有些兴奋,眼睛紧盯着秦浩。

风暴正在来临,对任何此时还在海上行船的人来说,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但是,秦浩的心理却起了微妙的变化。黑云压海,风力正由弱渐渐变强,不断的吹拂着这艘在越来越大风浪中颠簸的小船。可是他却觉得世界突然变得美好起来,也许与残酷搏斗已经成为了这个钢铁汉子的天性,他渴望着来一场能尽情释放自己的战斗。另一方面,理智也告诉他,这不会是一次美妙的航行,需要勇气、智慧和经验,他还能完全操控自己的命运吗?他没有答案。管他呢,这些都无关紧要了。现在没有任务,没有工作,现在只是一个度假的男人和老战友一起。那么,为了男子汉的尊严,开始挑战吧。

面对着朱斌的眼光,秦浩脱去了外衣,尽管到了阳春三月,但在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北方海面上,还是显得很寒冷,但秦浩的血液似乎已经沸腾。朱斌笑了,秦浩还是秦浩。他的手和秦浩的手重重击了一掌,俩人似乎回到了昔日的战场,杀机四伏中,默契与信任,让他们在重重危机中,毫无惧色,屡屡化险为夷,绝地逢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