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破风号’是一首款式很老的柴油发动机游艇,并不漂亮,但长度标准,足足有二十米左右。传统的结构,形状就像一条大马哈鱼。玻璃纤维的船身被漆成了白色蓝边,但维护做得一般,在靠近水线和船舱的高处已经有了斑驳的痕迹。船内部是两个宽大的内舱,里面放着沙发,茶几和冰箱之类的实用家具。在驾驶室里,有一个专用的海事雷达、传统的罗盘和驾驶舵。仪表盘处镶嵌着经过合法登记使用的各种通讯器材。在后甲板上,还堆放着一些钓鱼器材。它的柴油发动机是大型的,而不是增压型的小巧那类型号,过度压榨动力的主机寿命都不是很长,对航海安全也没有好处。

这是朱斌的船,用来在夏季或者较为合适的季节和日子里招揽游客的赚钱工具。当然,这只是他的副业。他是一个渔业商人,收购和批发着各种海货,小有成就,从他退伍后一直是这样。

现在,他和他的老上级站在了船坞的边沿处,自豪的向秦浩指点着这艘游艇,显摆着它给他带来的经济效益和作为一个成功小商人的自豪感。

秦浩笑着听着朱斌的介绍和吹嘘,不时的相互拍着肩。结束了刚才公路上的冒险,看着眼前这艘将在短暂时间内归他使用的游艇和蔚蓝的大海,他的心情开始松泛了起来,那个搭车的女孩已经完全忘在了脑后。

两个人前后跳上了甲板,秦浩有些新奇的到处摸着。

“怎么样,出去跑一圈?”朱斌看出了秦浩的喜悦,乐得再做一次好人。毕竟他和他当年的长官已经经年不见了。他的内心也充满了故友重逢的欢乐。

秦浩抬头看了看天,已经接近了黄昏,落日懒洋洋的向着海平线下沉着,霞光照处,粼粼的水面一片金光。出海的小船都在回港的途中。码头上已经有许多商家和渔家在秤着各类海货的份量和讨价还价。熟知的客户大都是熟悉的装卸着,有的只是寒暄的客气和抱怨现在的收获少了许多。

秦浩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心里却真的想立刻在大海上畅游一番,“合适吗?你。”他努了努嘴,朝着那些忙碌的人们示意着朱斌。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有伙计,趁现在还有能见度,咱们不用夜航,也让我看看现在做了办公室的突击队长还会不会干一些粗活。”朱斌满不在乎的怂恿着秦浩。

“那咱们走一圈?”

“走一圈。”战友间相互的默契就像血脉一样,能够不再运用,但一旦连上了线,很多的事就毋庸多言了。

秦浩走进了驾驶舱,又回头看了朱斌,后者只是欢笑着用手势指着,即他不会去干什么,一切靠秦浩自己来操控。

“考我。”秦浩哈哈笑着,用手指了指老部下。随即仔细看了看仪表板面后,在操作台的一侧,他看见了操作手册和航海日志。尽管他自信可以自如的驾驶这个家伙,但身上那些熟悉的血液流动和神经反馈告诉他。航海其实是一个科学系统的工作,严格规范只会让自己更有安全性。拿过了操作手册,他像一个见习水手一样认真看了起来。历史上那些粗心的船员用鲜血写就的一些规定是不可忽视的。

随即,他根据操作手册上的顺序,首先打开了底舱的通风机,并用耳朵仔细的听着轰鸣声。约莫过了两分钟,他按下了左舷发动机,接着是右边的。功率巨大的发动机了即开始了工作,看来度极其的保养,朱斌不像对船体外表那样马虎,主次的重要性他还是有分寸的。

看着秦浩在启动游艇,朱斌主动的去解开缆绳。利落干净的动作看得出他并不是那种只会坐在办公室,按着计算器上的数字,让自己慢慢腐化的纯粹的金钱小商人。

看到了朱斌向他竖起大拇指表示缆绳解开到位后,秦浩开始轻轻向前推动着油门杆,让游艇一点点加力,离开它的船坞停泊点。同时,又检查了海潮和风力,计算着游艇需要的动力和航向角度。这一刻,秦浩所有海训的记忆细胞全部被激活了。他注意的观察了一下其它泊好位置和正在进港船只的动静,开始转动方向舵,加大了左舷发动机油门,让‘破风号’正确的驶入了并不宽阔的航道中。然后,他又均衡了两边主机的马力,加大了速度向港外直线驶去。

‘破风号’现在以五节的速度行进着,只是几分钟,码头那里一排排树立的桅杆已经变得很小了,船尾处,白色的浪花翻滚着,所有的船只都在朝他们相反的方向退去。朱斌站在秦浩的旁边,佩服的望着他,这么长时间了,他以为自己的老上级早应该对这玩意儿生疏了,至少不会那么老到了。但实际情况来看,还是那么精确和熟练。

“宝刀不老啊。”他赞美了一句。

“嗯,还不错。”秦浩也对自己比较满意,他扭头看着朱斌,“你怎么样?”

“小生意,赚钱,花钱,仅此而已。很多时候想念当兵的日子。”朱斌的眼睛眯了起来,看着渐渐发暗的水面。“你呢?一直没问你呢,你这么大的官,那么多事,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消遣了。嫂子明天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