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路遇(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已经快一个月了,秦浩开始觉得自己都要爆炸了。说是休假,但和一种无形的囚禁一样。一个长时间在外奔波的高级反恐专家,突然被停了职,说实话,他并不觉得委屈。一个严格的单位必须有着一个严格的纪律。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的职业。只是,这样的等待时间太长了。罗培缨整天忙碌不停,都难得回家来一次,他愈发的觉得无聊。每一次好容易接通了越强的电话,老上级总是那种淡淡的语气,让他耐心等待。交出了所有的证件,他甚至在手痒痒的时候,找个发泄的地方都没有。

他开始决定要找一个地方让自己好好的释放一下。幸运的是他并不是圈禁,相对的自由还是有的。联系了一个过去的老战友,现在退役在家乡,一个北方的海边,做着码头上买鱼卖鱼的营生。也许在辽阔的大海上能将自己的怒气宣泄出来。他开始计算着时间,那个海边离天可汗国首都并不遥远,开车十个小时足可以到达。决定了以后,他立刻像越强请示了一下,后者痛快的同意了。又跟罗培缨商量了一下,他那美丽的巾帼女友正好空出来了假期,便决定和他一起共享一下这浪漫的海上之旅。但是,需要秦浩先去,等她把手上的一些事情处理完,就立刻赶过来和他会合。

又向越强要了一辆挂着民用牌照的别克小车,他装上了食物和一些必须用品,兴致冲冲的出发了。

下了高速以后,到达目的地还有上百公里的车程。显然行驶速度降低了很多,但风景显然是要比在高速公路上所见的要美丽的多,又是阳春三月的时节,北方的原野虽然还有春寒的霜冻,但还是露出了许多春绿的盎然。这让秦浩又对自己说了,有失必有所得。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将车停下来,也许只是一种乐于帮人的本能而已。秦浩将车慢踩着刹车,让车子均匀减速恰到好处的停在了这个伸手要搭车的女子身边。很远,他就看见了她,一只手一直伸着。可是在这个前没有村,后没有店的公路上,没有车辆理会她的请求,就连运营乘客的长途车和旅游大巴也是呼啸而过。她不停的躲闪着在沙石路上一辆接着一辆疾驰而过的汽车,扬起阵阵尘灰,车尾还留下了蓝黑色的尾烟。但打车的手势一直顽强的朝路面上示意着。

隔着玻璃窗和副驾驶座,秦浩看着这个女子。她的衣服看来已经很久没有换过了,一个肮脏而且很旧的背包松松垮垮的搭在肩上。头发是染过的黄褐色,也因为邋遢看上去有些打结,但仍旧能够飘散起来,如每辆汽车飞速驶过时,便会因气流飞扬起来。

这不会是一个站在公路上讨营生的烟花女子,如果在这个地段拉客,显然,她的智商应该不是一般的低于常人。看着打扮,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需要他人的帮助,这是秦浩的最初的想法。一个经过专业特勤训练,并且常常在实战中得到良好体现的男人往往也是比较自负的。

“能帮你什么吗?”秦浩用电子自动锁放下了副驾驶座那一侧的车窗玻璃,问着已经走到车边的女子。

“你去那儿?”女子警惕的反问着秦浩。

这到并不奇怪,一个男人想在寂寞的公路上搭识一位女子,陌生人之间总会有些疑惑。这样做让秦浩更感到了放心。他笑着,指了指前方,“前面的海边码头,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送你到最近的城镇,或者顺路的话,你想要的目的地。”

秦浩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随和亲切点,不让人感到唐突。女子的眼神变了一下,不那么紧张,她拉了一下副驾驶的门,是锁着的。拍了拍车门,“就去那个海边,行吗?”并用手示意了一下车门。

‘哒’一声,秦浩还是遥控着开了车门,女子一低头,已经坐在了车里。

距离更加相近,秦浩清楚的看见了这个女人的外表。她大约二十来岁,但看上去很世故,脸上不太干净,有化妆的残留痕迹,公路上那么多灰尘的侵袭,让她显得比较邋遢。穿着的是一件较厚的拉链夹克衫,蒙蒙的也有不少脏土在上面。眼神让秦浩更感觉这是一个有什么问题的女孩,黑色的眸子是漠然的,偶尔闪动几下,亮光稍纵即逝,这是这几个月来秦浩很熟悉的目光。在培缨不在身边的视乎,他几乎就是这样的目光,呆呆的从镜子里看着自己。他开始有些好奇,心里产生一种想要究查的想法。

女孩儿看着秦浩,耸了耸肩,向前一指,示意着可以出发了。秦浩淡淡的一笑,重新打着了火,汽车重新上了正路。

“驴友?”秦浩开始了他小心翼翼的盘问。

“不是,你去海边干什么?工作?”很简单的回答,然后紧接着却给了秦浩两个问题。

“度假。你呢?能告诉我你去那儿是?”秦浩谨慎的回答着。他有种莫名的后悔,也许不应该让这个女子搭上他的车。

“滴滴滴”放在仪表盘处的手机铃响了,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在秦浩接起电话的一刹那,他眼角余光注意到了女孩儿的眼神中明显有一丝惊恐的神色掠过。

“亲爱的,到哪了?”电话里是培缨笑声。

“快了,我已经下高速了,估计还有两个多小时吧。”

“哦,我明天一早到。老朋友聚会,你开心点儿。”罗培缨为自己不能及时在秦浩的身边致着歉,并且开起了玩笑。“路上有没有艳遇啊?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爱慕你的机会啊”

秦浩本能的扭头望了一下坐在身边,一言不发、木然坐着的女孩儿,觉得培缨的幽默一点儿也不好笑,“看来你是动用了侦察卫星的权利来跟踪我了,你怎么知道我的身边儿坐着一个美人儿。”他尽力的挤出一些俏皮话语来应付自己的女友。

“哈哈,好吧,别浪费机会,我有事,挂了,亲爱的,等我。”培缨在电话那头咯咯的笑着,以信任的态度挂掉了电话。

将手机又扔在了仪表盘上,秦浩依旧看了女孩儿一眼,又回头看着正前方,平稳的驾驶着,嘴里一声轻哼的疑问,“嗯?”

“嗯?”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至少我能知道该怎么称呼你是吧。”

“哦,我亲戚在那里。我叫贾冰临,叫我冰冰就行。”女孩的回答几乎不带任何一丝语音上的变化。眼睛也似乎从没离开过正前方的路面,还能注意到她的眼珠子不时扫着车外的反光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