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老兵痛哭忏悔:活体解剖少女了解性知识

心情车站9527 收藏 17 32229
导读:对家住日本大阪附近的老人牧野秋良(音译)来说,过去的这60多年是一段难熬的岁月,因为他心中深藏了一个无法向外人诉说的秘密——他曾在二战期间被派往菲律宾,并在那里参与了臭名昭着的人体实验行动。 隐藏秘密 妻子不知 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熟悉牧野秋良的人都知道他曾是一名老兵,但是牧野秋良本人却很少主动提及那段往事,而是默默地做着一些慈善活动。他参与成立了纪念馆,给贫困的孩子捐赠衣物,为当地的棒球队购买整套的制服。2006年,这位83岁的老人又突然决定要到全国88个寺庙里朝圣

对家住日本大阪附近的老人牧野秋良(音译)来说,过去的这60多年是一段难熬的岁月,因为他心中深藏了一个无法向外人诉说的秘密——他曾在二战期间被派往菲律宾,并在那里参与了臭名昭着的人体实验行动。



隐藏秘密 妻子不知



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熟悉牧野秋良的人都知道他曾是一名老兵,但是牧野秋良本人却很少主动提及那段往事,而是默默地做着一些慈善活动。他参与成立了纪念馆,给贫困的孩子捐赠衣物,为当地的棒球队购买整套的制服。2006年,这位83岁的老人又突然决定要到全国88个寺庙里朝圣。不过,毕竟年事已高,在走到第40个寺庙后,牧野秋良因为疲劳过度而昏倒了。



此时的牧野突然想到了几年前去世的老伴。牧野秋良感慨地说,自己的这个秘密藏了一辈子,陪伴自己走过大半岁月的妻子到死都不知道他这段往事。可能看到自己所剩的时日无多,他才觉得有必要将此事“解密”,让后辈了解战争的残酷。



1944年,牧野以海军医护人员的身份被派到菲律宾南部的棉兰老岛。在1945年3月日本被击败前的4个月时间里,年轻的牧野参与了日本在二战期间最残酷的人体实验活动,残害了大量被俘的囚犯。



牧野回忆说,他曾亲手剖开了10个活着的菲律宾囚犯的胸膛,其中还包括2个少女。他切除了他们的四肢,取走了他们身上的肝、肾、子宫和还在跳动的心脏,目的只是为了增长解剖学的知识。



时至今日,牧野回想起这段往事,仍不忘强调说,这的确很有教育意义。每当他去看医生时,后者总是会为他丰富的人体知识而钦佩不已。牧野辩解说,他当时真的相信,参与这样的实验活动是对那些为美国人充当间谍的菲律宾人最好的报复,对于被解剖的这些对象,他的确是仇恨多过遗憾,尽管现在他也为曾经使用的残忍手段而感到恐怖。



据悉,牧野秋良的这份证词是日本第一份指证海军曾在菲律宾实行过活体实验的证词。以往,较为人们所熟知的从事此类活动的日军是臭名昭着的731 部队。在二战期间,他们曾在中国东北拿数千名中国人和俄罗斯人开刀,做人体实验。



听从命令 参与解剖



牧野秋良生于1923年,长在日本着名的港口城市神户。1940年,他加入日本海军,并在部队里接受了医护知识的培训。1942年,战争还在如火如荼地展开时,日本将要战败的征兆已经渐渐显露出来。



牧野回忆说,当时很多新兵入伍,他们一批比一批年轻,很多年龄看似只有15岁或16岁。“我们问他们,‘你们的枪呢’,他们回答说,‘我们没有枪,但是我们有竹矛’。当时我就意识到,我们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牧野被派到了棉兰老岛三宝颜市执行任务。



由于当地居住的多是以骁勇善战着称的摩洛族人,美军的攻势此时也日趋激烈,驻扎在那里的日军害怕受到攻击便以间谍罪大肆逮捕这些居民,并把他们投到早已挖好的坑里让其自生自灭。牧野说,他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不是间谍,指挥官说他们是,士兵们就相信。“我知道我们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我们当时的精神状态已经非常诡异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真的能够作出任何事。”



于是,牧野所在的部队开始走向疯狂。他们拿活人来“测试”手中的刀子是否锋利。牧野还记得,有几名军官是毫无实战经验的大学生,只因为他们受过高等教育,所以他们入伍便可以当官。他们为了起到表率的作用,便拿着刀砍向被捆绑的囚犯,可是因为刀子太钝,被害人并没有一刀毙命,依旧苦苦挣扎,现场惨不忍睹。



1944年末的一天,牧野被上司、一名海军军医叫到办公室,直到现在,牧野仍拒绝说出这位军官的名字。官居上尉的上司当时对他说:“若是我遭遇任何不测,就由你来接替我的位子。”随后便带他去看活体实验过程。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牧野至今仍历历在目。“一开始,是一个中年男子。他完全放弃了抵抗,被绑在床上全身麻醉,已经失去了知觉。上尉剖开了这个人的腹腔,指着内脏器官对我说,‘这是肝脏,这是脾脏,这是心脏’。男子的心脏当时还在跳动,上尉便将之一剖两半,把心脏的内部结构展示在我面前。那名男子当场死亡。”



牧野称,他当时并不想参与这样的活动,但是上司下了命令,他就必须执行,否则便会被杀。第一嘲人体解剖课”持续了大约1个小时,尸体被利用完后便被丢弃到一个坑里。此后,牧野先后又效法上司解剖了数人。他还拿两个看似只有18岁或者19岁模样的少女做实验,将她们的子宫摘下来展示给年轻的士兵看,让他们了解性知识。



牧野反思说,他当时非常崇拜这位上司,愿意相信并听从他下达的一切命令。但是直到多年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当时是被上司利用了。



反思历史 提醒世人



1945年3月,美军攻入菲律宾,驻守的日军仓皇逃入丛林中。牧野在丛林里度过了7个月非人般的生活,直到日军宣布投降。走出丛林时,一名记者还拍下了他瘦骨嶙峋的狼狈模样。返回日本后,牧野便开始反思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他结了婚,生了两个儿子,曾在医院中做过一段时间,很快又转行搞建筑。偶尔他会回到三宝颜那个拥有他太多血腥回忆的地方,思考着当年的所作所为。他将自己的经历结集成册,出版发行,也会到学校讲述那段恐怖经历。但是他却从不向人提起活体实验的这一段,直到去年他突然有感时日无多。



2006年10月,牧野接受了日本地方媒体的采访,吐露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秘密。自此之后,他便一发不可收拾,四处宣讲这段历史。他曾经接受过日本一家着名媒体的采访,但是却似乎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引起各界关注。牧野说:“了解当年这段历史的人已经不多了,我能存活至今已经算是一个奇迹。我必须告诉世人,特别是对此事一无所知的孩子,只有这样我才会找到心灵的安宁。”



美国人眼中的日本兵:以人肉为食



关于二战期间残暴的日本兵吃人肉的传闻由来已久,可是除了证人的控诉,日本人的忏悔及一些有良心的日本作家书面披露,最直接的图片证据却很罕见。



最早,最权威的证据来源于一个日本人荻原长一的一部书,《骷髅的证词》。里面描述了日本人在菲律宾战斗中诸多吃人肉的可怕情形;日本人甚至吃掉自己的战友。



日本历史学家Yuki Tanaka也研究过相关残忍事实,他认为当时的日军恶行不是随机和小规模的发生,而是“令人震惊的”团体性事件。别人吃,你不吃,可能会遭到排斥。饥饿的他们还有一个逻辑:吃俘虏,要强于吃自己人。



另一位日本老兵Tsuji Masanobu也曾供述日本人曾经吃掉俘虏的美军飞行员,肝脏是由军官享用的。



当时盟军在太平洋战场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日本人的反抗也很激烈,但是日本军舰不能靠近,他们丧失了给养。


4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