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新华网的聚焦中国农业银行IPO,在特别报道栏,推出了《项俊波:农行成功登陆A股和H股 避免“贱卖”质疑》这一显赫标题。万众瞩目之下,项先生何出此言笔者不敢妄加猜测,但笔者认为,与农行是否“贱卖”相比,更值得关注的是,农行是否真正树立以诚为本的核心价值理念一心一意竭诚服务于社会?


莫让农行的“大行德广”变了味——从避免“贱卖”质疑说开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就在万众瞩目的农行IPO之际,在农行首页上竟广而告之的承诺“今日的投入,明日的收获——农行为您做到”。对此,笔者十分认同网友的观点:不论是出于某种目的,但广而告之“今日的投入,明日的收获——农行为您做到”这样一句诺言难道不显的过于张扬吗?更何况“今日的投入,明日的收获”难道不是客观存在的现实吗?对于一种客观存在的现实也还要农行来做到吗?还有做什么事情的难度比做这种连做都不用做都存在的事情更卑微?显然,与弄虚作假相比,虽然这种行为并未涉嫌欺诈,但是这未必就能受到尊重。毕竟这种拿最卑微事情去承诺的做法是没有丝毫诚意的。


莫让农行的“大行德广”变了味——从避免“贱卖”质疑说开去

姑且不论农行是否诚心诚意服务于社会,就农行树立“大行德广”这样一个招牌而言,从字面的意思“大行德广”看起来很有德行,但话又说回来,现今农行与之实在是相差甚远——没有诚意,哪来德行?看看没有德行的农行的信誉又会好到哪里去呢?不论是[北京晚报]的《对“二赖子”银行要加强监管》也好,不论是[香港经济网]的《农行一面抹胭脂而另一面当众脱裤子!》也好,等等其它众人所耳濡目染的证据确凿的存在于农行肌体上的关于农行信誉的斑斑劣迹,这些铁一般的事实,难道不都是农行信誉卑劣的证明吗?


回顾“东施效颦”那个故事。西施中国历史上的“四大美女”之一,是春秋时期越国人,有心痛的毛病。犯病时手扶住胸口,皱着眉头,比平时更美丽。同村女孩东施学着西施的样子扶住胸口,皱着眉头,因其本来就长得丑,再加上刻意地模仿西施的动作,装腔作势的怪样子,让人更加厌恶。而没有诚意、不讲信誉的农行为自身冠冕看似很有德行的“大行德广”又何尝不是在上演“东施效颦”这种“拿屁股当脸”污染公众视觉的闹剧呢?切记:“别人的优点,不见得是你的优点,或许还会是你的缺点。”


农行的“大行德广”具体变了什么味


如今“大行德广伴你成长”已被农行自树为招牌,卑人建议:农行先自行拆除,在条件成熟时再立为好,并且别无选择!因为会的公德是以诚信为基础,而农行一面自吹自擂大肆标榜诚信,另一方面又在做偷鸡摸狗的勾,实属诈骗行为。如果不拆除这块招牌,将会导致更多的无辜者深受其害。——引自[香港经济网]《农行一面抹胭脂而另一面当众脱裤子!》[查看详细>>>]


农行必须重塑企业形象


农行的股改引进世美咨询管理公司的管理经验,还未真正深入到分支机构,农行的分支机构的官商习气,人浮于事的作风还未扭转。企业的市场竞争力的提升,需要全员的参与,能凝聚全员心神的是全体职员认同的优秀企业文化。要建设好优秀的企业文化,不是靠移植就可以实现的,需要农行全员的共同智慧和卓越的奉献。——引自[联合早报网]《农行真的脆弱到不堪一击了吗?》[查看详细>>>]


农行的“标新立异”与瞄准“国际一流”


观世界经济大局,在饱受金融危机的冲击下,纷纷呈现一片冰霜雪雨。看中国经济在金融改革的大潮中,犹如“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之势。农行股份制公司的成立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中,如旭日冉冉升起。农行的首任董事长项俊波先生曾庄严地向世界宣告:“我们的目标是把农行建立成为世界一流的、全面型现代化的大银行。”铿锵豪言,声声震耳。标新立异,无疑给农行带来蓬勃生机。如果农行认真务实地总结过去,会给将来的发展留下更好的启迪。——引自[价值中国网]《旭升观沧海 月异话农行》[查看详细>>>]

记者:您心目中未来的农行是什么样子?项俊波:农行的战略目标明确提出:将凭借农行在城市的主流银行地位和县域地区的领先地位,通过成功实施一系列战略举措,成为一家国际一流的商业银行。——引自[人民网]《农行瞄准“国际一流”》[查看详细>>>]


农行所要面临的“危机”


随着国家金融改革步伐的加快,农行靠政府作信用担保的日子即将过去,一个靠市场求得生存和发展的时代即将来临。要想在市场将自己打拼成为一流的金融服务企业,就必须有很强的竞争力和一流的员工素质。诚信与责任是企业竞争力的核心,只有企业上下守诚信负责任,才能获得市场客户的信任和忠诚。才是提升竞争力的唯一手段。没有客户的加入与信任,金融业将成为无本之末和无源之水,那种不守诚信,不负责任的行为,只会让顾客望而却步。其结果是:失去信用,失去客户和市场。——引自[汉网-武汉晚报]《农行当今如此缺德 将来难有作为!》[查看详细>>>]


莫让农行的“大行德广”变了味——从避免“贱卖”质疑说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