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军事五项队8个独创技术动作被列入世界经典

jiwuy 收藏 1 1070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29_36152_11536152.jpg[/img] 在第56届军事五项世锦赛上获得男子团体冠军的中国队队员举起“戴布鲁斯杯”。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29_36158_11536158.jpg[/img] 获世锦赛个人和团体冠军的何树感在进行投弹训练。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国军事五项队8个独创技术动作被列入世界经典

在第56届军事五项世锦赛上获得男子团体冠军的中国队队员举起“戴布鲁斯杯”。


我国军事五项队8个独创技术动作被列入世界经典

获世锦赛个人和团体冠军的何树感在进行投弹训练。


我国军事五项队8个独创技术动作被列入世界经典

获世锦赛团体冠军的陈学明在进行50米障碍游泳训练


我国军事五项队8个独创技术动作被列入世界经典

我军最年轻的军事五项世界冠军张雪在射击训练中。


人们往往只看到冠军头上炫目的光环,却不太关注冠军为之付出的努力;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人们往往也只关注最后的结果,却忽视了中间的过程。一位拿了十余枚金牌的军事五项队老队员说:“回顾过去,我仍觉得最可宝贵的是过程。过程是最美的,忽视过程,结果就不是想要的;有了过程,结果就是我想要的。”


这个道理多数人应该都懂,但英雄之所以区别于寻常人,也许仅仅在于他们把“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完成得更完美!从“英雄军事五项队”队员的成长之路中,除了感动,我们是否能够收获更多启示呢?


——编 者


在八一军体大队营区,一座高大的“世界冠军碑”像巨人般巍然屹立。在它的基座上,镌刻着一排大字:献给托起五星红旗的英雄们!


托起五星红旗,英雄的业绩令人神驰目眩。在国际军体的“看家项目”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上,我军事五项队无论是金牌数、破世界纪录数,还是连冠的次数,均高居世界第一。


托起五星红旗,英雄的精神令人热血升腾。在被认为是国际军体中最精彩、最艰苦、最残酷的军事五项比赛中,他们的爱国情怀、拼搏精神以及脱胎于我军优良传统的精神气质,赢得世界赞誉。


徜徉于英雄成长的环境,如同置身拥有无限魔力的磁场,让人无时无刻不充盈着激情,并从心底燃起探究英雄成长之路的冲动……


为啥选中了“丑小鸭”?


英雄并不都是天资迥异,更不会像神话故事里的“英雄”一样具有天生神力。


军事五项队队员多数来自基层部队。除了挑选一些部队比武中涌现出来的训练尖子,有时候教练们也会发现一些意外之才。


有一次,老队长白月友到某通信团挑队员。站在七八个女兵中间,有个身材瘦弱的姑娘毫不起眼,她叫申丽萍。小姑娘越野成绩不错,但轮到投弹时,用上了浑身的劲儿,也没投过18米。白月友让下一个女兵试投,申丽萍眼泪滚出来,却不愿把手榴弹给人家。


“首长,我还要投!”她倔强地说


再投更近。申丽萍昂着头,央求说:“我还要投!”


白月友很感动,他从泪眼中看到一个优秀运动员必不可少的素质,姑娘入选了。这位老教练告诉记者,军事五项队选人才首先要看思想是否过硬、人品是否优秀,只要具备坚忍不拔的钻劲儿和狠劲儿,哪怕力量和速度稍差也能练出来。


“丑小鸭”果然成了“美天鹅”。不几年,申丽萍就进入一线队伍,后来成为团体冠军的一员。不仅如此,这位不服输、肯动脑的小姑娘还创造了一个新动作——50厘米高的低桩铁丝网,过去运动员都是采取爬行通过法,申丽萍在世锦赛上第一次采用了鱼跃钻网新技术,一个鱼跃入网就钻进去三四米,完成了爬行距离的五分之一,使过障速度大大提高。这个技术动作被命名为“申丽萍鱼跃钻低网”。


“珍爱羽毛将失去翅膀”


此次各路记者组团前往军事五项队采访,队里专门邀请大家到500米障碍场体验,并一再嘱咐,千万别受伤。大家被场内这些林立的“拦路虎”镇住了,一时没人应声,一位稍有点体育功底的记者好不容易爬上了“爱尔兰高板”,却因为下跳动作不规范,顿时撕裂了膝盖韧带,好多天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


干上了军事五项,伤痛和流血就如影随形地伴随着每个人。500米障碍场上,男子20个、女子16个冷冰冰的障碍,不仅是男子汉的难点课目,对于女兵更是难中之难,过壕沟、钻涵洞、爬软梯……集速度、力量和技巧于一体,像“爱尔兰高板”这样的障碍,队员们一年翻越何止千百遍,就算技巧谙熟于心,但只要精力稍有不集中、动作略微变形,就可能叫你“挂彩”。


徐蕾和田琳娜是女队“九连冠”的功臣,九次夺冠她俩一次没落全部参加。十几年的运动生涯,留给她们的不仅有冠军的荣誉,更有伤病的折磨。


“有一种生活,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艰辛;有一种艰辛,你没有体会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快乐;有一种快乐,你没有拥有过,就不知道其中的纯粹。”


强者面对艰险,仍会选择乐观,三次动过膝关节手术的徐蕾竟然还能这样幽默地告诉记者:“这么多年,我和伤病都已经学会了互相迁就对方,我们是‘老朋友’关系,只要我还能忍着、能抗住,我俩就会一起回到训练场。”


按说,得益于良好的协调性和柔韧的肌腱,田琳娜在队里是伤病最少的队员之一,但这位拼了十几年的老将今年也“中了招”——一个多月前,田琳娜翻壕沟时膝盖半月板三条韧带同时断裂,顿时倒在壕沟里动弹不得。打了20多天的石膏,直到现在她的膝盖仍又黑又肿,里面是未消的脓血。


“我挺坚强的,真的。”见到田琳娜时,她抚摸着自己的伤腿平淡地说。从这话中,记者听不到一点儿自夸,反而感觉到一种拼到人生极致时的平静。


“她真的挺坚强。”田琳娜的丈夫刘伟也这样说。


刘伟曾是军事五项队里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一举夺得男子个人、团体冠军,平了一次射击世界纪录。退役后,刘伟成了妻子的“保健医生”,他买来了按摩床、按摩椅和按摩脚盆,用能够想到、学到的各种方式为妻子抚平训练和比赛中留下的伤痛。


“2002年世锦赛,她过矮墙时一头栽下来,满脸是血,她想也没想爬起来接着跑,当年还破了500米障碍的世界纪录;2004年是训练中胳膊脱臼,右边锁骨也骨折了,现在锁骨还是S形;2006年是右脚大拇指骨头错位,她‘懒得’做手术,用胶布把脚趾绑紧接着练……”刘伟掰着手指头一点点回忆着。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全队上下都承认的那位 “伤病少”的队员吗?那些“伤病多”的呢?


“如果你过分珍爱自己的羽毛,不使它受一点损伤,那么你将失去两只翅膀,永远不再能够凌空飞翔。”


田琳娜喜欢英国大诗人雪莱的这句诗。她说,8月份又要比赛了,真盼着膝盖的伤能早点消肿,她还想再一次凌空飞翔……


“教练,你是魔鬼!”


“战争年代,军人战死疆场最光荣;和平时期,夺取‘戴布鲁斯杯’最光荣!”


抱定夺冠理想的李忠刚入队时并不引人注目,投弹不过30米,游泳是只“旱鸭子”。为了梦想,他暗暗使劲,自觉加量加强度。但量和强度上去了,伤病也接踵而至。8公里山地越野阶段考核,李忠拖着伤腿拼完全程,成绩却比平常训练差了十几秒。


“重跑!”终点处,教练掐着秒表,两眼一瞪。


李忠满腹委屈,他努了努嘴,解释的话终于还是咽了下去——服从,是军人的天职;要解释,也得等到执行命令后!这个执拗的东北汉子咬牙又跑了8公里,到终点时早已汗透衣衫,是一路狂奔出的热汗,更是伤腿吃疼冒的冷汗!


“军人嘛,就得服从!”多年来,李忠从未因为这事儿埋怨过教练。不过,女队队员徐蕾却清清楚楚记得,自己曾说教练张坤是“魔鬼”。


那是徐蕾第二次从手术台上下来后,膝盖的创伤没有痊愈,大赛日期却越来越近。作为队里的绝对主力,教练着急,徐蕾更急。为了赶上训练进度,她每天偷偷一个人用一只脚从一楼到四楼跳上跳下几十个来回。但伤腿却一直支撑不了身体的重量,一着地,疼得钻心!


只剩下最后一次考核机会了,如果不能参加考核,就不能出国参赛。疼,疼,疼!徐蕾脑子中就剩下了疼。连走路都不敢,何谈跑完高强度的4公里山路,更不敢想与500米障碍场上16个钢筋水泥的“怪物”硬碰硬。此时,对徐蕾寄予厚望的张坤教练真急了:“你要再不跑,我就不用你了!”


“教练,你是魔鬼!”这话,徐蕾脱口而出,眼泪顿时流了满脸。委屈,能不委屈吗?!但哭够了,这位铁姑娘横下一条心——不练走了,拖着伤腿直接跑!


那一年,她参加了考核,也出国比赛了,还拿了冠军,破了世界纪录……


张坤教练当然不是魔鬼!在记者见过的所有军事五项队教练中,他可能是看上去最和气、最能体贴队员的一位。


徐蕾何尝不懂自己教练的心?她记得自己每次做手术,都不敢让家里人知道,是张教练在自己家里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骑着摩托车紧赶慢赶跑到医院,送到她的床头;她还记得过生日时,张教练买来大蛋糕给她带来的惊喜;她更知道,伤病是金牌之敌,战胜不了伤病就不可能登上领奖台,甚至运动生涯也可能提前结束……


记者从八一军体大队副大队长矫力鸣口中得知,被誉为“冠军路上铺路石”的张坤,执教军事五项队11年,带出了23个世界冠军。严与慈,在他身上完美结合。


着了魔的“疯丫头”


中国队队员的身体条件看上去不如欧美军事五项选手好。从我们女队颁奖时的照片就能看出来,虽然她们站在冠军领奖台上,但跟亚军、季军选手的高度也差不了多少。


个头矮些不怕,因为军事五项锤炼的是全能战士,在大口径步枪射击、500米障碍、50米障碍游泳、投弹和越野等五个项目中,我们的队员没有“短板”。这其实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许多外军队伍不是不想补齐“短板”,只是缺少一点钻劲儿和韧劲儿。


吴建筑教练当年就碰上一件“挠头事儿”,他的队员邵文芳胳膊练肿了,投出去的手榴弹还不如尖子运动员的一半远。


“你见过赶马车的马鞭吗?”吴建筑启发道。邵文芳困惑地睁大眼睛。吴建筑用手比划说,那鞭梢最有劲,打得最疼。投弹时全身力量传到右手,投弹一瞬间手就是鞭梢,投得最远。


邵文芳若有所悟,她手拿小树枝甩来甩去,找“赶马车”的感觉。有时候边吃饭边想,像是着了魔,猛然间似乎悟到什么,推开碗筷,一个人在饭堂外比划半天——这个劲头,有点像武侠小说中的“武痴”。还别说,终于有一天,邵文芳“赶马车”赶出门道了,她的投弹成绩翻着跟头往上涨。参加国际比赛时,邵文芳不仅夺得个人冠军,还连续两年战胜那些人高马大的外国选手,打破了投弹世界纪录。


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当时的国际军体理事会主席还亲自为她颁发金笔留念。


“灵感像火花,‘噌’地闪一下,抓住它‘啪’地燃亮,不时‘添柴’,便越烧越旺,汗水就是柴。”邵文芳这样总结自己苦练中的灵光一现。


不管是“土办法”还是高科技,只要能改进训练手段、提高比赛成绩,军事五项队奉行的都是“拿来主义”——


30年来,他们群策群力、集体攻关,有八个独创技术动作被列入世界军事五项运动的名人技术经典;他们建立了数据库,把多年训练比赛的战例、国外优秀选手的综合技术参数和我军运动员的单项训练指数,进行量化分析,科学制订训练方案;他们把练体能、练技能、练智能“三能”训练一体化,确定了“力量体能为基础、心理智能是关键,动作技能来表现”的数字模型;他们通过对血尿素、血乳酸、运动心率、肌酸激酶等生理生化指标的监控,准确把握训练负荷,这一实践被列为国家体育科研攻关重点成果……


“男兵动作”是犯规?


除了刻苦钻研补“短板”,中国军事五项队还有一件克敌制胜的法宝——高标准。


军事五项队走向世界,跻身强队之后,成为许多欧美强国军队研究的重点和训练中的“假想敌”。军事五项队全体官兵意识到,要想战胜对手,首先要战胜自己。所以,他们确立的训练标准高于比赛,高于外军。


训练场上,他们把3米远的投弹助跑线缩短到2米,越野场地20米的垂直比高升高到50米以上,0.5米高的低桩铁丝网降低至0.45米,2米深的壕沟加深到2.2米,这样把长的压短、短的拉长,高的变低、低的变高,小的放大、大的缩小,窄的扩宽、宽的削窄,大大提高了训练难度和强度。


这几年,为应对日趋激烈的赛场竞争,世界体坛一些运动项目中出现了“女子动作男性化”的趋势。其实,早在军事五项队创建女队开始,我们的巾帼女杰们就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和实践。女子动作男性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了获得和男运动员相当的速度、力量和技巧,姑娘们付出的心血和汗水常人难以想象。终于,通过两米高的“爱尔兰高板”时,女队员能像男队员一样,采用双立臂上翻过障碍;过三道矮墙时,中国女兵能清一色地采用单手撑墙侧身飞跃……


曾担任女队教练的潘新廷给记者讲述了这样一段趣事——


一次世锦赛上,中国女队和某国女队在射击、500米障碍中斗得难分难解,之后的游泳比赛中,中国女兵们超常发挥,一举领先对手147分。泳道中,中国队员过障碍高板,全是男兵的双立臂动作,各队女队员看呆了,观众席上掌声如潮。


这支外国队伍的领队终于坐不住了,问己队教练:“女兵做男兵动作,是否违反比赛规则?”


该教练耸耸肩,摊开双手:“No!”


高标准带来新突破。1994年世锦赛上,王恋英在射击比赛中技惊四座,打出了199环,这一成绩不仅打破世界纪录,而且超过了现场的所有男兵!据统计,中国军事五项队先后有64人次打破世界纪录,至今仍有6项纪录无人超越。


2008年在土耳其安卡拉世锦赛上,曾获得11个军事五项世界冠军的德国队教练尼纳贝尔看过中国队比赛后,不由自主地称赞说:“中国队敢于自我超越,实力也高人一筹,你们为推动世界军事五项运动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抱成团的筷子折不断


2009年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第56届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上,我军男队卫冕团体冠军之路异常凶险——


比赛前四项结束,东道主和另外一支代表队排名靠前,我军男队与第一名总积分差距高达243.5分。尽管最后一项8公里越野是我们的强项,但每名队员必须追上对手1分多钟才能卫冕成功,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男子越野跑发令枪一响,我军男队陈苗飞、何树感、王小康、杨世伟、陈学明、李志博六员虎将似脱缰烈马向极限冲刺。他们的战术是“人盯人”,他们每人都有自己的任务,谁追谁,谁掩护,大家早就心中有数。


4名刚刚跑完比赛的女队队员还没等喘口气,就一路直奔事先布置好的地点。赛道旁,每一两公里就有我们的女队队员或教练,拿着秒表、手擎国旗为场上队员鼓劲、加油、报成绩。时间一分一秒地消失在脚下,出发3公里后,我军队员平均每人已经追上对手约40秒!半程过后,他们已经与领先的队伍相差无几。就在东道主备好香槟酒,要为他们时隔多年再次取得男团桂冠庆功时,我军男队步步反超,实现惊天逆转!


“一根筷子轻轻被折断,十双筷子牢牢抱成团。”


30年来,集体主义在这个钢铁团队里已经成为一种精神传承,无论在训练中还是赛场上,顾全大局、密切协作的团队精神无处不在:训练场上,二线队员冒着受伤的风险主动尝试新动作;训练之余,队长、教练和队医不顾疲劳,为队员按摩放松;赛场上,一些很有实力的运动员,甘愿放弃自己拿名次的机会为战友领跑,掩护队友冲击金牌……


在军事五项队,尽管许多人带着冠军梦想而来,却往往伴着伤残病痛而去。队员赵佰江当了7年陪练,模拟欧美运动员与队友对抗,练得膝关节严重损伤,胳膊3次骨折。经他陪练的运动员有6人拿了世界冠军,8人荣立一、二等功,可他没有出过一次国,没有登过一次领奖台。


带着《残疾军人证》退伍返乡后,这位硬邦邦的汉子扛过油桶、干过推销,还卖过羊肉串,如今他在建筑工地开搅拌机赚钱养家。有人认为他在军事五项队拼了这么多年,冠军没拿到不值,赵佰江却这样告诉记者:“我没拿到冠军,我的战友们拿到了!10年过去了,我依旧留恋这个集体,留恋大家一起奋斗的日子。经过在军事五项队的磨练,从此没啥再能难住我。”


军事五项队队员都喜欢一首歌:“一支竹篙呀,难渡汪洋海;众人划桨哟,开动大帆船。一棵小树呀,弱不禁风雨;百里森林哟,并肩耐岁寒……”


每逢晚会,队员们总要合唱这首歌。


最后十个人


伴随着数不清的伤痛,经历了最严苛的训练,洒下了无尽的汗水、泪水和血水……当又一年世锦赛的战鼓擂响前,军事五项队的队员们将迎来三次考核。最后,成绩、经验、状态最为优秀的10个人将有机会迈出国门,进行他们最为渴望的、光荣而神圣的“捍卫军旗之战”!


优秀是筛选出来的,这是人类社会、更是军事体育生存、发展的规律。从跨入军事五项队的门槛开始,所有的队员就面临着激烈的挑战,这挑战铁面无私,它只把机会给予男子前6名、女子前4名的优秀者。


“男儿不展风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军事五项队之所以锻造成了一支“拖不垮、打不烂”的钢铁团队,正是因为他们“崇尚优秀、拒绝平庸,崇尚荣誉、争当冠军,崇尚血性、敢做铁人”!这24个字,喊在队员嘴上,也刻在他们心里。


在军事五项队采访时,正赶上今年入夏以来北京最热的几天。从训练场回到空调房,女队教练吴金凤说:“真热,都快赶上1998年那次热浪了!”吴金凤接下来讲的,正是那一年盛夏军事五项队最后一次考核中发生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名字叫俞永卓,他是一位天赋一般但意志坚强的勇士,这一次考核如果成绩还是不理想,就肯定无法参加世锦赛。


“那一天,太阳比现在还毒,烤得水泥路烫脚。越野赛中,俞永卓出现了明显的中暑症状,但他没有放弃。到了最后几百米,他已经晕了,先是摇摇晃晃横着跑,后来是蛇形跑,教练和队员们往他身上淋水降温,喊他‘停止比赛吧’,他不听,或许根本听不见。两名女队员只好一左一右保护着他,终于到了终点,他像个木头人一样吧嗒一声倒在地上……”


“你看着他拼得要死要活的时候,你就不由自主地激情澎湃。”那一年,俞永卓没有参赛,但他的精神伴随着他的战友们;那一年,是军事五项队的丰收年,总共6枚世锦赛金牌,作为队员的吴金凤和其他队员一起夺回5枚;那一年的那一幕,即使12年后,还鲜活地印在吴金凤的脑海里。


总参某部一位将军用诗一样的语言形容这些可爱的战士们:“这是一群能把所有困难嚼碎吞到肚里、内化为动力的人!是一个个跌倒了叮当作响、站起来虎虎生风的铁人!是一个个心中永远只有战场、永远保持冲锋姿态的中国军人!”


最后十个人!他们代表着一个群体。这个群体是集合在八一军旗下的无畏勇士,从他们身上,你能看到人民军队从艰苦卓绝的革命战争年代传承下来的战斗精神;这个群体是新时代成长起来的骄子,他们对祖国倾注了无限的爱,视祖国的荣誉高于自己的生命;这个群体中,并非每个人都有机会走出国门与世界各国的军人同场竞技,但他们一样用拼搏诠释了当代军人忠诚使命的崇高品格!


“军五”情


■军事五项队新队员 刘鸿雁


看到“世界冠军碑”,我在这里留下,我从这里出发。


那一路比想象中艰苦,苦到不想继续感觉证明自己还活着的疼痛,苦到经过了这样的跋涉,就不再畏惧人生的任何坎坷。


那一路比想象中自豪,自豪于“夺金牌、破纪录、升国旗、奏国歌”的使命,自豪于投身“军五”,常会在冠军梦中笑醒。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