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鬼子死磕 第一部 血色苍茫 第四十一章 活体解剖(3)

百成 收藏 5 3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size][/URL] “我就是在调查七三一部队的底细的过程中被捕的,但我已基本摸清了这支部队的情况!”林志刚淡淡地说,“他们共分八个部,第一部在活体试验者身上研究淋巴腺鼠疫,霍乱,炭疽病,伤寒,肺结核等。第二部研究生物武器的在战场上的使用,特别是在传播细菌和寄生虫的设备的研究方面。第三部生产容纳生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


“我就是在调查七三一部队的底细的过程中被捕的,但我已基本摸清了这支部队的情况!”林志刚淡淡地说,“他们共分八个部,第一部在活体试验者身上研究淋巴腺鼠疫,霍乱,炭疽病,伤寒,肺结核等。第二部研究生物武器的在战场上的使用,特别是在传播细菌和寄生虫的设备的研究方面。第三部生产容纳生物战剂的炮弹。第四部生产各种生物战剂。第五部负责培训从事细菌武器,细菌战的人才。第六部负责器材,设备的供应。第七部负责细菌感染的预防和日本人的医疗。第八部: 负责整个部队的财务管理、生产计划、人事分配。”林志刚的眼神望向窗外,眼里充满了愤怒与憎恨。

贾九有些听不明白,但他知道日本人确实杀了不少中国人!

“那些失踪的人一定是被抓到这里做实验了,怪不得有人说只要送到这里便没有活着出去的!”贾九自言自语道。

“活休解剖,冷冻,噪音,病毒等试验科目不知害了多少人!”林志刚痛苦地用手敲击着狱墙,“他们将人的胃切下来,将肠子直接接到食道上,将人的左右手互换位置,将人的器官与动物的器官互换……”

贾九没有听到林志刚后来还说了些什么,但他知道小虎就是被活着开了膛!他想到自己有一天也可能被活着开了膛,不犹得打了一个寒战。他此时又找到了害怕的感觉。“那咱们绝食不吃饭!”贾九突然说。他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因为这样自己的体质就不可能好起来。

“你的想法太简单了,如果有意对抗的话,你看看外面!”王顺东说着用手指了指窗外的大烟囱。

贾九来到窗边,向外望去,只见窗外的烟囱里冒着浓浓的黑烟!

“所有犯人都要从那里爬出去!”

“什么意思?”

“那下面就是焚尸炉!”

贾九打了一个冷战!

“我们来了很长的时间了,那座焚尸炉就从没有停过火!”王顺东一脸木讷,似乎对这些早已习惯。

就在此时牢房的门一开,进来两个日本兵,“木头3802!”

林志刚平静地站了起来,向大家挥了挥手,“你们继续和小鬼子斗!不要让小鬼子小瞧了咱们!”

林志刚被拉了出去,走廊里传来了林志刚激昂的呼喊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

贾九又一次落泪了,他知道这将是永别!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哭几次,他觉得自己要坚强,不能让小日鬼子看扁了!他决定自己在临刑时候也要喊点什么,但又不知道到底要喊什么!后面他想起了“杀倭令”中的两句话,“犯我中华者死,杀我中华了民者死!”贾九来到窗前,看着外面那烟囱里的浓浓黑烟,似乎闻到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夜里贾九睡不着觉,他又想起了小虎,想起了赵明德,想起了周永林,想起……想着想着,贾九的脸上突然现出一丝笑容,他觉得过几天能再次见到他们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两天之后,牢房的门又一次开了!“木头3827!”

王顺东站了起来,他似乎有些紧张,“你们要坚持到最后,中国人是有骨气的!咱们来生再见!”

王顺东被带出去了,走廊里传来了“还我河山,中国国民党万岁”的呼声。

贾九又一次落了泪,这是一种极度的痛苦,这种痛苦比被开膛挖心还难受!

又过了两天,牢房的门又被打开了。“木头3819!”

王天雄凛然站了起来。“贾九,就剩你自己了!咱们兄弟下面见!兄弟先走一步了!哈哈哈哈!”贾九觉得王天雄不是像去送死,而是像去赶集。他从王天雄的身上找到了一种安慰——死没什么可怕的!

王天雄被带了出去,走廊里传来了:“小日本**你姥姥,二十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贾九这一次没有哭,他已经感觉不到什么是痛苦了!他呆呆地看着窗外的那根烟囱,自言自语道:“又要有一个亲人从那里爬出去了!”

两天后贾九被两个日本兵像拎小鸡一般拎了出去。贾九的浑身都在颤抖,他知道这一次终于轮到自己了。他也想喊两句,但一紧张竟然把先前想好的词忘了。他真想给自己两个嘴巴,但自己的胳膊却被日本兵架得结结实实。

贾九被带到一间屋中,一股浓浓的臭气熏得他喘不过气来!

屋中的十几张床上躺满了人。仔细一看,贾九不禁骨酥筋麻!床上躺的根本不能说是人,而更应该说是一些喘气的尸体!他们被紧紧地绑在床体上,赤身裸体,混身溃烂,双眼爆鼓,身下正淌着脓水,那一只只已烂掉手指的手臂上插着一根根管子!

贾九知道了“日本人是想让这些人活活烂死!”

贾九突然想起了他想喊声那句话,也不知道他从那来的那股子力气,竟然一下挣脱了两个日本兵!两个日本兵不禁一呆!发现贾九已经跪在了地上。“我是大日本第一良民啊,犬养太郎,乔本雄一都是是我救的啊,黑龙会的老大左腾依男是我大哥,川崎善弘是我二哥,我是绝对的良民啊!左腾依男!川崎善弘!!!”贾九此时已经声嘶力竭。

两个日本兵呆在了那里,他们似乎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形,不过那几个日本人的名字他们却是知道的。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便又把贾九像托死狗一般托了回去。

贾九此时除了发抖,什么都不知道了,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先前的一切设想,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过了许久,贾九才渐渐地从恐惧中清醒过来,他抡起巴掌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妈了个巴子的,一点骨气也没有!还是不是中国人!”贾九自己骂道。他暗下决心,不管再发生什么事自己都要挺直腰杆,做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反正是一死。贾九觉得自己被带回来可能跟自己说的话有关。

突然牢房的门开了,进来一个日本军官,后面跟了很多日本兵!

贾九昂然站了起来,没有做声。

“石井阁下,这个人说他是大日本第一良民!”一个日本兵用中国话高声说。

日本军官,眯着眼睛看了看面前的贾九,低声问:“你地,什么地干活?”

贾九早看惯了日本人的这副嘴脸,高声道:“我是贾九,大日本第一良民。犬养太郎,与乔本雄一都是我救的,黑龙会老大左腾依男是我大哥,川崎善弘是我二哥!日本人怎么连我也不放过?”

“哈哈哈哈!尤希,你地真话?”石井笑着问。

“那当然!不信你们可以去查!”贾九坚定地道。他觉得这是有生以来在日本人面前说的最有骨气的话,自己不能让日本人瞧不起!

“尤希,我地查查!”说完,石井转身带人出去了。

贾九又被关在了牢房里,一连十几天过去了,也没有人再来提他,但每天的伙食却一直在提高,而且晚上还有一壶酒。贾九有些想不明白,日本人的监狱里怎么还有酒?但想得通的是“给了就别拿回去,九爷就是死也要当一个饱死鬼,不喝白不喝!”喝过了酒,贾九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自己也像变了个人似的。自己此时已然是一名将赴刑场的英雄,自己的口号是:“妈了个巴子的狗日的,**你八辈祖宗,做鬼我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贾九几乎每天都能听到走廊里传来的各种口号与呼喊声,从口音上判断他们不全是东北人!还有些人说的根本就不是中国话!贾九感觉他们甚至都不是一个国家的!“妈了个巴子的,这小鬼子到底抓了多少人啊?贾九没事的时候总盯着窗外的烟囱,”这些人都是从这里爬出去的啊!”

一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人来提贾九,贾九这一个月里身体较原先胖了许多,他不知道日本人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半年过去了,贾九还是一个人住在那间牢记里。1944年的春节,贾九是看着窗外的烟囱度过的,他盼望着这两天这个烟囱能停火,但烟囱还是依然如故。后来贾九想明白了,日本人是不过年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