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级专家:不用索取,月入10万红包很轻松

zhang8818999 收藏 5 228
导读: 今天听闻一特大新闻:深圳一产妇因红包送得少,惨遭妇产科助产士缝肛门!听到此事,我很气愤!看新闻采访,医院解释说是那助产士看产妇长痔疮,所以好心免费给做了痔疮手术。我想:助产士索取红包必定是真,她给产妇做痔疮手术却值得大家怀疑,一是她不是医生,没有资格做手术;二是她也不是外科的,痔疮手术她会不会做,令人怀疑。所以医院说她好心帮产妇免费做讲痔疮手术的说法明显站不住脚。难道她真的会因为红包收得少了,惨绝人寰地把人家的肛门给缝上,以示报复?我也是一个医生,我知道医护人员再怎么爱钱也不会拿他们的职业前途开玩笑,

今天听闻一特大新闻:深圳一产妇因红包送得少,惨遭妇产科助产士缝肛门!听到此事,我很气愤!看新闻采访,医院解释说是那助产士看产妇长痔疮,所以好心免费给做了痔疮手术。我想:助产士索取红包必定是真,她给产妇做痔疮手术却值得大家怀疑,一是她不是医生,没有资格做手术;二是她也不是外科的,痔疮手术她会不会做,令人怀疑。所以医院说她好心帮产妇免费做讲痔疮手术的说法明显站不住脚。难道她真的会因为红包收得少了,惨绝人寰地把人家的肛门给缝上,以示报复?我也是一个医生,我知道医护人员再怎么爱钱也不会拿他们的职业前途开玩笑,红包收少了就给缝肛门,活腻了是吧?正常医生是不会做这样的傻事,除非他是个心理变态者。所以此事有待进一步的调查鉴定,不能只听产妇家属单方面说辞就妄下结论。


到底是不是因为红包收少了就报复人家,这个有待进一步调查清楚,但医院收红包这事却是确有其事。我本人是一小县城里的妇科医生。前几年因为孩子生了疑难病不得不带孩子到省级医院去看病。去之前,亲戚已经帮我打听好一位省里的医生,说是找他就行。虽然说是找熟人看病,不带点礼去也是不行的。于是我几番打听,买了本地特产山茶油两大桶(也值好几百元钱了)准备带去送给人家。到了省里大医院,那医生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他带我跟我老公到他办公室后面的休息室里,我把带来的山茶油放下。他说:一桶就好了,还有另一桶送给看病的医生。原来他只是中间人。他让我们在休息室呆一下,说一会儿带我们去找看病的医生。我在休息室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另一个医生进来了,他后面跟着一个人,背着一大编织带。那医生说:就放那儿吧。乖乖,仔细一看这屋里的地上摆着满是大麻袋,不知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估计都是病人送的礼。这时,我才觉得我的礼是不是送得寒碜了。。。?


带着那一大桶沉甸甸的山茶油,跟着那医生七拐八弯地到了另一科室,迎面又来了另一个医生。他们热乎的在聊了一会儿,介绍医生就跟我说你就跟他走吧,他是我同学,他带你们去找他科室的主任给你们孩子看病。于是,我就把那一桶山茶油给了这位医生。这医生也很热情的带我们去找他们科的主任。那主任真是来头不小,听说是省里的专家,什么学科带头人,坐在走廊等着让他看病的人有好多,挤得水泄不通。这医生在他们主任耳边说了几句,这位专家马上就热情的地接待了我们,还蛮认真地给我的孩子看病。在省里看病真难,问了诊,开了检查单就到处去检查了,弄到很晚才再来找那位专家。专家也给开了处方,正好下班,我们就一起走了出来。也许这专家正等我们给送红包,可我们带来了礼已经送完了,开始还蛮热情的专家,见我们始终没有“表示”一下,突然脸一变就走了,让我们很尴尬。


这一次带孩子去省城看病,让我见识了看病送礼的大手笔:没有用大麻袋装着送去那是不够的!看来当大医生,当“专家”就是好。像这样看病明目张胆的要钱要礼,就像是平常事,我们送礼的人都觉得脸红不好意思,他们倒好,大大方方地收下了,他们觉得这是他们应得的!我就是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这样收礼收红包,就不怕被病人投诉吗?后来经行内人指点才知道:这些专家都是在某个领域里顶呱呱的学科带头人,疑难病都得找他们看,他们能给你看病你谢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告人家?而且这些专家可不是只是简单的专家而已,能当上专家除了医术确实不错,在省里头也都是“有人的”,你们告不倒他的。


想想从医之路,好辛酸好坎坷!我是热爱医生这个职业的。可惜呢,干了这么多年,始终是个小医生,没人送你去大地方进修,在医院里做手术始终也是给科里的主任医生打下手,做了这么多年,老做助手,医术没啥进步,始终庸医一个。所以呢,要说收红包那是没我的份的。要是有人送红包给我,那就说明我医术不错,那是有人抬举我了,我应该感到荣幸。(说实在一是没收红包的条件,二是我很爱惜自已的翅膀,收红包的后果我承受不起)没有在医院里呆过的人始终不知道,干这行,始终是专家占尽好处,大手术他们做,大红包他们拿,大名声他们占。而好的技术他们始终是不会教给我们小医生的。小医生掌握了技术,大医生就怕他们的红包被抢走了。而且小医生始终是大医生们的下级医生,上级要拿你怎样就怎样,你想进步没门,永远被他们拽在手里,多年的媳妇要熬成婆又谈何容易?


最近,科里进了腹腔镜设备,但是科里的技术骨干们也不会做。所以她们就把想做腹腔镜的病人集中起来,每逢周未就请省里的专家来做。想要用腹腔镜做子宫肌瘤切除术的病人就在每个周未的晚上集中起来统一做手术。一个病人收一万块的手术费用,其中给医院7000元,专家拿3000元。所以一个晚上做上四五个手术(一个只要半小时),一个专家就可以拿到一万多的红包收入。每个星期他们走穴两天就是二到三万的额外收入。而且这种红包不被称为红包,美其名曰“劳务费”,连收红包的名义都不是了。更不用说这些专家他们平日的红包收入。你看他们一个个都有豪华的别墅跟名车,从这一点来看一点都不奇怪。只可怜像我们这种小医生,一个月一千多块的工资收入,生活拮据,难怪也有像“郑民生”这样的医生被迫走上疯狂的绝路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