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学者李兆良质疑坤舆万国全图 称绘制者是中国人不是利玛窦

今年是著名传教士利玛窦(Matteo Ricci)逝世400周年,他在1602年明朝万历年间绘制的“坤舆万国全图”被誉为是“不可能的黑郁金香”,至今举世闻名,不久前美国国会图书馆还曾专门展出一份原件。但旅居美国的华裔学者李兆良博士日前公布他本人的一项研究论证认为,“坤舆万国全图”其实并非利玛窦的作品,而是由郑和时代的中国人绘制,比利玛窦早160年。


李兆良表示,这其中的证据有几百项,但都需要自己研究其中的细节。利玛窦的确把一份世界地图带来中国,但是他在地图上说得很清楚,他曾参考了中国的通志和方志,把错误的“度数”和“译名”更正,又增加了几百个地名。利氏地图上的美洲有一半的地名没有在当时欧洲绘的地图上出现,其中一些从来没有相对的欧译名字。利玛窦没有到过美洲,他地图上的中文地名,不是来自西方地图,只能来自中国。


李兆良认为,坤舆万国全图上的命名是有系统的,有全盘观念,以中国为中心。而西方世界地图在东西南北的观念却是不能统一,错误百出,而且延续到200年以后。中国的大西洋与大东洋无法正确表示在欧绘地图上,因为欧洲的方位与中国不同。这种错误出现在一具1542年教廷官方特别用铜铸造的地球仪上,也出现在利玛窦的后人艾儒略(1582-1649)绘制的万国全图(1620)。艾氏比利氏晚三十年来华,他的世界地图资料不及坤舆万国全图十分之一,而且仍然出错,表示利玛窦在中国绘制的坤舆万国全图是源自中国的资料。


李兆良表示,从欧洲的角度来说,利玛窦的坤舆万国全图没有教皇的领地,也没有佛罗伦萨这个文艺复兴时期最重要的城市。这与利氏的时代和作为教皇派遣来华传教的耶稣会会员的身份完全不相称。相当于今天的中国人画的中国地图没有北京、上海;或者美国人画的美国地图没有华盛顿、纽约。


李兆良认为,坤舆万国全图其实是郑和航海时代中国人探索的结晶。郑和七次下西洋,历时28年,并非最远止于东非洲,而是包括美洲。坤舆万国全图将现在的佛罗里达称为“花国”,那上面标注的许多美洲的地名至今仍在使用,只是汉字本身稍有变化。


李兆良于1943年在香港出生,1969年香港中文大学生物学系学士,1974年美国普度大学生物化学博士,1974-77年在耶鲁大学化学系做研究员,随后在德州大学当副教授,1989-93年在香港任生物科技研究院副院长,发表科学论文40余篇。他在科技专业以外,兴趣广泛,近年来热衷于研究郑和航海的历史。他将于8月7日在华盛顿附近的马里兰罗克维尔(Rockville)发表演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