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六章 北京的伤感 3、英雄

老海豹 收藏 3 29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南中国海,西沙水域。一艘银灰色的小型炮艇,沿着既定的航线巡航,老式内燃机引擎发出震耳欲聋的噪音,航速大约在十二节左右。风平浪静,骄阳似火。艇首把平静的海面犂出一串雪白的航迹,大群海鸥从四面八方满天空追随而来,在炮艇的四周飞舞盘桓,不时有一二只挑逗似地从艇首掠过。

章大海站在指挥台上,用望远镜观察远处的海面,他的身边,站着艇长、航海长和几名技术人员。今天是例行巡逻,检查海域内的几个滩礁,同时给守备部队运送军需给养。前些日子一直闹台风,由于气象预报不准确,十一号台风刮到了八百六十海里远的洋面上,让这些守备部队遭了殃,全部舰艇停泊港口,大半月没法进出。供给也停止了,官兵们天天对着雨水啃干粮,脸上弄得跟青菜叶子似的。官兵们大骂,十次抗台九次空,天天钻进防空洞,尽他妈的胡扯蛋!

守备官兵任务特殊,异常辛苦,阵地大多是些礁盘和珊瑚滩,而且互不相连,远离主岛,孤零零地飘落在汪洋之中。最小的礁盘上只有三名守备战士,他们在隐体中常年坚守一挺机关枪,面前永远是一望无际的海水,头顶偶尔掠过飞翔的海鸥。官兵们如是说:白天人看海,晚上星看人。这就是我守礁官兵的真实写照,曾把一名前来视察的总部首长感动得热泪盈眶。 在037号珊瑚滩卸完给养,炮艇返航。在普通人眼里,炮艇从启航到返航,大约一天时间,再平常不过了。对章大海来讲,今天的巡航有着特殊意义,这是他的最后一次巡航。明天,他将结束二年八个月的值班任务,正式调回大陆,到009基地357军械仓库担任教导员。

说来也巧,两年八个月,刚好一千天,日子像一场梦,转瞬间从身边消逝,快得让他无从追忆。这个当年在北京首脑机关,一直被大家看好的年轻人,却在春风得意之时,主动申请来到南海,来到了西沙。当时,中越关系风云突起,南海是海防前哨,西沙则是前哨的最前沿。他来了,义无反顾。他皮肤白皙,戴着深度近视眼镜,文绉绉、弱不禁风的样子。刚开始,战士们以为他是匆匆过客,到守备机关混几天,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像他这样的政治镀金者并不少见。谁也想不到,他像一棵树一样扎下根来,并且几次放弃了离岛的机会,把名额让给其它人,自己在西沙一呆就是两年多。

他真的像战士议论的那样高尚吗?这样的问题,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为了罗小月,他不想让她瞧不起。在西沙艰难的复杂环境中,他要把自己锤炼成真正男人,然后以崭新的姿态,和她一起走向婚姻的殿堂。她是他生命中的一切,是一个遥远而又美丽的梦……

六年前,7月的南京酷热难当。位于中山北路的解放军政治学校图书馆台阶上,一名高度近视的男生,手捧书籍边走边看,当时他太投入了,以至踩到人都不知道。

被踩的小女生不到二十岁,长得很清丽。她疼得蹲下身去,对他说,你应该向我道歉!

他莫名其妙,放下书问,为什么?

小女生疼得脸上冒出了汗,把凉鞋脱下来,甩到一边,难道你真的不知道? 透过厚厚的镜片,他看到女生的脚趾开始流血,知道自己犯下的错误,他的额角渗出了汗,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陪她到医务室,医生为她涂上红药水。他一直把她送到宿舍楼下,还在百般安慰,不停地道歉,不好意思,对不起……

她禁不住掩嘴哧笑,你这个近视眼,我已经原谅你了。

有了这次戏剧性的认识,接下来的接触,就变得自然和亲切了。学校红砖绿瓦,飞檐画栋,风格古朴而浑厚。他约她到图书馆看书,共同探讨一些哲学命题。时间长了,他陪她逛夫子庙和莫愁湖。金陵十朝都会,一方山水城林,兼备了山川形胜之妙。半年下来,他们走遍市内的风光名胜。他还在公园内教她学滑冰。别看他眼睛近视,滑冰却是他的强项,还在幼儿园时,他就能在冰面上潇潇洒洒做飞燕。小女生却不行,一踩上冰鞋,只能扶着栏杆,跌跌撞撞学走路,有一次,她竟然一个趔趄摔在他怀抱中。

感情像金陵夏天的太阳,变得越加炎热。他们属于调干生,入学之前都是干部,不受“战士学员不准谈恋爱”的纪律束缚。他比她长六岁,处处关心她,把她当成了天真烂漫的小妹妹。她时有任性,常对他耍性子。他性格温和,从来不生气。他像青衣,而她却像花旦,他如水的性格承全了她的坚强。但有一次,她坚持要到苏州看北寺塔,他不肯答应。南京到苏州,来回火车差不多要十一个小时,一个星期天,无论如何都是不够的。他是班长,他不能带头违反学校规定。她对他无端地发火,还连续一两个月不理他。他不计较她这些可爱的小脾气,对她的感情矢志不渝。

毕业后,他分配到总政机关,她回到了南海。在那些相距遥远的分别日子里,俩人依靠写信维系着感情,你一封我一封的,反而比在一起时融洽了很多。距离产生了美,容易让另一个人被理想化。他不想过这种两地书的日子,有些丧失了理智,不顾同事和领导的好言劝告,毅然放弃了安逸的职位,追随她来到了湛江。这时他才发现,她是舰队司令员的女儿。如此显赫的家庭背景,与她一向寡言少语、不喜张扬的小女生的形象大相径庭,让他刮目相看。

俩人在一起了,感情却出现了问题。她摇摇摆摆,时冷时热,像西沙的天气那样变幻莫则,难以捉摸,让他无所适从。他分析过自己,结果,他的爱情没有出错,错误的根源在于她并不真正的了解他。

在西沙,他默默无言,兢兢业业,苦练军事本领,完成了一名机关人员到战斗人员的素质蜕变。他想。天有不测风云,也许有遭一日,他会失去她的爱情,但是,他绝不会失去一个男人的尊严。他用自己的行动向她证明——我是一名合格的军人,也是一名坚强的男人!


阳光普照,风和日丽,南海美丽无限。炮艇继续巡航,再过两小时,就要返港了。章大海放下望远镜,值勤人员从送来一份指挥部的紧急电报。电文如下:


089号滩与指挥部中断联络七十二小时,令你艇立即前往检查,务必于明日上午10点前,将情况报告指挥部


艇长报告,089号滩礁与炮艇的直线距离约为二百八十八海里,炮艇全速航行,大约需要十小时以上。军令如山,章大海命令艇员进入战斗位置,炮艇全速向089号滩礁前进,同时要求随艇巡航的二中队战士做好战斗准备。

089号滩是东南部最边远的珊瑚礁,离越南顺化基地不足一百海里,总面积零点三七平方公里,涨潮时,礁盘被海水淹没三分之一。滩礁过去无人值守,随着中越关系交恶,水警区派了一个值勤分队进驻,建立了炮阵地和机枪掩体。滩礁虽小,不足为奇,战略地理位置极为重要,像一枚楔子,植入南中国海边缘,监视越南顺化基地的海上活动。卧榻之侧,岂由他人酣睡?089号滩成为了敌人眼中钉,肉中刺,欲想拔除而后快。去年以来,越南武装人员多次袭击该礁,均被我守备部队和海上机动编队击退。

第二天上午,炮艇在规定的时间到达089号滩礁西北两海里远海面,高倍望远镜中,礁盘悄无声息,黑洞洞的炮口已经调转,目标直指东北方向,一杆血红的越南国旗迎风飘扬,礁盘东南方向二百五十米处,停泊着一艘越南人的武装船。毫无疑问,滩礁已经被越军占领。

章大海电告指挥部,发出收复滩礁的战斗请求。指挥部命令,由两艘护卫舰组成的海上机动编队,将在五小时内全速赶到,你艇严密监视敌情,随时向指挥部提供战斗情报。待舰艇编队投入战斗后,你艇战斗人员立即抢滩,完成收复任务。

十一时,越军首先向我开炮,089号滩榴弹炮阵地冒出两股白烟,两发炮弹呼啸而来,在炮艇右舷二十五度,四十米开外的海面爆炸,掀起两条冲天水柱。章大海命令施放战斗警报。炮艇在海上开展机动,以免遭受滩礁榴弹炮袭击,同时命令前后主炮和双联高射机枪向滩礁炮阵地开火。顿时,寂静的海空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枪炮声,浓浓的硝烟和刺鼻的火药味向四周弥漫。

十二时零七分,海战正式打响。

敌人不甘示弱,从滩礁和武装船两处方向我艇疯狂射击,子弹在海面上溅起朵朵水花。炮艇后主炮遭到敌武装船高射机枪打击,保护层被打成了筛子状,两名炮手牺牲。章大海怒火中烧,命令前后主炮集中火力,消灭敌武装船。轰、轰,轰轰,一排三七炮弹打过去,敌武装船中弹起火。章大海对着送话器命令,给我狠狠地打,一直把它打沉为止。霍霍霍,炮弹呼啸而去,敌武装船被炮弹炸得四分五裂。

这时,指挥部回电,同意抢滩战斗请求。

橡皮舟满载二十六名突击队员,从三个不同方向向滩礁冲击。章大海率领三号橡皮舟,携带一面五星红旗,出现在滩礁的东南侧。此处是敌人的重点防御地段,火烈强大。我炮艇上的大炮和机枪不停地向滩礁射击,掩护突击队员冲滩。章大海的三号舟第一个冲向珊瑚滩,将红旗插上我国的领海。敌人的机枪子弹呼啸着,暴风骤雨一样迎面扫射,两名战士倒在珊瑚沙上,其它队员也被压制在一处低洼处。我艇几发炮弹打过来,在突击队员前方不足二十米处的礁盘上爆炸,烟雾弥漫之中,章大海一跃而起,端着冲锋枪射出一梭子弹,敌人的机枪变成了哑巴。

在距离滩礁二百三十米处,二号橡皮舟被机枪击中,全艇人员落水,三名突击队员牺牲。落水战士置生死于不顾,奋力向滩头泅渡。为了有效配合抢滩部队,炮艇驶到距离滩礁四百米米远的海面,距离太近了,前后主炮用不上,敌人的榴弹炮也失去了作用,而我炮艇上的高射机枪却发挥了作用,近距离消灭敌人有生力量,打得掩体内的越南人抬不起头。

二十分钟后,一号橡皮舟突击队员抢滩成功。十五分钟后,我落水队员泅渡登滩。根据作战计划,突击队对敌人形成三面夹击之势,在炮艇轻重机枪掩护下,向敌人发起全面进攻。

敌人异常狡猾,几天功夫,已经改变了滩礁原有工事结构,大大出乎我抢滩部队预料,原先制定的作战计划,变成了一张废纸。敌变我变,章大海重新布置队形,抢占礁盘上的几处有利地形,把敌人的阵地置于我火力控制下,无论敌人怎样抵抗,只要我们固守阵地,等待舰艇编队到来,敌人只有死路一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突击队员固守不攻,在相距一百一十米的礁盘上与敌人对峙。敌人发现我军战术企图,开始组织反扑。侦察发现,占领我089号滩的敌人至少有一个连的兵力,总人数,而我抢滩突击队员只剩下十九人,艇员十六人,力量相比,对我不利。在我突击队员和炮艇火力的沉重打击下,敌军伤亡惨重,被我军分割压缩在几处环型工事内,尽管不断实施反扑,效果并不明显,战场形势有利于我方。突然,两声沉闷的巨响从海上传来,我炮艇遭受敌人多枚火箭弹袭击,升腾浓烈的黑烟,开始下沉,幸好浅滩在附近搁浅。

看到我军丧失了海上火力支援,敌人开始反扑了,想把我突击队员一举赶下海。须臾,滩头阵地火光冲天,冲锋枪怒吼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惨烈的战斗中,又有四名突击队员长眠在敌人的枪口下,情况万分危急。为了保存实力,避免现有阵地被敌人各个击破,章大海不得不收拢部队,同时要求队员节约子弹。

敌人不顾重大伤亡,垂死挣扎,以班、排为队形,开展疯狂的集团冲锋,挤压我军滩头阵地,以达到一举围歼的企图。章大海打光了所有的冲锋枪子弹,不得不掏出手枪迎击敌人。不久,又有四名战士在他身边相继倒下,他的近视眼镜也被弹片震粹了。手枪子弹打光后,一颗手榴弹在身边爆炸,他变成一团血雾……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