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对苏联和共产党看法探究

京城刁民 收藏 38 2295


蒋介石对苏联和共产党看法探究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31310.shtml


abcdxjs,09年2月6日稿


在我们印象中,蒋介石的反共反社会主义,几乎是从一开始就是不证自明的,但据近年来蒋介石私人日记的解密和国内外历史学家的发掘,实际上并非如此,蒋介石早年曾信奉共产主义,醉心马列思想。那他又是什么时候走上了反共反人民的道路的,他一生对苏联和共产党的态度是如何变化的?本文将通过蒋介石的公共讲话、演讲,他的著作,以及近年来解密的蒋介石私人日记,再结合他的所作所为来探究这个问题,彻底地把蒋介石反革命反人民的本质揭露出来!



1.早年曾信奉马克思学说


蒋介石同当时许多青年一样,受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当中也包括马克思主义思潮。他不仅看像《新青年》这样传播民主与科学的杂志,同时也看马克思学说著作。在他1923年的日记中多次提到“看马克思经济学说。”、“看《马克思学说概要》”。他不仅看马克思学说,甚至还达到入迷的程度,其在苏俄访问时1923年10月18日日记云:“看马克思学说。下午,复看之。久久领略真味,不忍掩卷。”而且对于马克思主义学说的代表作《共产党宣言》,还有《列宁丛书》、《俄国革命史》等他也仔细阅读过,并且“甚觉有益也。”1923年6月9日日记云:“看《法国革命史》,乃知俄国革命之方法、制度,非其新发明,十之八九,皆取法于法国,而改正其经验也,然而益可宝贵也。”1925年11月21日记云:“看《列宁丛书》。其言权力与联合民众为革命之必要,又言联合民众,以友谊的感化与训练为必要的手段,皆经验之谈也。”(1)


而蒋介石早年也并不反苏。在孙中山考虑与共产党合作,并与苏联代表越飞发表《孙越宣言》后,蒋介石同样对苏俄评价有嘉:1923年8月5日蒋介石在其亲笔手书《致苏俄党政负责人意见书》中指出“苏俄为吾中国惟一之同志,中国革命之成败,自与苏俄有密切之关系。” “时至今日,帝国资本主义之压迫,更甚于前。中俄两国主义之密切,其成败厉害,实有存亡与共之关系。”(2)


既然蒋介石早年对马列著作学说如此醉心,而且多次表示对苏联的好感和向往,那究竟是什么使他走向了彻底反共反社会主义的道路呢?


注:

(1)杨天石《蒋介石与南京国民政府》 3-5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何虎生《蒋介石传》 142页,华文出版社


2.访问苏联:看法的转变


1923年孙中山派蒋介石带领一个访问团到俄国去访问,此前他多次向孙文申请在此之前,蒋介石做了充分的准备,在船上他每天还在学俄文,因为他的心中想着终于有机会可以到“共产主义的祖国”去看。但正是9月到11月这三个月的访问使蒋介石对苏联和共产党的看法发生了很大变化。


蒋介石在苏联期间,参观访问围绕以下几个方面:


一,会见苏联有关方面的领导人,听取他们关于苏联的革命经验,并商讨苏联对孙中山革命的支援。

二,参观访问了苏联红军军事学校和军事设施,了解苏联红军军事学校的组织制度和军事装备

三,参观考察了苏联的各级苏维埃政府组织。不仅访问了苏维埃中央政府的各部.会,也考察了有关市苏维埃和村苏维埃的政府组织,参观了莫斯科的苏维埃代表大会,参观了各级苏维埃政府的讨论会,并与各有关党政要员进行了交谈,等等。


刚到莫斯科,以蒋介石为首的孙逸仙代表团受到俄共中央书记鲁祖塔克的接见,蒋称俄共为“姐妹党”,在日记中称赞:“俄国人民无论上下大小,比我国人民诚实恳切。。。。其立国基础亦本于此乎!”。还在有400名红军士兵出席的大会上称赞红军战士,“你们战胜了你们国内的资本主义 和帝国主义。”“我们来这里学习并与你们联合起来。”。在参观军队过程中,他对苏俄的党代表制度以及苏军武器赞赏有嘉。(3)


虽然苏俄在军事以及革命组织等方面给蒋留下好的印象,但当蒋介石提出在蒙古库仑(1921年起被红军进占)建立军事基地时,遭到俄国人拒绝(4)。这使蒋认为苏联人并非真诚支援孙中山革命,而是为了其自身的利益,特别对中国边疆图谋不轨,他在自己的《苏俄在中国》--我的游俄感观里是这样说的:“但是我和他们商谈中俄之间的问题,而涉及其苏俄利害有关的时候,他们的态度便立刻转变了。我访问苏俄,正是加拉罕发表其对华废除不平等条约的宣言之后,他到中国来与北京政府谈判新约的期间。十二年一月二十六日共同宣言中,越飞亦声明苏俄「决无在外蒙古实施其帝国主义政策或使其与中国分立之意」。但是我与苏俄党政负责者,谈到外蒙古问题,立即发现他们对于外蒙古,绝对没有放弃其侵略的野心。这一点不只使我感到十分失望,而亦是使我充分了解其苏俄所谓援助中国独立自由的诚意所在。”(5)


不仅如此,蒋介石了解到苏联对孙中山的评价相当低,他在莫斯科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上做的演讲中赞颂孙中山与三民主义,而却遭到俄国人和留学共产党人的嘲笑和批判,这使蒋在心里对共产党产生了强烈的不信任。(6)


同时,苏联也给蒋留下了不少负面的印象:参观彼得格勒等地时,感到市况萧条和海军士气低落,“两年前,克隆斯达军港曾以海军军士为中心,发生革命,反对布尔雪维克的专制独裁,和战时共产主义的残暴措施。这一革命不久即归失败。当我们到彼得格勒考察时,其地方当局和海军官员对此亦讳莫如深,但是我从当地军民的精神上,还是看得出其创痛的痕迹。”(7)而且随着他在俄国的时间长,对俄国社会了解多了起来,渐渐地认为苏俄政府“无信”、“少数人种当国,排斥异己。”(应该是指正在清党的斯大林)(8)等等


回国后蒋介石在给孙中山的《游俄报告书》中,讲述了苏俄有侵略边陲的企图,不可对其过于信任。但是,却遭到了孙中山的拒绝,认为其是“未免顾滤过甚,更不适合于当前的革命环境。”(9)


蒋介石的意见被孙文漠视,而他在第二年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只得作为没有发言权的旁听者与会,虽然被孙中山指名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的筹备委员长,但他拒绝就任,而奔赴上海。蒋介石自己说:“我又在本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期间,发现共党份子挟俄自重的一切言行,和本党党员盲从共产主义的迷惘心理,深以本党不能达成 国父所赋予的任务为忧。于是代表大会闭会以后,我力辞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并将筹备处交给廖仲恺,而离粤归乡。。。”(10)


1924年3月14日,蒋给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凯写了封长长的信,将苏俄比作“凯撒帝国主义”:“尚有一言,欲直告于兄者,即对俄党问题是也。对此问题,应有事实与主义之别,吾人不能因其主义之可信,而乃置事实于不顾。以弟观察,俄党殊无诚意可言,即弟对兄言俄人之言只有三分可信者,亦以兄过信俄人,而不能尽扫兄之兴趣也。至其对孙先生个人致崇仰之意者,非俄共产党,而乃国际共产党员也。至我国党员在俄国者,对于孙先生惟有诋毁与怀疑而已。俄党对中国之唯一方针,乃在造成中国共产党为其正统,决不信吾党可与之始终合作,以互策成功者也。至其对中国之政策,在满、蒙、回、藏诸部,皆为其苏维埃之一,而对中国本部,未始无染指之意。凡事不能自立,而专求于人,而能有成者,决无此理!彼之所谓国际主义与世界革命者,皆不外凯撒之帝国主义,不过改易名称,使人迷惑于其间而已。所谓俄与英、法、美、日者,其利于本国与损害他国之心,则五十步与百步之分耳。”而他同时又斥共产党为“俄奴”:“至兄言中国代表总是倒楣,以张某作比者,乃离事实太远,未免拟于不伦。其故在于中国人只崇拜外人,而抹杀本国人之人格,如中国共产党员之在俄者,但骂他人为美奴、英奴与日奴,而不知其本身已完全成为一俄奴矣。”(11)


可以说也正是这几个月的苏俄游,使他对苏联和中国共产党的看法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蒋介石表示对苏维埃制度很反感,对苏维埃政权开展的各种阶级斗争的形式感到不快,认为“在苏联的社会中或是俄共中间斗争正是公开的与非公开的进行着”,在他看来,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的苏维埃政治制度竟然是“专制和恐怖的组织,与我们中国国民党三民主义的政治制度,是根本不能兼容的。关于此点,如我不亲自访俄,决不是在国内时想象所能及的。”而“工人阶级的祖国”苏联在他看来是比其前任沙俄更具野心的帝国主义,“综括我在俄考察三个月所得的印象,乃使我在无形之中,发生一种感觉,就是俄共政权如一旦臻于强固时,其帝俄沙皇时代的政治野心之复活,并非不可能,则其对于我们中华民国和国民革命的后患,将不堪设想。”(12)


而对于当时与国民党合作的共产党,他认为其并非真心拥护孙中山和国民党三民主义,“共党分子和同路人,用唯物论和阶级斗争思想来曲解三民主义。只有他们用马克斯主义曲解三民主义,才算得是「革命的思想」,反而指本党党员对三民主义的正确解释为「不革命」或「反革命」。最显著的事件,就是排挤宣传部长戴季陶,及青年部长邹鲁,致使其愤而离粤。”


他同时更视共产党员为一大潜伏在国民党内的威胁,认为共产党正在对国民党进行渗透、分化、挑拨离间:“至于共党在当时对我们中国国民党所使用的分化、隔离、制造斗争等各种手段,更是看得十分清楚。。。由俄回国之后,共党以访俄代表团内部意见纷歧为借口,来抵销我们对苏俄的真相,考察所得的报告书。”、“共党分子对于本党组织,最初并不求其完全控制。其第一步仅在渗透,第二步就要来分化。所以他在本党内部,全力制造其所谓「左派」、「右派」和「中派」等名称,而高唱其「革命的向左转」的口号,更加以挑拨离间的工作。如此本党党员受了共党跨党分子分化挑拨的影响,自相矛盾,互为排斥,而共党分子才能乘机把持本党的党务与民众运动。就在本党改组成立不到半年之后,赤色气焰就逐渐猖獗,已为识者所深忧了。”(13)


尽管蒋介石自访问苏俄之后就对苏联和共产党没有好感,但直到中山舰事件和4.12反革命政变之前,他并没有公开地反苏反共,而且他在任黄埔校长时对军校入伍生训话时指出,我们的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都是为无产阶级奋斗以求生存的。。。。。。我们要党成功,主义实现,一定要仿效俄国共产党的办法,才能使大家知道做党员的责任。我们要实现三民主义,非仿效他们不可。而且尽管他对苏维埃政治制度很反感,但苏联军队的建制他却是十分赞赏的,所以仍然主张以苏俄红军为榜样来组织培训军队,在军校和军队中建立党代表制度和政治工作制度,他说:“军队设党代表制度,在中国是由我一个人提出来的,党代表这个制度,是仿效苏俄赤军的办法。”(14)


但不管蒋在公开场合是怎样表现的,应该说他对苏俄以及中共的看法自此可以说是已经确定下来了(下文将继续叙述)。


注释:

(3)杨天石《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 93,96,100,101页,山西人民出版社

(4)同上,107-109页

(8)同上,110-111页,蒋介石1923年11月11日日记

(5)、(7)(9)(10)(11)(12)(13)蒋介石全集之《苏俄在中国》,取材于秦孝仪主编之《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台北,中央党史委员会,民国七十三年)

(6)[日]家近亮子《蒋介石与南京国民政府》 王土花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48-49页 同时蒋介石的《苏俄在中国》也有叙述

(14)何虎生《蒋介石传》 142-143页,华文出版社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