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五十四卷 第五章

张单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既然,情况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么,梁中国,杜汉星以及竹内柳河就深深的明白眼下的形势对他们来说可以说是一点选择也没有了,他们必须一起出迎接日军的为难,不然,要是难民区的中国人把他们三个人给供出来,他们三个人死的相当难看,当然,他们三个人可以选择逃跑,不过,梁中国身子上面还有重伤,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既然,情况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么,梁中国,杜汉星以及竹内柳河就深深的明白眼下的形势对他们来说可以说是一点选择也没有了,他们必须一起出迎接日军的为难,不然,要是难民区的中国人把他们三个人给供出来,他们三个人死的相当难看,当然,他们三个人可以选择逃跑,不过,梁中国身子上面还有重伤,他是跑不了多远的,杜汉星是一名医生,他是一点武功也不会的,现在的南京可以说刚刚城破,日军害怕中国人逃跑,可以说是在南京布下了天罗地网,所以,没有复原的梁中国和不会武功的杜汉星他们两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能跑出南京的,因为日军城破以后,他们肯定要派日本士兵把守各个城门,他们两个人都没有逃出南京的精妙计划,故此,他们两个人想逃出南京的概率可以说是低至零。

也就是说他们三个人之中可以跑的也只有竹内柳河了,竹内柳河是一名女忍者,以她的武功是肯定逃出南京,遂梁中国就向竹内柳河提议,希望竹内柳河能够尽快逃离南京。

竹内柳河想了想,她是摇了摇头道:“梁中国,很抱歉,我是不会走的!”

竹内柳河说的很坚定,她的口气很坚决,一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样子,一定要这么做的样子,并且,是狠狠地看着梁中国,似乎很恼恨梁中国说出这种话,竟然提出这种意见,梁中国看见竹内柳河居然用这种表情看着自己,梁中国是相当的惊讶,他可是不明白为什么竹内柳河竟然这样“对待”自己,难道是自己跟竹内柳河说的不够清楚,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梁中国是暗暗的想道。

其实在梁中国的心里面是隐隐约约明白竹内柳河,只是前者不敢确定,梁中国是刚刚决定和竹内柳河划清感情界线,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是非常的敏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所以,梁中国一定要小心决定处理自己和竹内柳河的关系,不然,就是一招棋错,满盘皆错,后果可以说是相当的严重,可大可小。

梁中国是故作糊涂的看着竹内柳河,道:“竹内柳河,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竹内柳河以为梁中国真的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故此,前者只能恨恨地作罢,在芳心深处大骂梁中国是不解风情。

竹内柳河是极为生气,不过,她也不想和梁中国深究下去,于是,竹内柳河是含糊其辞的道:“梁中国,我还有很多重要要在难民区里面办,故此,我不能离开。”

梁中国问道:“竹内柳河,那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在难民区里面办呢?”

竹内柳河其实根本就是在撒谎,她在难民区里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事情要办,甚至,她连难民区在哪里都不知道,她只是想保护梁中国,和梁中国在一起罢了,就是这么简单,只是,梁中国不知道罢了。

竹内柳河含含糊糊道:“梁中国,我忽然想到夜明珠可能就在这里的难民区里面,所以,我想我不能离开不能走。”

杜汉星一愣,道:“夜明珠,什么夜明珠,梁中国,竹内柳河,你们两个人到底在说一些什么?”

梁中国哦了一声,然后杜汉星,道:“杜汉星,没什么,你问的这些我以后和你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杜汉星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接着,梁中国又道:“竹内柳河,你不是说你不知道夜明珠在哪里,怎么无缘无故又跑到难民区里面去了?”

竹内柳河嗯了一声,道:“梁中国,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我和你说不清楚,总之不要多问就行了。”

梁中国是微微一颔首,他接着问道:“竹内柳河,那你可以过几天在来难民区,这样不就行了。”

竹内柳河在心里面是大骂梁中国是呆子,不解风情,可是前者又不能说出来,她只能在心里面暗暗着急,竹内柳河是嗔道:“梁中国,你我似乎不是很熟悉,我好像不用什么事情都跟你说吧。”

梁中国的脸上是露出惊讶的表情,他感觉到十分的奇怪,明明自己和竹内柳河的关系还是好好的,可是,怎么会突然之间竹内柳河说翻脸就翻脸,这让梁中国是困惑无比,莫非竹内柳河是吃错了药?

本来梁中国是想好好的问一问,但是,他却突然看见杜汉星在一旁给他挤眉弄眼,给他暗示,虽然,梁中国是看不懂,但是,梁中国却也明白杜汉星给自己的暗示是相当的重要,自己绝对不能看不明白,其中一层意思就是要自己闭嘴,让自己最好不要说话,梁中国是看懂了这层意思,故此,梁中国是住口不语了。

杜汉星看见梁中国只看明白自己这一层意思,前者也只好望洋兴叹了,梁中国看见杜汉星的神情有点古怪,梁中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可是,梁中国也没有多想,他只是咳嗽了一声,道:“杜汉星,竹内柳河,我们三个人去见有一千来号的日本士兵?”

杜汉星晓得梁中国没有彻底明白自己的意思,前者其实很想把梁中国给点拨清楚,但是,在他自己和梁中国两个人之间有当事人竹内柳河,杜汉星是不方便也不能把竹内柳河对梁中国的这层关系给说出来,他只能当哑巴了。

杜汉星道:“梁中国,我看我们现在就去见那些日本士兵吧,不然,等那些日本士兵搜人搜到了这里来,那么,梁中国,杜汉星以及竹内柳河会死的更难看,他们三个人到了如今也只有先发制人了,这样也许死的会更痛快一点。

梁中国和竹内柳河都认为杜汉星说的是有道理,遂前二者就点了点头,按照杜汉星说的话做了,他们两人皆是道了一声“好“,然后,杜汉星就带着这个头,梁中国和竹内柳河就跟着杜汉星走了,他们三个人走去日军那里,去接受一场很有可能会发生的饱受摧残的折磨!

他们三个人都不是贱骨头,他们三个人都不想死,都不想被折磨,但是,他们三个人还是必须去接受可能发生的这一切,这样就足以可见现在南京的可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