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iper 正文 第九章

意志的勝利 收藏 2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


第九章 愤怒之城 苏联.别尔哥罗德 1943年7月末~8月初

1943年7月9日,德军第四装甲军在奥博扬遭到苏军的伏击,伤亡惨重,曼施坦因的进攻被迫缩水。随后造成的致命结果是中央集团被苏军6个集团军围攻,一路败退。

在经历了重大损失的第三山地师,此时正在别尔哥罗德修筑阵地。进攻失败的结果是:苏军赢得进攻的机会。经历了两次死亡边缘脱险的第三山地师144团此时,汉斯海默中校被破格提升为团长,原因是团长在前往别尔哥罗德的路上被苏军狙击手击毙。这个28岁的年轻人成为了手下不到1200人的唯一领袖。7月20日,此时144团已经在别尔哥罗德整整休整了10天了。144团在别尔哥罗德全城修建了防御工事,此时第三山地师的人员不整,被暂时编入德军332步兵师。但是几天后又恢复了编制,原因是元首亲自下令恢复第三师的番号,元首也是奥地利人。对于这支以南德地区小伙子组成的部队。希特勒十分器重,于是在元首的特令下,第三山地师得到了大量的补给,和人员补充。同时他命令空军和党卫军骷髅师派遣部队协助第三师防御别尔哥罗德市。此时在别尔哥罗德已经聚集了13000名德军官兵。

别尔哥罗德位于库尔斯克东南面,高博扬以南100KM处。该地区大部分地区为平原,少量低海拔丘陵。这座小镇建筑物比较多,但是没有旧式的城郭遮蔽,无遮无拦。城内居民大部分为乌克兰人,为此我们十分欣慰,因为乌克兰人和我一样狠约瑟夫。所以这里近5万名居民自发帮助德军一起修筑防御工事,甚至还有些小伙子希望能够发给他们一把枪,一起来抵抗即将到来的苏军,为此后勤运来了大量库存的武器来装备这些志愿者,当然我们对于这些朋友没有什么歧视感,毕竟他们都是和我一样反对苏联残暴统治的战士。

我们144团负责别尔哥罗德城的最东北面,也就是火线。我们是抵抗苏军的最前线。为此,我们的新师长来自第8集团军的孟赫中将特别从后方运来了6门Flak38 88毫米炮。其中3门就位于我们团的后部。我们团得到了近300支Stg44步枪,和大量铁拳反坦克火箭。同时得到了一小批的“坦克杀手”88毫米火箭,这也是我们团第一次装备。今天后党卫军骷髅师调来了第5“Thule”装甲掷弹兵团。也就是我哥哥的部队,他们团被整编成加强团,于我22日抵了这座小城。他们特别带来了一个虎式坦克连(15辆虎式坦克),一个反坦克营9辆追猎者反坦克炮,10辆黄鼠狼反坦克炮,6辆3型突击炮。这就是我们手上的全部装甲力量了,当然炮兵是少不了的,欣欣克他们换装了新式的120MM重型迫击炮,实力得到大增。城内50%的民宅窗户都有机枪,而外围我们花了近4天时间挖了3条反坦克壕沟,并且在各条道路上都布设了雷场。我们得到命令是坚守2~3周。而苏军的命令别截获后翻译得知:2天内攻克别尔哥罗德,这让我们笑的人仰马翻,但是后来的一条信息截获后就再也笑不出来了:苏军1个近卫坦克师作为先头部队已经到达了克罗伊(距离别尔哥罗德大概50公里的一个小地方)。随后所有人都各就各位,等待苏军的进攻。我被安排在了别尔哥罗德一座东正教教堂的顶楼上,也就是鸟巢,我成了狙击手兼狙击手。

而144团的其他部队全部安排在东北侧的外围和内城。所有装甲车辆都已经盖上了厚厚的伪装,所有士兵都挖好了单人掩体,此前苏军炮击的威力我们早已领教到了。

1943年8月3日,中午苏军终于到了。1400门重型火炮向别尔哥罗德进行了长达3个小时的炮击。由于提前安排和实现得到地方人员的情报,我们早已都在厚厚的掩体里了,伤亡并不是很大,但是造成了该城50%以上的民房倒塌,可以说别尔哥罗德已经是一片废墟。

苏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排着密集的队形,向别尔哥罗德前进,步兵前,坦克火炮在后。向别尔哥罗德缓缓开进,苏军此时到了一个错误的情报:这里只有德军第八集团军的一个俄罗斯解放军步兵团,武器低劣,士气低下,一触即溃。苏军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才那么轻易的发动了进攻。而不知这里已经有16000名德军和近千民民兵严阵以待。

我作为观察员从6倍望远镜中看见苏军将全部兵力集中在东北方向,前排步兵排着搜索队形,后排的坦克上还载满了步兵。

“光荣的苏联红军战士们,你们绝不撤退,绝不放过敌人!任何撤退的人将被射杀……”远处的苏军政委正拿着大号喇叭对着第一梯队的士兵们训话。苏军依然是那种前排拿枪,后排赤手空拳,拿着前排人的尸体前进的进攻队形。没有机枪掩护,没有坦克掩护。

此时方全体就位,200多把Stg44突击步枪全部上膛,余下的毛瑟98K也打开了保险。弹药手将一箱箱的手榴弹和铁拳运往布满沙袋的工事前,铁盒装的MG42机枪子弹被整条抽出挂在机枪手的脖子上。所有人都目视前方,连长自己也拿着一只98k步枪认真的瞄准。

“啪!”“乌拉!………………………..”一声枪响,苏军排上倒海的冲向了前方的别尔哥罗德城。德军阵地安静的如同死了一般。

苏军扛着军旗,手上拿着五花八门的家伙,有波波沙,有SVT40,大部分都是莫辛,还有拿着手枪的下级军官。

“泽普,把那个领头的给敲了!”连长马克思.米利安仰头高呼

十字线慢慢的瞄向了他,他正在焦虑的奔向前方,他的样子很不安

“主,他是我的上帝和避难所,是我的高塔和解脱者~”距离300米,微弱的西风,我把十字线移了一小格。而苏军已经冲向了我们阵地不到300米的位置,发出地动山摇的杀喊声。

“呯!”一声枪响,我从瞄准镜中清楚的看见这发子弹穿透了他的钢盔,钢盔被直接打飞,他倒地不起,死了。

“开火!”10几挺MG42成扇面将苏军5个一组 5个一组的产品从侧翼扫翻,正面的步枪手们,150支98k第一轮射击就击毙了90多个敌人,一发一发将敌人击倒,后方欣欣克爬到一座民房的屋顶上,拿着话报机:

“全营射击前方步兵,标尺75,向左035,1连2发,高爆,放!”

2颗120毫米高爆弹在苏军冲锋的人群里炸开了,只见一团血雾腾然升起

欣欣克拿着兔耳朵观察镜,

“标尺减5,全连齐射!放!”

10几颗炮弹飞向了已经伤亡过半的进攻部队。

“主,你是我的盾牌!”

“呯!”一个拿着转盘枪的苏军被我击毙了。

“你是我的力量,求你助我”

一个拿着手榴弹的准备扔向德军前沿的士兵,在即将投掷出去的一瞬间被子弹击倒,手榴弹已经拉响。随后这颗手雷炸翻了10几个周围的自己人。

呯!呯!呯!我一发接着一发的射向了苏军,我已经你个忘记了我是一个狙击手。当我打光了6个弹夹时才发现我没有转移阵地,但是面对进攻战中谁也不知道狙击手存在。

苏军第一轮进攻在一片机枪声中结束。苏军第一梯队400多人全部阵亡,无一幸免。而我们没有一人伤亡。

战斗间隙,有的人不断的撒尿,拉屎,还有的人则是不断的吃东西,不断的咀嚼。几位漂亮的乌克兰姑娘给我们送来了热汤和面包,都是20多岁的小伙子,看见漂亮的姑娘谁都心里痒痒,几个小伙子使劲憋出几句俄语企图和她们套近乎,引来了阵阵笑声和口哨。军官们见此,立刻冲上去,把那几个孩子赶回自己的岗位,然后自己上去和她们搭讪。无奈啊~

还有些士兵不顾危险爬出工事,跑到苏军的尸体堆上寻找战利品:黄铜制的苏军五角星是最受欢迎的,当然伏特加,勋章,托卡列夫SVT-40步枪也是一些新兵所要的。

“坦克!注意,坦克!”我大喊到,此时近20辆T34坦克排成一列向我正面开来,这次苏军的兵力有上千人,估计有一个整编团。

“所有人全部就位,步兵准备待命,炮兵开火。装甲部队开足马力引开正面进攻的苏军”汉斯海默的指挥车上传出了这样的命令。

“fire!”3门88毫米炮同时开火,远在1200米外的3辆T34当场被击毁,远处的火光引来了德军阵地上的一片欢呼。

其余的T34见到如此情况,立刻开足马力,不管步兵自己先冲了过来。

“fire!”又是一阵沉闷的响声,又有一辆T34被击毁了。

而此时,T34也开火了,76毫米炮弹飞向了800多米外的德军阵地。几个机枪点被打哑了。而与此同时,装甲部队从东面和北面呈发动钳形攻势,猎虎反坦克炮将T34一个一个点名,而虎式坦克连则与苏军的T34玩起了游戏,苏军的76毫米炮在1000米外根本无法穿透虎式坦克厚重的水泥装甲。而虎式坦克的88毫米KAW炮的骇人威力让T34毫无还手之力,一炮就将T34变成了火车。此后T34又试图用高速的性能,在近距离发动进攻,但是为此付出了4辆被击毁的代价。这场遭遇战,德军大获全胜,只有1辆虎式坦克的履带被打断,无法动弹最后放弃以外,其余装甲部队毫发无伤。苏军的步兵都逃回了后方。几架刚好路过的Ju87斯图卡,看溃逃的苏军步兵队,用20毫米炮和机枪予以扫射。

苏军步坦协同的作战也告失败。这一天苏军白天的进攻惨遭失利,我们赢得了一场难得的胜利,士气大振。师长一度宣布我们只要补给充足,我们可以坚守1个月以上。

可是就在此时,师长接到了第8集团军司令部的命令:哈尔科夫被苏军围攻,继续增援,命令你手下所有SS装甲部队和所有装甲车辆全部前往哈尔科夫外围。这等于是把一直刚刚结好伤疤的人身上再开上一枪,但是我们只能这样做。没有了装甲部队,没有了虎式坦克,什么都没了。我们只能期待苏军不敢贸然进攻。

当日晚上11点,我在教堂的钟楼上潜伏,这是全城的制高点,拥有360度的视角,我看着黯淡的星光,想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姐姐可好,家里人可好。哥哥爬到了钟楼上,给我递来一饭盒的土豆炖牛肉和面包,拍拍我的肩

“我们要撤离了,实在是没有办法。”哥哥十分愧疚的说道

“你们这样实际上是让你个一只拔光牙的老虎去和一群野狼斗……”哥哥这样说道

“没有办法,只能服从”我摇摇头

“好好保重吧,打完仗我请你喝酒”说罢递来一瓶家乡产的啤酒,又变戏法般的弄出了两个搪瓷杯,一瓶啤酒就那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兄弟俩人同在一个战场,一同抵抗一样的敌人,本该是只有在电影里看的到事情。然而在这个叫别尔戈罗德的地方,却见证了我和哥哥并肩作战的故事。我后来给家里写了这封信,告诉母亲父亲我很好,因为有哥哥照顾我。

我们向这些帮助过我们度过难关的装甲兵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没有他们我们早已经死在佩纳河的阵地上,没有他们我们早已被苏军T34的洪流冲走,然后被履带碾过。

那天夜里那是那么的暗,暗到无法看见自己的手。一个年轻的德国哨兵在镇的南侧放哨。

“什么人!站住!”士兵看见一个黑影从一间民房中跑了出来,当时在德军控制下,别尔哥罗德实行宵禁。

“呯!”哨兵举枪就打,

那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地平线上,他冲出了小城。

而我在高塔之上,从哨兵喊完的那一声起,我就一直用望远镜注视着那个黑影。显然他是敌人,显然是奸细或者是内奸。

“报告!”我敲开了营长营房的大门,汉斯海默已经悍然入睡。已经晚上12点多了。

“营长,有情况。”我大声喊道

这下可把汉斯海默给弄醒了,他立马柔柔眼睛,迷迷糊糊的问我什么事情

“刚才城里有个人,违反宵禁冲出城了”我严肃的说道

“啊呀,你小子真是小题大做,也许那家伙是去找地方拉屎而已啊~!”说罢汉斯海默又要躺回床上。

“但是为什么他没有回来而且往苏军的方向走了呢?”我此时盯着他说

这时,海默终于有了点想法。

“你的意思是?”

“对!”我知道,团长已经猜到.

“马上下令全团集合,然后按照B计划行事”

“是!”

随后汉斯海默通知了师长,师长随后下令全师进入戒烟,作好战斗准备。

……

3个小时后,城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苏军的1个突击团到达了城外800米的地方,领头的军官拿着苏制望远镜看着城内没有任何的戒备。于是手一挥,上千名突击队员冲进了城里。可是此时依然是那么安静。

“主,你是我的剑,你是我的盾牌,你教我如何打仗”

十字线对准了刚刚冲进内城的那个军官

“呯!”军官的脑袋被我的达姆弹一枪打爆,脑浆飞溅。于此同时,几十挺MG42从四面八方向这支苏军扫来,上百颗手榴弹从天而降,而他们周围的上百公斤炸药也一起拉响了。苏军的夜袭被我们识破,反而将计就计,引他们进来,关门打狗,1营的其余部队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Stg44和MP40的7.92毫米子弹和9毫米鲁格弹将苏军扫的如同在狂风中跳舞的舞者一样,这个团被我们全比歼灭。整个过程持续了40分钟。地上躺满了苏军的尸体。

但是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抓住那个奸细,这个奸细毫无疑问是镇上的居民。但是究竟是谁我们一直想不到。

第二天,师长干了一件让他追悔莫及的事情,他将奸细的事情发报给了最高统帅部,随后几天盖世太保的部队来到了别尔哥罗德。盖世太保的抓奸细的方法很简单,宁可错杀1000,绝不放过一个,盖世太保的人将全镇的居民全部带走。我们本以为最坏的结果是被当作游击队送进集中营,但是几天后团长告诉我:全部枪决

或许他们中的确有一个奸细,或许就是他送出了情报。但是这就是屠杀百姓的,平民的理由吗?盖世太保的罪行让所有人愤怒,也断送了这个国家的形象,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站起来反抗德国的统治,越来越多的国家和轴心国兵刀相见。

盖世太保不仅被占领区的敌人所厌恶,对于我们普通士兵而言,盖世太保也是极为讨厌的对象,因为盖世太保充当了希特勒的行刑队,直接将不服从命令的士兵飞行法庭,甚至当众枪决,他们如同战地督导团,大家都很死他们了。

当这座小城被盖世太保掏空以后,我们变成了这座死城的唯一居民。坚守一个月对于我们而言相当困难特别是装甲兵不强行撤走后,我们必须独自抵挡苏军2个步兵师,1个近卫坦克师的攻击。

8月6日,苏军终于忍无可忍,发动了集团进攻,在3000门火炮的掩护下苏军开始了最后一次进攻。

“所有人准备战斗,144团负责东北,压制敌人的坦克,138团负责正南面,炮团全部分散到各个团的空隙,打光所有炮弹,第83侦查大队负责把手城内所有的制高点,安排机枪和莫洛托夫鸡尾酒,第95反坦克大队分为2部分,一部协同144团把手正南面,其余负责支援138团的南面,师准备直属队为预备队准备在敌人攻克以后负责掩护全师向哈尔科夫撤退。”师长吩咐了命令,我们此时只能作困兽之斗了,尽可能拖住苏军。

又是持续了1小时的炮击,此时这座小城已经经历了15次重大规模的炮击城内超高10米的建筑物几乎没有了,而我所在的高塔也早已崩塌。我现在只是在一间2层楼的废墟里等待敌人的进攻,面对3倍以上的敌军,团长给我的新命令已经不再是打击敌人军官了,现在就是尽可能的射杀敌人,军官也好,将军最好。我手里只有150发子弹,外带一只MP40冲锋枪,5颗手榴弹,一只鲁格,还有那只左轮,一把工兵锹。

“乌拉!!!”敌军发起了团级规模的冲锋,很快在T34坦克和KV2坦克的掩护下向这座城市奔来!

“Fire!”88毫米炮喷射着愤怒的炮弹,3辆T34在一开场就被在1200米外击毁,然而事实是88毫米炮的炮弹已经剩下不到20发,而密密麻麻的T34正在高速前进。师长向空军请求支援,12加Ju87低空向T34集群投弹,炸毁7辆的同时,苏军的防空火炮这回让德国空军的嚣张气焰立刻瓦解,4架斯图卡被击落,撞毁在别尔哥罗德以南3公里附近。其余的飞机惺惺而走。再也没有空军来救我们了。

Pak 40一发一发的向苏军T34开火,然而告诉机动的T34极为难打,同时他的倾斜装甲然德军反坦克炮弹束手无策,只有步兵靠着不怕死的毅力冲向坦克跟前拉响HHL反坦克炸弹。而很多士兵随后就被T34身后的步兵打成了筛子,基本上处于一命换一车的状况。此时苏军放弃了以往重点突破的战术,改为全面进攻。四面八方的冲来,138团防线首先被敌人的T34撕碎,很快138团退到了各个已成废墟的建筑物内。利用制高点用MG42压制敌人步兵的同时,从楼上扔下燃烧瓶,就这样摧毁了近12辆坦克,但是苏军不顾伤亡的企图从背后包围正在东南方抵抗的我们团144团。

我此时已经忘记了所有的狙击要领,我只是瞄准,十字线,扣扳机,一个步兵被击毙了。瞄准,十字线,扣扳机,又一个十字线,瞄,扣扳机准,150发步枪弹在2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全部打光。苏军正从背后而来,144团的防线也崩溃了。我们全部撤退到了建筑内。两军展开了巷战。

我气喘吁吁的向战友讨要弹药,结果被得知:“从死的身上捡吧!”

我的弹药被补充完以后,1营,3营,炮兵全部都混杂在了一起。而此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欣欣克。

“你看到欣欣克了吗?就是炮团的观察员?”

“没有!”

“你看到欣欣克了吗?就是炮团的观察员?”

“什么?”

“欣欣克!”

“没看见啊~他不是在我们后方吗?!是不是在师直属队?!”

所有人都在死命的抵抗,苏军步兵一波接着一波的冲进民房,然后被几十只MP40,STG44组成的火力网挡在门口,苏军又是第二波冲锋,被5颗长柄手雷炸的肢体横飞,我甚至在我脚边发现了一只敌军带着戒指的手。

我继续往高处跑试,苏军一直在扫荡建筑物内的德军,但是全部以失败告终。

随后苏军的炮兵到了,SU75,SU100的大口径火炮,以及几十颗手榴弹飞进窗户……那个地方距离我撤退仅仅1分钟而已。

我从一个建筑物跳过另一个建筑物,楼下的敌军正在疯狂的向我扫射,我不是单枪不入的战神,一发子弹钻进了我的靴子,我顿时摔倒在了废墟的瓦砾上,就在这时,一个刚刚冲上楼的苏军看到了我倒在,拿着枪托就向我砸来,我情急之下掏出了左轮,“呯!呯!呯!”那个苏军被我打了3个洞,莫辛那干掉在了地上,他使出全身最后的力气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并作出让我这辈子见过最凶恶的表情,断气了。我惊魂未定的躺在地上喘气,随后来了几个是直属队的士兵,见我倒在地上,便两个人将我搀扶着前往我们最后的防区。欣欣克依然下落不明。

此时谁都明白已经守不住了。我们必须突围!

138团已经被苏军打残,一小部分溃兵已经朝着西南方向撤退了,144团3营被苏军包围后全部阵亡。1营和2营幸存的士兵和军官正和我们在一起,师直属队已经守住了我们现在处于的城东。其他部队都各自向不同的方向溃逃了,大部分都向南撤退了。

我的脚被依法跳弹打中了了肌腱,被救护兵用钳子取出,洒了点氨黄粉,绷带打结,就算好了,但是此时我的脚已经无法走路了,但是面对如此的情形我们必须撤退。

晚上1点,我们强行突破了苏军的防线,从南部突围,当然为此付出了150条人命。在经历了2个多星期的战斗后,别尔哥罗德陷落了。当我们突出重围后发现,只有600个人了。当然有很多部队已经脱离了战斗序列,但谁都没有想到回如此悲凉。汉斯海默的被流弹打中了眼睛,左眼瞎了。欣欣克直到现在还不见踪影,我的侦察排只有我一个人了,其他人都没有找到或是可能已经被苏军打死了。别尔哥罗德城算是和我们告别了。我的手里还剩不到50发子弹。我们这个加强团现在没有任何重火力,火炮全部遗弃,唯一的重火力是6支铁拳火箭,和10几挺MG42。别尔哥罗德的火光和枪声一直没有停,我们流着眼泪看着这座小镇,已经无法看清1个月前看见它的样子。枪声,98K的枪声,MP40急促的吐吐声,MG42机枪的撕碎布声,更多的是莫辛那干的枪声,波波沙“啪啪啪”的爆豆声。那是依然坚守的德军和苏军交战的声音。他们没有撤出,他们没有投降,所以他们只能坚持抵抗,知道打光自己所有的子弹,然后用自己的P38给自己一发。

正在我们痛哭失声时,

“T34坦克!”6辆T34坦克和一大批步兵从东北方向冲来,铁拳全部用尽,但是只击毁了3辆坦克,师直属队掩护我们分散撤退。LULU搀扶着我,向西南侧撤退,背后的苏军死死的跟着我们,殿后的师直属队以全部牺牲的代价换回了我们的撤离。当敌军看不见时,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我惊奇的发现我的腿在这样的情况下痛楚已经消失了,更应该说是麻木了,我的心也麻木了。我们迷路了……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生死未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