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5日韩美军演前后,中国军队有两次大的动作。一次是今天(7月27日),南京军区炮兵部队在黄海附近进行了大规模实兵实弹演习。据报道称,这种大规模远程火箭炮火力打击演习尚属首次。另一次是6月30日至7月5日,解放军东海舰队举行大规模实弹训练。


尽管美国国防部长盖茨称,韩美军演是向朝鲜发出“强势信号”,“不带有任何挑衅中国的意味”。但毕竟是在中国门口进行的大规模军事演习,自然会挑动中国人的敏感神经。先是解放军副总长马晓天强烈反弹,随后中国外交部连续4次表态反对,还有民间一大堆“愤怒的声讨声”。


该次军演是“天安舰”事件余波荡漾所致,美国通过它来震慑朝鲜,拉住韩日盟友,还在中国面前炫耀了武力,可谓一石多鸟。但是以我的观察来看,中国何尝不是在利用“天安舰”事件,争取自己的利益呢!


韩国《中央日报》看得比较准。该报7月8日发表社论称,中国对韩美为何实施军演了如指掌,却还做出过激反应,只能被看做是“另有企图”。韩国现在怀疑中国是否出于军事目的在利用“天安舰”事件。中国有“把韩美准备进行的黄海演习作为提高中国军事地位契机的嫌疑”。


首先有必要指出一点的是,让罗援将军等人大做文章的“乔治.华盛顿”号核动力航母去年10月就曾参加过韩美海上反渗透演习,在黄海高调亮相过。当时中方并未反对,媒体报道也比较低调,以至许多人不知道此事,还以为美国航母是第一次要进黄海。


其次要说的是,不管此次军演有多大成分是针对中国的,中美两国在海上的较量已经上演了。


日本共同社最近披露,今年3月中国政府首次向美国高级官员正式表明立场称,南海是关系到中国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南海犹此,何况黄海?


近半年来,中国海军向外出击的强硬姿态不再遮遮掩掩。今年4月,北海舰队、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一齐出动,在日本冲绳岛南部的中国东海、南海的巴士海峡和南沙群岛周边海域进行大规模军演;北海舰队在更早时候南下到南海举行演习。


6月30日至7月5日,解放军东海舰队举行大规模实弹训练。尽管这只是东海舰队舟山基地的年度例行演习,但由于发生在韩美军演前,还是被外媒过度解读。


韩国《朝鲜日报》认为这是中国对美韩联合军演作出的“强烈回应”。该报甚至推测,针对美国航空母舰军演,中国很可能试射被称作“航母杀手”的反舰弹道导弹


7月4日,日本防卫省发布消息称,发现中国1艘驱逐舰和1艘护卫舰穿越位于冲绳岛和宫古岛之间的公海,向太平洋方向行驶。


据美国环球战略网统计,中国海军潜艇部队的远洋训练,从年均3.4次,一下子增加到2009年的12次。


“黄海会成为美国海军的禁区吗?”美国《华尔街日报》用这样一个问题表达了对美国在海洋上向中国妥协的担忧。文章援引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学者科萨的话说,“我们正在开启一个不好的先例,并允许中国扩大对其核心利益的定义,这样,下一次我们去黄海的时候就会更加困难,更容易引起争议”。


科萨道出了美国政府的隐忧。今年5月中旬,美国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发布了一份名为《空海一体战——战役构想的起点》的研究报告。


这份报告明白无误地指出,中国是唯一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会对美国的影响力及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力量投送带来重大和持久威胁的国家。“随着各国军队,特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不断研发和广泛应用先进军事技术,在西太平洋这一关乎美国重大利益的地区,美军遂行作战任务的能力正日益受到挑战。”


该报告还说,虽然北京表现出温和的意图,但正如古老的军事格言所说:既然意图可以一夜改变,那么我们应关注其军事能力而非意图。


其实再正常不过了。30多年来,中国经济和世界越来越紧密,无论是货物运输,还是能源通道,都越来越依赖于海洋航线。而要保障一路顺畅,确保不被人扼住喉咙,就必须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为中国的海上交通保驾护航。


力量强弱是相对的,中国海军强大了,则美国海军就会有所忌惮,在西太平洋区域便不能畅行无阻。对此前景,美国人的确忧心重重。


当然,目前中国海军实力和美国的差距还很大。中国连一艘航空母舰都没有,且不像美国到处有军事基地,可以完成全球投送能力。在上次中国商船被索马里海盗劫持后,中国最终选择用钱赎人,而未动用海军力量进行营救。非不为,实不能也。


中国的经济和政治都告别内陆,走向了海洋,中国的海军也必将扬帆远航。从长远看,这一点倒是确定无疑的。但是要避免王辑思所言的“中美关系最大的潜在冲突点是海上军事碰撞”,则需要中美两国政治人物的高超智慧和平衡手段,在海洋上也谋求“不敌不友”的和平共处状态。


于中国而言,要做到此点,既开辟新的疆域又不至于和人发生大的冲突,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情。无边无际的蓝色海洋,对中国既是诱惑,又是陷阱,不能太放胆,又不能过于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