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工眼中的肯尼迪总统:不计后果的色狼

枭龙FC-1 收藏 2 2458
导读:本文摘自《火线特工:谁将刺杀奥巴马》 作者: [美]罗纳德·科斯勒 出版: 重庆出版社 约翰·F.肯尼迪总统的护卫队由包括特工主管在内的二十四名特工组成,每班岗有七人执勤。在获聘成为特工之前,他们接受了一点手枪射击训练,并阅读了学习手册,此外就没有其他岗前培训的内容了。 前特工拉里·D.纽曼是这么回忆他的早期特工经历的:“我上班的第二天就被安排坐在总统豪华座驾的后座上。小组负责人将一把汤普森冲锋枪放在我腿上。我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个大家伙,更别说拿着它 干活儿 了!” 在接下来几年的工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摘自《火线特工:谁将刺杀奥巴马》 作者: [美]罗纳德·科斯勒 出版: 重庆出版社


约翰·F.肯尼迪总统的护卫队由包括特工主管在内的二十四名特工组成,每班岗有七人执勤。在获聘成为特工之前,他们接受了一点手枪射击训练,并阅读了学习手册,此外就没有其他岗前培训的内容了。


前特工拉里·D.纽曼是这么回忆他的早期特工经历的:“我上班的第二天就被安排坐在总统豪华座驾的后座上。小组负责人将一把汤普森冲锋枪放在我腿上。我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个大家伙,更别说拿着它 干活儿 了!”


在接下来几年的工作时间里,纽曼一共接受过累计十周的培训,其中包括四周的执法程序培训,受训地点在财务部;以及为期六周的专门特工培训。可是,他一直都没搞清楚为什么放在白宫给特工用的霰弹枪要装箱上锁,而只有白宫警察才有钥匙。


纽曼接受过这样的培训:必要的时候要替总统吃枪子儿,而且对于总统的私生活一定要守口如瓶。特工们就是“人肉监视器”,他们会看到表面现象下隐藏的一切。是的,一切。直到今天,特勤局的负责人还要不时提醒特工们,他们不能,坚决不能对任何人提起他们见到、听到过的关于总统的一切,尤其是对新闻媒体。通常,主管们会引用来自《任务书》的一段话,这本书这样是描述特工的:“美国特务机关的正式特工,被批准携带武器和手令,以保护美利坚合众国的利益,合法拘捕犯罪嫌疑人;为总统或其他法律规定的人提供人身保护,在法律规定范围内执行其他各项职责,是值得被信任的特别工作人员。”


纽曼和其他肯尼迪的贴身保镖开始工作后不久就发现,这位总统是个绝对的两面派。对外,他是自由民主的美国政治领袖,而且是个具有超凡魅力的领导人;但是另一面,也就是个人生活方面,他是个不忠实的丈夫:他的助手会偷偷往白宫送女人来满足他的“私人需求”。


据前特工罗伯特·鲁兹的回忆,在紧随肯尼迪“空军一号”的媒体专机上,有一位漂亮的瑞典籍泛美航空公司空姐。当时她似乎对鲁兹有点儿意思,而后者也正打算约她外出共进晚餐。然而当特勤局头头得知此情,立即警告鲁兹道:“离她远点,她可是总统的私人藏品。”


事实上,除了数不尽的*,肯尼迪在白宫还有多位“女朋友”。其中一名叫帕梅拉·特纽尔,是他当参议员时的女秘书,时任肯尼迪夫人杰奎琳的新闻秘书;另外两个女秘书一个叫普利斯希拉·维尔,另一个名叫吉尔·科温。她们俩共有一个外号,叫“小骗子和轻佻女”。维尔刚进白宫工作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小骗子”这个昵称,所以肯尼迪的助手把“轻佻女”这个小名给了科温。


据肯尼迪前贴身保镖拉利·纽曼介绍:“她们平时无所事事,最大的工作便是陪总统寻欢作乐。”有时候还要和总统玩玩“三人行”。


“当杰奎琳不在的时候,帕梅拉·特纽尔就会和总统在白宫幽会。”前特工查克·泰勒如是说。


“这两位小蜜身材都十分火辣,她们常常只穿一件及腰的白T恤和总统在游泳池里戏水,有时候你能清楚看到她们胸前的 两点 。我们会用无线电和杰奎琳的保镖保持联系以防她突然回来撞上这一幕。”


有一天下午,肯尼迪正与这两个小蜜在游泳池里玩耍,特工们突然接到杰奎琳的保镖从无线电里发出的通知,说她要提前返回。


“杰奎琳会在十分钟之内抵达,肯尼迪慌慌忙忙地爬出了游泳池,”当时肯尼迪的贴身保镖安东尼·谢尔曼说,“他就穿了一条泳裤,手里端着一杯血腥玛丽。”


肯尼迪四处看了看,把那杯酒给了谢尔曼


总统说:“喝了它吧,这酒味道不错。”


据特工们回忆,肯尼迪常和好莱坞女星玛丽莲·梦露偷欢。他们约会的地点在纽约各大豪华饭店,有时甚至在时任司法部长的肯尼迪弟弟的办公室阁楼里。这间套房里有一张双人床以备司法部长因工作需要留下过夜。它靠近一架私人电梯,这可方便了肯尼迪和梦露造。因为他们可以直接从司法部大楼的地下室直接搭电梯上楼而不用害怕被人发现。


“肯尼迪和梦露常常到那里去幽会,”一个特工说,“这已经是特工局人尽皆知的秘密了。”


如果说肯尼迪的私生活可以被称为“不计后果”,那么他对自己的安全保卫也一样鲁莽轻率。在他于1963年11月22号动身去达拉斯为下一年的总统选举做准备之前,就收到了那里可能会发生暴力活动警告。美国联合国大使阿德莱·斯蒂文森通知肯尼迪的助手小亚瑟·薛辛格,敦促他转告总统不要去达拉斯。他说,他刚刚在那里做了一个演讲,示威者对他做出了许多过激举动,比如大声咒骂他,还向他啐唾沫。据斯蒂文森回忆,参议员J.威廉·富布赖特也就此警告过肯尼迪。


达拉斯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富布赖特这样告诉他,“我是不会去的,您也不要去。”


尽管收到了如此这般的警告,肯尼迪还是决定按计划前往达拉斯,而且他的助手奥唐奈尔还告诉特勤局,只要天不下雨,总统想要乘敞篷车出行。这些内容出自针对肯尼迪暗杀一案的《沃伦报告》(肯尼迪遇刺后,继任的林登?贝恩斯?约翰逊总统亲自任命了一个特别委员会负责彻查此案。这个由首席法官厄尔?沃伦为主席的委员会,后来被习惯称之为沃伦委员会。经过较长时间的调查取证,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全收入了《总统特别委员会关于肯尼迪总统被暗杀案的调查报告》,又称《沃伦报告》中。 译者注)。这个报告中的信息都来自于联邦调查局调查的结果。要是当时下雨,那么肯尼迪的座驾会拉起一个不防弹的塑料顶棚。肯尼迪,代号“长矛骑兵”,亲口对保镖说他不希望他们坐在车后部的踏脚板上。


上午十一点五十分,肯尼迪的豪华敞篷车缓缓地从拉菲尔德机场按计划开往工业展览馆,并参加在那里举行的欢迎午宴。只有两名特工提前到达拉斯,为总统的出行做准备。直到现在,特勤局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要寻求地方警察和其他联邦政府机构地方办事处的协助。当时,提前的安保调查并不包含对车队行驶路线周边建筑的排查。可是由于行车路线已经提前公布于众,这很可能会给特工们的安保工作造成漏洞。


到十二点半,总统的车大概以每小时十一英里的速度行驶。说时迟,那时快,沉闷的枪声响了。一颗来自得克萨斯教科书仓库大楼的子弹射中了肯尼迪总统背部脖根部位。另一颗子弹准确地击中了他的后脑勺。瞬间,鲜血伴随着白色的脑浆像喷泉一般向四处喷洒而出,溅到坐在他左侧的第一夫人杰奎琳的脸上、身上,而总统应声倒进了妻子的怀里。


驾车的是特勤局特工威廉·格里尔,他的右侧是保镖罗伊·H.凯勒曼,可是他们都没能第一时间冲到总统身边。当时,总统要是能让保镖坐在车后的踏板上保护他,情况就会大有不同了。更要命的是,总统乘坐的豪华车前座和总统就坐的后座之间有两排座位。总统受到的两枪中,致命的第二枪是在第一枪击中他的四点九秒后射中他的头颅的。


格里尔并没有受到过防御性驾驶(又称史密斯防御性驾驶,其五大原则为:一、瞭望远方:向前看至少十五秒的车程?;?二、?视野宽广:与前车保持四到六秒的车程,每五到八秒观察一次反光镜;三、?保持眼睛移动:避免盯住某一目标超过二点四秒;四、保持车辆处于宽松的空间:保持前后左右的空间;五、保证其他人能看到你:用目光与其他司机或行人交流 译者注。)训练。所以在总统第一次被击中之后他没有提速采取避险措施。事实上,他马上放缓了车速并且等待凯勒曼的指令。


凯勒曼大喊:“离开这儿,我们遭到了袭击!”


坐在随行车左侧踏脚板上的克林顿·J.希尔特工,立刻跳上了肯尼迪的车。他将代号为“蕾丝”的杰奎琳推倒在汽车后座上,用他的身体保护着她和总统。


“要是保镖们能坐在汽车后座旁的踏板上,他们会在总统挨第二枪之前把推倒,并且跳到他身上为他挡子弹。”查克·泰勒,当时总统的贴身保镖之一这么告诉我特勤局局长给出了以下解释,以表示对这个说法的肯定:“一个针对这起暗杀,包括对击中了总统的子弹弹道研究的调查指出,要是保镖们能坐在踏板上,这此暗杀有可能不会成功。”


像离弦的箭一样向四英里以外的帕克兰纪念医院飞驰而去的总统座驾,最终也没能追赶上总统匆匆离去的生命脚步。下午一点,肯尼迪被宣告死亡。全特勤局的特工们都崩溃了。


又一次,一场暗杀改变了历史的进程。对于特勤局来说,他们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从这次血的教训中吸取经验,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