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名昭著的日本大烟加工厂:生产“福寿膏”


臭名昭著的日本大烟加工厂:生产“福寿膏”

资料图片:清朝时抽大烟的人


坑人的“福寿膏”就在这里生产



白山街2号的牌子静悄悄地挂在墙垛上。“白山”这个名字听上去很好听、很阳光,但在旅顺老人的眼里,这里却曾经是黑暗、罪恶的发源地——当年旅顺大烟加工厂就位于这里。



臭名昭著 日本人暗设大烟加工厂



四周静悄悄的,面向夕阳看去,白山街2号的牌子很刺眼。这里曾是当地驻军的一个卫生队,两扇铁门紧闭,鲜有人出入。



若不是有旅顺56中学党委书记李华家作为向导,很难发现这里就是日本殖民当局统治时期臭名昭著的大烟加工厂。按照他手指的方向,大门右侧的一排平房就是当年加工大烟的加工厂。



李华家说,这座大烟加工厂是日本殖民当局秘密建立的,其目的,一是为了毒害中国人民,二是增加财政收入,从而把鸦片变成另一种殖民统治工具。



据其介绍,早在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关东都督府的第一任都督大岛义昌就采纳了石本贯太郎提出的“统一烟馆,既可使支那人(日本人对中国人的蔑称)麻木不仁,又可为我大日本帝国广致财富,一举而两得”的建议,于1906年6月21日设立了关东州鸦片总局。



当年7月1日,日本殖民当局发布了《贩卖鸦片业及烟馆业税规则》的署令,从此公开卖鸦片,公开造烟膏,公开抽大烟,大连地区的中国老百姓受到了严重毒害。



饱受摧残“品烟员”用嘴尝毒品



据1938年至1945年8月一直在该厂当通信员的老人杨在峰介绍,旅顺大烟加工厂直属于大连的鸦片专卖局,厂长是日本人,名叫平田浩。下属有9名日本人,负责生产计划、质量检验、财务管理等业务。当年,在这里干活的中国男工约30人,女工约20人,从事着繁重的苦役。在杨在峰的回忆里,仿佛把我们带进了当年加工毒品的生产过程。他说,东平房当年并排烧着4口大锅,中国工人光着膀子、汗流浃背地煮苹果。等苹果煮熟了,抬到南平房的屋里过滤,那里摆着40来口小缸,过滤后的苹果汁在此发酵。



南平房西头是毒品熬制车间,那里摆着3口从日本运来的直径1.7米、高1米的大铜锅。每天锅炉房的水泥烟囱都浓烟滚滚,蒸汽通过管道通至铜锅里。在热气腾腾的环境里,工人们光着膀子,把已煮好的苹果汁倒进铜锅,然后往锅里掺兑从土耳其等地进口的海洛因、大麻、吗啡等大烟膏,搅拌均匀,熬成“黑糖稀状”,而后捞出晾干。



西楼的二楼是毒品的包装车间。晾干的“黑糖稀干”被机器压平,切割成方块,用纸包上,每10包装入一个小纸盒,“福寿膏”就加工完成了。



当年的大烟加工厂还有完整的化验质检程序。杨在峰说,当时设有毒品化验室,里面摆着玻璃瓶子、玻璃管子和各种试剂。可能担心仪器没把握,日本人还用一个中国的“品烟员”进行人体“活实验”。杨在峰还记得,那位“品烟员”叫孟均德,就住在加工厂的一个屋子里,和一墙之隔的打更人为伴。他每天负责用嘴检验毒品的质量,使这位家住南方的中国人身体遭受了非人的摧残。


大肆毒害吸毒者高达4万人



杨在峰说,“福寿膏”成品一律送到大连的鸦片专卖局,鸦片专卖局负责把这些毒品再批发给“小卖所”。仅批发一项,“小卖所”获利最高者,每年可达10万元金票。



在旅顺居住的《大连旅游志》主笔潘研老人称,针对日本殖民当局在中国贩卖、制造鸦片,致使中国人身心大受摧残的惨状,国际舆论强烈谴责日本政府。1932年,中国政府也将日本的贩毒政策向国际联盟组织提出了控诉,日本政府假惺惺地发表过“禁烟声明”,但实际上依然明禁暗放,甚至变本加厉。



1941年7月25日,日本殖民当局颁布《物价停止令》,毒品随之限令配给。因烟膏供不应求,鸦片专卖局曾酝酿在大连另建规模更大的毒品加工厂,终因日本战败而未及施工。



据1907年“关东都督府”资料统计,1906年旅顺一地就有“小卖所”15个、烟馆130个,到1945年8月,旅顺市内有营业执照的烟馆仍有10余家。据日本《关东局施政三十年史》记载:“1912年,关东州内特许出卖人为97人,吸毒者为2980人;1923年,特许出卖人为95人,吸毒者为27156人;1934年,特许出卖人为149人,吸毒者为43981人。 ”



铤而走险毒瘾发作抢劫大烟加工厂



当地老人介绍,吸毒者多数是穷苦的劳工,这些盖房子的建筑工和铁运、水运装卸工,背井离乡,贫困穷苦,孤独寂寞,朝不保夕,往往会借“烟”消愁。李华家说,大烟馆冬天生着火炉子,非常暖和,到了夏天,屋里也凉爽,还常有漂泊江湖的艺人说书、卖唱、变戏法,对闲暇的劳工更增加了吸引力。



当时的吸毒者一旦吸毒成瘾,便一发而不可自拔,当一群群面色铁青,骨瘦如柴,衣衫褴褛的烟民,像对虾似地一个挨一个地佝偻在大土炕上时,日本殖民当局让中国人“麻木不仁”,以利其统治、盘剥的目的就达到了。 1945年,日本撤离后,当地政府断然采取了戒烟措施,并于1946年8月关闭了所有烟馆。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陈列馆原馆长周祥令说,“瘾君子”在毒瘾发作后,竟然铤而走险,纠集起来把旅顺大烟加工厂抢劫一空。一时间,吸毒沉渣泛起,被查封的大烟馆又悄悄地死灰复燃。



1948年,旅顺市公安局一举逮捕贩卖毒品和吸毒者45人,并召开群众大会公开宣判,没收毒具,游街示众。两年后,我国颁布了《禁毒令》,到了9月末,全市有162人到公安局坦白自首夹带吸毒、贩毒罪行。从此,旅顺的吸毒现象被彻底清除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