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青年十万军 滇缅老兵黄耀武讲述生死鏖战

asdf718 收藏 1 775
导读:凤凰卫视7月24日《中国记忆》,以下为文字实录: 反攻缅甸之战打响 学生兵轻装上阵赶赴前线 解说:1944年10月21日,蒋介石在知识青年从军大会上,发出了令青年们热血沸腾的口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国民政府于同年11月,开始办理青年志愿从军登记甄选,合格的有125500人。当时身在广东的黄耀武也是其中之一,没到16岁的他报名参军入伍到了贵阳,原本的计划是学生兵应该进教导营,但事到临头却发现有了变化。 黄耀武:但到了贵阳以后,那师管区就不是这样子,他在我们出发之前,他把我们的名

凤凰卫视7月24日《中国记忆》,以下为文字实录:


反攻缅甸之战打响 学生兵轻装上阵赶赴前线


解说:1944年10月21日,蒋介石在知识青年从军大会上,发出了令青年们热血沸腾的口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国民政府于同年11月,开始办理青年志愿从军登记甄选,合格的有125500人。当时身在广东的黄耀武也是其中之一,没到16岁的他报名参军入伍到了贵阳,原本的计划是学生兵应该进教导营,但事到临头却发现有了变化。


黄耀武:但到了贵阳以后,那师管区就不是这样子,他在我们出发之前,他把我们的名额,假如说我们有50个人,他就抽了,抽兵抽了50个掏钱的,50个掏了钱不去,他拿我们顶,就等于把我们卖了,等于我们卖了一个是800块钱,后来我们了解。他到贵阳以后,把我们要拨给补充团。那时候国民政府有一个它征兵里头,征出来的兵先送补充团,补充团再给你送到,根据国家指标分到各个部队去。


学生兵黄耀武被卖到国民党部队 赴印缅战场


解说:根据黄耀武的说法,当时广东招兵方面,把这批学生兵直接卖给了部队,这种行径当然让学生们感到愤慨,他们找到《贵州日报》对此恶行进行了报道。


黄耀武:后来军政部下令看看什么学生,学生参军的不能送补充团,先了解一下,了解完了,如果是学生全部到贵阳教导团,贵阳学生教导团。后来就让我们一人写一份自传,我们一人写一份自传,写完以后他们没说的了,他们都是自愿参军学生从军,所以就把他们拨到这个贵阳学生教导团。


解说:尽管还没有出征就有了这样的遭遇,但幸运的是学生们最终还是如愿分到了装备和训练更加精良的教导团,在这里他们为远征印缅开始作准备。


黄耀武:6月6号接的命令,第二天上飞机,那上飞机那时候六月份已经很热了,一个黄的短袖,一个裤衩,一顶破帽子,其他什么都没有。就那么到了昆明上机场上飞机,差不多是五六十个人,五十多人吧一架飞机。什么飞机都是货机,运物资的飞机,从印度运过来的物资,我们坐了这个飞机上印度。


解说:西起印度阿萨姆邦,向东横跨喜马拉雅山脉,高黎贡山,横断山,萨尔温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进入中国的云南高原和四川省,这就是抗战时期著名的驼峰航线。而黄耀武一行也是乘坐美军的运输机,踏上了远征的路途。


黄耀武:我是第一次坐飞机,那坐飞机还不适应,因为飞的高度太高,又缺氧,空气也稀薄,很缺氧,加上冷,在那个小窗户一看底下全是雪山,都是雪,下着雪,冷得不得了直发抖。因为穿着一件单衣,太薄了,没法了迷糊。后来迷迷糊糊就睡着了,那么冷也睡着了。但睡着不一会儿热了,在飞机上觉得发热了,一摸飞机那个机身都有点发烫了,哎呀我说可能就到了吧,不一会儿飞机降落了。


学生兵进入美国兰姆伽训练营 开始艰苦训练


解说:印度阿萨姆邦的丁江机场,是当时盟军的重要物资转运站,在附近还设有中国驻印部队的训练营地。


黄耀武:下了飞机之后,就有人接待了,马上领我们到好几个大帐篷旁边,衣服全都脱了,扔到火堆里烧了,不要了,光着身子就进帐篷,都要淋浴,洗冲,洗干净,冲干净出来就发衣服了,发服装了。当时那是服装都是英国式的,不是美式的,英式的,带花纹的黄的上衣,咔叽布的短裤,都两套,衬衣衬裤两套,毛袜两双,大皮鞋、胶鞋,钢盔,这个夏帽,干粮带背包,毛毯,整个一套都给你发完,发完以后整个都穿上,这像军人样子了。


解说:黄耀武随后被分配到隶属于新六军廖耀湘部的二十二师学生大队,入兰姆伽训练营学习军事,兰姆伽原本是一战时英军关押意大利俘虏的战俘营,后来中缅印战区,美陆军司令史迪威,把它改成驻印军的训练营。在二十平方公里的营地里,这些中国青年学生,开始了他们既艰苦又新鲜的训练。


黄耀武:发武器了,这个武器就是美国人淘汰的,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大部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用过的武器,后来又经过修理、改造,什么时候改造,1930年改造,修理完了以后发给我们的。我领的是三零式步枪。


解说:在黄耀武的记忆力,训练的科目分为兵器训练和战术训练,美国教官主要教授兵器的使用和保养,而由一些毕业于黄埔的中国军官负责战术训练。艰苦的作讯间歇,黄耀武记得新六军军长廖耀湘还前来训话。



黄耀武:本来说蒋介石要到印度来视察,结果没来,廖耀湘来了。那时候我们在雷多他来检阅,看看我们学生大队训练怎么样,我们都站好排,队列站好排检阅,一个个,像相面似的一个个看。其中呢到我身边站下来,我说几句话,多大岁数,好好干,好好训练,将来我们不仅要打回国去,我们也会把日本鬼子打到海里去。当年他们把我们赶上野人山,我们今天要把他们打到海里去,还要打到东京去。


当兵的谁是有钱人,把日本鬼子打完了就能回家团圆,这是最大的奢望。


——黄耀武


解说:就在黄耀武这些年轻人还在接受基本军事训练的时候,在前方反攻缅甸之战,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着。胡康河谷战斗,西通之役,猛拱河谷战役,驻印军连续攻克缅甸境内重镇,但是就在一个叫做密支那的地方,盟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苦战。


陈晓楠:在中国驻印军反攻缅甸的战事里,密支那战役可以说是最为壮烈。密支那是缅北一个重要的战略要地,水陆交通四通八达,是通向印度和中国的咽喉,周围多山,丛林隐蔽。日军筑有多层次的巩固工事和孟拱、加迈是缅甸战略重镇,三镇定理,虎视眈眈,敌情严峻,易守难攻。当前防守部队呢,是日军第十八师团及第五十六师团一部,第十八师团原来是久留米师团改编的,成员都是些日本孤儿,由日本政府收容培养出来,所以具有着强烈的“武士道”精神,尽忠天皇,也没有什么家庭观念,战斗力非常强。抗战开始后,该师进攻上海、南京,是南京大屠杀的元凶之一,为了吃掉这股顽敌,中国驻印军也付出了无比巨大的代价。


黄耀武:在密支那打得很艰苦,因为密支那在缅北来说是重镇,比较大的城市,有火车站有飞机场,而且它有两个师团五十五、五十六,两个师团几个联队在那儿防守。密支那打得最关键的是潘裕昆,五十师,他是打得最好。三十师占领了飞机场,还有十师部分,占领了叫人家一个反扑,又夺回去了,就反复地拉锯。


解说:当时据守密支那的日军指挥官,第五十六师团长水上藏源少将,遵照“死守密支那”的命令,不准撤退,负隅抵抗做困兽之斗。史迪威曾四次飞赴密支那前线指挥,先后撤换了三个攻坚不力的指挥官,但进展仍是缓慢。


黄耀武:五十师它是先进的密支那打进去,后来也不行,也打出来了,最后是老华侨帮忙,通过封锁线,马上占领一角,完了一到白天一个个碉堡,一个个据点拔。拔到最后,把日本赶得没地方,逼得没办法了,正面飞机大炮轰,大部队进攻,里面进去的部队呢是一个个的碉堡拔,有抵抗的扔俩手榴弹,冲上去炸一个碉堡,一个个炸,另外还有难攻的,还有火焰喷射器,一打就一团火,冲着碉堡的眼去。


解说:1944年7月13日,在盟军的统一调动下,中美两国军队向密支那敌军各阵地,发起总进攻,驻印军各部,先后攻入市区,与日军展开激烈巷战,敌我伤亡惨重,我众敌寡,重重围歼敌人,日军指挥官水上藏源少将,见弹尽援绝,败局已定,迫于8月1日用手枪自杀,残敌南逃。我军于8月5日,收复密支那。


黄耀武:密支那打得很残酷,团长也牺牲一个,三十师一个团长也牺牲,所以在缅甸团长牺牲的没有,就那么一个。营长、连长牺牲,排长这些牺牲多,团长一般很少有牺牲的,但打密支那牺牲了。


解说:这场大战之后,中缅印战区美陆军司令史迪威命令休整,黄耀武当时所在的新六军二十二师也因为伤亡较重,准备把已经训练有时的学生兵们,编入一线作战部队。1944年十月十日,部队休整万部,新六军二十二师特务连战士黄耀武,第一次随战斗部队出征。


黄耀武:雨季过完以后,雷多那个泥都烂,稀泥都那么深,我们就徒步踩的,好多地方都是沼泽,像小河似的,到处是水,过不去,那时候我们去了也没有工兵,没有工兵配合我们,就我们自己砍树铺。


解说:在二十二师特务连,黄耀武的职务是轻机枪射手,当时的他刚刚年满十六岁,战友们都喜欢叫他小鬼,尽管此前多么艰苦的训练,这个小鬼都没有落下。但是在真正的行军中,黄耀武却遇到了颇为棘手的问题。


黄耀武:因为打仗嘛,我当轻机枪射手,一挺轻机枪24磅,5个弹夹压满子弹20多磅,背不动啊,那时候小,背不动,那么两床毯子,大毛毯子什么,我背不动,扔了吧。机关枪你不能扔啊,子弹不能扔啊,你扔了子弹,你没有子弹你怎么打敌人啊。副市长刘建章看到我,哎呀,是学生吧,我说是的。怎么的了,我背不动了,扔了。他叫我扔我才敢扔,要不我还得咬牙挺着。


解说:扔下粮食辎重,轻装前进,黄耀武才得以跟上队伍,但是晚上到了宿营地,班长命令埋锅造饭的时候,麻烦就来了。


黄耀武:一到驻地,班长说淘米,倒米,到我这没米,我没有米。米哪去了?我倒了,你今晚别吃饭了,谁让你倒米,你不吃饭能活着吗?能打仗吗?谁让你倒的米?我说副师长让我倒的,刘副师长让我倒的,背不动啊。


中国军队士兵朴实坚韧 打赢多次攻坚战


解说:此时的中国新六军二十二师的攻击目标,是缅甸境内的日军重镇八莫,一路攻击前行,遭遇的都是日军小股武装,真正的硬仗是在部队逼近八莫附近的和平时,进行的一场攻坚战斗。


黄耀武:当时和平是英国人打,没打下来,他没有打下来,什么原因,他不是打不下来,他光是拿炮轰。他轰完以后人不上,人不上你这个阵地还是拿不下来的,后来史迪威说你下去,让他们下去,二十二师下去,二十二师66团打主攻嘛。一阵榴弹炮啊,一阵炮火,上去之后,步兵一个冲锋,拿下来了。


解说:在黄耀武的回忆中,像和平之战这样,在英军踟蹰不前时,中国驻印军总是能够担任攻坚拔寨的任务,而且屡有斩获,只要装备和训练稍能跟上,中国军队无逊于列强。


黄耀武:英国军队呢有点傲,他有点什么呢少爷派头,你看他部队打了,打败了扔了枪就跑,他可以这样,中国军队不行。你人回来了枪没有,枪哪去了?你丢了枪还能打仗吗?绝对不行,军法从事,美国兵表现比他们好,我们在印度有时候相遇,史迪威我都看见过。史迪威你看他是一个总司令嘛,经常自己开一个吉普就上前线去,开个小吉普就走,很随便很随和的那么一个人。中国兵朴实,很朴实。当时我们虽然说,中国的宣传工作做得很差,宣传教育工作,但士兵朴实在哪呢?没有什么更高的奢望,说打败鬼子将来能回家,能团圆。打败鬼子丢了命也跟着干。


国家到了危险的时候,最紧要的关头,我就跟你拼死。


——黄耀武


陈晓楠:在反攻缅甸的作战过程中,无论在指挥官的作战指挥,或者是官兵的战斗意志上,中国驻印军可以说都给了一向骄纵的日军一记重击,黄耀武所在的新六军和其他的兄弟部队,更是以一连串的战斗,重创了日军骁勇善战的第十八师团。不但使得驻缅日军司令部大为震惊,也因此埋下了,日军而后于全缅作战的败因。新六军在历次战役中的卓越表现,不仅获得了英、美盟军对驻印军的钦佩和赞美,也更使得驻缅日军在震惊之余,在对我军战力重新评估之后,自此不敢再心存小觑。而黄耀武也是在一次对日军十八师团的战斗当中,第一次见到了被抓获的日军俘虏。


黄耀武:我们关了一个地下室,像个大笼子似的地下室,那三个人在那坐着,到时候给他送饭。俘虏了他们,他们一点也不害怕,他觉得可能看他这个表情啊,还是无所谓呢,可能说这个俘虏了死不了,要不然就肯定打死不可,是吧。当时我们给他们送饭,吃饭,那时候吃饭也很随便啊,也没有不像在国内有定量什么的,没有,牛肉罐头,牛肉罐头就是我们现在的午餐肉罐头,但比这质量比这高。午餐肉罐头炖南瓜,管够,大桶打一大盆饭,完了一小盆菜,你造去吧不够我再给你添。


滇缅老兵黄耀武经历生死鏖战 打退敌人袭击


解说:黄耀武所在的新六军二十二师凯歌猛进,一路拔除瑞古、叶克,曼大等多个大小日军据点,而与此同时驻印军新一军孙立人,所辖的三十八师也已攻至八莫近郊。两支中国劲旅已经对八莫形成包围态势。而就在黄耀武部挺进八莫的中途,又与日军在丛林里发生了一场生死鏖战。


黄耀武:那天呢,一住下来,那时候一营营长,那是65团担任主攻,当前卫,一营营长陶逸就是黄埔十三期的江苏人,后来给我当营长。马上派出斥候,四面派出斥候,斥候就是侦探一样,去了解敌情,了解前面有没有敌情,结果发现有响声,就是砍树的声音,再往前声音越来越响。


解说:丛林里的战争隐蔽性最强,四处都是参天大树,百米之外难辨人影,而此时,在对敌人的兵力强弱,火力配备全不清楚的情况下,双方交兵就将是一场残酷的遭遇战。


黄耀武:所以陶逸那天晚上,把一营的火力啊集中了,那条来路把工事做好,这工事所谓工事都是临时工事。晚上来了,真过来了。后来他冲进来了,冲进来呢,把美国联络官给打死了,中国的人没事,陶营长领着全营士兵摸黑就那么打,打了一宿。打到天亮,剩余的就跑了,撤退了。因为到天亮就不能进攻他就没法打了。


整整打了一个晚上,轻重机枪不停地响了一夜,一百多具敌人尸体,我们损失不大,伤亡三十多人。但从那开始有夜盲症的那个李同学就不见了,不见了就是牺牲了。


——黄耀武


解说:事后查明,这晚遭遇的日军是从八莫撤退的部队,在孙立人三十八师的殊死攻击下,八莫终于在1944年12月15日被盟军占领。此后日军十八师团丧失斗志,节节败退。到了1945年3月底,随着乔梅之战的胜利,中国军队终于结束了这场历时数年的艰苦战斗。


黄耀武:我们少年兵,我们少年兵,精壮报国肯牺牲,明天上战场明天上战场,杀尽强盗鬼子兵,看国旗飘扬多美丽,挺胸阔步有精神,一二一一二一,威风凛凛向前进。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