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美国越战档案 发现与阿富汗战争惊人相似

世界王牌 收藏 1 794

眼下,美国正深陷阿富汗战争泥潭中。据英国《经济学家》7月22日称,阿富汗未来的局势仍旧不确定。伊朗议长拉里贾尼21日也表示,华盛顿仍在重复过去的错误,阿富汗将成为美国的另一个越南。


为了给美国处理阿富汗问题提供经验教训,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7月14日解密了1175页文件,将该委员会1967年到1968年“执行委员会会议”的记录公之于众,其中也包括白宫高官在闭门会议上的证词。通过这些文件,我们可以一窥美国议员的思维方式。


“当年情况和现在惊人相似”


参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是2004年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的约翰·克里。《纽约时报》15日称,1968年,当参议员们正在为越战激辩时,克里正在驶往越南的船上。美国《波士顿环球报》15日报道,克里曾是越战英雄。1971年,参加越战的克里曾在该外交委员会作证,反对这场战争。


《波士顿环球报》称,克里之所以解密这些文件,是因为他认为,这些辩论能为解决当下的阿富汗问题及其他热点问题提供经验和教训。克里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年有些情况和现在惊人相似。在他看来,应该从前辈的处理方式中学到大量东西。


这些解密文件显示当时激辩的主要问题是:这场战争打成啥样了?将花多少美元?牺牲多少人?胜利后会是什么结果?克里表示:“他们的辩论是坦诚的,问题也很沉重。这里没人哗众取宠,也没人刻意作秀,而是真正的政策辩论。”克里还说,他们能举办这样高水平、有胆识的辩论,让时下的议员们感受到压力。


据美联社15日报道,克里赞不绝口地说:“根本想不到在国会的办公室里,政策制定者们对这场战争竟如此痛苦,竟有如此胆识进行这番对话。”克里表示,当年参加越战的军官现在有些人已是参院外交委员会委员。


推测美会在越战中越陷越深


据美联社15日报道,在越战正酣时,美国国会参议员对白宫的傲慢痛心疾首,对自己的无能为力烦躁不安,对约翰逊政府误导他们非常恼火。为此,他们就是否告诉美国人民真相、告诉之后会带来何种后果进行激辩。


1964年8月1日,一艘侵入北越(越南民主共和国)领海的美国军舰与北越海军交火。1964年8月4日,白宫方面声称,美国军舰遭北越鱼雷艇袭击(即东京湾事件,亦称北部湾事件)。翌日,美国轰炸北越。美国总统约翰逊以此为由劝说国会授权在越南扩大军事行动。美国国会遂于1964年8月7日通过《东京湾决议案》,授权总统使用武装力量。美国自此深陷越战泥潭。


近年来的历史学家们得出结论,8月4日的所谓袭击纯属子虚乌有。


1968年,正是参院外交委员会对越战感到极其痛苦的时候,该委员会因越战问题与白宫关系恶化。外交委员会对1964年的东京湾事件“旧事重提”,对白宫的相关说法表示质疑甚至愤怒。


解密文件的第290页记录了1968年2月的闭门会议,当时的外交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威廉·富布赖特担忧地对议员们说,东京湾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匆忙采取军事报复行动,这没有任何理由。而政府对于此事的遁词带来这样的问题--如果它要动用核武器,将会怎样。富布赖特说:“如果这是他们的行事方式,那么,他们同样会以此方式来动用核武器。在我看来,接下来他们很可能在不告诉我们的前提下,就动用核武器。”他表示,如果参议员们不像对待宣战权那样坚守立场的话,“我就看不出我们的真正作用何在”,“我们就是政府机构中毫无用处的阑尾”。


来自艾奥瓦州的共和党籍参议员伯克·希肯卢珀认为,国会议员对行政机构“低声下气”。来自爱达荷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弗兰克·丘奇说,在民主社会,如果隐瞒真相,你就不能指望人民能进行判断,而他们的孩子却在战场牺牲或即将牺牲。


来自蒙大拿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迈克·曼斯菲尔德推测,美国会在越战中越陷越深,花费也越来越大。“我们处于一个不知道如何跳出的箱子中。”但曼斯菲尔德反对公布质疑白宫的报告。在他看来,公布只会“进一步撕裂这个国家”。


“别再与朝鲜开战了”


另外,1968年1月23日,美国海军间谍船“普韦布洛”号被在朝鲜近海被朝军俘获。“普韦布洛”号上的83名乘员一人被打死,10人受伤。美军船员被朝方拘押11个月后获释。


解密文件显示,参院外交委员会在1968年1月23日的闭门会议上拷问当时的国务卿迪安·腊斯克。共和党籍参议员约翰·舍曼·库珀正告腊斯克:“我必须要说的是,由于我们正在越南打仗,而和朝鲜也可能开战,我想,最好的方式是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间谍船被俘事件),而不是使用武力。”腊斯克告诉议员们说,如果华盛顿对朝鲜采取军事报复行动,朝鲜将会与美国重新开战,这一点必须郑重考虑。


当时,腊斯克告诉外交委员会,他不清楚该船为何被俘获,但他推测,“这是朝鲜显示与北越相互支持的一部分,也许是想让我们从越南分散兵力。”共和党参议员卡尔·蒙特告诉腊斯克,除非美国结束了当下正在进行的越南战争,否则不要试图再发起任何战争了。蒙特还说,正当美军在越南打仗的当口,这艘间谍船却如此靠近朝鲜,这是“非常糟糕的”。


时至今日,“普韦布洛”号军舰仍由朝鲜控制,并停泊在朝鲜首都平壤的大同江畔,被用来吸引游客参观。


美国国家安全局篡改情报


这些解密文件由美国历史学家唐纳德·里奇编辑整理。里奇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由这些解密文件可以看出,参议员们对约翰逊政府越来越不满。这种不满情绪在民主党议员中尤其强烈,这是因为,他们认为已给约翰逊这名民主党籍的总统行了很多方便,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在越战中被误导。里奇说,1973年国会参众两院通过的《战争权力决议案》,就是对白宫的回应。该法规定,不经国会同意,总统无权宣战。里奇说,有关国会和白宫之间的宣战权的辩论,至今仍旧存在,现在的争论其实是当年争论的回声。


解密文件的第106页记录了1968年1月24日举行的闭门会议,参议员艾伯特·戈尔(克林顿时期的副总统戈尔的父亲)说:“如果这个国家被误导,如果这个委员会、这个国会被误导,被以某种借口拉进战争,使得数以千计的年轻人牺牲,更多的人终生残疾,这个国家也因此失去声望,在国际社会上失去道德立场,这样的后果就相当严重了。”


解密文件的第109页显示,参议员们最终并未揪住东京湾事件真相不放。丘奇的话很有代表性,他说,如果委员会证明这次袭击从未发生,那么,“我们将会败坏美国军队的名誉,将败坏总统的名誉,很有可能让他身败名裂”。


据《纽约时报》15日报道,从美国国家安全局退休的历史学家罗伯特·汉约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没人揪住这些疑问不放,也许这是因为“他们觉得这样下来,他们会沿着这条路走得太远”。早在2001年,汉约克就得出结论,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官员们故意篡改在此次袭击事件中截获的情报,让其看上去8月4当天确实发生此事。但他说,国家安全局这样做不是出于政治动机,而是为了掩饰他们此前的失误。


很多历史学家说,即使没有东京湾事件,约翰逊总统也会找到升级战争的理由。另外,总统本人很明显也曾对此表示怀疑。


质疑过于乐观的形势估计


1968年1月19日,美国国会大厦参议院第116室。来自密苏里州的参议员斯图亚特·赛明顿感喟说:“谁是我们的敌人?”斯图亚特·赛明顿是著名的鹰派,支持越战,但他在1968年9月24日的会议上也发出“这场愚蠢的战争”的感叹,他非常关注“为这场愚蠢战争付出的代价,对经济会带来何种影响”。


解密文件第66页显示,在1968年8月1日的秘密会议上,参院外交委员会的一名负责人卡尔·马西直言不讳:“麦克纳马拉先生(当时的国防部长)误导了委员会。”


第224页则显示,1968年2月1日,在参院第116室,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民主党籍参议员约瑟夫·克拉克就越南之行举办报告,此前他专门到越南进行“寻求真相之旅”。他在会上说:“如果没有我们的支持,我不相信这个政府(南越政府)能维持太长时间。但我完全确信人民并不在乎谁获胜,他们只是希望不被打扰。”


解密文件也显示,参议员们对过于乐观的战争形势估计表示质疑。在1968年2月7日参院外交委员会的执行委员会会议上,参议员约翰·舍曼·库珀不客气地说:“我相信,现在的情况比他们所告诉我们的,要糟糕很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