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二十七章:

ling9527 收藏 0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URL] 待那打水的护卫拿着鼓囊囊的皮囊回来,朱友琅一口喝干了一半,一行人才继续上路,越是往上,山路便越发峻险,到了最后竟是要登上一米高的台阶,脚下若是一空,十有八九便要坠入山崖。朱友琅望望脚下,竟是看不到山脚,那林海中升腾起来的云雾已遮蔽了视线。好在克伦族人自吃了朱友琅等人的干粮之后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待那打水的护卫拿着鼓囊囊的皮囊回来,朱友琅一口喝干了一半,一行人才继续上路,越是往上,山路便越发峻险,到了最后竟是要登上一米高的台阶,脚下若是一空,十有八九便要坠入山崖。朱友琅望望脚下,竟是看不到山脚,那林海中升腾起来的云雾已遮蔽了视线。好在克伦族人自吃了朱友琅等人的干粮之后处处维持,否则非得有人掉下山崖不可。


朱友琅既担心又放下了心事,如果是这条峻险的小路能够进入山谷,那么他完全不用担心。


终于走到半山腰,地势相对平坦了一些,土伦突然停下,对朱友琅道:“朋友,请在这里等一等,我们必须祭奠克伦族的山神才能继续走下去。”


朱友琅隐约知道一些缅甸土人的习俗,也不干涉,自觉的于护卫们退到一边,克伦族人们则双膝跪下,仰望着山峰叽里呱啦的祈祷了几句话,最后一起阿拉贡、阿拉贡的叫唤起来。


土伦当先站起,对朱友琅招招手:“我们可以上路了,我知道你们汉人不信这个,但是在接下来的路途不许有什么杂念,否则会触怒到山神阿拉贡的。”


朱友琅点头,一行人走了几步,土伦突然伸出手掌道:“等一等。”他走到一块满是蔓藤的山壁前,用手轻轻一拨蔓藤,一个黑森森的洞穴便显露了众人眼前。


朱友琅面露喜色,他原本以为要想翻越这座山峰至少需到达峰顶才成,想不到另有捷径,这个洞穴想必是通往山峰那一头的。


土伦嘱咐了一句朱友琅随着他后头走,便当先钻入了洞中,其余人纷纷鱼贯而入。


洞内之容有一人宽,四周漆黑的不见五指,朱友琅身边的护卫们生怕朱友琅有什么闪失,纷纷拥挤到朱友琅一旁,让原本空间并不宽裕的洞穴更加拥挤起来。


又走了片刻,洞壁才逐渐开朗,远处竟能隐隐看到光线,前面的克伦族人加快了步子,朱友琅等人也紧随其后,借着朦胧的光线,竟能看到远处草木繁盛,听到虫鸣鸟叫。朱友琅暗暗称奇。


“朋友,这就是山神赐福之地,是我们黑克伦族的圣地。”土伦不无得意的指着前方说,他不经意的瞥了朱友琅一眼,见他脸上并未闪出任何贪婪之意,这才继续道:“我们原本是想带你们走远路过了山腰的,但你们既然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又是我们的朋友,所以才带你们过来,我土伦信任你,只因为你的赐饭之恩,所以请你不要向外人说起这件事。”


朱友琅见这里地貌奇特,显然是在这座山峰的腹部,其中是竟是中空的,峰顶的豁口处撒下一片金黄的阳光,让山腹里的植物得以生长,实在是鬼斧神工之作,若是在这里能够隐藏一支精兵,与村落山谷互为倚角,绝对是进可突袭敌人后队,退可一夫当关的好地形。


“土伦长老,朱某在此立誓,绝不向外人道哉。”朱友琅的誓言中暗藏了机关,他可以不向外人去说,但是自己所带来的护卫有三、四十人,他们可没有立誓。只不过这些土人的实力还未摸透,对自己也算友善,实在不到万不得已时,还是不要翻脸,走一步算一步再说。


土伦喜道:“我们黑克伦族的朋友从来不会失信的,我也没有看错你,既然如此,咱们击掌为誓。”


土伦一边说,一边伸出了长满老茧的手掌,朱友琅也同时伸出手,啪的一声相击在一起。


接下来的路平坦了许多,朱友琅暗暗留了心机,一路上小心的观测着峰腹内的地形,又悄悄计算了下面积,心里已有了些底,这里虽不似村后的山谷那般有二三十里的方圆,但直径也有个一、二里,足够藏纳一千人了。


土伦对朱友琅的印象越来越好,话头也多了很多,他凑到朱友琅身边讲起了黑克伦族的风土起源,朱友琅在一旁认真倾听。


原来黑克伦族是克伦族的一支,克伦族总计有十一个分支,除黑克伦外,还有即克伦、白克伦、勃雷底、孟克伦、色郭克伦、德雷勃瓦、勃姑、勃外、木奈勃瓦、谋勃瓦和波克伦。


克伦族是缅甸继缅族之后的第二大族,早在两百年前曾在东吁立国,后被掸族征服,历史上多次受到过缅族、掸族、孟族的征讨,克伦族也曾不断进行过反抗,从此一部分克伦族开始退避山林。


缅王对这一部分不服王化的克伦族十分恼火,曾不断的发动过征剿,克伦族人依靠地势,往往数十个村寨歃血为盟,一寨有难八方支援,因此进展并不算大,当地的官员生怕缅王发怒,每次征剿之后便大肆吹嘘王军如何如何得胜,杀贼数千,血流成河之类,更有些地方的官员声称境内已没有了克伦族,从此再也不需兴兵进剿。欺下瞒上一直是任何王朝官员们的传统,深处王都的缅王哪里能识破,只当是天下歌舞升平,盛世开创,不管是内政还是外事都顺畅的犹如梦境一般,足见是祖宗保佑,上天庇护之故。


本地的官员既然已欺骗了缅王,自然也不愿意克伦族继续生事,所以对那些出山的克伦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生事造反绝不会为难你。


说到粮食问题时,朱友琅突然问土伦道:“长老,我听说你们已整整一日没有吃上饭了,难道是寨中断了粮吗?”


土伦叹了口气道:“我们住在深山,开垦不出良田出来,往往是靠天吃饭,若是在往年种出来的粮食虽然不够寨中的人吃,但是村子里的青壮还会出寨去打些猎物勉强混过去,但是今年寨子附近出现了一支野象群,踩坏了几十亩上好的庄稼,啃坏了不少良田,若是一头两头倒也还好,可是那野象群足有数十头之多,我们联合了许多山寨的勇士一起去驱逐,不但没把他们赶走,还激怒了他们,杀伤了我们好几个勇士的性命,村子从此也断了粮食。”


土伦顿了顿,满脸的沮丧:“原本我们山寨里的规矩是不与汉人们交易货物的,哎,朋友我并不是说你,你虽然是个汉人。这些都是陈年往事,我们克伦族曾被一个汉人骗的很苦。总之若不是村寨断粮,我们是绝不会出山主动去找你们的。”


土伦最后关于汉人的那一段说的含含糊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朱友琅总算明白了个大概,他原先以为大象是温顺的动物,虽然体型庞大但与人无争,倒没想到成了克伦族的祸患,而那个所谓的汉人定然是将克伦族人骗的很苦,才让他们铭记在心,他们一开始对自己不太客气恐怕也是拜这名汉人骗子所赐。


“现在那些象群还在祸害山寨吗?”


土伦道:“野象也是记仇的,我们的勇士在驱赶它们时曾杀死了一只小象,所以它们一直盘踞不去,好在我们山寨依山而建,若是大家尽量少出山寨倒不怕它们,只是害苦了寨外的那些庄稼。”


朱友琅从容一笑,道:“其实要驱逐象群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


朱友琅的自信并非是空穴来风,沐家在云南征服土人时就曾不断的击溃过土人的战象,这些沐剑铭为了说明三段击的好处时提过几次,只不过朱友琅一直不以为意,现在想来这门绝活倒并不是完全没有用处。


“只是什么?”土伦犹如被人掐到了脖子一般,脸通红的喘着粗气,拿铁屑去换粮食原本就不是长久之计,象群再闹下去,整个村寨都要跟着遭殃,这一点他比谁都要清楚。


朱友琅心念一动,转而道:“没什么只是的,你们既然拿我当朋友,这点小忙在下如何能袖手旁观,只是我的神机营没有带来,过几日必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如果朱友琅趁着这个时候漫天要价,反倒会被土伦瞧不起,最多把这事演化为一次公平的交易罢了。倒不如让黑克伦人欠自己一个人情所获取的利益更大,更何况神机营训练了这么久,拿这些野象来练练兵也是不错,朱友琅的小算盘打的啵啵作响。


“好朋友,若是能驱逐这些野象,你便是我们全体黑克伦族的大恩人,从此以后水里火里若有需要我们帮忙,我们黑克伦绝不皱眉。”土伦已颤抖的用手拍住了朱友琅的肩膀,激动的大声道。


“这是哪里的话,既然你们当我是朋友,这点小忙我如何能不帮,快别说客气的话,你把朱某当成什么人了,若是朱某为了将来能够得到你们的帮助才为你们解困,岂不是猪狗不如吗?”朱友琅很有义气的回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