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二十六章

ling9527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URL] 朱友琅暗暗心惊,面上却不露声色,他干笑一声对着那黑克伦族长老道:“长老这般大的年纪,如何能翻过那座高峰,在下虽是个后生,自问有些力气,也绝不敢放出此等狂言,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的好。” 土伦瞥着眼对朱友琅一脸的轻视:“待会你随我去就是,我土伦活了六十多岁,骗你个小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朱友琅暗暗心惊,面上却不露声色,他干笑一声对着那黑克伦族长老道:“长老这般大的年纪,如何能翻过那座高峰,在下虽是个后生,自问有些力气,也绝不敢放出此等狂言,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的好。”


土伦瞥着眼对朱友琅一脸的轻视:“待会你随我去就是,我土伦活了六十多岁,骗你个小娃娃做什么,你们汉人只知道耍奸耍诈,压低我们族人的土产,扬帆过海到别处去高价贩卖,翻山越岭却不是我们勇敢的黑克伦族勇士的对手。”


在土瓦城,海商大多数都是汉人,他们在当地收购了土产,便到海外去高价发卖,想不到倒引起了这长老的轻视,这贸易原本就是要承担风险的,既然是做生意,自然是高价买进、低价卖出,这些土人自己没有本事经商,倒怪起别人来了。不过想归想,面子上的客气还是要的,朱友琅仍然挂着笑脸,道:“不管是哪里的人都有忠有奸,既有善良之人,更有狡诈之徒。长老敢说克伦族就一定全都是好人吗?”


土伦脸色微红,吱吱唔唔的道:“我辩不过你们汉人,你们的口舌太厉害,这些铁屑你们到底要不要,如果要的话就快随我们去。”


朱友琅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和他扯皮,道:“总得让我带一些银两做些准备才是,你们在这等等,等我的伙伴来了,我们一起去。”


“好吧,那就再等等。”土伦瞪了朱友琅一眼,显然仍然有些不爽,只是想到可以用那些无用的铁屑来交换白银换取山寨里的日用所需便忍了下来,他也不客套,与身边的几个族人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十几个人便大剌剌的盘膝坐在路边,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很快,那护卫便带着三四十个士兵来了,在他们手上还拿着一个大瓮,大家一齐向朱友琅行了礼才将大瓮分别放置在盘坐在路边的黑克伦族的众人面前。


朱友琅不禁皱了皱眉对那护卫道:“朕只是让你去多叫几个人来,你怎的叫上了这么多?如此大张旗鼓,恐怕村落里早已人人皆知了。”


那护卫道:“这也是策应皇上的安全,再说小的去张指挥使那只是说皇上需要几个粗壮的军士干些活,并未说要远行。”


朱友琅点点头,另一边的黑克伦人已有人揭开了摆在身前的瓷瓮,一股扑鼻的粥香四溢开来,那黑克伦人抓手想要吃,却被土伦长老叽里呱啦的喝止住,那人一脸遗憾的望了瓷瓮里的米粥一眼,硬生生的将头别过去不再看它。


“长老既然来了,在下准备了些粗浅的早饭,为什么不吃?”朱友琅有些恼怒,他原本见这些土人赶了一夜的山路,好心好意的请他们吃粥,想不到倒换来了他们的白眼,不过他是个持重的人,倒不愿撕破脸,只淡淡的问了一句。


土伦别过脸去,不敢直视朱友琅凛然的眼眸,回应道:“我们并不饿。”


朱友琅见身边的护卫已露出了一脸的不忿,连忙道:“既然你们不吃,便带我们去你们的部落吧,生意要紧。”


土伦点点头,对着盘地而坐的族人说了几句话,大家一起站起,由几个赤裸着身子的克伦族壮汉领头,沿着小路向前行进。


行了半个时辰,一行人便到了山脚,前面带路的克伦族人回头对着土伦唧唧呱呱的说了几句,土伦点了点头,转而用汉话对朱友琅道:“你们可要小心了,要爬上这山峰虽说有一条小道,但是仍然峻险异常,你们小心一些,若是坏了性命与我们无关。”


朱友琅点点头,抬眸望了望山峰,峰顶竟是穿透了云霄,那山峰上茂密的树林层层叠叠,犹如一片云海一般,心里不由得发起怵来,若是从这里摔下,恐怕非粉身碎骨了。


“皇上金贵之体,还是暂且回去,小的们去看看货便可。”一旁的护卫悄悄附在朱友琅的耳边,低声道。


朱友琅想要点头,却突然瞥见一旁的土伦正一脸轻视的望着自己,不由得激起了他的雄心,这群克伦人能去,自己为什么去不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什么好怕的。


“不必,朕授命于天,如何会在乎这一些小小的山峦,土伦长老,你让你的族人当先引路,咱们快些赶路。”


土伦怪异的望了朱友琅一眼,转头对着领头的族人吩咐了几句,那族人点了点头,便当先带起路来。


山脚的坡度并不算陡峭,不过这所谓的山路也确实让朱友琅等一干人吃尽了苦头,沿路上的杂草便有一人多高,前方的克伦族人一边走着一边挥舞着长棍不断的打着两边的草丛,以此来惊吓躲在草丛中的虫蛇,两旁巨大的枯树伸展着枝桠,一不留神就会划过朱友琅等人的身子,直走了半个时辰,山路愈发陡峭起来,原本只需要用脚走的路渐渐的要用四肢代替,搞的朱友琅灰头土脸。


倒是那些克伦族的族人们倒是走的奇快,犹如行走在平地一般,片刻功夫便将朱友琅等人甩在了后头,他们开始还在嘲讽朱友琅不会走山路,渐渐到了后来,见朱友琅等人虽然手脚笨重,但仍咬牙坚持,不禁去了几分轻视之心,遇见一些陡峭之处也会愿意搭把手。


就这样连续走了一个时辰,朱友琅已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一旁的护卫对那土伦道:“我主人需要歇息,大家到这里等一等,待会再走,如何?”


土伦这次倒没有为难,点了点头:“也难为你们能够坚持这么久,好吧,大家一起陪着你的主人一起休息。”


众人各自盘膝坐下,那护卫搬来一块光滑的石头扶朱友琅歇息,这才在一旁歇息。之后,便有几名护卫从怀中掏出些干粮送到了朱友琅面前,这原本是远行必带的食物,有炒米、干牛肉之类的食物。


朱友琅摆了摆手,道:“你们自己吃吧,朕不饿,倒是有些渴。”


这时有护卫喊:“陛下少待,小的这就去附近寻找清泉。”便兀自带着皮囊去了。


其余的护卫显然是饿了,各自享受着所带的干食,一旁的克伦族人见护卫们吃的津津有味,都别过头去。


朱友琅心念一动,对那土伦长老道:“若是你们不嫌这食物中被我们汉人下了毒,便一起过来吃吧,我瞧你们也是真的饿了,一路走了这么多路如何吃得消?”


土伦想要拒绝,喉头不禁鼓动了几下,只觉得唇角的津液忍不住想要滴落出来,于是便叽里呱啦的和族人们商议了一阵子,那些族人们只是点头,土伦才道:“好,不瞒你们说,我们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只等着能够卖你们些铁屑拿银子去换些粮食来,既然你们要请我们吃,那么我们就不客气了,从此以后我们拿你当朋友,做我们部族的客人。”


一天没有吃饭,走山路还这么快。朱友琅大感佩服,他给一边的护卫们使了个眼色,护卫们会意,纷纷拿着多余的干粮送到了土伦脚下。


土伦呼喝了一句,他的族人们纷纷聚拢在他的四周,各自拿起干粮狼吞虎咽的大吃了起来,犹如风卷残云一般,片刻工夫,便将食物吃的一干二净,土伦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对朱友琅客气了很多:“尊贵的朋友,感觉你的慷慨赠与,从今以后你永远都是我们黑克伦族最高贵的客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