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二十五章:

ling9527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沐剑铭尴尬的笑道:“那些海盗,不,是水师看不起咱们的训练,末将便把神机营的弟兄们拉出来和他们比一比,三百人对六百人,第一场我们胜了,他们这才服气了一些,发誓要在一月之后重新比过。”


“一个月后,水师按着朕的方法操练势必会增加不少实力,到时候神机营以三百人对六百,恐怕要玄了,你要加紧操练才是,不如这样,一个月后朕亲自去观摩你们比试,谁若获胜,朕给谁办庆功酒,你不要丢了朕的颜面。”朱友琅道。


“末将遵旨。”沐剑铭抱拳道。


这时,小桂子匆匆的走了进来,禀道:“皇上,屋外的铁锅烧红了。”


朱友琅点点头,随手拣起桌案上包裹好的混泥土,便出了茅屋。屋外,几个小太监们合伙堆起了个小炉,炉火在小太监的煽动下旺盛异常,火苗直窜的老高,炉上架了一支铁锅,铁锅已被烧的通红。


朱友琅撸起长袖,揭开包裹着混泥土的小包,手轻轻一扬,便将混泥土一股脑的全部倾入铁锅中,只听的窝底吱吱作响,显然混泥土中为数不多的水汽正迅速的蒸发,朱友琅亲自抄起一旁的锅铲来回铲动,最后又盖上锅盖。


“皇上,您这是要做什么山珍海味吗?”紧随在朱友琅身后的沐剑铭背脊发凉,这皇上拿着铁锅去煮泥土,难道是拿人去吃的?他心里大叫不妙,早知道话一说完就该陛辞了,何必要瞧这热闹,说不定这盘‘泥菜’刚上了锅皇上就要赐给自己吃呢。


朱友琅仔细的观测着铁锅的变化,闻言不禁楞了楞,随后笑道:“哪里的话,你好好看着,我们的工事是否能建起来,全靠它了。”


沐剑铭长吐了口气,这才静下心来仔细观察着炉底的火苗。


又烧了一刻,锅中传来一阵强烈刺鼻的气味,一旁的小桂子捂着鼻子目不转睛的望着锅底,连忙道:“皇上,再不熄火,恐怕这锅底就要烧穿了。”


朱友琅觉得火还不够热,不过他只是先拿铁锅来煅烧制成熟料来看看效果,如果成功,便可以建几个小高炉将混杂着石灰和粘土的生料煅烧。


“熄火,待冷却后将锅里的熟料拿来朕看看,沐爱卿,你先回去歇息,明日还要赶早训练,其余的人在这照看。”朱友琅呼了口气,便回了房屋,到偏厅里歇息,许是这几日太过疲惫,竟悠悠的睡过去了。


直到第二日醒来,朱友琅发现自己身上已被人盖上了一张金丝绣毯。清晨的曙光透过纸窗在屋内撒下一小片淡黄,借着朦胧的光线朱友琅望了望四周,只看到小桂子正在不远处匍伏在地上酣睡,显然昨夜见自己睡了不敢打扰,又生怕自己半夜醒来,所以才随自己在这里睡了一夜。


在穿越之前,他总是觉得太监是一种邪恶的生物,他们教唆皇帝,祸国乱政,阴阳怪气,陷害忠良等等,等到他身临其境,才知道这些也不过是可怜人而已,朱友琅对待敌人可以心狠,但是对待这些和自己朝夕相处,处处为自己生活着想的太监却狠不起来,朱友琅小心的站起,不愿意去打扰他,在屋内轻轻的踱了几步,套上了外衣,拉开门正要出去转转,身后却传来小桂子的声音。


“皇上,奴婢该死,奴婢伺候着皇上居然睡着了。”


朱友琅转过身,轻声道:“小桂子,你也醒了?起来吧,今日朕准你一天的假,好好回去歇息罢,朕不用人照顾。”


他终于知道明朝的皇帝为什么明知太监误国也愿意轻信他们了,在那充满了权术和狡诈的宫廷里,唯有那些太监们与你朝夕相伴,关心你的冷暖,悉心的照料你的生活,从某一种意义来说,太监们才是皇上最亲近的亲人,如果连他们都不能信任,那么做皇帝的还能信任谁呢?


感慨归感慨,朱友琅虽然不愿意冷落了这些太监,也不会让这些太监们干政,在这种弱肉强食的时代,身为亡国之君,只有紧紧的攥住这最后一丝权利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皇上,昨天夜里您让奴婢将煮好的熟料给您看看,奴婢见您睡了不敢打扰。”小桂子巴巴的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从怀中掏出一小个布包,碎步的走向朱友琅,将熟料交在朱友琅手里。


朱友琅展开布包,仔细的看了看青灰色的粉尘,感觉要比前世的水泥颜色深了一些,可能其中含有了一些杂质,不过具体的效果只有试了才知道,他点了点头,将小布包从新包上塞入了怀里对着小桂子道:“辛苦你了,你去歇息,朕让工匠们去试试效果。”


经过为期一个来月的建设,村里的木屋、竹屋增加了许多,在沐天波的规划下,倒显得错落有致,穿行在其间,倒别有一番感触。


沿路上,几个早起的工匠远远的瞧见朱友琅的身影,纷纷跪在地上行礼,朱友琅也不阻止,让人去召集所有石匠在村口集合。


这时天已放亮了一些,石匠们三三两两的在村口聚集,许多人仍然睁着一张迷蒙的睡眼,惺忪的给朱友琅行礼之后,朱友琅扬了扬手上的布包:“大家今日辛苦一些,将这包水泥熟料掺些水,再配入一些砂石进去搅拌,涂抹在砖缝里,如果有效果,便按朕的方法堆建高炉量产,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可去找工部解决。”


石匠们接过熟料,小心的盛在缸里,借着又挑来一担海砂,这里临海,沙子遍地都是,所以也不用担心材料不够,在朱友琅的指导下石匠们将沙子按一定比例倒入缸后,又加上了少量的水,用杵棒在缸里搅动摇匀。


有人给朱友琅搬来了一张椅子,让他坐在椅上观看,朱友琅半张着眼在椅上等待着,这时,远处几十个身穿着黑底白纹衣料,头上包着头巾的土人呼喝着走了过来,朱友琅留了心思,远远眺望,见他们手上没有携带武器,这才放下心。


朱友琅吩咐好石匠们继续做事,自己带着几名村口的护卫迎上去,土人们有老又少,见朱友琅过来,便有一老者拄着杖子出来用生硬的汉话道:“敢问公子,这里是不是收购铁屑?”


朱友琅想起自己曾让沐天波去向四周的土人收购各种原材料的事,于是点头道:“正是,诸位请随我进村去。”


那老者戒备的摇摇头,与身边的几名大汉用土话叽哩咕噜的说了几句道:“那些没用的铁屑我们部落里有很多,但是你们汉人说能卖钱我们还是不信,你们汉人很狡诈,我们怕上当,所以你们要是想买我们的铁屑,可以带银子到我们的部族去,不准带武器。”


朱友琅不由得晒然一笑,想不到汉人在这些土人心目中的印象如此低,他点了点头,做生意原本就是相互戒备的,等多合作了几趟,就能够彼此信任了。


“既然如此,那么我便随你们去部族里看看货吧,不过你们大清早的赶来,想来没有用过早饭,不如我让人去拿些清水、稀粥来,就在这村外吃一些再赶路如何?”


老人显然也是饿了,听到朱友琅说稀粥二字时不由得舔了舔干瘪的嘴唇,沉吟半晌后摇摇头道:“不用,你们只要带好银两和我们回部族就好。”


朱友琅侧过身,吩咐一边的护卫道:“你去库房里支些银子来,再带些早饭过来给诸位乡亲们吃,待会随我去看货,这些事不要和沐大人他们说,朕自有主张。”


那护卫躬身作辑道:“是否多叫上几个兄弟一同护卫,以防不测?再说沐大人吩咐过,皇上是金贵之体,如何能够跟着几个土人随便去,若是除了纰漏,小的就算千刀万剐也难赎其罪了,还请皇上三思。”


朱友琅道:“我们这是去做生意,哪里有这么多危险,你快去快回,若是不放心,可再叫上几个人来,但是别让那些大臣们知道了。”


护卫无奈,只好怏怏的去了。


朱友琅知道缅甸的民族众多,只是不知道这些是哪个部族,于是便问那老者道:“敢问老人家贵姓,你们的部族离这里有多少路程?”


“我叫土伦,是黑克仑族的长老,我们的部落离这里并不远,只要翻过远处的那座山便到了。”土伦指了指远处的山峰,神色有些倨傲,显然认为自己的长老地位高贵无比,并不把朱友琅放在眼里。


朱友琅遥望着远处的山峰,那里正是紧挨着山谷,为山谷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想到这里,他突然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本山谷只有一个入口,但是这些土人既然能翻越那座山峰,显然也是能够从山的另一边翻越到山谷里去,自己山谷中的屏障岂不是形同虚设了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