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二十三章:

ling9527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URL] 当夜,新造的竹屋里张灯结彩,酒香四溢,十几名缅国的官员会同阿泰一起分席而坐。永历帝的声明虽然不好,但他好歹是堂堂的前明皇帝,因此邀请这些官员倒也不难,许多官员听到朱友琅的邀请便马不停蹄的来了,毕竟这种事实在少有,将来也多了个吹牛的本钱,再说大明皇帝的奢侈是声名远播的,都想来凑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当夜,新造的竹屋里张灯结彩,酒香四溢,十几名缅国的官员会同阿泰一起分席而坐。永历帝的声明虽然不好,但他好歹是堂堂的前明皇帝,因此邀请这些官员倒也不难,许多官员听到朱友琅的邀请便马不停蹄的来了,毕竟这种事实在少有,将来也多了个吹牛的本钱,再说大明皇帝的奢侈是声名远播的,都想来凑凑热闹看个究竟。所以只到傍晚,宾客们便来齐了。


在数名小宦官的拥簇下,朱友琅珊珊来迟,大摇大摆的占据了桌案的主位,目光一扫,双方倒是尴尬起来,按理说朱友琅是中国的皇帝,而他们是下国的臣子,理应要三跪九叩的,但现在朱友琅已成了亡国之君,缅官们倒是踟蹰着到底该不该跪拜了。


这时,阿泰却突然离座,跪倒在地道:“下将阿泰叩见中国皇帝陛下!”


阿泰一早吃了朱友琅的亏,知道若是不跪拜反而会给朱友琅抓住口实,所以条件反射的给朱友琅行礼。这一来却让缅官们更加为难起来,有人惊慌失措的望着同僚的反应,有人面带怒色暗怪阿泰有辱国体,有的将欲离席有样学样。


“平身罢,朕若没有你阿泰将军如何会有今日?阿泰将军见朕时不必行礼了。”朱友琅目光如炬,早已察觉到缅官们的异常,笑吟吟的拂袖道。


阿泰见无人响应,自己倒大剌剌的跪在堂中,实在有失颜面。他面带愠色的站起身,不发一言的返席坐下。


“诸位缅国干臣,朕自徙来缅南多承诸位照顾,今日朕酒宴一席,聊表朕心,大家干了一杯如何?”朱友琅已举起了酒杯,独自畅饮而尽。


缅官们纷纷举杯,开怀畅饮,只是不愿意与朱友琅接对,毕竟这身份问题是在尴尬,涉及的问题极其复杂,只能以笑代言,省得落下把柄。


阿泰似乎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于是干脆沉默着在席间喝着闷酒。


朱友琅见冷了场,释释然的拍了拍掌,立刻便有十几个小太监各端着封着黄凌的托盘鱼贯而入。


“诸位,朕来阿瓦时日不久,这点小小意思,务必收下。”朱友琅对着领头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小太监们会意,掀开覆在托盘上的黄凌,顿时堂中被白颤颤的银光笼罩,在昏黄的油灯下,显得夺目摄人。


每个太监所端的托盘上都分毫不差的放着两个大银锭,他们弓着身子,将托盘置放在缅官的案前,唯独阿泰之外,每一个缅官都分得了纹银一百两。


“请教永历陛下,这是何意?”一名缅官刻意的回避了朱友琅的皇帝称号,瞥了一眼案上的白银道。


朱友琅笑道:“小小意思,诸位不必客气。”


一百两纹银虽说可以抵得上中等户的一年收入,但是对于这些擅长刮地皮的缅官们来说还真是小小意思,想来就算是收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些缅官们早就听说中原皇帝挥金如土,想不到今次赴宴的赏赐竟如此微薄,还真是小小意思,心里都觉得不是滋味,但蚊子大小也是肉,既然他定要送,缅官们也没有不收的道理,于是继续喝酒。


所有的缅官之中,只有阿泰的案前空无一物。朱友琅笑吟吟的将目光放在了阿泰身上,道:“来啊!”


很快,两名青壮的汉子抬着一箱沉重的铁箱进来,青壮的汉子力道极大,仍然免不了脚步踉跄,显然这箱中极为沉重。


“这是黄金三百两,朕屡受阿泰将军照顾,今日奉上薄礼不成敬意。”朱友琅抬了抬手,青壮汉子已将铁箱搬到了阿泰的案上,一同对着阿泰作了个楫,徐徐退下。


“这是何意?”阿泰吓了一跳,三百两黄金便是近三千两白银啊,如此一笔巨大的财富朱友琅居然就这样拱手相送了。


一旁的缅官们却突然停止了彼此的交谈,就连捧在手心的酒也突然顿在了半空,缅官们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眼眸中露出丝丝疑窦,最后又将目光落在了不知所措的阿泰身上。


“阿泰将军,若没有你,自然也没有朕的今天,今日借此良辰,些许薄礼请勿推辞,日后还有重谢。”朱友琅已站起了身,神色端庄的对阿泰道。


若没有你,自然也没有朕的今天。这句话阿泰可以理解为朱友琅感谢他带兵护卫朱友琅从缅都到缅南。但是缅官们也可以理解为阿泰与朱友琅似乎进行过某种不为人知的交易,否则整整三千两白银的谢礼,哪会轻易送到阿泰手里。自己才得一百两呢,许多缅官们已愤愤不平起来。


“上国皇帝陛下,这些礼物实在太重,下将不敢收下。”阿泰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推辞。


双方客气了一番,朱友琅一定要送,但那阿泰却死活不肯,最后阿泰只从中取了黄金一百两这才作罢。一旁的缅官们却越来越觉得可疑,若那阿泰心里没鬼,如何这般客气,再联想起宴会开始时,阿泰大剌剌的给朱友琅行三跪九叩的大礼,许多人看阿泰的眼神已变得怪异起来。


翌日,朱友琅起了个大早,他精神奕奕的召集一批铁匠,让他们在村西口建立五十座小高炉,再建立两个铁匠作坊,专司炼钢锻造武器,现在村落里的铁匠人满为患,正规的铁匠虽然只有二三十人,但学徒却有上千人之多,这些高炉正好给了他们用武之地,李铁打、陈三喜各管理一个作坊,每人各领一半的铁匠和学徒。


朱友琅的意思是让两个作坊相互竞争,有了对比才会有竞争的动力,因为朱友琅还特地立了个规矩,按理说所有铁匠的月饷只有两两银子,而学徒只有五钱,虽不算多,但也足够勉强养家不至于揭不开锅了。


他们拿的并不是死工资,朱友琅通过产量、质量、创新等三个方面每月对两个作坊来一次评比,优胜的作坊饷银翻倍,若是谁能够对武器的精度、强度等方面做出创新,另外赏银百两甚至千两,大家听到朱友琅的奖赏政策,不约而同的激起了心中的雄心,就连一向称兄道弟的陈三喜和李铁打都忍不住挑衅似的打了个对眼,摩拳擦掌的打算一较高下。


中国古代创造了最先进的文明,同样也创造出最先进的技术,可是,为什么越是往后却反而会落后于西方呢?


朱友琅开始慢慢的思索起这个问题来,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才能解决掉这个发展科技的根本性问题,否则纵是他如何学贯中西,能够制造多少尖端的机器,恐怕在百年之后,也会化为一场泡影,一堆废铁。


譬如火器,早在大明开国以来,火器的品目繁多,且杀伤力巨大,因此明朝特别建立了神机营这种全火器制式的军制,可是到了明末,所谓的火器仍然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改进,逐渐被西方迎头赶上,到了清朝更是不堪,已被西人远远甩在了后头。


这其中不泛有政策的缘故,但是朱友琅却想到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祖传秘方!朱友琅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名词。


“对,就是他。”朱友琅不禁攥紧了拳头,这代表着某个家族荣耀的四个字虽然不起眼,却正是阻碍科技创新的最大障碍。每一样新技术的问世,研发者不是拿去与人共享,而是以祖传秘方的方式,再设置一些所谓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的规矩来使这种新技术成为一种家族的垄断。


这种方式在没有专利权的时代确实能够让利益变成最大化,却让整个科技的发展停滞甚至倒退起来,一旦遭遇战火或者灾难,掌握这种技术的某一个人来不及传授给自己的子孙就有可能让它成为历史的尘埃。


而且当某一种技术成为某一个人的专利品时,那么其创新的可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大多数人所选择的是吃祖宗的老本,使得这种狭隘的技术在几十年甚至百年之后成为古董。


不管所创造出来的产品多么灿烂,如何引领了时代的风骚,正是由于这种方式使得所有的新技术都摆脱不了淘汰的命运。因为科技是依靠后人在前人的基础上不断创新而成的,西人的工业革命渐渐开启,而在这里,仍然是固步自封,毫无察觉,殊不知两百年后,依靠着新技术的西人将带着他们的新技术远航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主宰着所有种族的命运。


问题就在这里,一个构思渐渐的涌上了朱友琅的心头,既然他来到了这里,那么就有责任引领着这个历经了五千年的机器走上正确的道路上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