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二十二章:

ling9527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URL] 朱友琅这个烫手的山芋果然不是盖的,缅甸方面既不敢翻脸,又要对他处处防备,这才有了阿泰大咧咧的调兵搜查,又被朱友琅几句威胁吓的魂不附体。 阿泰刚刚示弱,朱友琅已暴喝而起,怒斥道:“既如此,你为什么不跪?你又为什么要带兵来擅闯朕的村落,缅王已将此地方圆五十里划归朕来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朱友琅这个烫手的山芋果然不是盖的,缅甸方面既不敢翻脸,又要对他处处防备,这才有了阿泰大咧咧的调兵搜查,又被朱友琅几句威胁吓的魂不附体。


阿泰刚刚示弱,朱友琅已暴喝而起,怒斥道:“既如此,你为什么不跪?你又为什么要带兵来擅闯朕的村落,缅王已将此地方圆五十里划归朕来处理,你一个小小的缅国将军,是谁借给你的胆量?”


阿泰踟蹰之后,顾不得擦拭额头的冷汗,规规矩矩的屈膝跪下道:“下将只是为了策应皇上的安全,绝无它意,请上国皇帝明察。”


朱友琅见他跪下示弱,已缓和下来,挥挥手道:“罢了,此事就此作罢,阿泰将军既已坦明了心迹,便回去罢。村落自有我大明将士保护,犯不上让贵国操心。”


阿泰道:“既如此,下将就先行告退了,但上国皇上毕竟是我们缅国的客人,村内自有上国的天兵庇护,但阿泰也会在村外设置一些防务,以拱卫銮驾。”


这一下阿泰学聪明了,并不给朱友琅脸色,却声明要在村外驻兵,仍然是监视朱友琅,却客客气气的说是保卫朱友琅安全。


朱友琅苦笑道:“既如此,也只能这样,你出去布防吧。”


阿泰作了个楫,返身走了。


“皇上,海盗们在谷内日夜操练,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缅人驻在村外,若是听到什么风声,该如何是好?”沐天波一脸的忧心,朱友琅对阿泰恶语相向没什么,可一旦被缅王发现朱友琅居心叵测,日夜操练军马就麻烦了,虽说山谷奇大,能够容纳的人数众多,但是长久下去,早晚会被缅人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如此下去,许多要做的事就不能放开手脚了。


“哼!”朱友琅返身坐回榻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实在不行只能将这阿泰除了。”


“只是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缅将除了谈何容易,臣倒是有一个法子。”沐天波瞅了一旁的杨嗣德一眼道。


“缅王之所以派遣阿泰来监视皇上,皆是因为阿泰一直以来深受缅王信任之故,若是我们到缅都散布谣言,说阿泰与皇上交情过密,皇上赠送阿泰白银千两并每日一起通宵畅饮,皇上猜猜,缅王会做什么反应?”沐天波深深的望了朱友琅一眼道。


朱友琅还未作答,一边的杨嗣德便已抢言道:“重则杀头抄家,轻则革职查办,不管是哪样,对我们都有利。只是阿泰既受缅王信任,要想挑拨可就难了,沐大人是否另有妙招?”


沐天波经营云南多年,云南与缅甸接壤,故而对缅甸的局势了如指掌,他自信满满的道:“若是寻常挑拨自然无济于事,但是缅国王子王莽白其志不小,早有不臣之心,这是缅国朝野皆知的事,唯独那缅王还浑浑噩噩不曾察觉。若缅王心腹阿泰失势,缅王无异于自断臂膀,谁得益最大?”


“沐大人的意思是说,不但是我们要除掉阿泰,那缅王子王莽白亦将它视为眼中钉了。”杨嗣德道。


朱友琅听到王莽白三个字,差点将手上的茶盏摔倒地上,王莽白在篡夺王位之后,诛杀永历帝旧臣,并逮捕永历送往云南吴三桂这个历史朱友琅是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潜意识中,朱友琅已将王莽白立为自己的敌人。


只是,沐天波却建议他与王莽白联合,朱友琅不由得沉思起来。


阿泰是缅王设置在朱友琅身边的棋子,所以朱友琅一定要将他除掉,否则决不能放开手脚,处处受到肘掣。阿泰同样也是缅王的心腹,所以王莽白也想除掉他,扫除这个篡位的障碍。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朱友琅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不管对方是敌是友,一旦有着共同的利益时,同样也是可以联合起来的。至于一年之后,他要翻脸就让他翻好了,只有先将阿泰这个障碍清除,自己才能放手大干,积聚反抗的实力。


“沐爱卿,朕该如何去做?还请见教。”朱友琅道。


沐天波目光一凛,沉声道:“其一,陛下今夜可大宴阿瓦城各方官员,那阿泰也在此列,席中,陛下可赏赐各官员白银百两,唯独那阿泰赏银三千两。”


“哦?这是何意?”


“皇上,其余官员赏银一百,而阿泰赏银三千,必会招受一些官员嫉恨,到时不需皇上派人散发谣言,那些官员自会上书缅王此次宴会的经过。”


朱友琅明白了,连连点头道:“沐爱卿继续说下去。”


“其二,皇上可派一名干臣偷偷入缅都,面见缅国王子王莽白,与之相互呼应,共同发力。”


朱友琅道:“谁可担此大任?”表面上只是派一名臣子去与王莽白联合,其中的凶险不得而知,若是被缅王发现朱友琅勾结王莽白,这就算是桶了天大的篓子,所以这人不但要忠心耿耿,更要做事周密,临危不惧。


“皇上若不弃,臣愿往。”杨嗣德已站了出来。


朱友琅点头同意,杨嗣德去是再适合不过的,前次让他混入海盗中策应,足见他是个胆大心细的人。


“吩咐下去,朕今夜设宴款待阿瓦城诸位官员及阿泰将军,要用最好的美酒,最丰盛的美食。”


傍晚,山谷中的传来一阵阵的打斗声,有人痛苦的惨叫,有人怒吼,更有人袒露着赤膊哇哇的怪叫。


在平地上,数以千计的汉子空手战作一团,一方是身着卫衣的三百神机营士兵,另一方是六百名刚刚受降的海盗,在他们的身畔,则是沐剑铭一脸自负的插着腰,口里不断的叫好。而另一边的新任水师指挥使刘二脸上则是阴晴不定,双眸不断的关注着不远处的战局。


神机营的人数虽少,体力和技巧却比水师要强了不少,左拳右腿打的不亦乐乎,掌如闪电一般便将水师的人打的犀利哗啦,不过这些水师都是海盗出身,在海中迎风破浪,自有几分常人不及的力气,这时见对方占了上风,一齐发起狠来,凭着人多的优势竟夺回了主动,顷刻之间,便有好几名神机营的士兵被打翻在地。


一旁的沐剑铭脸色骤变,大喝道:“没用的狗东西,还不快组成五人阵应敌,难道想用双拳来对付四手吗?”


神机营的士兵听得指挥使教导,纷纷相互靠拢,以五人为一组围成一个个小小的圆圈,背靠着伙伴,每一个方向都有人防卫守护,水师们仍然莽撞的冲撞过去,结果不言自明,原先人多的优势消失殆尽,片刻功夫,便折损了十几人。


双方直打到日落西山,神机营平时训练的成果出来了,就当水师的海盗们筋疲力尽的时刻,神机营的士兵依然生猛如虎,平日里每天三十里长跑,一上午的队列训练和整整一个下午的打斗训练并不是练纸人的,他们个个脱离了小阵,个个找到对手疯狂的扑上去,一阵拳脚交加之后,竟以极少的代价将两倍于己的敌人打的落花流水。


沐剑铭哈哈狂笑道:“诸位弟兄,果然是好样的。”他赞了一句士卒,随即转身对刘二道:“刘指挥使,咱们神机营就算不用弓弩一样可将海盗打的尿流,所谓的水师精锐怎的这么不经打了?”


原来海盗们虽然投诚,但对那日的的夜袭却不以为然,只认为是他们误中了诡计才导致如此大败,对神机营更是不屑,认为他们不过是利用了钢弩之便而已。沐剑铭是个好胜的性子,训练完毕之后,便提议双方赤手空拳打斗,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六百人连三百人的弩手都打不过,这些海盗们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那刘二亦是感觉脸上无光,方才他还自信满满的随着水师的海盗们说了一些大话,现在倒似如鲠在喉,对沐剑铭道:“我等今日栽在神机营的手下心服口服,只是请教沐指挥使的练兵之法是否犹如今日这般,清晨长跑、上午站列、下午操练?”


沐剑铭道:“这是当然,当今圣上英明,神机营只是堪堪训练了一月,便有如此效果,若是你们勤加操练,说不定能以六百之众和在下的三百弟兄打了平手。”


神机营的士兵哈哈大笑,大是得意。


海盗们听在耳里却大感惊奇,方才神机营的士兵个个神勇,且坚韧持久,号令如一,他们原想这些人或许是明军中的精锐,想不到竟是练出来的。


刘二抱拳道:“既是如此,神机营的教诲,咱们水师兄弟牢记在心,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一月之后咱们再来赐教。”


水师的士兵也跟着起哄:“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梁子咱们一个月后还是要找回来的,诸位洗干净罢。”


“沐某恭候便是。”沐剑铭争锋相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