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一卷中日第一次长沙会战 第三十一章泄露行踪

犍为李聚 收藏 1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URL] [返回顶部章节列表] 第三十一章刺激脱险 湘东军统分局据点:“今天我代表国民中央政府,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蒋委员长向你们大家致意崇高的敬意,感谢你们来到湘江地区参加对李聚的营救行动,感谢你们在洪山湖地区、石溪镇和在金鸡岭地区痛歼日军……!提高了中华民族不屈外寇的抗日士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湘东军统分局据点:“今天我代表国民中央政府,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蒋委员长向你们大家致意崇高的敬意,感谢你们来到湘江地区参加对李聚的营救行动,感谢你们在洪山湖地区、石溪镇和在金鸡岭地区痛歼日军……!你们提高了中华民族不屈外寇的抗日士气。你们的英雄事迹也会永载史册。还有对于牺牲和受伤的中华健儿,委员长也给他们准备了丰厚的抚恤金和慰问金,来表达蒋委员长对他们的敬意。”蒋介石办公室待从长林尉是热泪盈眶的向十七旅、民解特工、洪山湖游击队、江湖武林群雄和军统特工一一致谢道。

“林待从长,您也客气了。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保国驱寇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应尽的责任。”

“谢谢你们大家……中国有了你们这些英雄豪杰,营救李聚不难,战胜小日本鬼子不难,今后我们军统分局是全力协助你们对李长官的营救。”宁海金是面带微笑,和蔼可亲对周强、高波他们说道。

“高团长、周队长……你们的本事,就是蒋委员长也为你们折腰啊!这一次为了营救李聚成功,我给你们特地带来了两百万大洋的活动经费,也给你们大家准备了十门山炮、五挺重机枪,二十挺轻机关枪,一百支冲锋枪、五百支步枪和两百支手枪……。”

“谢谢蒋委员长和林待从长对我们的支持和关心,我们将竭尽全力配合国民政府营救李长官。”民解的特工和十七旅的全体将士是昂首挺胸,向林尉、宁海金行到军礼道。

“这一次日军是重兵屯于湘江地区,川岛芳子女间谍的坐阵指挥,对于今后营救李聚的行动,你们大家身上的担子可不轻啊,但我们国民中央政府对李聚的营救工作是会永不放弃,直到营救李聚成功,还有我们国民政府永远是你们大家的坚强后盾,希望大家再接再厉,协助我们国民政府营救李聚成功。”

随后林尉和宁海金等人在湘东军统分局设宴招待中华的各路英雄健儿。

山村大嫂赵秀云拿着我给她的肩章,她是小心翼翼来到林山村保长林德叶的家门前。“站住,你有什么事情。”大门前的四名护卫大汉的其中一名伸出手,挡着秀云问道。

“大哥,麻烦你们进去通报一声,今天我找林老爷有一件急事。”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们进去帮你问一问林老爷,他今天愿不愿意见你。”

“那就麻烦你们大哥啦!”

林德叶正躺在太师椅子上吸着大烟,一听到林山村的青年寡妇赵秀云来到他家门前,他是马上掉开手上的烟枪,站起身来,脸上笑得起了豌豆角儿,一脸笑得稀烂的样子。

“你快出去把她带进来,让她在偏厅等我。”林德叶向报信的护卫,挥手令道。

“是,老爷。”

林德叶眯起一双小眼睛,嘴里面是哼着淫调小曲,向偏厅走去。他想到这一个年青漂亮的寡妇赵秀云,今天她来的这里,肯定又是给他借钱财或者是来借粮食,竟然这一回这个漂亮的寡妇是有事求我,那我今天就可以要好好的乘机占这个寡妇的便宜。

“林老爷。”秀云在林德叶的面前,是羞羞腆腆的向林德叶喊道。

“哼”林德叶的嘴里哼了一声。可是他这一个老色鬼用色迷迷的眼睛,打量着自己面前的秀云大嫂,看着她红扑扑的脸旦,林德叶的嘴里是直吞口水,一双咪咪眼睛落在大嫂丰满的身上,好象他的目光剥光了秀云大嫂的衣服一样,他看到大嫂丰满的胸部,老色鬼是一边吞着口水,一边用手搓揉着自已的眼睛,生怕他眼角上的一颗眼屎影响了他的淫欲视线。

林德叶马上坐在一把椅子上后,他假装“咳嗽”了一声,对大嫂说道;“秀云妹子,这一回你又到老爷家里来借什么呀!我早就给你说过,如果说你嫁给我当九姨太,我保证你和小宝是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一生是衣食无忧。”老色鬼的甜言蜜语说的是头儿摇,脚儿摆的。他看到大嫂一时没有开腔回答,林德叶以为秀云大嫂沉浸在他的甜言蜜语之中。

保长的脸上马上变的笑兮兮的,他弯腰驼背地走到大嫂的身旁,伸出他起满了皱纹的手,就向秀云大嫂的手摸去,想抚摸她的秀指,林德叶更想把秀云大嫂,紧紧抱在他的怀里,猥狎一翻。

秀云大嫂看见林德叶是老态龙钟,走路都走不稳的糟老头子,也想侮辱她,秀云是紧紧地护着她身前的衣服,双脚吓得连退几步说道。“林老爷,您就只知道欺侮我们孤儿寡妇的,您就不怕人家说您老人家的坏话吗,这样会坏了你老人家的名声。”

林德叶还是贼心不死的向秀云走去。他的身体是磕磕绊绊,差一点点就在大嫂的面前摔得了几个跟斗,所谓食色性也,象他这种七老八十的年龄,也早就该退休了,让位了,还给我们年青人争夺女人,真是一个老不退火的乌龟。

“在林山村,数我林德叶最大,谁敢说我老子的坏话,老爷马上打断他的双腿,把他丢进深山老林里喂狼。还有现在的这个社会,都天天在讲爱护弱势,秀云妹子,你嫁给我当小的,我也是在响应社会的号召吗!”林保长不要脸的说道。

“不是的林老爷,我今天来您这里,是给你传话的,是有一个“刮民党”当兵的,叫你马上去见他。”秀云大嫂在林德叶的面前是双手扎紧自己的衣服,她畏惧小声的对林德叶说道。秀云大嫂还是把国民党说成“刮民党”,我教了她多次了,她就是改不了。还是她的发音不准,还是国民党的士兵对她们一家的伤害最大,所以秀云大嫂的内心,才会这样憎恨国民党。

“秀云妹子,现在林山村的小日本鬼子不知被谁打死了,还有我就是林山村的太上皇,一个国民党当兵的,还敢叫我现在马上去见他,他简直就是贴错了门神,还有这一个当兵的是这么的神勇,他为什么要你传话,他为什么不亲自出马来”。

林德叶淫笑了几声,脑袋瓜子摇摆几下,一脸不相信的神情对大嫂说道:“秀云妹子是不是你在编故事骗我,但老爷今天高兴,是不会怪罪你的。今天你来到我这里,还是让老爷高兴……高兴吧,我马上给你一担粮食和几块大洋。”林德叶伸出他的长满了皱纹的双手,一把将秀云大嫂紧抱在他的胸前。这时林德叶的魔爪继续抓着秀云的双手,一张臭哄哄的嘴巴就向秀云的嘴上触去。

“林老爷不要啊!您不可以这样。”

秀云大嫂是脸色通红,赶紧伸出一只手挡开林德叶的魔爪,一手抵着林德叶的下腭,不要他的嘴巴靠近自己的嘴巴,不要这个老色鬼侮辱自己,毁了她自已的贞洁。

“林老爷,今天我说得事情,都是千真万确的,今天我们林山村的小日本鬼子都是被他杀死的,他说他的名字是李聚,他还说,只要您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会马上去见他,今天他还给了我一个肩章,就是怕您不相信我,今天我把话也传到,但去不去随您的便。”秀云大嫂马上掏出肩章,远远地甩给林德叶,转身就要走,她就是害怕林德叶是色心又起,又对她动手动脚的。

保长林德叶一听到李聚的名字,顿时是脸色大变,他的嘴中马上是叹息声连连,就叹个不停。“李聚啊李聚,你现在是日本人的通缉犯,你为什么要逃到我们林山村来啊!我们林山村的池子小,是养不活你这一条大鱼,还有你这一回也应该悄悄地来,悄悄地去,今天你干嘛要在林山村杀死小日本鬼子,你这样可把我害死啦,要是让小鬼子知道了,我林德叶的身家性命和全家老小都将毁在你的手里。竟然你这一回硬要跟我作对,不给我的好果子吃,那我今天就不能讲中国人的情面,我只有把你交给日本人,以表我的诚心,我方能逃过这一劫,也许我还可以发一点点的大财,也说不定小日本还会给我一个伪县长当当”,想到这里,林德叶马上变得是心花怒放,喜不自禁地发出几声奸笑,他的笑声令人听到就是毛发耸然,阴森森的。

“秀云妹子啊,此人现在何处。”林德叶马上换了一堆笑脸对秀云大嫂说道。

“他就在我家后山的树林子里。”

“秀云妹子,你马上回去安抚他,他可是我们中国的一个优秀抗日军官呢!你告诉他,我换好一身衣服后,就马上亲自去见他,”林德叶打发秀云大嫂先回家。但他的心里却想到,“大官”我呸,还是一条大鱼呢!”

林德叶看到秀云大嫂一离开他的家,马上嘴上又放出两声的奸笑。他悄悄叫来他的一个心腹家丁,并令道;“郑阿狗,你马上去镇上,去通知日本宪兵队长小马章二队长,告诉他们,李聚如今在我们的林山村,叫他们日本人赶紧来抓捕李聚。”

“老爷,李聚现在可是一个聚宝盆和一棵摇钱树啊!”家丁郑阿狗说完,就摊起他的手掌。意思是你要老子跑路,也该先给我一点好处吧!这就是跟着什么人学什么,真是蛇鼠一窝。

“这里是二十块大洋,你赶快去把事情办好,回来以后,我还会重重打赏你。”林德叶愤怒的把大洋甩到郑阿狗的手上骂道。平时林德叶是一个一毛不拨的铁鸡公,郑阿狗今天是看准了机会,狠狠地敲了他一笔,其实林德叶今天也没有办法,他想到只要日本人抓到了李聚,他的这二十个大洋,又算得什么。林德叶的心里却把郑阿狗痛骂道:“你这一个郑阿狗小杂种,今天你敢敲诈老子,等你回来以后,就知道老子的厉害,老子不打死你,也要叫你小龟儿子脱一层皮”。

“林老爷只要有钱,就好办事。”郑阿狗是恬不知耻的把大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马上双脚跑得比风还快。有一句话形容他最恰当不过了,白天做事,风都吹的倒,晚上做坏事,狗都追不到。

军统分局:由于情况危急,对于李聚的营救工作是刻不容缓。根据军统分局的情报,中华健儿得出李聚还停滞在洞庭湖附近,他们决定兵分几路,展开对李聚的营救行动。高波率领十七旅的将士和洪山湖的游击队立即向洞庭湖地区开赴。而周强继续带领民解特工和武林群雄对日军据点和交通要道进行袭击,扰乱、牵制日军的兵力部署。

林尉和宁海金目送着中国的各路英雄相距离去,他们的脸上又变得严峻起来,他们又马上召集军统特工,召开秘密的军事紧急会议。“蒋委员长和戴局长对于你们的这几次的军事行动是很不满意,你们的行动应该更大胆一点,更积极参与对日军的军事行动,这样才能挽回我们在南宁的军事失利,这样才能提高我们国民政府的国际形象。”林尉对军统特工愤怒的训斥道。

林尉在会议上,还特别批评了宁海金在行动上的迟钝和对军事行动上的误判,但他对于刘天明在金鸡岭地区的奇兵突击给予了特别嘉奖,并记一等功一次,并给特工行动队记集体一等功一次。刘天明由于在决战中英明果断,并升任九战区司令部作战处上校参谋长一职,并要刘天明立即赴中国九战区司令部诉职。

军统密室:林尉、宁海金和陈辉等主要军统负责人开会,林尉扫视了密室里的一眼,神色严峻的说道:“啸静,委员长密电。”

宁海金接过电令,仔细看了一遍,对林尉说道:“林待从长,委员长对我们今后的行动,有什么指示。”

“密切注视李聚的行踪,一旦有李聚的消息,马上通报给新四军的军部。”

“林待从长,竟然李聚成了世界的焦点,为什么我们要把李聚的功劳,白白的让给新四军。”陈辉不解问道。

“新四军以叶挺为首的成立了对李聚营救的行动小组,我们当然把李聚的功劳让给新四军。”宁海金冷哼说道,但他的身上是冒出一股强烈的杀机,令人颤抖深寒。

“难道说我们这一次利用李聚,把新四军吸引出来,把他们围歼……!”

“你们不要瞎猜了,只要把你们的本质工作做好就行了,这是蒋委员长的命令,谁要是有破坏民族统一抗日的言论,就格杀勿论。”林尉厉声令道。

“是待从长,我们坚决听委员长的教诲和您的命令。”众军统特工都不知道蒋介石的心里,是卖的是什么药。

林山村的保长林德叶带领十多个持枪的家丁来到树林子里,恭敬走到我的面前,“李将军,卑人就是林山村的保长林德叶。”

“林保长,您太客气了,今后李聚还要多多仰仗保长大人。”

“李将军光临林山村是老朽的荣幸,李将军有什么困难,老朽愿效犬马之劳。”

我在家丁的丛拥下,我和林德叶走进了林家大院,林德叶令随从的家丁在院子里给我们站岗、守护。

“李将军!请。”

我和他一同走进客厅,我刚一坐下,林家的佣人就给我沏来一壶好茶,茶香顿时弥漫了整个空间,我一闻就知道是中国顶尖的茶叶“黄山毛尖”。

林德叶他坐在我的旁边,他看到我饮下一口茶后,就开始歌颂我:“李将军,您是我们中国百年难得的抗日奇才,您的出现是沉重打击了小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您是沦陷区黑暗的明灯,您的抗日士气把中华群众低沉的情绪呼醒,鼓舞了中国军民对抗日战争的巨大热情,您威镇敌胆,给全国人民树立起了一个良好的榜样。”

看到保长林德叶七老八十的,嘴上是象抹了蜂蜜的一样,他不停地赞颂我。我心里是怀疑起来。恐怕林德叶对我是别有用心吧,还是他包藏祸心阴谋。因为我李聚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落难的国军“少将”,我都快要到山穷水尽之时啦!如果说他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他干嘛这样巴结我。还是今天我以小人之心,度他君子之腹。

不过我还是没有猜错林德叶的诡意,这老鬼林德叶不但马上厨房给我杀鸡炖膀的招待我,还把他的八姨太“小桃红”,一个妖骚的女人叫出来,给我投怀送抱,看“小桃红”的样子就只有二十来岁,擦脂抹粉的,嘴巴涂得比猴子屁股还红,不过样子还不错,算得上是一般的货色。“小桃红”还真是风骚无比,她走到我的面前,完全不当林德叶存在似的,过来就坐在我的大腿之上,双手搂抱着我的脖子,并扭动她的腰身缠着我,把我拥的是密不透风,和我是打情骂巧。

“将军啊!您身上好结实啊。”

“好妹子,你不要这样。”我向她嘟了嘟嘴巴,意思是林德叶在我们的旁边,你不要做得如此露骨吧。

林德叶坐在我们旁边,他也装着没有看见我们似的,我想他现在的心里是五瓶味其全吧,可是他还是一副笑脸,这样的人是更不好对付,因为你不清楚他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有什么路数对付你,但是他们一出手的话,一定是一剑封喉。

我心里暗骂道:“今天管得你们有什么阴谋诡计,我只有见机行事”。

有一个女人在男人的面前,心怀不乱是假在,更不说现在身边有一个风骚的女人。男人怕摸头,女人怕摸腰,“小桃红”在我的耳根上连摸两下,我全身的骨头都酥啦!古人说得好;“男人要威武,全靠女人补。”说真的,这女人坐在我的怀里,我疲惫不堪的身体马上变成了龙马精神,浑身发痛的身体马上就不痛啦!男人有了女人这一付药,胜过人世间千百万的圣药。“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此话还千真万确。”

竟然他们今天是自已送上门来,不吃就白不吃,吃了也白吃。我也不当林老鬼在旁边啦!

小桃红看到我对她动手动脚的,她马上娇艳引诱道;“将军,你的好强啊!”她的眼角还朝客厅角上的一道厢房门给我诱视到,意思是我们现在去房间里。

是男人就肯定把她这一个妖骚的女人马上搞定,何况我还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正常男人,箭也在弦上,是不得不发啊!“小桃红”的双腿夹着我腰身,双手搂着我的脖子。我也托着她的屁股,向房间里走去。林德叶老鬼在一旁边,就是假装地咳嗽,他老鬼也没有咳两声。

我们走进房间,房里早也放着了一个大浴盆,浴盆平时起码能坐的下五、六个人,同时在里面洗,浴盆里早也放进了热水,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林德叶的“盛情款待”。竟然他这样大方,我也不必浪费他们的一翻好意。我抱着“小桃红”就跳进浴盆。

一场男女之间的肉体大战在房间里是激烈上演了……!整个空间是充满了肉欲的气氛。

山间小道上,青珂、庭芳和花蕊夫人她们三个人是带着疲惫的身体,满脸的悲痛表情,向林山村磕磕碰碰奔来,原来上昨天的晚上,洞庭湖的匪巢遭到小日本鬼子的强大袭击,一场血战在洞庭湖上演,加上“过江龙”莫昙被小鬼子收买,小日本鬼子和莫昙是内应外合,很快洞庭湖的土匪是溃不成军。“乾坤威龙”东方白看见小日本鬼子的进攻强劲,进攻猛烈,东方白只有先叫花蕊夫人率领三十名土匪,掩护着青珂、庭芳先走。花蕊夫人她们在突围战中,与她们一起的三十名帮众在全部牺牲的情况下,她们三人才冲出了小日本鬼子的强大包围圈。

这时东方庭芳她们三个人是远远地看见郑阿狗向她们跑来,东方庭芳以为她的舅舅林德叶知道洞庭湖出了事,是派郑阿狗来接应她们。庭芳赶紧向郑阿狗喊道;“郑阿狗,你这样匆匆忙忙的去干什么。”

其实郑阿狗一路急跑,心里是高兴的来迷迷惑惑的,他想到今天自己终于有钱啦!还有我今天办妥了林老鬼交给我的大事,他就会重重赏我,到时候,我就可以与“小桃红”双宿双飞啦!我们就可以一起私奔啦,“小桃红”再也不会谦我是一个穷光蛋。想到这些,他龟儿子是闷着脑袋就往前冲,完全不看前面有没有人,如果他不是听到有人在喊他,恐怕他一头就会碰撞在青珂她们的身上。

“原来是两个表小姐和花蕊夫人,林老爷近来十分掂记你们。他看见你们的到来,他一定会十分高兴。”郑阿狗在她们的面前是恭敬地说道。

“你还没有说匆匆忙忙的去干什么。”青珂问道。

“林老爷正在家里款待一个叫李聚的国民党少将军官,林老爷知道李聚在我们林山村杀死了十多个的小日本鬼子,怕自己脱不了关系,怕我们遭到小日本鬼子的毒手,所以他叫我去镇上通知日本人,叫他们来捉拿李聚。如果说日本人抓到李聚,老爷这一回可要发大财啦!”郑阿狗兴高采烈的对庭芳她们说道。

“李聚怎么会在林山村,我们还以为他落到神秘人的手上,只要能逃走就好……青珂她们这时内心想到。但她们也为我的安全逃走而高兴,为林德叶的出卖而悲愤。

“表小姐、夫人,我就不打扰您们啦!我办完林老爷交给我的大事,我马上回来问候您们”。郑阿狗还没有说完,就快步如飞。青珂看见郑阿狗的离去,才想到了我的安全,青珂的内心本来是想要杀死通风报信我的郑阿狗,谁知道郑阿狗跑到比风还快。

郑阿狗这一个虾子,谨防羊肉没吃成,惹一身骚。

这时青珂气得是直跺脚。庭芳看见表姐气愤的神情说道;“表姐,你就不要生气了,我们赶快去舅舅家里,通知表姐夫赶快离开。”

“庭芳,你告诉李聚的实情,可林德叶是你的舅舅啊!”

“花姨,我们洞庭湖遭到小日本鬼子的攻击,死伤无数,现在都不知道爹爹他们的情况如何,他们生死未卜加上家仇国恨,我们都不应该让李聚落入到小日本鬼子的手中,现在舅舅出卖李聚就是汉奸走狗,庭芳没有他这样的舅舅”,庭芳悲痛又大义道。

林德叶把一套干净崭新的衣服给我换上,丰盛的大餐也早也摆好,我是经过几场肉搏大战,肚皮早也饿得是咕咕的叫,我也用不着对他们客气,客气就只会饿坏自己的肚皮。

“李将军的威名,早也令老朽是如雷贯耳,我早就想结交您这样的青年英雄,今天老朽就敬将军两杯薄酒,以表敬意”。林德叶就给我倒了两杯酒,想把我灌醉啊!

“保长大人,这是众人抬举在下的,但你千万不要当真,其实天下的英雄好汉何止千百万,也比在下不知要强多少倍,今天李聚多谢林老爷的深情厚谊。”

“将军是中国未来的将星,青年豪杰,老朽今天要多敬将军几杯”。如果不是林德叶的深情厚谊,我早也抛翻他的桌子,我是从不喝酒的,他还要喊我喝酒,什么意思。但我又害怕弄错了林德叶的好意,说我翻脸不认人,是一个黄眼人。

“保长大人,在下是不胜酒力,为了表示李聚对您老的敬意。在下就只干这一杯啦!”我刚要端起酒杯就要喝,酒杯还没有到嘴边,这时一颗小石子从外边飞驰而来,击碎了我手中的酒杯,酒也撒落一地。

我刚要发怒,是谁敢打碎了我的酒杯,这时我才看到青珂、庭芳和花蕊夫人三个人是气冲冲的冲了进来。原来是青珂远远的看见林德叶用酒敬我,怕林德叶在酒里下毒,于是青珂要花蕊夫人将我的酒杯打烂。珂儿妹妹是马上依偎在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亲切温柔的说道。“李聚哥哥,你瘦了。”

“对不起,珂儿,李聚让你们担心啦!”我伸出手,擦着珂儿眼角上的泪水。

“今天是谁把我的宝贝侄女,气成了这个样子,庭芳,你快告诉舅舅,舅舅马上找他算帐去。”林德叶还不慌不忙的招呼青珂、庭芳和花蕊夫人她们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饭。

“舅舅,您怎么能要做出如此令人痛心的事,您为什么要把李将军的踪影泄露给小日本鬼子,您还是不是我们的中国人。”庭芳责备林德叶道。

“林保长,这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考虑他是庭芳的亲舅舅,还盛情地款待我,不是的话,我早也冲到林德叶的面前,拧碎他汉奸走狗的脑袋。

“庭芳、将军,我怎么会做出这种出卖祖宗的事情,这是那一个的烂嘴巴在坏我林德叶的名声。”林德叶见我们发怒,他还脸不红,心不跳的在我们面前发誓道。

发毒誓的表演我都看多了,我还没有看见过这样无耻的小人。现在让我相信那一个,我肯定相信青珂她们。

“舅舅,您就不要再演戏了,郑阿狗也把您的阴谋诡计全都告诉了我们,表姐夫,你快走吧!小日本鬼子快来啦,到时候,你就走不了啦!”庭芳在身边催促我说道。

林德叶看见他的阴谋暴露,马上将一个酒杯向地上掷去,院子里的家丁听到了响声,马上冲进大厅,持枪对准我们。原来林德叶早就给我们布置好了,怪不得今天他如此的嚣张气焰。看来我这一回是要连累了庭芳她们。

“舅舅,您不能这样做,您将成为民族的罪人。”庭芳痛声哭道。

“我林德叶没有你这样的侄女,肖石你们把她们一起关进监牢。”可能是因为林德叶怪庭芳帮理不帮亲,才不认她这一个亲的外侄女,看不出林德叶是丧尽天良,命令家丁把我们统统关进林家的大牢。

十多个家丁押着我们向林家牢房走去。突然这时家丁的人群中,冲出来两名家丁,他们持着枪,向他们身边的家丁打去,这两个家丁还开口向我们喊道;“李聚将军,您快走。”

我和花蕊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见到出现转机,我们马上掉转身体,就向身边的持枪家丁挥手攻击,这些家丁还一个个的顽固不化,持着枪就想对我们开枪射击。对于这些民族的败类,我们也用不着对他们客气。我、花蕊夫人和两个家丁是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消灭掉。这时候,我才知道这两个家丁是共产党的游击队员。

林德叶和“小桃红”看见我们大展神威,干掉了顽固不化的家丁,他们神气嚣张的熊样,马上在我们的面前就焉啦!身体瘫痪在地上,抱头痛哭喊道:“将军,我们错了,你们就放过我们这一回吧!我求求你们啦!……”看见他们的样子就恶心。

庭芳看到一个叫肖石的游击队员举枪对准了林德叶他们,她是马上闪身挡在林德叶的身前,为她的舅舅求情说道。

“肖大哥,你就放过我的舅舅这一回吧!”

“表小姐,他们敢出卖李将军,就是民族的罪人,杀他们是为国家除害啊。”肖石说道。

“表姐夫、肖大哥,舅舅他们虽然是利欲熏心,犯下不可饶数罪行,但他们必竟是庭芳的亲人,他是我的亲舅舅。”

林德叶看见事情出现转机,对我道:“将军阁下,您要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老朽再也不敢做出伤害民族的事情啦!”看到林德叶的泪流满面,看到他的悔意,这时我也想到自己的前途是艰难险阻,如果说庭芳她们现在留在林德叶家中也是一件为常不可的好事。只要我李聚一脱困,我会马上派人接她们到成都市。

“林德叶,我今天就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要好好善待庭芳她们,如果她们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李聚也要追杀你。”我向他吼叫道。希望我的话能向他警戒,我现在把庭芳她们留在林德叶的家中,就是要威慑林德叶不能做出伤害青珂她们的事情。

还有我考虑到自己的行踪也泄露给了小鬼子,小日本鬼子接到消息后,他们很快就要到达林山村,如果说小鬼子发现我失去了踪影,他们肯定会迁怒林山村的老百姓,我想到这里,向林德叶说道:“林德叶,你给我听好了。等一下小日本鬼子来了,你把我们的行踪告诉给小日本鬼子”。我是不想小日本鬼子报复林山村的老百姓。”

“李聚哥哥,你就让我们跟你们一起离开吧!”青珂拉着我的手,痛苦泪如雨下道。

“珂儿,你听话,哥哥是前途凶险,你们留在这里,只要我脱险后,我马上派人护送你们到成都市。”我也握着她的手,痛苦说道。

我和两名游击队员在青珂的痛哭声中,我也是热泪盈眶的回望着珂儿,我拉着她的双手,是久久不能脱离,我真想把她一起带走。可是想到前途是一片荆刺……我是强忍着内心的痛苦,恋恋不舍地一步一回首的离开。

由于郑阿狗知道秀云大嫂的事情,我和两名游击队员生怕她们母子受到小鬼子的伤害,于是我们来到赵秀云的家中,给她们说明了情况后,我们马上带着秀云和小宝钻进了群山密林,马上去寻找游击队,大嫂走在前面,我在中间抱着小宝,两名游击队员殿后,我们刚刚窜进了密密的树林,这时候,身后就传来了密集的枪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