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6.html


“老爷。”自从进了府宅的门之后,许攸就一直受到自个儿家仆不断的问候。管家来福早已习以为常,而青雨跟在其身后,一路上接受着旁人热切地注视,却是不那么习惯,这一段不长的路,青雨愣是觉得似乎要走好几年才能走完的样子,觉得浑身上下都十分地不自在。

之后三人一道进了书房,管家来福回身看了看四周还有没有人,一看似乎没人便关上了书房的门。

“老爷,不知您那件事还记得伐,就是今天申时(如今下午十五点到十七点)有约,是南阳郡的郡丞金尚大人约您和众大人一起在天香居吃饭。”管家来福低声说道。

“这事我自然记得,是不是时间快到了。”许攸沉声说道。

“恩,老爷,时间有点赶了,您得快点。”管家来福低声说道。

“青雨,你就随我一道去吧。”许攸沉声说道。

“这,···”青雨说道。

“这什么这,你是我的随行侍卫,负责我的人身安全,你不去保护我,那我养你还有什么用。”许攸厉声说道。

“是···是···是,我定会尽力保护您的安全。”青雨顿了顿声地说道。

许攸吩咐管家给青雨新衣服,让他好好洗浴一下再去穿,但规定了具体时限,必须在一炷香之内搞定。

青雨被几个丫鬟给引导地进了一个房间,一个硕大的木桶高达六尺(汉时,一尺约22.55cm,六尺即135cm),这个澡桶都高过了一个十岁小孩了。桶里盛着满满荡荡的清水。青雨红着脸屏退了那几个伺候的丫鬟,毕竟现在还不习惯这样被女人伺候着洗澡。青雨脱去了早就脏兮兮的衣裤,翻身跳了进去,激起了些水花。整个人感觉十分地舒服,很久没洗澡再去洗澡的话,就会觉得洗澡很舒服,像上天堂那样美妙的感觉。只是青雨享受了片刻,便记起一炷香的时限,就不再感慨了,赶忙洗了起来。洗完之后,穿上那些新衣服,整个人的气质顿变,许攸都快没认出他了。

之后许攸便带着青雨一人,风尘仆仆地坐着轿子赶向了天香居。

“哦,子远(许攸的字)终于来了啊,快坐啊。”南阳郡丞金尚大人站了起来,眉开眼笑地说道。

“元休(金尚的字),真的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主军师许攸坐下说道。而青雨就站在许攸的身后。

“大伙开吃吧。”郡丞金尚作为这次请客的人,坐了下来,启声说道。

“子远,听说你之前不久遭遇到刺客啊,现在没事了吧。”南阳长史阎象关切地说道。

“会不会是曹操派来的,他向来仇视我家主公袁术。”副军师杨弘说道。

“德宏(杨弘的字)说的可能对吧,曹操对于屡屡给主公献出好计的子远可谓恨之入骨,他就有可能做出这种事。”郡丞金尚说道。

“管它了,我现在都没事了,就算以后再有人来刺杀我,我也不怕了。”主军师许攸笑道。

“子远,你身后那人,倒面生得很么,是不是这个小兄弟救了你的。”长史阎象说道。

“才纪(阎象的字),你说的没错,是青雨他救了我,现在他是我的随身保镖了,以后我都可以高枕无忧了。呵呵。”主军师许攸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

“哦,子远,那么说,这回决斗可能你有机会赢元休一盘了。”副军师杨弘说道。

“哦,子远,你敢陪我玩玩,看这回你的随行侍卫能不能打败我的随行侍卫安国,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输得那么惨了。呵呵。”郡丞金尚说道。

“元休,你休得猖狂,青雨你上去证明证明自己的实力吧。”主军师许攸有些气愤地说道,心里却是在不断地祷告着,青雨可别像以前的那群废材那样给轻易放倒了。

青雨应了应,便和金尚身后的一名彪形大汉站在了天香居的一块专用的舞台上。

那个彪形大汉,肩扛双锤,虎视眈眈地看着青雨。

“我叫青雨,很高兴能和你比试比试。”青雨说道。

“我叫武安国,很高兴能和你比试比试。”武安国也回应着他。

两人稍稍站定,各自行了个礼,两人就开打起来了。

首先,武安国猛力向青雨冲去,青雨粗看其架势,便有些了解了。武安国这家伙,估计擅长近身战,力气肯定不会小的。想到这,青雨便快步绕开武安国,企图与他拉开距离,双手抽动着皮鞭,忽闪忽闪的,却是在远远地罩着武安国的全身。

没想到武安国之后一只手松开了一个大铁锤,那只松开的手却是在不断甩动着,而那个松开的大铁锤却在上空不断飞舞着,武安国整个人趁势不断加速向青雨冲去,端的气势惊人。

青雨没想到武安国会有这一招,略微吃惊了一下,但之后确实对此冷笑着。近身战,难道我就怕了你了。青雨手上的皮鞭骤降数尺,整个身子略微下倾斜着,手中的皮鞭却是像武安国的腹部勾去。

武安国的流星锤还未使出,就感觉到自身腰间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被弄得行动有所不便。不仅如此,武安国似乎感觉到此招并非那么的简单,为求保险,便立马扎了个马步,希冀凭借以静制动来化解将要来的那招。

守的好,尽管两人互为对手,青雨还是禁不住要赞叹一声。“你再来试试我这招。”说完,青雨原地打转起来,过了一会儿却是朝着武安国迅速转了过去,两人的肩膀互相稍微靠了靠。

而此时武安国一看青雨近身了,而且他的武器皮鞭也被他缠住了,不禁一喜,手上的两个大锤便向他打去。

不料青雨却是早有准备,就在他攻来之前的那一刻,便迅速往回转去。武安国的这一击顿时落了空,不仅如此,由于武安国一心过于追求要把青雨给一下弄倒,力道却是基本上都集中在了上半身的双臂上,下盘却是忘了巩固,被青雨利用了这个好机会,持鞭的右手快速向右一翻,使劲全力地挥鞭向外抽去。

由于此时武安国的下半身不太稳固,顿时被皮鞭给掀飞起来,两百来斤的身躯却是重重地砸在了舞台的外面。

“安国兄,承让了。”青雨说道。

“别这么说,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遮掩的。青雨,你的武艺真的不错,有空以后我们再去切磋切磋。”武安国起身而起,两个大锤仍是被他扛在了双肩上。

“好的,只怕到时候,安国兄,可要让着我点啊,否则我这小豆芽般的身躯会吃不消的。”青雨笑着说道。

“哈哈,青雨,干得好。”主军师许攸看到青雨赢了,连忙站了起来,哈哈大笑着。

“子远,没想到这回可让你给赢去了。那今天的饭菜,可就你请了哦。”郡丞金尚戏谑地说道。

“咋不管我赢还是输,却每次都得请客,算了这次无所谓了。今儿个我开心,兄弟们吃的就都算我的吧。”主军师许攸笑道。

一群人都在哈哈大笑,青雨看到自己为主人长脸了,便也十分开心,神情中露出了一丝丝自豪的样子。

(金尚,字元休,汉末名士,袁术帐下的南阳郡丞。

武安国,姓武,名安国,善使一对大铁锤、流星锤,为人十分粗豪。

杨弘,字德宏,南阳袁术的副军师。

阎象,字才纪,处理内政民事的高手,南阳袁术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