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颗原子弹秘运过程

山城飞将 收藏 2 2676
导读:第一颗原子弹秘运过程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消息传出,世界震惊,举国欢腾。当时,我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火车司机,有幸参加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秘密运送任务。那段往事,犹如心中搁着一瓶蜜罐,久埋心底,却越品越甜,虽然47年过去了,可当年驾车拉核弹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我出生于杭州市郊区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解放前父母先后病逝。解放后,我被村里送去部队当了一名铁道兵,我刻苦好学,很快就成为了一名经验丰富的火车司机。   1964

第一颗原子弹秘运过程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罗布泊爆炸成功。消息传出,世界震惊,举国欢腾。当时,我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火车司机,有幸参加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秘密运送任务。那段往事,犹如心中搁着一瓶蜜罐,久埋心底,却越品越甜,虽然47年过去了,可当年驾车拉核弹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我出生于杭州市郊区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解放前父母先后病逝。解放后,我被村里送去部队当了一名铁道兵,我刻苦好学,很快就成为了一名经验丰富的火车司机。



1964年春季,我31岁,一天,我突然被组织秘密送到了西宁市,然后驾驶机车沿着一条军用铁路线来到200公里外的大戈壁滩。军代表告诉我们说,这里就是青海金银滩基地。我们接到一个出车任务,说要把列车从金银滩牵引到新疆。



当时,军代表反复强调我们不得与外界任何人联系,不得给家里写信。那种神秘严肃的气氛,让我感觉到组织上对我的信任,在内心弥漫着一种久久不散的自豪感。



我驾驶火车多年,专运、特运列车也拉了数百趟,都没有像这趟列车如此紧张。列车白天停夜间行,白天停在车站,机车入库检修,到了夜晚才牵引运行。列车清一色为闷罐车,停在车站,解放军战士和便衣保卫人员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列车运行时,铁路桥梁、隧道旁时常会看见解放军或民兵在巡逻。机车头上坐着一名解放军军官和两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从车头拉出一根军用电话线通向列车,随时可以向列车指挥部汇报情况。从以上现象推测,此趟列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们牵引的列车先从金银滩驶向西宁,然后转上兰青铁路过黄河到兰州,又折身驶上兰新铁路进入河西走廊,一路向西奔驰。一路上,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心被揪得紧紧的。驾驶机车对我来说并不难,难就难在既要限制行车速度,又要保证准点到达目的地。近2000公里啊,谁能保证列车速度能始终控制在时速50公里?谁又能保证在起伏连绵的西北高原行车、上下坡道时不产生任何碰撞?每小时50公里的速度,听似容易,可在当时使用蒸汽机车既无速度表又无测速仪的情况下,时刻让列车保持均衡速度谈何容易!为此,我只有凭着多年驾驶机车的经验,靠自测和目测仔细观察速度,每时每刻在心中计算着。



一天傍晚,我与火车上两名机修工正在库内检修机车,几位军人漫步来到机车前,为首的是一位身材魁梧、面带微笑的老军人。他笑呵呵地走到我面前说:“司机同志,你辛苦了!”说着便来握我的手。我的双手上沾满了机油,不好意思伸手,便说手上有油。老军人听后更乐了:“有油?有油才是劳动人民的本色嘛。”



老军人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了我好久:“司机同志,这次行动非同一般。你们火车头是先锋,一定要完成毛主席、党中央交给铁路工人的任务哟。告诉你们,毛主席、党中央将直接指挥我们。我们要争气,要扬眉吐气,要让世界重新认识我们中国。司机同志,你明白吗?”



老军人说得气壮山河,我听得有滋有味。他临走时又说:“此次行动千古难逢,将载入史册。咱们是幸运者,我们一定要坚决完成这项光荣使命!”



第二天,一位领导对我说:“姜士荣同志,昨天聂荣臻元帅和你握了手,你可真是幸运啊!”



说那老军人是聂荣臻元帅。我愣住了,半天没回过神,心里却在想:“我的天,老军人就是曾经指挥千军万马的聂帅?难怪他的双手那么有力,浑身透着一股威严之气啊。这次到底是什么样的重要任务呢?”我心中嘀咕着,可不敢问,只是觉得肩头的担子更重了。



这十几天中,我一直保持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列车运行也很顺利,但当列车开到一个叫黑风峡的地方时,我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那天晚上,列车正平稳地行驶时,前方不知怎地就突然刮起了一股黑风——也就是现在说的沙尘暴!顿时,呛人的砂石呼啸着迎面袭来,击打得机车啪啪作响。



黑风峡位于新疆哈密西侧,是国内闻名的百里风区。兰新铁路从这里穿过,建有“13间房”、黑风口等小站。黑风峡百里不见人烟,戈壁沙砾如涂了油一般在月光下闪亮。20世纪50年代,勘探铁路的工程技术人员,有3人在此失踪。我当然知道黑风峡的厉害,可万万没有想到它在这个时候刮起了黑风!我神情紧张,努力集中精力,驾驶着列车在漫天黄沙中艰难行进。



风刮得越来越大,车窗外就是飞沙走石的世界,一直守在机车里的军官也着急了。他抓起电话与列车指挥部联系,问列车能否在黑风口车站停一会儿,以防不测。指挥部电话马上作出指示,列车不能停,要正点到达前方指定停车点。要克服一切困难,不得有误。



军令如山。我坐在驾驶台,集中精力注视着前方,一边揉着被砂石击打发痛的脸颊,一边仔细地盘算着应该如何对付这场黑风。


风刮得昏天黑地,前方线路黑漆漆一团,机车大灯照射出去,能见度最多十几米。我生怕出问题,努力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可还是捏着一把汗:这么近的距离,若有情况,想采取措施都来不及啊!



不管前方有没有人或物体,我都不断地大声地高呼着:“前方注意!”手始终紧紧地握住闸把,随时准备刹车。



“有光亮,你看!”那位解放军军官一声高喊,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丝模糊的光亮,随着列车的逼近而变得清晰起来。



一束光亮,又一束光亮。束束光亮向列车显示出前方畅通无阻的信号。



在铁路边的通信电杆边,每隔15米就有一个人手持通行信号灯在为列车开道。为了不被大风刮倒,那些人都用绳子把自己绑在电杆上,艰难地举着信号灯。每隔一段距离,都会看到三五个人手牵手在铁路边巡查,他们跌倒了又爬起来,不停地向电杆旁的人报告线路情况。



在这上百公里的黑风峡谷里,铁路工人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来保证列车的安全运行。我心头一热,终于松了口气,回头一看,发现解放军军官和两名战士立在机车一侧,正举手向车外敬军礼。军官和战士神情庄严,泪水却顺着脸颊流淌着。



几天后,列车终于行驶到了终点——通往罗布泊的那条200余公里秘密军用铁路线上的一个车站。指挥部电告:前方车站一切准备停当,列车进站时必须一次性对好目标线停车,要尽量减少运动碰撞。指挥部还特别指出:列车必须一次性停好,不得二次启动车。



一次性对准目标线停车,以前我也经历过许多次,可那都是在白天,且天气没有异常。而此时是夜晚,风速5至6级,能见度较低……最关键的是还不能让列车产生一丝冲撞!



必须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准确快速地计算出制动力、制动距离,还要考虑风力造成的误差问题,一点都马虎不得。此刻我已无暇多想,只能在心中默默念叨着,握闸把的手汗津津的,在微微战抖,心里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列车慢慢接近车站,在机车大灯的照射下,我看到了黑压压的人群等候在月台上。我知道,各级领导、部队首长,还有很多人都来到了车站,都在密切注视着即将进站的列车。



列车冲过道岔进了站区。我双目圆瞪,开始撂闸(即刹车)了,刚才还呼啸着的列车渐渐慢了下来,我的心也在一点点抽紧。



列车咯吱吱地滑向月台。我仿佛看见了人们的目光在冷峻地审视着机车,他们如此安静地站在月台上,是怕打扰了我的思路,还是……容不得多想,我握闸的手一点点地加力,机车的车轮刚滑到停车标志处,我用尽全力将闸把牢牢拉住,随着一声轻微的吱呀声,列车终于停稳了。



月台上的欢呼声,将极度紧张的我又拉回到现实中来。我大着胆子偷偷斜眼一看,哇,妙哉!机车就像是用尺子量过一样,不差丝毫,准确地停在标志线上。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我被巨大的兴奋笼罩着,想站起来对那位军官讲点什么,忽觉浑身瘫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直到原子弹爆炸成功,领导才告诉我,当时那趟车拉的就是原子弹。我问领导为什么不早说,他们说也是刚得到的消息。我感觉到脊背发凉,是啊,如果当时知道拉的是原子弹,还能像这样应对自如吗?



记得原子弹爆炸成功后的一天,党委书记提了两瓶好酒找到我,高兴地说要为我庆功,要一醉方休。



我平时滴酒不沾,可这一次,我拿起酒瓶一口气就喝了半瓶。两瓶酒很快见了底,两人也都有了醉意。只见书记泪流满面,红头涨脸哽咽着说:“姜士荣,喝,喝呀!原子弹,咱中国也有了原子弹!咱这脊梁就硬了。国强才能民富啊。”



听了书记的话,我也激动地站起来,我右手拿起酒瓶,左手把自己的胸脯拍得“咚咚”响,哽咽着说:“喝,喝呀!咱们能为自己国家的原子弹爆炸成功出上力,这辈子死而无憾啊!”



如今,我已经是78岁的老人了,那段难忘的往事,依然如同发生在眼前,让我激情高涨。


5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