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帖子是个驳帖,因为某家首先不认为“严重缺乏骑兵”会与两宋的亡国有直接关系。

先说北宋,北宋的亡覆,是以第二次东京保卫战的失败为标志的,东京陷落,徽、钦二帝和数以万计的皇室成员成为金人的俘虏,这个北宋就算玩了。但是,请注意,东京保卫战的性质:是城市防御/攻坚战,在这场战斗中,金人骑兵的骑术是发挥不了作用的,谁能相像一下骑马爬城攻城的景象?当时,只要东京城守住了,那么就不算亡国,各地的勤王师或早或迟都会到来,战斗的结局另说了。当然,历史不容假设,东京城还是陷落了,但是,陷落的原因真不是金人的骑兵和骑兵的运用战术什么的,这是无疑问的。而陷落的真正原因,是,也只能是,北宋禁军的战斗力低下,而导致北宋禁军战斗力低下的原因是北宋政权重文轻武的蠢举。关于北宋禁军战斗力低下,某家有个帖子《软懦稀烂的北宋禁军》可参看,不赘述。至于重文轻武,改日再说。

再说一下南宋的败亡,始于襄阳的陷落,而襄阳之战的性质,也是城市攻坚/守御战,而且,是水陆并进的城市攻坚/守御战,而这个战况,更不是蒙元骑兵和骑兵战术能解决的。这也是毫无疑问的。而且,蒙元之所以能找到襄阳这个突破口,是由于南宋大将刘整的投降献策,如果没有刘整的献策,指明南宋长江中上游的江防死穴,蒙元灭宋的进程会艰难得多,损失也会大的多,比如那个“上帝之鞭”大汗蒙哥就死在四川合川城下,勇猛绝伦的蒙古骑兵没咒念了。所谓“一言兴邦,一言丧邦”,在这里,正合适。而,南宋败亡的最后一战是崖山之战,这一战是登舟泛海的海战,与蒙元的骑兵何干?!

所以说,“严重缺乏骑兵”与两宋的亡覆没有直接关系。当然,也不是没有间接关系,间接关系是有的,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还要有一个充分必要条件配合,“严重缺乏骑兵”才会发挥它应有的间接作用。那就是两宋的重文轻武。而“重文轻武”的确不是某家现在要说的,在这里,某家只说明几个史实,证明步兵也是可以摆平骑兵的!

某家第一要说的就是岳飞领导的岳家军,这是一只含有极少量的骑兵的步兵,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支军队的战斗力是多么的强,对金军的反击从江南一直到河南,凡与之交锋的金军都没有取胜记录,反而,在于岳家军的强力打击下,一败再败,败了又败,如果不是启动了秦桧这个大汉奸,某家很怀疑金人在中原能呆多久。当然,也会有人说“岳飞不是白菜籽……”,这个说的有道理,象岳飞那样的军事天才少之又少,寄望于可遇不可求的天才不现实,那么,某家再说两个与岳飞同时的宋将:吴玠、吴璘兄弟。这两人的军事才能与岳飞不在同一档次,声望与战功也不及岳飞,但是,他们在南宋绍兴四年陕西仙人关也挫败了准备南下入侵四川的十万金兵,而后又屡战屡胜,收复了三年前被金兵占领的秦川五路中的凤、秦、陇等州。这是非军事天才的宋将率领步兵击败优势骑兵的显例。而且,在北宋初亡的时候,沦陷的中原,也有大批的百姓组成的义军多次击败金军的战例,其中尤以王彦领导的“八字军”最著名。所以说,步兵,甚至于装备低劣的民兵也是可以摆平骑兵的!这些摆平金军骑兵的队伍,有共同点,首先,他们不是那支数量庞大,但又战斗力极其低下的北宋禁军,而是在血战中打出来的劲旅;再次,这些队伍的将领都没有被皇帝“赐”过“阵图”——被皇帝手把手的教过怎样打仗!更没有什么这个,那个的什么文官奉旨来监军!某家以为,正是以上的几点“没有被……”才有步兵摆平优势骑兵的战绩。如果,岳飞生在北宋,领一伙子乌合之众的北宋禁军、再被皇帝授予“阵图”、再……,那么,就算他是岳武穆,败绩连连是铁定的。而岳武穆是明确反对所谓“阵图”的!在宗泽任开封留守的时候,岳武穆与宗泽有过面谈,宗泽授予岳武穆一堆《阵图》,岳武穆说了一大篇话,某家懒,只打出其中一句:“阵而后战,兵之常法,然势有不可拘者。且运用之妙,存于一心……”(可参见《岳飞传》邓广铭著)。

某家认为,所谓“阵图”,就是北宋朝廷贬斥武人,压制武将军事创造力的卑劣手段的一个浓缩,为的是不让出现能打仗的武将,能打仗的也能造反,万一那个能打仗的武人学它家老祖赵匡胤的道道,黄袍加身……但是,搬砖砸脚,把保卫自家的长城弄得千疮百孔破破烂烂,被异族抄了近道!居然现在还有人为之辩护,为之翻案,诡辩连连,唉。用赵本山的话说:“说那些臭氧层子干啥!”

从中国古史上也不乏步兵收拾骑兵的战例:东晋时的刘寄奴北伐,不是南方的步兵打北胡的胡骑?宋粉们可别说当时的胡人国家的实力比不上宋朝的“四大最凶的敌人(干脆叫“四大恶人”算了)”,当时北伐的东晋的国力也远不能和两宋相比啊!东晋之北伐,象两宋讨伐“四大恶人”。当然,比喻而已,龟宋是不敢滴!

当然,也许还会有人说刘寄奴也是天才军事家……这个不能否认,那某家就再举个没有天才军事家的例子:蒙古大汗蒙哥死在四川合川城下,忽必烈自立为蒙古大汗是,漠北的,他的幼弟阿里不哥也自立为汗,两下里恶斗了一场,胜家是忽必烈,但是,忽必烈取胜靠的是蒙古骑兵吗?不是!他自立的时候,他手中只有有他攻鄂州的兵,其中蒙古骑兵只有一万!剩下的就是他在中原收降的几个汉世侯率领的汉族步兵!蒙古人的习俗,“幼子守产”。当年,成吉思汗死后,他全部的91个骑兵千户有60个留给了他的幼子托雷,而托雷死前,又将大部的骑兵千户照蒙古习俗留给了最小的阿里不哥。阿里不哥就是凭着托雷一系的大部分骑兵在他手里握着,才敢争汗位。不过啊,最后的胜者是骑兵“严重缺乏”的忽必烈,他靠的是他的汉臣和汉世侯的步兵击败了骑兵“严重过剩”的对手,坐上了汗位。步兵怎么就不能摆平骑兵?!“骑兵严重缺乏”固然不能横扫大漠南北,但是,没有重文轻武的蠢举,自保有余!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有人自创新词“龟唐”,那么某家学上一下,说说这个“龟宋”的糗态:听说宋朝庭派去乞和的一个什么大臣,去金军的营地,是跪着“走”进去的,这人某家不愿打出来,怕脏了某家的键盘!不过确实有这么个“人”!是吧,宋粉们?也许,你们再翻翻老书,还真能再找出许多朝代的N多个“膝行”乞和的“人”来,好让你们

好让你们好好的笑话“龟……”。